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相救人中提升境界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09月09日】

1、暴躁的性格引來了邪惡的干擾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17年,99年開動各種輿論工具造假,污衊法輪大法,採取卑劣的手段煽動群眾對法輪功的仇視,助紂為虐、暴君暴政作惡,把許多無辜的人在無意中拖入深淵,師父要我們做好三件事,放下一切去救度那些迷中的世人。師尊在《洪呤二》<法正乾坤>中講:“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

正法已到尾聲,師父為了眾生得救,一路牽扶弟子完成使命,人中的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都是師父自身的痛苦承擔給延續來的。明真相的人也越來越多,正法越到最後,邪惡的干擾越不易察覺,走好最後的路對大法弟子來說是意義非凡。我是一個每天都在各公交車站,面對面講真相的大法弟子,我知道各公交車站有四面八方來的乘客,在我講真相中,百分之九十的乘客聽完真相,選擇三退,得救的世人也會把真相傳向四面八方,講真相成了我每天吃飯一樣的重要,得救的眾生每天都很可觀。

近來因小外孫到我家度假,搞得我無法用大量時間救人。2016年元月初我就選擇近段時間發資料,我把一本本真相資料:《起訴江澤民》、《藏字石揭密》和《77期真相》送給過往的路人,多發給六十左右、七十左右的男性世人(因為我講真相,這一批人最難講)。先給一本真相去看看,我相信他們會在飯前茶後當故事做宣傳,女性我沒發,快過年了家務事多,年輕人忙著自已的工作,怕他們丟棄造業,但有主動要的我就給,並說看後傳遞他人看,會一生平安順利。有的連說:“謝謝”,年歲大的,我就代孫子叫:爺爺送您一本書,您看後一生平安,更健康,有的接過真相,連說:“好!好!我就是要平安健康,謝謝”!也有不要的,也有罵人的,也有接過去看一眼甩掉的,我不動心連忙撿起來再發,今天發東頭,明天發西頭,所有大街人多的地方,我差不多全跑遍了,每天大包、大包的出去發,想的是把起訴江澤民一事迅速告訴全地區世人,不知不覺生了歡喜心。

元月24號上午7.30齣去發資料,那一天溫度零下四度,天上還飄著小雪,我冒著刺骨的寒風,把一本本真相送到有緣人手中,當我發到最後幾本,有一個七十歲左右的老頭說:“這是不是法輪功資料,就是你們在攪亂社會”。我說:您看就知道,明真相會更健康,他一看是法輪功真相,就一把抓住我的袋子不肯放。我說:您對法輪功了解多少,您們都是善良人,受電視宣傳誹謗法輪功謊言的蒙蔽,他不聽我分說就大叫起來,叫不明真相的人打110抓我。我說:你報警害不了我,我是修煉人,害的是你自已和你的家人。哪知610中有一個正在菜場,跑過來他一邊抓住我的手不放,一邊打電話要派出所派車,我就大聲向圍觀的人講真相,我說我是修真、善、忍的好人,我們沒有攪亂社會,我發資料是憲法賦予我們的權利,你們知道嗎?法輪功已傳遍一百多個國家,得獎三千多,自焚自殺都是江澤民時代造假,栽贓陷害的,有世人說:“拿共產黨的錢還反對共產黨”。我說: 我沒有拿共產黨的錢,我吃的是我的納稅錢,共產黨不種地,不開工廠它那來的錢,共產黨是人民的血汗錢養活了它。有世人說:“法輪功是邪教”。我說:你去查一查,公安部《通知》公同字<2000>39號文件中明確認定的十四種邪教名單,沒有法輪功,邪教是江澤民這妒嫉惡魔自然邪說,這完全是政治流氓似的惡意顛倒黑白,是強權攪亂是非,被謊言毒害的世人,冷漠的表現,漠然的心態,歧視的眼神和無情的嘲笑,我心中真象撕裂的痛。好可憐的世人啊,無論邪惡、多邪惡,無論世人態度如何,我不懼不怕,慈悲祥和的講真相。

