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眾生中修出慈悲心

大陸山東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5年10月21日】

師父在《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告訴我們:“我想這個重要性不用太講了吧,救人那是你的責任,每個大法弟子必須得做的。”謹遵師父教導,努力去做,在大法中修煉,用慈悲心救人。

一、用為他的善心救人,三次化險為夷

有一次,發神韻光碟,有個人用很惡的眼光瞪著我,並跟蹤追趕,叫我跟他到派出所。我在前面騎自行車,他騎自行車在後面緊追不捨。大約跑了五、六里路,眼看還有幾步之遠,我趕快求師父,心想:“我可能哪裡修的不好,回去向內找歸正,可千萬別因我修的不好而連累了這個眾生,讓他對大法犯罪,請師父幫我,加持我擺脫困境。”我這麼一想,一下子橫過馬路後往回騎,他一下子就找不到我了,我回頭一看,他在張望尋找,我順著下坡一溜煙跑進了人群中。心性符合了為他的法理,在師父的呵護下,化解了一難。心中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恩。

又有一次,我正在發神韻光碟,被一個保安(開始以為是警察,後來才知道是保安)看見了,說:“走,跟我走,到派出所!”我心裡很平靜,不驚不怕,我說:“我在救人哪。”他說:“救什麼人,你們為什麼老是出來又講又發的?哪來的錢?”我就開始給他講真相,從天象變化講天滅中共,三退保命,我倆邊走邊講,最後我告訴他,我一身病因修大法全好了,把節約的醫藥費拿出來救人,這是大善之舉,我不出來說,你能知道真相嗎?只有大法弟子能做到,你不感動嗎?你也快退出黨團隊保命保平安吧!”他說:“我退了。”我說:“那你有福了,別忘了告訴你的家人都三退保平安!”他說:“好。原來是這樣,那就算了吧,你走吧。”在師父的幫助下,使這個生命明白了真相,沒有犯罪,化解了一難。

還有一次發神韻光碟,有個人說:“我什麼也不信,我就信錢,給錢!不給錢不許走,不給錢就報派出所!”說著擋著不讓走。我想:“你要真有困難向我要錢,我會給你,但今天不能給,給你就把你害了,你就對大法犯罪了,你可能就沒有了未來。”我就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給他的同伴講,發神韻給他,他的同伴接受了,並對這個人說:“你干什麼?讓人家走!”我說:“我給你錢,對你不好,會遭報應。”他也沒剛才那麼惡了。我心裡對他說:“有機會別的同修會救你的。”

二、善念善行救世人

師父在《洪吟二》中講:“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我理解,正念就是善念,善的力量是巨大的。

有一次買菜,我說:“我不挑不揀,排著拿,我要把好的挑走了,你剩下的咋賣?”稱好了菜,是7元4角,他只要7元,我給了他7元4角。他說:“你這個人真好,現在找不到這樣的人了。”我說:“煉法輪功的都這樣。”接著給他講真相勸三退,他說:“好幾個人給我說過這事,我都沒退,今天就聽你的。”我給他起了化名退了黨團隊。

有一次在工地上勸三退,有個人說:“我可不退,好不容易花錢才入上黨,一輩子就熬了這麼個東西。”我給他講了邪黨的來歷,它讓我們發毒誓,為它獻命,我們的命是父母給的,要為家人負責,不和那些禍國殃民的壞蛋一夥,不退出來就會在天滅中共時給它當陪葬。他馬上說:“我退”。我幫他起了化名,他很高興,連說謝謝。

有次給賣肉的講真相勸三退,她不聽,跑進屋裡了,我求師父,今天一定救了她,她跑到哪裡,我跟到哪裡,三出三進,終於把她講退了。

三、你蜇我,我救你

我所到之處,心裡就默默的與所有的生命溝通:大家都和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都會有美好的未來。有一次走到樓梯之間,突然脊背上一陣劇疼,有2寸多長的地方象刀割針刺一樣疼痛,我還沒意識到是什麼東西在傷害我,就看見從背後飛來一隻馬蜂,踉踉蹌蹌飛到窗戶的玻璃上,象要不行了的樣子,我意識到是被這隻蜂子蜇了,剛想打死它,我說:“你為什麼蜇我?”忽然一下想到大法的法理,噢,也許是我欠它的債,也許它冒著生命危險來讓我給它講真相。慈悲心一下子出來了,我對它說:“我不傷害你,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美好的未來,以後要多行善,不做惡。”真是萬物皆有靈,疼痛立即消失,就這麼神奇。善念可以溶化解體一切不好的物質。善待一切生命(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除外),是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師父看我心性達到了標準,幫我承受了傷痛。師父的無量慈悲無處不在。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雙手合十,叩首謝師恩。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