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心對待修煉是危險的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02月04日】

隨著正法進程在人中的直觀表現越來越明顯,幾個老問題又以新的內容顯現出來,現就這幾個問題和同修交流一下個人現有層次的一點認識。

一是執著新唐人石濤評述問題。有的同修對石濤評述很感興趣,在同修中張口閉口石濤怎麼說的,石濤分析了年前年後要抓誰等等。有的同修要是不看石濤評述就好像缺了點什麼似的,還互相傳,石濤又怎麼說的,又要出什麼事了,誰誰誰這回可真的不行了等等,顯示自己,干擾別人,那顆心整天隨著常人社會的形勢波動。

我的理解是新唐人是面向常人社會的,不是辦給大法弟子看的,聽眾主體是常人,是用來講真相救人的,他是站在人的基點上幫常人分析形勢,分析現象,幫人看清中國社會問題的本質,弘揚大法、傳播真相,揭露中共本質和其迫害善良民眾的暴行,引導民眾認清中共來自救的。大法弟子當然也可以看,看到的東西可以用在講真相救人上。但修煉人不能在這上用心啊,你思想中老是在琢磨這些人的東西,那不就變成了修煉中的干擾了嗎?嚴重的說那不是往修煉中摻人的東西嗎?修煉以法為師,任何沖淡以法為師的東西都是在引導你走錯路。

石濤他們確實說的很好,看問題觀點鮮明很有深度,但那都是說給人的,是在用人的理人類的普世價值引導人的良知善念,不是引導修煉人的,修煉人是用宇宙大法指導,怎麼還會對那點人的東西感興趣呢?這不還是人心放不下嗎,人心對待修煉能修成嗎?從另一個角度說,只有少數人這樣做,只會干擾個人,如果互相影響、誤導,導致很多的修煉人都這樣做,舊勢力看到都有這個心的話,那麼它們會不會以這個執著得去為藉口做惡呢,那是很有可能的。它們很可能會不斷的放大你的這個執著,引導你在這個問題上走的更遠。也可能會給石濤他們找麻煩,那就可能給石濤他們以他們的方式救眾生添亂,那你是不是在干大壞事嗎,那個業要造下你可怎麼還啊。

還有因為你不修口,在同修中分析加估計的添枝加葉的這麼傳那麼講,誤導了其他的同修也來執著這個,導致同修走彎路、出錯、出問題,影響同修做好三件事,那個業也是非同小可的,那會給你的修煉增加多大的難啊。修煉是嚴肅的,修煉中沒有小事,不要以為我就那麼一說沒什麼大不了的,舊勢力可不這麼看問題啊,它們現在可是嚴格的用大法衡量你,你不能嚴格的用大法要求自己,人心看問題,修煉中往裡摻人的東西,還污染周圍的同修,你說它們會不會找你的麻煩呢?會不會給同修添亂呢?這不危險嗎?

二是執著誰誰又準備抓誰了,看來誰誰躲不過那天就得被抓了的問題。一個執著常人為大法做什麼的心隨著正法形勢在人中直觀的不斷展現在偷偷的膨脹,心思開始用在關注常人社會的形勢變化上了。師父講:“這麼一部大法,這麼多大法修煉出來的偉大的未來的神,偉大的大法弟子,怎麼能把希望寄託於常人的什麼人呢?這不是對我們自己的侮辱嗎?人類能左右神嗎?可是我們有很多大法弟子都在這樣想。一個人想不要緊,倆個人想也不要緊,那是個人修煉問題。大家都這樣想,在整個大法弟子的群體中,這是個什麼現象啊?一個強大的波動,一個強大的執著。這可不行。我看見了,舊勢力也看見了。舊勢力認為這還了得啦?所以它就叫中共的十六大的結果變的更壞。”[1]“如果真的常人社會誰給我們大法平了反,大家想一想,也許人類會這樣做,可是你們想過嗎,我得把這個人擺到多高的位置?是不是這樣?你們是修煉者,一切的變化都在你們的修煉與正法中產生;你們自己所證悟的一切,你們要得到的一切,都在你們自己走的這條路中產生。絕不要考慮舊勢力會給我們什麼恩惠,常人社會會幫助我們什麼。是你們在救度常人社會,是你們在救度眾生!”[1]師父的法講的清清楚楚,還有些同修這麼看問題,人心對待修煉怎麼提高啊。

