堅定正念徹底解體病魔干擾

芸朵

【正見網2015年02月18日】

至今我已經在大法中修煉16年了,在這些年中我從一個青年走到了中年,從一個新學員走向了老弟子,其間經歷了人世的種種艱難和魔難,能堅定的走到現在,也見證了佛法在人間的展現和師尊的偉大,今天提筆時心中感慨萬分。

2010年4月的一個晚上,我正在看明慧網文章,隱約感到小腹有些酸痛,我也沒當回事,心想睡一覺就好了。還沒等我睡下,小腹就開始劇烈的陣痛,一陣痛過一陣,腸子象被系成了結一樣扯著痛,豆大的汗珠順著臉頰往下流,不一會渾身就被汗水浸透了,胃部也開始翻江倒海,噁心嘔吐,心慌胸悶,眼前一片模糊,整個人一下子被擊倒在床上了,最後連翻身的氣力都沒有了。

這時我很理智,並沒有被這突發情況嚇到,我知道這一定是另外空間裡的邪靈亂鬼在搗亂,我一邊發著正念一邊求師父幫助,幾個小時過去了症狀並不見好轉,疼痛不但沒減輕,反而加重了,甚至連床也下不了了。右下腹有異物明顯的向外凸起膨大,不一會就形成了一個歪西瓜形狀,整個腹部摸上去如石頭般堅硬。躺在床上心想我一定有什麼執著被舊勢力鑽了漏,邪惡想利用我的執著迫害我,致我於死地,我堅決不承認這場迫害,從心底發出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接著我又開始向內找自身的問題,竟找出了一大堆的執著,真是各種人心都具備啊,修煉這麼多年了怎麼越修越倒退了呢?還自認為修的不錯呢!認識到自己修煉的不足後,就開始加倍的彌補,每天除了學法就是發正念,幾天後我的身體也逐漸好轉了一些,小腹也不那麼痛了,抽空還能出去發一些真相資料。心裡暗暗的想再過幾天身體就能完全恢復了。

誰知,我被不明真相的常人舉報了,邪惡破門而入,搶走了我的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並把我非法拘留了。我再一次陷入了困境,在拘留所裡,偌大的房間裡只關押了我一人,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不時還有惡警隔著窗戶威脅我,說我是法輪功的頭頭,已經掌握了我的很多“犯罪”資料,不老實交代就勞教我。這時的我不僅要忍受身體上的疼痛還要面對邪惡的恐嚇,我似乎開始正念不足了,苦悶、寂寞、無助、疼痛一起襲向我,真是“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洪吟》)啊。我流著淚在心裡對師父說:師父,弟子沒做好,又被邪惡迫害了,這裡不是我該呆的地方,我要出去,幫幫我吧。等情緒穩定後,我就開始長時間的發正念,背《洪吟》,用絕食來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迫害,十天後我正念闖出了拘留所。

回家後,身體非常虛弱,右下腹疼痛再一次加重,又出現了早期的劇痛症狀,並且又在下腹部凸起了一個如桌球大小的包塊,我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了,執著心都找出一大堆了,發正念始終也沒停止過,拘留所也闖過來了,為什麼小腹還是老樣子呢?無奈的我躺在床上心裡想著:熬吧,終有一天會熬到頭的。這時不修煉的家人也開始輪番上場了,丈夫瞪著眼吼著:“明明有病卻不去醫院看,在家等死嗎?......”平時善良慈祥的父母也按耐不住了,說:“你這肚子裡長的一定是個惡性瘤,你看你的臉色蒼白蠟黃沒有一點血色,不去醫院怎麼能行,你要相信科學,你光在家看看書就能好病?那不是自欺欺人嗎?”家人不理解的態度真讓我有些反感,我不耐煩的說:“我死也不去醫院,我就相信大法師父,我一定會好的”。就這樣我和家人堵上了,從此家裡象一鍋煮沸的開水似的整天沒消停過。

我這樣不好的狀態一直持續了兩個月,期間小腹的疼痛一天也沒有停止過,有時能痛的我喊出了聲,體重也急速下降,整個人都快脫相了。我看著師父的法像流著淚向師父訴說:師父,我是真修弟子啊,我雖然不怕死,但也不能這樣死去啊,我還沒最後兌現我的誓約,我要一直跟隨您到法正人間的時刻!師父沉默著,表情嚴肅而莊嚴,仿佛在告訴我:孩子,這是你自己的魔難,快快悟吧!我擦掉眼淚下決心真正從自身找原因,心情不再浮躁了,每找到一個執著後就認真分析,抓住最關鍵之處從根本上徹底否定邪惡,從微觀到表面一層一層的銷毀它,讓它無處可鑽無處可逃!我用正念加強自己:我就是宇宙中頂天立地的大法徒,誰也不配迫害我,我就是有漏也不配你們迫害!只要讓我發現你們,發現一個銷毀一個!“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精進要旨》)!

兩天後我去衛生間解手,腹部凸起的包塊突然破裂了,瞬間一股膿液象開了閘的水龍頭似的向外噴了出去,剩下的順著大腿流了一地,堅硬如石的小腹轉眼就變的柔軟了,疼痛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了。看著這戲劇性的一幕,我的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我明白是師尊又一次替我承受了業力,感謝師尊!隨後我用自來水清理了一下傷口,洗過澡換上衣服去了父母家。一路上步履輕鬆,心情愉悅,久違的感覺讓我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寫到這裡,周圍被一股強大的慈悲場包圍著,我明白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借這個機會再次向偉大慈悲的師父問好!弟子會抓緊最後的時間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負師父的救度之恩,兌現史前誓約!同時也給身體上有類似病業的同修一個借鑑,無論身體上出現多大的病業假相都不要去承認它,堅定信念,信師信法一定會闖過這一關。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