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老鎖匠收徒(三篇)

陸文 選介

【正見網2015年07月06日】

一、老鎖匠收徒

老鎖匠一生修鎖無數,技藝高超,收費合理,深受人們敬重。更主要的是:老鎖匠為人正直,每修一把鎖,他都告訴別人他的姓名和地址,說:“如果你家發生了盜竊,只要是用鑰匙打開家門的,你就來找我!我替你抓小偷,不收費!”

老鎖匠老了,但是他的手藝越來越精湛,為了不讓他的技藝失傳,人們幫他物色徒弟。最後,老鎖匠挑中了兩個年輕人,這兩個年輕人,都很有悟性。老鎖匠非常喜歡他們,準備將一身精湛的技藝,傳給他們。

一段時間以後,兩個年輕人都學會了不少技術。但兩個人當中,只能有一個得到真傳。老鎖匠決定考驗他們一下。

這天,老鎖匠準備了兩個保險柜,分別放在兩個房間,讓兩個徒弟去打開,誰花的時間短,誰就是勝者。這個考驗,對於他們(兩個徒弟)來說,是很簡單的,因為他們已經有很熟練的技術了,比的就是時間的長短。

結果,大徒弟,只用了不到十分鐘,就打開了保險柜;而二徒弟,卻用了半個小時。眾人都以為大徒弟必勝無疑,因為他們的懸殊太大了。眾人等老鎖匠宣布誰獲勝。等了好久,老鎖匠還是沒有動靜。

正在眾人疑惑之際,老鎖匠問大徒弟:“你是第一個打開的,那麼保險柜裡有什麼?”大徒弟眼中放出了光亮,興奮地說:“師傅,裡面有很多錢,這些錢足可以用半輩子呢!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的錢。”

老鎖匠回過頭來問二徒弟同樣的問題,二徒弟支吾了半天說:“師傅,我沒看見裡面有什麼,您只讓我打開鎖,我就打開了鎖,我沒有去看保險柜裡面的任何東西。”

老鎖匠十分高興,鄭重宣布二徒弟為他的接班人。大徒弟不服,眾人也不解。

老鎖匠微微一笑說:“不管幹什麼行業,都要講一個‘德’字,尤其是我們這一行,要有更高的職業道德。一個人擁有一顆美好的心靈,他眼中的世界,便會變得清澈透明,他也會是一個道德高尚的人,一個人首要的是塑造他的靈魂,樹立高尚的人格。

我收徒弟,是要把他培養成一個高超的鎖匠,他必須做到心中只有鎖,而無其他,對錢財視而不見。否則,心有私念,稍有貪心,登門入室,打開保險柜取錢,那就會易如反掌,最終只能害人害己。我們修鎖的人,每個人心上,都要有一把不能打開的鎖,那就是毫不利己,專門利人:幫別人打開他的鎖而已!”

沒有什麼比誠實更重要!而這種精神的支柱,莫過於一個人的尊嚴與操守:自尊、自信和正直。如此,你就會擁有別人對你最真誠的敬意,你才算恪守了這個世界最珍貴的品性——道德。

二、善的傳遞,愛的人間

在某礦上,有這樣的現象:在一個平常的早點攤上,常常有很多礦工來吃早點,特別的是,有12個人,他們始終如一,雷打不動地每天來吃。原來事情是這樣的:

有一個礦工,在工地幹活時,發生了意外,導致死亡。包工頭給了一筆少得可憐的撫恤金,就不再過問礦工妻兒的生活。

妻子在喪夫之痛後,感受到的是來自生活上的壓力。她無一技之長,只好收拾行裝,準備回到那個閉塞的小山村去。這時礦工的隊長,找到了她,告訴她說礦工們都不愛吃礦上食堂做的早飯,建議她在礦上支個攤兒,賣些早點,一定可以維持生計。礦工的妻子想了一想,便點頭答應下來。

於是一輛平板車往礦上一支,早點攤兒就開張了。8毛錢一碗的豆腐腦,熱氣騰騰,開張第一天就一下來了12個人,來吃早餐。隨著時間的推移,吃豆腐腦的人,越來越多。最多時可達二三十人,最少時,從未少過12個人,而且風霜雨雪,從不間斷!