2、警車送我到派出所講真相

我被他們連拉帶推的上了警車,無論610人員狂吼咆哮,也擋不住我救人的決心,我把心一放到底,心裡什麼都不想,只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給我智慧講真相救他們。看到開車的兩個小警察,我又開始講,我說現在是習政府,不是江澤民的時代,現在全國有20多萬人起訴江澤民,全世界一百多萬,610人員這時也不發聲了,和兩警察靜靜的聽著,我說法輪功是萬古不遇的佛法,你看偽造天安門自焚的610主任李東生鋃鐺入獄,還有製片的陳虻得胃癌,播音員羅京得喉癌,他倆才四十多歲就離開人世。說著說著到了派出所門前,610人員大聲對裡屋人講:“我抓了一個發資料的法輪功”。我說:我發資料是憲法賦予我的權利,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們好,望你們在未劫時平安度過。到派出所,首先把我包拿去搜查,他們當時把資料、破網軟體、門鑰匙還有老年乘車卡和購物卡等都拿進裡屋去了,袋中留下了手機和錢,放在一個小警察辦案的坐椅上。當時有兩家被盜的居民在這裡報案,廳中內外大概有二十多人,我就在廳中大聲講真相。裡面有一個警察狂妄的叫:“看她是那裡人,叫什麼?”抓我的610說:“她不會說的,什麼都不會說”(他很快幫我回答了)”原來抓過她,她是哪縣人,好像是哪單位退休的,兒子在哪。”他說他的,我講我的,他吼著叫我閉嘴,我說你搶走我的包,搶不了我這張嘴,我們為什麼要發資料,要講真相,因為我們知道未劫時人類有大災難,現在你們看,不是大災小災不斷嗎。其中一個頭兇狠狠的說:“我下獄都不要你管”。我說:你說出這種話要對你父母負責,對你妻兒負責,你是被謊言毒害,無神論的邪說,才說出這種話,你認為沒有神,神就像空氣一樣,人離開空氣就會死,神每時每刻都注視著人,我發資料都是救度被謊言毒害的世人,是無私無我的大善舉,望你善待大法弟子得福報,作了惡事,神就有辦法懲罰你,你看到處是天災人禍,車禍頻頻。我知你們都是好人,被謊言蒙蔽了你們的雙眼,望你們用心看一看我發的真相,那是你們得救的希望。辦偷盜案的幾位警察叫起來,“你說得我們記錄案件都記錄不好,又搞錯了、又搞錯了”。我說你用心聽,去了解法輪功真相,你會有美好未來,抓我的610說:“我這次非要把你送看守所”。我說: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他說:”你師父在美國他會來救你嗎”?我還是一句話: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接著一個警察把我往外推,說我影響他們辦案。我悟到是師父要我走,推出去我又進去講,你們看看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610頭頭李東生等人,都曾經位高權重,狂妄至極,視百姓如草芥,貪贓枉法、迫害良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昔日的風雲人物,今日的階下囚,這是肆無忌憚的自作自受,這是迫害法輪功遭到的報應。

現在習政府立的公務員終身追責制,今年的七一應該向黨宣誓,為什麼改為向憲法宣誓,習近平見馬英九,這是偶然的嗎?現在時代變了,起訴,控告江澤民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全世界一百多萬起訴書,全國有二十多萬,送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並已回復簽收,接著馬上要起訴跟著江派死跑的馬仔。我知道這裡聽我講真相的都是好人,你們是在無神論的政府內,受謊言的毒害,望那些還在仇視法輪功的人立即清醒,將功贖罪,現在是你們自救的最後機會。警察叫起來:“兩件偷盜案,一件都沒記錄下來”。報警的人說:”您是好人,就讓他們把我家被盜的情況處理了,你再講好嗎”。這時我不講了,開始發正念,我一定要拿回我的手機,我很自然的繞過警察的辦案桌,拿到了自已的包,拿過來抓住手機就往口袋裡裝,那個兇狠狠的警察一會兒不凶了,並說你把包里錢拿走,包不能給你,我拿出錢,他就提著我的包往裡屋走,我就乘這機會往外走,走出派出所乘上了公交車,再轉的士,到了同修家。師父的呵護,我平安到家了。

3、弟子找執著 兒子明真相 同修齊昇華

到了同修家,我要求同修們給我發正念,一邊就在想,我今天怎麼碰到這樣的事呢,是有什麼漏被邪惡鑽空子呢,可能因為這段時間發資料很順,我生出了歡喜心,和同修們談起來也有顯示心,我不管是救人,還是做家務,都有很重的急躁心,就這樣找,邊找邊發正念。呆在同修家,搞得同修忙這忙那,我就打電話小兒子要他來接我,小兒子說:“媽,有什麼事”。我就把邪惡搶走包的事說了一下,兒子用車接我回家也沒有說什麼。只說了一句“媽以後要注意安全”就急著上班去了。回家學法,整點發正念、找執著,我想起師尊在《精進要旨》“再認識”中講:“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

