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余亦謝時去,西山鸞鶴群」

唐蓮

【正見網2017年03月24日】

常建:《宿王昌齡隱居》
清溪深不測,
隱處惟孤雲。
松際露微月,
清光猶為君。
茅亭宿花影,
藥院滋苔紋。
余亦謝時去,
西山鸞鶴群。

【作者介紹】
常建(708--765),唐代 開元十五年(727),舉進士,曾為盱眙縣尉。一生仕途不得意,故放浪琴酒,寄情山水。其詩多寫山水田
園,風格接近王維、孟浩然,但詩中也常抒寫其憤激情懷。殷瑤《河嶽英靈集》,評其詩為“屬思既精,詞亦警絕。”《全唐詩》錄存其詩一卷。

【註解】
《宿王昌齡隱居》:這首詩,是詩人常建,在王昌齡隱居處,夜宿時所寫。

宿花影:喻夜靜時,花影如眠。 藥院:種芍藥花的庭院。 滋:繁衍。

謝時:謝世,離開塵世。 鸞鶴群:與鸞鶴為伍。

【簡析】
常建和王昌齡,是同科進士及第的宦友,但他倆做官的遭遇和歸宿,卻不相同。本詩以寄宿者的眼光,細緻地描寫了王昌齡隱居處的自然景色。清溪孤雲,松際微月,茅亭花影,藥院苔紋,把隱居地的清峭幽絕,寫得分外動人。深情地讚美了隱者王昌齡的清高品格和隱逸生活的高尚情趣。最後說,自己也要謝絕塵世歸隱,與西山鸞鶴為友,含蓄地表現了對世俗生活和官場奔競的厭棄。

詩的風格沖淡秀麗,寫景中蘊含著比興寄喻。在盛唐時,此詩已傳為山水詩的名篇,是常建的代表作之一。到清代更受到“神韻派”的推崇。

【今譯】
清澈的溪水清潔幽深,
隱居處飄蕩一片白雲。 (水清雲白,素雅高特!)
松林間微露一些月光,
淡淡清輝為隱士照明。 (月親隱士,令人羨悅!)
茅亭裡夜靜花影如眠, (花影如睡,比喻新鮮!)
藥院地上長滿著苔紋。 (藥院生苔,氣息靜顯!)
我也要謝絕世俗,早日歸隱,(我想開了:歸隱山林,真像神仙!)
到西山,與鸞鶴的鳥們為群。(跟鸞鶴為伴,遠離貪官!)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