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挖「名」之根源的體會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3月18日】

近來“病業”的狀態又翻了出來,一位同修來看我時說:“我看你‘名’心還沒有完全修掉”,接著給我點出來她看到的一些表象。

同修走後我幾天來一直在向內找,深挖這個“名”的根源是什麼?修煉前基本一直處在常人中當領導的位置上,把這個“名”看的最重。榮譽至高無上,麵皮值千金,無論家裡外頭都是如此。修煉後由於自身的有利條件,又做起了輔導員,於是把這種“名”又潛移默化的帶入到大法修煉中來,甚至用常人的那一套工作方法來做洪法工作,留下了許多深刻的教訓。

後來由於修煉中摔了跟頭,不再做協調工作,離開了當地的修煉環境。(其實“名”是主要原因,自己覺得面子上過不去,想逃避就離開了本地。)出來已經五年多了,現在回去後仍然鑽在屋裡不出來,同修家也不想去,沒有著急事兒很少回老家。最近我靜下來向內找,還是一個“名”字在作怪,覺得自己犯了錯誤,沒有臉見同修。記得有一次回老家,協調同修們正在開會,讓我談幾句。當時覺得確實應該針對當前存在的問題談點個人所悟,卻故意推脫說我先聽一聽大家的,實際還是那個“名”在障礙著,覺得自己沒有資格談什麼體悟,實際上還是護這個麵皮。事後又後悔,沒有從法上考慮,為法負責,該談就應該談。為了護麵皮而不考慮大法的得失,這不是一個強大的私嗎?

我靜下心來想,自己為什麼長期固守著這個“名”而遲遲不能修掉它呢?前天我突然想到這些人心、執著就像似一顆樹一樣的東西,它的樹梢部份結著許許多多的果子,這些果子就代表著各種人心、執著、觀念、習慣等。支撐這些果子的是三個樹幹,它們為名、利、情。可是它們之間又互相聯繫著,名中有利和情,利中有名和情,情中有名和利。比如那天和兒子說我要攢錢給兒子換個大點的房子,攢錢是對利的執著,換房子是對兒子情的執著。換了房子,兒子和兒媳會說我好,感激我,自己又得到了名的享受。表面看是一件事,可是名、利、情全在其中了。

再說那顆“樹”,是什麼在支撐著名、利、情呢?我想到了是“我”,那個一直在固守著,生怕別人觸動的“自我”。那個在人世間執著不放的“名、利、情”,全是由我而生,由我而固守不放,由我而執著到死而不離不棄。那麼這個“我”又是由哪生來的呢?這時我想到了“私”。是什麼產生了“私”,“私”又是從哪裡來的呢?這時我的頭腦中出現了那顆樹的“根”,密密麻麻的埋在地下,我幾乎驚呼道:“啊,我找到你了,業力!”這時我明白了師父為什麼在《轉法輪》中用那麼大的篇幅為我們講到業力,業力大的人就很難修,告訴我們通過修煉將業力轉化為德。師父在《洪吟》中又明確告訴我們:“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業力阻 橫心消業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洪吟》)從法中我們知道,我們滿身的業力大部份已經由慈悲的師父給消掉了,但我們必須分清有的業力是我們應該通過吃苦去承受的,而有些業力是被舊勢力利用來對我們迫害,目的是把我們拽下去,對此就不應該承受,必須全盤否定。

其實,師父早在《佛性無漏》中就告訴了我們:“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什麼說什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 (《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 佛性無漏)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名、利、情”這麼根深蒂固,為什麼一動念它就會冒出來,為什麼做什麼事首先想到的就是自我,並不自覺的去保護它,是因為它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這就是人本性的一面。

深挖“名”的根源,使我認識到師父為什麼把“名”放在第一位,修去“名”絕非易事,也認識到了為什麼自己會長期固守著“名”不放。那天有位同修和我說:“記住,那個人心、執著一露頭馬上就滅掉它!”現在許多同修都在修一思一念上下功夫了,可我連停留在表面的執著都沒有修掉,我看到了自己與同修的差距。師父告訴我們“修得執著無一漏”(《洪吟》〈迷中修〉),可自己還有這麼多執著沒去,怎麼能行呢?

在向內找中的一點體悟,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