第二天晨煉時間前,我做了一清晰的夢,夢中我在生氣,灶上半鍋水,我把一個飯碗老遠朝鍋內一甩,濺的滿灶都是水,這一下晨煉鬧鈴響了,醒來我悟到是慈悲師父用重錘敲打我這暴躁脾氣。

我們家原本安安靜靜,只有清晨聽到有朗朗的讀書聲,可從外孫到我家後,做各種調皮的動作,氣的我在家裡大吼大叫,搞得雞飛狗跳。快過年了事又多,累了也喜歡發脾氣。這哪是修煉人的狀態呢。其實丈夫也提醒過我,“師父講了,管教孩子也不要發火呀”。但是我氣起來就是不聽,還厭他幫不上我忙。想到師父慈悲點化呵護,我淚流滿面,跪在師父的法像前,我只有無聲的淚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內心翻騰。

回顧修煉路,我和世人交往,和同修配合,時時為他們著想,把自已當作修煉人,可不知我在家就不同了,特別是對待子女們總是以長輩居上,非要聽我的,我卻忘記了自已是大法弟子,而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是未來參照的榜樣,因為我的執著,兒子碰見我總要說幾句刺痛我的話,卻不知是修煉中有漏造成的。

《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師尊教導:“但是作為修煉人來講呢,提高對你心性的要求,對你執著心的放下,這一點是不能含糊的,是絕不能夠降低標準的,因為那是對未來、對將來的宇宙、將來眾生要負責的。”通過學法,我清醒的認識到做事不能代替心性的提高,要達到法對自已要求,就必須下功夫修自已的這顆心,面對家人要意識到自已責任和使命,我在修煉中要學會全方位的、辯正的、中肯的認識自已,這樣才是修煉成熟的表現。

25號中午,既是老鄉又是同事的同修打來電話說:“今天公安局來一個人找到他兒子單位說,你媽昨天早晨7.30在菜市場散發反黨傳單,你媽叫什麼,還有身份證在我這兒,叫他下午到公安局去一下。同修兒子一聽,就打電話給他媽。您在家嗎,我馬上回來”。同修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頭霧水,兒子到家,很神秘的把他媽拉到一邊問:“您昨天早晨7.30去哪裡了,是不是發資料去了”。同修說:“我哪裡也沒去”。兒子說:“你沒去,人家怎麼知道你叫某某,還有身份證放在他那裡”。(事先我給同修打過電話發正念的事)同修悟到是邪惡在搞間隔,她就告訴兒子:“你相信媽,這件事是決對不存在,你不要怕,你要硬一點,不要被它的假象嚇倒,也不要說出任何人的信息”。下午同修兒子到了610那裡,抓我那個人一口咬定是他媽,同修兒子說:”我媽身份證在我手裡,你拿出我媽身份證”。邪惡就找身份證,實際是找的乘車卡。上面有我的照片,怎麼找也沒找到,同修兒子說:“你們是政府工作人員,壞人不抓,盡嚇唬好人,你們憑什麼說是我媽,你們沒事幹,我還忙著呢,我希望你們不要做作沒良心的事”。他們自言自語的說,“我們沒辦法,只是混口飯吃”。

老鄉同修是在另一項目中,做著救人的事,她是一個能圓容好家庭,配合好同修,正念比較強的同修,在修煉的路上走得很穩,通過我的事,她認識到自已的責任,要跟兒子講明真相,她講了當前的正法形勢和起訴江澤民的事,同修的兒子是一個厚道的年青人,他面對邪惡講出這種話,這也是同修的慈悲改變了兒子,我的事波及到她。她第一念是邪惡在間隔我們,是衝著她怕心來的,也是對著她沒放下兒女情來的,在學法小組裡,同修也談到了要突破怕心,放下兒女情的執著,所以我說邪惡鑽空子,師父巧安排。

說起乘車卡還真是奇事,我親眼看到他把乘車卡和鑰匙,購物卡一起拿進了裡屋,因為我把乘車卡放在包里的小口袋裡,方便刷卡,從不放在衣袋。回家後每天整點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求各正神,護法神,師父的法身幫助我取回帶我信息的物品。《轉法輪》中師父講:“我的法身什麼都知道,你想什麼他都知道,什麼他都能夠做。你不修煉他不管你,你修煉一幫到底。”。三天後在我衣服口袋裡發現了它,真是太神奇,境界的不同,同修們的認識也不同,但這確實是我親身經歷的神奇事。