時間一長,許多礦工的妻子,都發現自己的丈夫,養成了一個雷打不動的習慣:每天下井之前,必須吃上一碗豆腐腦。妻子們百般猜疑,甚至採用跟蹤、質問等種種方法,來探其究竟,結果均一無所獲。甚至有的妻子,故意做好早飯給丈夫吃,發現丈夫仍然去早點攤吃上一碗豆腐腦。妻子們百思不得其解。

直至有一天,隊長刨煤時,被啞炮炸成重傷。彌留之際,他對妻子說:“我死之後,你一定要接替我:每天去吃一碗豆腐腦。這是我們隊12個兄弟的約定。自己的兄弟死了,他的老婆孩子,咱們不幫誰幫?”

愛總是在點點滴滴的生活中感動人,世界也因為愛,而變得更加溫暖。

從此以後,每天的早晨,在眾多吃豆腐腦的人群中,又多了一個女人的身影。來去匆匆,人流不斷,而時光變換之間,唯一不變的,是不多不少的12個人!

時光飛逝,當年礦工的兒子,已長大成人,而他飽經苦難的母親,兩鬢斑白,卻依然用真誠的微笑,面對著每一個前來吃豆腐腦的人,那是發自內心的真誠與善良。更重要的是,前來光臨早點攤兒的人,儘管年輕的代替了年老的,女人代替了男人,但從未少過12個人。十幾年歲月滄桑,依然閃亮的是12顆金燦燦的愛心!

三、于右任題字泡饃館

20世紀50年代,台灣的許多商人,知道于右任是著名書法家,於是他們紛紛在自己的公司、店鋪、飯店的門口,掛起了署名于右任的假招牌,想用於右任的名頭,來招攬顧客。

有一天,于右任的一個學生,急匆匆地來見於老師,說:“於老師,我今天中午,去一家平時常去的羊肉泡饃館吃飯,想不到他們居然也掛起了以您的名義題寫的招牌。他們這樣明目張胆地欺世盜名,您說可氣不可氣?”正在寫字的于右任“哦”了一聲,放下毛筆,然後緩緩地問:“他們那塊招牌上的字,寫得好不好?”

“一點兒也不好!”學生道,“字寫得歪歪斜斜,難看死了。下面還簽上老師您的大名,連我看著都覺得羞愧!”

“這可不行!”于右任沉思道。

“我去把那幅字摘下來!”學生說完,轉身要走,但被于右任喊住了。

“慢著,你等等。”于右任順手從書案旁,拿過一張宣紙,提起毛筆在紙上寫下些什麼,然後交給恭候在一旁的學生,說:“你去把這幅字,交給店老闆。”

學生接過宣紙一看,不由得呆住了。只見紙上寫著筆墨流暢、鐵畫銀勾的“羊肉泡饃館”幾個大字,落款處則是“于右任題”四個字,並蓋了一方私章。

“老師,您這……”此學生大惑不解。

“哈哈!”于右任撫著長髯笑道,“你剛才不是說,那塊假招牌的字實在是慘不忍睹嗎?我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壞了自己的名聲。所以,幫忙幫到底,還是麻煩你跑一趟,把那塊假的給換下來,如何?”

“噢,我明白了,學生遵命。”轉怒為喜的學生,拿著于右任的題字匆匆去了。

這家羊肉泡饃館的店主,竟以一塊假招牌換來了大書法家于右任的真墨寶,喜出望外之餘,也因自己的做法而感到慚愧。

這件事情,傳開之後,于右任這一做法,贏得了學生乃至商界人士的一致尊敬,他的名望更高了。他不僅對冒充他字的人給予寬容,不計較別人給自己帶來的傷害,而且還願意無條件地幫助他,這種仁德,真是值得我們敬仰與學習的。

(均據《台灣民間故事》)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