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電話中修去安逸心

海外大法弟子 姝伽


【正見網2016年01月15日】

我和大家分享一下這次年底給師父拜年撥打遼寧專案電話的體會,這次撥打是大陸主體大法弟子請求援助的專案。在全球電話組營救平台已經一年多了也打過很多次的專案,剛來平台時一直堅守崗位和同修們配合的很好,對每通電話都很認真,有時為打通警察的心結,同修們象跑百米接力賽式的一個接一個撥打。 每天的撥打心性法理和經驗交流使我受益匪淺。那時電話打的也順,有時打一個案子裡局長副局長連著退黨,我有點自滿的心,這種心很危險它使我又助長了安逸心,慢慢電話打的少了除了給自己減少了一天的值班幾乎不上平台,忙於常人的工作多了,接觸了些常人朋友目地是好講真相給她們三退,時間長了事情多了起來,時間用在買東西上了,隨著他們買這買那的。放鬆了上平台,救人的心放鬆了,電話接通率也不高了。講的也不連貫了,負面想法多了,拿起電話就冒出來是否對方不接電話的心。

最近有新上來營救平台的同修撥打的電話使我感動,同修救人的正念,耐心善心觸動了我,在交流中我深感自己慚愧。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落下了,我深感對不起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對不起師父給我開創的修煉和救人的環境。找到了是學法少了才出現了常人心、安逸心阻擋自己救人,真有一種剜心剔骨的想哭都哭不出來的難過。

師父說:“教訓應該使你們更成熟。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鑽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 《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二》- 走向圓滿) ,我増加了學法,還去掉了學法犯困的難關,平台切磋交流,很有收穫。師父說:“整個形勢對大法弟子來說越來越寬鬆了,可是越寬鬆壓力就減小了,減小了壓力就容易產生一種安逸心哪,想舒適一點啊,想放鬆一點啊,想緩解緩解。實際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經和修煉一環扣一環的緊緊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對自己的放鬆,實際上就是對修煉的放鬆。” (《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師父在說我。

以前煉功經常煉不全,現在儘量堅持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在這個過程中,安逸心弱了,還做了個夢,夢中我躺在沙發上睡覺,看見一個黑色的蟲子在我身上趴著,那個蟲子身上光滑還有一道道橫文,我一驚嚇的忙起身,蟲子被我身體捻死了,但沒有血是黑黑的,我覺的很噁心,當時還想這不是殺生嗎,惚然間又看到地板上的竹筐上還有一個一樣的黑蟲子,是趴在筐的把手上很隱蔽,不注意不容易看到,因和筐的顏色相近。醒來後我就想蟲子是賴蟲死了是好事不能算殺生,說明我認識到了自己的安逸心,我認為是殺生時又見到另一條更隱蔽的蟲子,證明我的念是錯的,那個竹筐是我對物質的執著,因我喜歡各式的竹筐看見就買,大的小的家裡很多。這個夢讓我悟了好幾天也噁心了好幾天,我在寫這段的時候是打著冷戰的。它怕解體。我知道執著常人中的物質是助長安逸心的禍根。是它阻擋我學法,精進,救人,從此我認識到了安逸心會毀掉一切。一定不能再讓它有生存的空間,剷除修掉它只有多學法。學好法發正念,才能救眾生。

2015年12月28日-30日的遼寧專案三天我都參加了撥打,想到公檢法還在邪黨的欺騙下殘害著自己的同胞,營救同修過程中也是在救度被邪黨謊言欺騙的眾生。 以往的專案我就上來一天頂多兩天,這次我早晨洗簌完,著裝整齊,因平時要做項目或談事情首先要穿合適的服裝才有自信,電話平台雖然對方看不到我們的著裝,但我覺的著裝整潔也是震懾邪惡的法器。我把自己當作一個對邪惡衝鋒陷陣的勇士,又是一個救死扶傷的醫生。在耐心聽、看病人的病症在哪裡。上平台後開始發正念,和同修融在一起撥打電話。因為專案號碼都是聽過真相廣播了,第一天撥打時接通率很高,回答的口氣也很平和但是聽的時間都不長,就掛斷。