晚上同修打電話我,說:“610已經查到我的姓名”,我說:沒事。多發正念,解體它。放下電話我想了,大兒子還不知道這件事情,萬一邪惡找到兩個兒子還不知所措,不如我給他們打個電話通個氣,好讓他們有思想準備,我給小兒子打電話說:陌生電話不要接,誰找你,你就說我馬上要出差。小兒子說:“知道了”。我又給大兒子打電話說:陌生電話不要接,誰找你,你就說要到外地開會學習,大兒子一聽說:“媽你是不是又發資料了”。我說:萬阿姨什麼也沒幹,他找萬阿姨的兒子,萬阿姨兒子說:“你們壞人不抓,專找好人的麻煩,沒事幹”。兒子,望你呵護善良,抵制邪惡。大兒子沒出聲,放下了電話。

4、我找到了自已的爭鬥心

30號我們來要到妹妹家作客,大兒子開著車,兩兄弟在車上從工作到家庭都談的很開心,也談到了如何管教好自已的孩子,我和他爸有時也說幾句,氣氛都很融洽。忽然大兒子把話題一轉,說他看的澳門網站說:“李洪志徒弟,學著、學著住院去了。並說他徒弟說了師父很多不好的話”。他正要再說,我說你住嘴,你看的是劉雲山安排的邪惡宣傳,毒害世人的網站。法輪功弟子在全世界哪個國家都有,包括台灣都有。媽給你真相,你跟你老婆不聽不看,就說:邪惡網站說的是真的,一個班的學生成績有高有低,有個不及格的能說是老師的問題嗎,耶穌傳道時,他那十二門徒,還出了個“猶大”,出賣耶穌,最後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你今天好沒禮貌,竟然還叫出我師父的名字。他說:“這有什麼不能叫,誰的名字都能叫”。我說: 就是我師父的名字不能叫,你知道嗎?我師父是萬王之王下世度人,不管佛教、還是道教、基督教、天主教,都談到了未劫時有轉輪聖王下世度人,師父的神跡已撒遍全球一百多個國家,人見人愛,你被中共的謊言迷住了你的雙眼,你知道嗎?正說著車已到了就餐的酒樓。母子倆下車臉色都不好看。

回家後,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我做母親教育不了兒子,這是我的責任,決定用母親的慈愛之心再和他談一談。第二天上午我給兒子打電話,我說:兒啊,媽昨天一晚沒睡,我想找你交交心,今年的事就今年了,明年是我家雙喜臨門的一年,希望你早點下班到我這坐一坐,媽有錯,媽一定改。你有錯一定要聽媽的話。他說:“我有時間一定來。”到了下午四點,他提著公文包進屋就坐下了,我也丟下手中活坐下。我說:兒啊,你昨天對媽態度很不好,媽有什麼對不起你,你可以說出來。你現在也知道疼愛自已的子女,你小時候媽還不是這樣疼愛你,又怕冷了你,又怕熱了你,你三個月全身爛的沒有皮(因為我的爭鬥心沒去,他也沒有好態度)。他就大聲吼起來,“是你把我捂熱了,造成的。”還講了一些不講理的話,並說今年過年自已過。這一下激怒了我,我也就和他大聲吼了起來,你有今天這樣,是誰送你讀書、工作,你認為你當了局長了不起,你今天當起媽的局長來,你一步步刺疼媽的心,媽今天就告訴你: 法輪功我煉定了,你知道嗎。我以真名實姓控告了江澤民,最高檢察院在6月份高檢就簽收回復,不信你看你爸手機簡訊,有最高檢察院簡訊和電話,現在全國有二十多萬人起訴江澤民,全世界有100多萬,現在本地公安610、派出所,大多數都明真相,也知道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都是迫害法輪功的招報應的,不敢再迫害法輪功,只有少數不聽不看的,還有跟著江派死跑的。你想過沒有,你媽修法輪功十八年,你能不能得罪一個修了十八年的尼姑,你會怕他有功能,你對媽不敬,媽的護法神不會看著不管的。你看今年三月初,你對媽不講理,三月底你妻子的車就被別人撞的面目全飛,要不是她做了“三退”,有師父保護,這一撞,可能就撞走了。你是一個信神的人,也是一個非常有孝心的兒子,這一切都是你無神論妻子幹的事。兒子幾分鐘沒說話,最後說:“媽,你看共產黨整起人來是非常歷害的,外祖父不是跑的快到台灣,早就死在共產黨手中了。你小時候讀完初中,不讓讀高中,工作也不給安排,你就不怕連累下代嗎,其實我也不喜歡共產黨,聽您一番話,我明白了。我以後再也不說些刺痛您的話了,您到家煉功、學法我都支持,您看您功友的兒子沒工作,我還不是想辦法給安排了,望您出去注意安全,要知道黎明前的黑暗。”我這正念一吼,把操控他的邪惡嚇跑了。這時說話也暖和些了,講的也有道理了,由於我的爭鬥心沒去,心裡還時不時嘀咕他。

