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談:謙虛恭和 以德服人

秦山 整理

【正見網2016年06月11日】

《文子》卷三十五記載,“人之情,服於德,不服於力。故古之聖王,以其言下人,以其身後人,即天下推而不厭,戴而不重。此德有餘,而氣順也。故知予之為德,知後之為先,即幾道矣。”

這段話的意思是說,人的心理,是順服於道德,而不順服於威力。所以古代的聖明君主,處處言語謙卑,事事行在人後,天下人都推重他而不厭煩他,擁戴他在人民之上而人民並不感到有重壓。這就是德高有餘而氣順於道。因此,懂得“給予”就是“得到”,懂得甘居人後實際上是站在了人前,這就接近於“道”了。

以德服人,以理服人,做事才會順暢;謙和的美德才能獲得人心,贏得眾望。“和衷少爭,謙德少妒”。古人推崇中庸之道,做事謙恭忍讓,留有餘地,得饒人處且饒人,有時“難得糊塗”反而是一種大智。從以下的事例中,我們可以看到謙虛恭和、以德服人的益處。

馮道謙德少爭 成“亂世不倒翁”

馮道在後唐事四帝,在後晉事二帝,在後漢、後周也備受重用,五代時他六度為相,前後拜相二十餘年。馮道歷經五朝、八姓(八個家族)、十三帝,“累朝不離將相、三公、三師之位”,前後為官四十多年,始終不倒,令人稱奇,被稱為“亂世不倒翁”。

馮道謙德少爭,他做宰相時,有一個舉子李導求見。馮道對李導說:老夫名道,由來已久,又累任宰相,你不可能不知道,但還取名道,合乎禮嗎?李導聽了不服,說:相公之“道”是無寸底的,小子的“導”是有寸底的,怎麼不可呢!馮道聽後竟說:老夫不唯名無寸,諸事亦無寸,“吾子可謂知人矣”。一笑了之。承認自己“無寸”且“了無怒色”。

馮道為人也十分刻苦儉約。在晉梁交戰前線,他在軍中只搭一茅屋,室內不設床蓆,睡覺僅用一捆牧草。送給他在戰爭中掠得的美女,他無法推卻時就安置於別室,等找到她原來的親人後再送回去。他因父喪丁憂期間,遇到饑荒,他就儘自己所有用來救濟鄉裡,親自種田背柴。有因人力不足而致田地荒蕪的人家,他就不聲不響地在夜裡幫助耕種,事後人家前來道謝,他認為這完全是應該做的。

馮道面對王朝的頻繁更替,卻始終屹立不倒,跟他謙遜恭和、崇尚道德有很大的關係。從以下馮道創作的兩首詩中,我們可以看到他為人處世的原則,“亂世不倒翁”的成功秘訣也許就在此中吧。

偶作
莫為危時便愴神,前程往往有期因。須知海岳歸明主,未必乾坤陷吉人。
道德幾時曾去世,舟車何處不通津?但教方寸無諸惡,狼虎叢中也立身。

天道
窮達皆由命,何勞發嘆聲。但知行好事,莫要問前程。
冬去冰須泮,春來草自生。請君觀此理,天道甚分明。

王昶謙遜 教導後輩謙恭寬厚

曹魏時有個叫王昶的刺史要求自己的兒子要謙遜寬厚。魏青龍五年(公元237年)一月,魏明帝下詔,要求每位公卿都向朝廷舉薦一位德才兼備的人。司馬懿推薦的人才是袞州刺史王昶。

王昶平日為人謹慎、謙遜,他教導他的後輩要謙恭寬厚,他常說:“成長快的生物,往往死得也快,而成長慢的生物往往衰亡得也相應比較慢。比如某些草,早晨開花常常在晚上就凋零了。而松柏雖然生長緩慢,但即使在嚴冬也能保持經久不凋。因此,辦事情不要急於求成。如果做事時能把退縮當成前進,謙讓當作獲利,軟弱當作剛強,那他就很少會失敗。如果有人批評你,應該先反省自己的行為是不是真的有過失。如果有,證明人家說得對;若沒有,也只是證明人家說得不對而已。人家說對了,自然應該虛心接受,人家說得不對,對你也沒有什麼壞處,你有什麼值得抱怨的?”

