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之文人與今之文人的對比

【正見網2018年01月05日】

文人,老百姓稱之為讀書人、知識分子,是有學問的人,讀過聖賢書,明白道理的人,應該被人尊敬的。文人的作用是什麼,古人已經總結出來了:「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續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評價很高,國之棟樑,世人之道的楷模。但是,今天大陸的中國人卻不以為然,對待知識分子生不出一絲敬意,甚至是鄙視,這是為什麼呢?

我們通過古之文人與今之文人的對比就可以看出端倪。

把俸祿分給百姓的好官

有個叫公孫景茂的人,在南北朝和隋朝為官。平定南陳的戰爭中,有些士兵病倒在路邊,景茂先生拿出自己的俸祿買粥和湯藥給他們吃,多方賑濟,賴以全活的以千數。

有一次,景茂先生因為生病離職,小吏和百姓號哭於道,不願他離開。

後來,景茂先生出任道州刺史。他把俸祿都拿出來買了牛犢雞豬,散發給孤寡、勢弱、不能自己存活的人。他喜歡一個人騎著馬,巡視民間,親自到百姓家裡,視看百姓的產業是否富足。有做的好的,就在公開場合,表彰讚揚;如有過分作惡的,隨即在私下裡訓導,而暫不公布他作的錯事,給他改正的機會。於是,百姓都重義禮讓,互相幫助。種田時,村裡的男子互相幫著別人家耕地;織布時,婦女互相幫著別人家紡織,而不是各顧各的,「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現象就不存在了。大的村莊有數百戶人家,都象一家人一樣,把別人家的事當成自己家的事關心。

景茂先生去世那天,各個州的百姓、小吏趕來送葬的有數千人。有的沒趕上參加葬禮,都望著他的墳慟哭。

官員拿出自己的私錢替百姓還欠稅

清朝的繆燧,在康熙十七年,擔任山東沂水縣令。當時山的左邊發生饑荒,朝廷將要從濟南購米來賑濟。

繆燧因為路遠、往返需要很多天,且運費多,不便的緣故,請求允許發給百姓白銀、讓百姓自行買糧。辦事的官吏以這樣做違反聖旨,不聽。繆燧力爭,陳述應因地制宜的道理,草草地寫了奏摺上奏,得到批准。結果,官府現金不足,繆燧就傾囊救濟百姓。饑荒之後,百姓多有流亡逃荒的,繆燧就拿出自己的私錢代替百姓償還欠的賦稅。他買來耕牛、種子,招回逃往他鄉的百姓,讓他們復業。

康熙三十四年,繆燧擔任浙江定海縣令。海水不宜飲用,他修築了塘岸來隔離鹹水,儲蓄淡水。此縣土地貧瘠、百姓貧困,不能按時交賦稅,有延誤期限的,繆燧就先替百姓墊上,秋收後再讓他們償還。

過去此縣有出自漁民捕魚的賦稅,後來漁塘被占,漁民苦於此稅,繆燧為漁民上奏請求免除了此稅。

民間日用所需,大多靠航海從郡城買來的,關卡的收費、勒索十分苛刻,繆燧請求永遠禁止在關卡收費,在海關立石為證。

他去世後,百姓埋葬了他的衣冠,來紀念他。

老百姓心中都有一桿秤,民愛官,官愛民。對於好官、清官,老百姓發自內心的愛戴他、擁護他。古典文籍中記載了很多好官愛民如子的故事,同時也記載了很多民愛官的故事。

清朝康熙二十三年,有個好官祖進朝,因失察將要被降職、離去,結果百姓罷市請求好官留任,在康熙皇帝的寬恕下,祖進朝得以復任。祖進朝告老還鄉後,百姓長久的思念他。

清朝的宋必達,在任時為百姓做了很多好事,因為好事利民不中朝廷意,被論罪罷官,寧都百姓都哭著為他送行,贈送給他的禮物,他一概不收。宋必達被罷官後,從小路前往南昌,在中途被賊人綁架,脅迫他投降,他不屈服,被關了七天。半夜忽然有數十人持著兵器,翻牆而入,說:「宋爺在哪?我等都是寧都百姓。」擁著宋必達而出,宋必達於是得以脫險。宋必達為百姓著想到多大程度,百姓就為救他不惜性命到多大程度。宋必達去世後,寧都百姓每年都祭祀、懷念他。