正法修煉到今天,人間的形勢的每一步變化是宇宙正法在人間的反映,也是神為大法弟子救人的具體安排,都是為助大法弟子救人提供形勢推動的。它讓眾生(尤其是各級當權者)一步一步的看到作惡者一個個的是啥樣的下場,接下還會拿下誰,會不會涉及到自己,該給自己留什麼後路。讓眾生看清到底誰在作惡,都是些什麼東西,繼續跟邪惡跑會是什麼下場,大法弟子講的真相對不對,使邪惡當初給他們灌輸的謊言不斷的在動搖、在解體、在被拋棄。就像當初惡黨的所謂反腐開始的時候社會上有多少人不相信反腐會反到誰的頭上,現在又有誰不相信反腐不會反到誰頭上。這些不都是在給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提供幫助、提供支持嗎?

形勢的發展我們看到了,眾生也看到了。讓我們看到是為了督促我們趕快抓緊、再抓緊儘量在隨時都會突然到來的結束前再多勸退幾個人,不是讓我們執著看到的本身。讓眾生看到是用客觀現實的變化引導更多的人去反思,推動眾生接受真相好覺醒得救。大法不會平反在中共手裡,因為中共本身就是罪魁禍首,只能在被解體銷毀中償還罪惡。迫害大法的元兇最終必然會被送上審判台的,但不會是以中共的名義把它抓起送上審判台,因為中共和它是真正的一夥的。儘管中共的新當權者所做所說的一切都表現出來了那種狀態,甚至是形勢可能會表現出抓了它的軍師、兒子以及其在政治局中的代理人等等,讓人感覺到可能明天早上就會抓它,但那都不過是為眾生認清形勢三退自救用的。因為人中的一切都是神安排的,不是人想怎麼就怎麼的。

師父講:“你們想過沒有,這是宇宙的法,人說打就打?人說平反就平反?人不配!怎麼能把希望寄託於一個常人身上呢?你們是大法弟子啊!你們一個大法弟子就代表了很大的龐大的空間。人類算什麼,只不過是舊勢力在利用它,把你們更大的能力給封閉住而已。怎麼能夠這樣想問題啊?如果你們都這樣想,那麼,舊勢力看見了:怎麼都有這樣的心呢?這心得去呀,那我們就讓那個總理變壞。寧可讓他變壞,也得去你們的常人之心。是不是這樣啊?”[2]個別的同修執著於誰誰趕快把迫害的元兇繩之以法和當年執著於那個總理有什麼區別呢,前車之鑑不能忘,不能讓這個教訓重演啊。中共必然解體,不是人解體它,是天解體它,神解體它,所以叫天滅中共。人中的每一個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在選擇自己的未來,形勢所表現的一切都是為眾生能得救而安排的,都為大法弟子救人提供方便的。別忘了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的,今天人類社會的存在、人中的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都是師父以自身的痛苦承擔給延續來的,為的是有更多的眾生能夠有機會得救。放下人心,堅定的信師信法,抓緊多救人,努力做好三件事才是正法修煉的根本。

三是有同修說師父說了舊勢力沒有了,怎麼訴江後還有被抓被迫害的呀,舊勢力在哪呀?對此有的同修很困惑,對現在還有同修被抓,尤其是參加訴江的同修被抓不太理解。這是站在人的表面現象看問題,把訴江當作完成一件事情來對待,沒有把訴江當作正法修煉的一部分對待,沒有站在法上去認識。師父說:“那麼大家想一想,人類的社會,我們所能看到的這一切能是偶然存在的嗎?甚至於每個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你甚至於思考的一個問題都不是簡單的。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的相當細密,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3] “我告訴大家,現在所有剩下的能夠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們學員自己的原因。沒有重視發正念的這些學員,你們自己所應該承擔的、負責的空間裡面的邪惡還沒有清除,就是這麼個原因。所以發正念這事大家一定要重視起來,不管你自己覺的有能力和沒能力,你都應該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體範圍之內起作用的,同時你要清除外在的,那與你所在的空間是有直接關係的,你不去清除它們,那麼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還要迫害其他的學員、其他大法弟子。”[3]

