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雷劈是做惡的報應

【正見網2017年03月28日】

商王武乙,不尊崇天道和人理。有一次,他命令工匠雕了一個木偶,其狀貌威嚴,衣冠楚楚,武乙說就把它當作天神。然後,武乙邀天神與他下棋賭輸贏。木偶“天神”,實際上是不會出子布局的,是一個臣子奉命代替“天神”來操作的。下棋時,武乙下子如飛,而對方步步退讓……最後,“天神”輸了!武乙哈哈大笑,站了起來,得意洋洋地在大殿裡邁著虎步,把那尊木偶,一腳踢倒在地上,說道:“你既然是‘天神’,可怎麼這樣無能,輕易地就輸給了我?我看呀,你根本不配稱‘天神’!”說話間,武乙隨手抽出身邊的衛士所佩的長劍,朝木偶的身上,胡亂砍去,那個木偶很快就被砍成碎木片了。

又有一次,武乙讓人用獸皮縫製了一個大袋子,在其中灌滿了鮮血,然後指揮部屬,把血袋掛在了高高的木架上。人們不是說有“天神”嗎?不是說“天神”高高地俯視人世嗎?不是說“天神”也是有血有肉的嗎?——好,這高掛在半空的血囊,就算是“天神”吧!武乙在它的下邊,穩穩地站定,引弓,搭長箭,向左右臣子們聲言:“看,我要射這個‘天神’啦!”一箭發出,皮囊上“撲”的一聲,漏了一個大洞,其中的鮮血“嘩——”像瀑布一樣地灑下了地面……“我把‘天神’射死啦!我把‘天神’射死啦!”武乙的歡笑聲,震動了四方。

武乙在位五年。他有一次到黃河、渭水之間去打獵,突然,雷電交加,當即被暴雷擊死,情景十分悽慘。商王武乙,不敬天畏神,極端誣神欺天,最終遭雷劈,是做惡的報應。

2013年7月末,在永吉縣口前鎮麗輝超市旁的十字路口轉盤中間有個交通崗,崗台上有電子屏,滾動顯示污衊法輪大法的言詞,以毒害世人,沒過幾天,也就是8月8號的早晨,老天為之震怒,一個很近地面的神雷巨響,崗台上的電子屏上的字被劈斷,字跡被劈的認不清了,可是操控此事的人員不知是老天的警告,還沒有停止毒害世人的邪惡行為,電子屏繼續滾動著,8月10號凌晨1點多又一場雷雨交加,使得電子屏徹底黑屏。後來交通崗被拆除。

瀋陽市蘇家屯區官立村六十八中學美術教師張同興,曾組織學生在誹謗法輪功徵簽活動中簽名,並且親自畫漫畫攻擊謾罵李洪志老師。2003年8月11日,同興在官立村一處廢棄魚塘釣魚。天降大雨,他躲在一棵樹下避雨。忽然,一個炸雷擊下,張同興應聲倒地而亡。張同興被五雷轟頂,頭部有大洞,後腦流 血,前胸、頭髮焦糊,死狀極慘。

善惡必報,古今同理,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是神傳文化,教育人尊天敬道,禮敬神佛,行善積德,順天意而行,才能得到神佛的護佑,才有健康快樂的美好生活;反之,逆天意而行,恣意做惡,只能是遭受惡報,被雷劈就是惡報的一種方式。

說中共是邪黨,就是因為它與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相反,傳統文化是教人向善,得福報;中共邪黨摧毀傳統文化,編造出一個反天地反神佛的黨文化,在謊言的煽動下鼓動人做惡,遭惡報。人遭了惡報還不教人相信是報應,百般遮掩。

法輪功是佛法修煉,中共迫害法輪功本身就罪大惡極,會遭很大的報應,終究難逃“天滅中共”的大劫難。世人在中共妖魔化法輪功的謊言下參與迫害法輪功已經是在劫難逃。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就是在挽救人,從中共邪黨手下在搶人、救人。人只要明白真相,選擇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改變因為迫害法輪功遭受惡報的命運,從而得到神佛的護佑,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自2012年以來的中共高官落馬潮,就是這些高官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報應,儘管中共掩蓋了他們迫害法輪功的罪惡,特別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惡,導致他們重罪輕判,但是按照善惡有報的天理,更大的報應還在後邊,更可怕,更慘烈。

了解真相,做出選擇,是每個人面臨的不可逃避的問題,這是善與惡的選擇,也是生與死的選擇。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