清朝的湯家相,是山西人。在順治八年,擔任常熟知縣。江南歉收賦稅數百萬,朝廷嚴旨下令對收不滿稅的官員撤職。湯家相被牽連免職。百姓爭著搶先交糧,不過一夜,賦稅的額數就交足了。百姓並且用狀紙控告朝廷辦案的封疆大吏,請求讓湯家相留任,不要抓捕湯縣令。

對比今天的中國大陸,好官鳳毛麟角。古代的官員犯事了,百姓爭著交糧、罷市等求情力保;中共的貪官犯事了,百姓拍手稱快。中共的貪官被劫匪綁架,百姓拍手稱快還來不及呢,把高官被綁票當作茶餘飯後的談資、笑料,要想讓哪個百姓為被綁票的中共貪官兩肋插刀、不惜性命的營救,簡直是做夢。中共的貪官哪一個不是高文憑?自認為學富五車,卻做出的都是雞鳴狗盜、吃喝嫖賭、貪污受賄等殘害百姓之事,今天中共大小官員相繼落馬,老百姓都在冷眼旁觀,看天理報應又落誰家。

古之文人與今之文人為何差別這麼大?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為何一落千丈?

古代的文化是神傳文化,文化典籍中處處包含著尊天敬道、善惡必報的天理。讀了這樣的聖賢書,身懷對天地神佛的敬畏,注重修心養性,關注國計民生,有自己很強的判斷是非的標準,那就是天理。只要對老百姓有利,符合天理人性,面對皇帝的威壓,面對生死也要抗爭,堅持正確的,所以古代有文死諫、武死戰之說。今天的讀書人,中共官員能做到嗎?

金代的盧克忠,因討伐北宋有功,歷任刺史、節度使。綏德州的幾個士兵路過鄜城,請求在百姓家借宿。當夜有賊偷了主人的財物而去。地方官抓了借宿的士兵,關入牢獄,拷打、誣陷、結案。盧克忠察覺他們的冤情,獨不肯在判決書上簽署名字。沒過多久,真正的盜賊果然被抓住了。借宿的士兵被無罪釋放了。

法輪功學員是被冤枉的,法輪功學員被判刑是冤案,這一點中共的各級官員都心知肚明,特別是中共的公、檢、法、司等部門。可是面對中共610、政法委部門的淫威與施壓,中共的法官們有幾人敢站出來伸張正義,有幾人敢拒絕在判決書上簽字,甚至拒絕開庭?!

通過對比就可看出來中共黨文化毒害人之深。中共為什麼要通過各種運動,舉起屠刀,殘殺各級各類善良民眾?為什麼要反右,迫害知識分子?為什麼要不遺餘力的摧毀傳統文化?因為中共不願意在自己的獨裁下出現清官、好官,不願意出現敢于堅持真理的知識分子,不願意老百姓心中有善念,根本上不願意社會上出現好人,它希望每個人都是魔鬼,都做壞事,地上都淌的是人的血,中共的邪靈、魔鬼本質暴露無遺,毀滅人類才是它來在世上的真正目的。所以中共害怕好人多。世界需要真、善、忍,唯有中共害怕真、善、忍。同宗同源的台灣把推廣真、善、忍當作很大的公益事業來做,希望按照真、善、忍來做的好人越多越好,而中共至今還在通過各種謊言與暴力迫害法輪功學員,利用假、惡、鬥對抗真、善、忍,還在欺騙和蠱惑民眾。

被黨文化洗腦的中國文人,已經成了中共的御用文人,成了中共的幫凶。霧霾嚴重,已經威脅到了人的健康與生命,有文人專家站出來說:北京霧霾的原因是自行車多造成的。我們這裡霧霾的原因被當作是房頂、街道路牙邊、欄杆上灰太厚。被指責中共黨史造假,中央黨校黨史研究室的主任說:跟著共產黨,不造假,怎麼生活?!致力於復興純善純美傳統文化的2017年神韻晚會全球巡演,中共的御用文人在網站上發文污衊神韻晚會,目的是阻止人們觀看神韻晚會,阻止人們了解真正的傳統文化。

文人的墮落與變質,折射出中共的邪教本質與流氓本性。中共不亡,傳統文化不能復興,中國大陸的文人就不會有脊梁骨,就不能擔負起重振中華民族五千年傳統文化輝煌的重任。認清中共邪黨的本質,拋棄中共邪黨,改變官民對立,重歸官民和諧,天人合一傳統,正其時也。

法輪功真相已經成了世人走向未來坦途的唯一希望。為個人生命未來考慮,為中華民族的未來考慮,大陸的文人更應該了解真相,作出選擇。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