“月盈則虧,水滿則溢”“謙受益,滿招損”,自古謙虛就是中國人所秉承的一種美德。為人隨和豁達、謙遜待人,不但修養自身,還可以避免不必要的災禍。淳樸敦厚、保持和氣是一種珍貴的品格,能使人冷靜理智的思考和面對解決問題;退一步海闊天空,相反,意氣用事、恃才傲物往往卻會找來禍端。

張廷玉代子謙讓 美德彰顯天下

張廷玉是清朝有名的重臣,雍正初晉大學士,後兼任軍機大臣。張廷玉雖身居高官,卻從不為子女們謀求私利。

張廷玉的長子張若靄在經過鄉試、會試之後,於雍正十一年三月參加了殿試。諸大臣閱卷後,將密封的試卷進呈雍正帝親覽定奪。雍正帝在閱至第五本時,策內論“公忠體國”一條,有“善則相勸,過則相規,無詐無虞,必誠必信,則同官一體也,內外亦一體也”數語,雍正認為此論言辭懇切,“頗得古大臣之風”,遂將此考生拔置一甲三名,即探花。後來拆開卷子,方知此人即大學士張廷玉之子張若靄。雍正帝十分欣慰,認為“大臣子弟能知忠君愛國之心異日必能為國家抒誠宣力。大學士張廷玉立朝數十年,清忠和厚,始終不渝。”“張若靄秉承家教,兼之世德所鍾,故能若此。”並指出,此事“非獨家瑞,亦國之慶也”。為了讓張廷玉儘快得到這個喜訊,雍正帝立即派人告知了張廷玉。

可是張廷玉卻不這樣認為,他要求面見雍正帝。獲准進殿後,他懇切地向雍正帝表示,自己身為朝廷大臣,兒子又登一甲三名,實有不妥,沒容張廷玉多講,雍正帝即說,“朕實出至公,非以大臣之子有意甄拔”。張廷玉聽罷,再三懇辭,他說,“天下人才眾多,三年大比,莫不望為鼎甲。臣蒙恩現居官府,而犬子張若靄登一甲三名,占寒士之先,於心實有不安倘蒙皇恩,名列二甲,已為榮幸。”張廷玉是深知一、二甲這一差別的,但是為了給兒子留個上進的機會,他還是提出了改為二甲的要求。雍正帝以為張廷玉只是一般的謙讓,便對他說:“伊家忠盡積德,有次佳子弟,中一鼎甲,亦人所共服,何必遜讓?”張廷玉見雍正帝沒有接受自己的意見,於是跪在皇帝面前,再次懇求:“皇上至公,以臣子一日之長,蒙拔鼎甲。但臣家已倍沐皇恩,臣願讓與天下寒士,求皇上憐臣愚忠。若君恩祖德,佑庇臣子,留其福分,以為將來上進之階,更為美事。”張廷玉“陳奏之時,情詞懇至”,雍正帝“不得不勉從其請”,將張若靄改為二甲一名。不久,在張榜的同時,雍正帝為此事特頒諭旨,表彰張廷玉代子謙讓的美德,並讓普天下之士子共知之。

《菜根譚》中有這樣一句話,“節義之人濟以和衷,才不啟忿爭之路;功名之士承以謙德,方不開嫉妒之門。”也就是說,崇尚節義的人要用謙和誠懇的態度來適當加以調和,才不至於留下引起激烈紛爭的隱患;功成名就的人要保持謙恭和藹的美德,這樣才不會給人開啟嫉妒之門。張廷玉代子謙讓、處事不爭,張若靄也能秉承家風,他們的美德流傳至今。

結語

聖明的人,越是成功,越會謙和;美好的品德才是需要不斷修養和推崇的。在人生的順境中,以謙卑的心態面對讚揚和榮耀,謙虛恭和的與人相處,努力的傳播德行的重要、宣揚道德的美好;在人生的逆境和面對挫折時,謙和忍讓的心態能夠理性的處理和解決出現的問題,迎來人生的轉機、創造良好的新的機遇,走出人生的低谷,開創良性的局面。無論人生的順境逆境,不斷修養自身的道德品行,會使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文獻參考及出處

1. 魏徵、虞世南、褚遂良等,《群書治要》,唐
2. 文子,《文子》,先秦
3. 薛居正等,《舊五代史》,北宋
4. 馮道,《偶作》,五代十國
5. 馮道,《天道》,五代十國
6. 陳壽,《三國志·王昶傳》,晉
7. 趙爾巽等,《清史稿》,中華民國
8. 洪應明,《菜根譚》,明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