整個案子每通打完5次以上後再返回來從頭打,彩信同修貼著正法口訣,正念,還有《洪吟》和各種信息給加油,心裡很感動,就像戰場前線有後方的支持,前線更有衝勁,整體的配合増加著對邪惡滅掉的能量。在正邪大戰中滅邪惡,救眾生,從槍口中搶人。我不斷的清除自己思想中的負面想法,加強正念替他們著想清除他們怕接電話的害怕心理,一定叫他聽真相。在反覆撥打中有一警察不再掛斷電話了,聽了17分鐘,因開始通話聽他的聲音是個很平和的,我在跟他說你們已經聽過多次電話了,一定了解很多真相了,不要再違背自己的良心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你不執行中共的命令不犯法,但你迫害大法弟子是反人類罪,是天理不容,要遭惡報的。我們都是老鄉告訴你的都是肺腑之言。講了瀋陽司法局副局長韓廣生保護法輪功學員的事鼓勵他走正自己的路,放了同修講的給自己留後路不要做中共的替罪羊的錄音,毀了自己毀了你的親人,雖然沒有互動但感覺他認真聽了。我相信這個生命會得救,會告別邪靈。

在第三天的撥打中遇到兩個罵人的,其中一人接起電話就罵我們的師父,要是往常我會爭搶著回給他講一連串的真相,不讓他說話,還要教訓他。這次我心平氣和的守住心性,擴大容量耐心聽他罵的是什麼。但他罵幾句就掛斷了電話。我第二次打過去他還是罵個不停說他吉林的親戚煉功煉死了。我聲音很柔和地說:我們能好好聊聊嗎?告訴他肯定的說煉功不等於修煉。人不能和命爭。人就是要生老病死的。真正修煉人是有心性標準的,是要重德的。一億人修煉道德回升,身體健康,醫院給判死刑的病人都鍵康長壽。你問問你的親戚們他是真的煉功人嗎?他罵我滾蛋滾蛋掛斷電話。我沒動心,想到中共天安門自焚造假新聞挑動眾生仇視佛法,害了眾生,這位警察也是受害的眾生啊,師父的慈悲法理讓我有善心再打過去。

師父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當時發表時我每當讀到這段都是流淚的,師父說: “無論他們什麼樣的表現,我們還得去救,因為他們不理解是因為他們在迷中,他們給大法弟子們造成的一些困難是因為他們看不到真相。千百年,億萬年,不管是為了什麼他來到了這裡,其實都是在等著最後這一天,不能因為他一生一世或者某一件事情做的不好,我們就不救度他。師父看一個生命啊,是看一個生命的全過程,歷史上他做了很多的大好事,甚至於為證實法都奠定了很多的業績,今生沒做好就不救度他了?”這次打專案我把這段法重讀了幾遍,善的力量加持著我。神韻2015年的演出其中的一個節目“善的力量”時時出現在我眼前感動著我。我堅定正念打過去他接起電話很安靜沒罵沒吵。我給講了自焚真相,活摘器官,卸磨殺驢,執行命令的後果。訴江大潮,為自己留出路。講了師父的偉大慈悲。我還鼓勵他相信他是好人不要再被謊言欺騙了。他掛斷了電話, 這樣沒有互動的電話只要聽就是成功。以往打營救電話有些警察都是探話想來國外,他們是良心受遣責進退兩難。

在這次的撥打專案中三天我都是很用心,以前我浪費了很多救人的時間,安逸心使我放鬆了精進。在營救平台的整體修煉中我看到了我的差距,感謝師父給我的修煉環境,感謝同修的無私奉獻,在這瞬間即逝的寶貴時間裡放下人心多學法多救人。

若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