我的理解是,現在宇宙中沒有舊勢力了,但三界沒正完法前還有舊勢力的因素啊,舊勢力當初安排的機制還在運轉啊,你的空間場裡還有舊勢力啊,你的思維方式、執著心、人的觀念、思想業就是舊勢力安排的呀,它們背後就隱藏著舊勢力的因素啊。你的那個執著心壓不住,按不下,那就是那背後的舊勢力的因素在起作用啊。師父說:“其實我告訴大家,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4] 表現在這個空間的是精神,是思維,在另外空間就是物質就是生命,舊勢力安排的,那當然那個物質、那個生命就是舊勢力或舊勢力的因素了。你不好好發正念清除,不堅定的去執著、實修自己,那你的那些沒去掉的執著心、思想業、觀念背後的舊勢力及其安排、操縱的黑手啊蟲子啊細菌啊等等亂七八糟的邪惡,你負責的空間裡的那些你沒發正念清除乾淨的舊勢力及其因素,就都會對你起作用,它們直接或操縱人迫害你,而且是不遺餘力的,堅定不移的迫害干擾你到底,想方設法的拉你下來。

師父說:“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5]學員中的那些個長期不去的執著、問題,尤其是各種執著心(尤其是色慾心、爭鬥心、怨恨心、兒女親情、利益心、顯示心)長期不去,或去的拖泥帶水,或執著小道東西,或不實修還干擾同修,甚至有的還有亂法問題、不二法門問題、執著功能問題等等,這些人心都是舊勢力久遠年代就安排給我們今天用的,那些都是舊勢力的一部分,不對照大法堅定不移的實修掉它們,還有意無意的放縱它們,那不就是在按舊勢力的安排走嗎,它當然就管你了,就干擾、迫害你了。有的人表現上是因為訴江後被迫害,其實不是,是因為他的那些個長期不去的人心以及做的那些不在法上的事被舊勢力抓住了把柄而被迫害的,只是舊勢力利用訴江之事為藉口而已。那些真修實修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天天上街講真相勸三退的同修誰敢動,那些對照大法實修自己,為救眾生伸正義堅定訴江的同修誰敢動。

能訴江當然很了不起,說明你很堅定,能放下生死決裂人,在這個問題上聽師父話了,但不代表你在其他方面也都決裂人了呀,舊勢力干擾迫害你的時候可不管你哪方面做的好,它專門看你還有哪方面符合它,符合它的安排,找到了你符合它的地方,認同它的地方,它們就會下死手,我們這就有同修表現上是在訴江後被舊勢力迫害到了,有的被拖走了人皮,有的被迫害的住了院,有的被惡警綁架拘留抄家的,這裡面有在同修中傳不是大法東西的、有執著自己的那點小功能給這個看那個看的、有熱衷追捧某個有點小功能的人為其一些干擾同修修煉的行為捧場助威的、有自己不實修卻遊走各個學法點傳播各種消息顯示自己知道的多知道的高的、有爭鬥心、怨恨心、色慾心、利益心長期不去的等等。師父說“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都說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說說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認你歷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6] 我理解要想走正正法修煉的路,就必須從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對照大法嚴格實修自己,把心思用在做好三件事上,才能全盤否定舊勢力,才能從人心中走出來,從舊勢力的安排中走出來,才能昇華上去。

師父講:“你們是經過風風雨雨走過來的,可千萬不要心如浮萍,一有風吹就隨著動。”[7] “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的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8] 讓我們對照師父的講法時刻警醒自己實修、真修。

一點個人認識,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講法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講法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3]李洪志師父講法著作《各地講法二》〈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
[4]李洪志師父講法著作《轉法輪》
[5]李洪志師父講法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6]李洪志師父講法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7]李洪志師父講法著作《精進要旨三》〈關於小說《蒼宇劫》〉
[8]李洪志師父講法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