2月2號清晨,我們夫妻二人煉完功後,開始學法,今天學的是四講,當讀到業力的轉化,師父說:“你一煉功,就跟你打仗。你做別的事情,他還不管。你說你打打麻將怎麼耽誤時間,他也不高興,可是不象煉功那樣。”(《轉法輪》)師父還說:“本來是件好事,他卻老是跟你過不去。其實就是幫助你消業,可是他自己不知道。”

我悟到了,拍拍我先生的手說:哎呀,兒子幫我提高心性,轉化業力,我發現兒子前面說的話,不是他本意說出來的,那種狀態完全不是我兒子作為,他是一個理智講道理的人,完全是邪惡利用他的嘴想把我拖下去。我連忙拍拍自已胸,不再和兒子論理了。丈夫說: “你這種性格能改嗎”。我回答說:能改,如果我忘了你就給我提醒一句。聽師父的話,提高心性,夫妻倆都幸福的笑了。我找到了自已暴躁的脾氣和爭鬥心。晚上12點前我又做一個清晰的夢,夢見我坐在小兒子的自行車後面,在黑夜中兒子騎著車飛跑,我閉上眼睛抱著小兒子腰,撲在他背上叮囑他,慢點騎,天黑不要摔倒了,小兒子就是不聽,一個勁的衝到了陽光燦爛的地方。我看後面還是黑黑的,我們好像走上一道堤,往下一看一條平坦的路直到河邊,我們走到河邊,看到有三四個人在河裡不知干什麼,我問有渡船嗎?一個聲音說:“有”,就看見船從頭頂過來了,我往後一望,看到堤上一個頭上插著兩根長雞毛,穿著披風、騎著馬,手裡拿著一根像長矛,又像棍,很威風的樣子。這時鬧鈴響了,醒後很納悶,我怎麼夢見這樣一個人,這是什麼人。每天早晨起床煉功學法,我首先得跟師尊上柱香,當我上香時,“齊天大聖”四個字打到我腦子裡,啊,美猴王,是慈悲師尊點化我,找到了執著,衝出了黑暗迎來了光明,提高了心性,叫我精進再精進。

當我心性提高上來了,下午大兒媳一人拿著糕點到我家,看我沒有生氣的狀態,而且像沒事的和她說話,我知道是大兒子要她來探聽我的態度的。第二天大兒子拿著魚和各種水果進來,大包小提的,並告訴我: “這是給弟弟的,那是給您倆老吃的”,並說過年他來做菜”。就像變了一個人樣。我說:不用你做菜,媽做好了,你們早點來吃就是了。除夕桌上,大兒子連喊:”媽來吃,媽來吃,我給媽兩隻大螃蟹”。小兒子說:”媽坐這裡,媽坐這裡”。兩親家也笑樂了嘴,一大家人在歡聲笑語中度過了美好的大年除夕。

這次邪惡的綁架,師父的救助,使弟子認識到執著的可怕,人心的可怕,要不是師尊的呵護,兩次從夢中點化,自已還不知道要滑多遠,這件事使我和老鄉同修共同在法中悟到,修煉是修我們自已,無論遇到好事、壞事都不要向外看,要事事向內找自已。外在的一切表現都是假象,都是為我們的提高而表演的。

《法輪大法義解》中師尊教導:“你無論做出什麼事情,人家都會把你看作是一個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代表著法輪大法的形像,這件事情很重要。” 對照師父的法我問自已,你把大法弟子的風貌展現給家人了嗎?回答:很欠缺。我悟到舊勢力為考驗大法弟子為我們製造了巨難,包括同修之間、子女之間、還有親戚之間。無論親人們對我怎樣,我不再糾結他們的不是,多向內找,理解寬容。取而代之的是緣份的珍惜,而我大法弟子無論表面多辛苦、困難,可內心是甜的,因為我們得的是宇宙大法,是師尊的孩子,是宇宙中最幸運的生命,我也相信我的親人們都會成為新宇宙的最幸運的生命。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