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佛光照 破鏡喜重圓

湖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4月19日】

在第十八屆世界法輪大法日到來之際,願以此短文向神聖的節日獻禮,並證實大法,見證真善忍給個人、家庭和社會帶來的福祉,見證師尊的慈悲偉大及佛恩浩蕩。

我是迫害之前喜得大法的老弟子,近二十年的修煉,在大法中獲益多多。時時按真善忍標準做人處事,遇到矛盾找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堅持不懈的學法煉功,不但心性境界得到提高,身心獲得健康,而且佛光普照,全家受益。

我有二兒二媳:大兒大媳在本市工作,與我們一起生活;小兒團職軍官,小媳隨軍在外。今天就單講大兒大媳破鏡重圓的故事。

大兒媳從小沒了娘,母愛缺失,性格刁蠻,脾氣暴躁。雞毛蒜皮的事稍不如意就鬧、就罵,有時甚至動手。

俗話說一個巴掌拍不響。我是修煉人,知道一切都不是無緣無故的,給我安排這樣的兒媳也是讓我更好的修煉的。我牢記師父的教誨:“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什麼煉功人?”(1)對兒媳的無理取鬧、甚至辱罵、動粗,不惱不怒不回應,常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有時看似風急浪高劍拔弩張的時候,一個忍字就能風平浪靜相安無事。佛法無邊啊。

但修煉人難免有人心在。當人心泛起,忍不住或忍不好時,矛盾就會隨之而來。前年三月天氣還很寒冷。我在做晚飯,兒媳偎在被窩裡取暖(那時她已搬住新居)。她突然說那被子是她的,要拿回去。我不假思索脫口而出:是小兒子結婚時我買的。她說是她裝房子時拿過來的。我又緊跟一句,當時你沒拿被子,只拿來些換洗衣服。她立即惱怒起來,說不是她的她就要將被子剪爛。我立即知道自己錯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在辯解,觸動了她負面的因素,趕緊挽救,我說算了,是你的你就拿回去。她已盛氣難收,說是不是我的也要剪爛。她素來說一不二,我怕她真剪了,就靠近她平和的說你不要剪,她一掌推過來,我這七十多的老太太就重重的坐到地上了。我站起來,她又來推我,這時孫女趕過來攔住她:你瘋了,為什麼打奶奶!(其實沒打)兒子也過來了,要打她。我和老伴都攔住兒子,她就打兒子,孫女拉住她媽媽。兒子和孫女兒出去了,她還不解氣,又對著我們倆老破口大罵。我們都默不作聲,讓她罵了個夠,方才消停。

師父說:“哪怕別人罵了我們,打了我們,我們都找找自己,是不是自己哪個地方不對了造成的。”(2)那晚我仔細向內找自己,找出來許多沒修去的人心。一床被子有什麼好爭的,她要拿去好了,即便是外人要也能舍它個坦然不動,何況是兒媳。為什麼就放不下人世間的那點蠅頭小利?“修的執著無一漏才能圓滿哪!”(《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 修煉不是政治)是弟子修的不好,不紮實,愧對師父呀。

那事過後,我一如既往,家裡做了好吃的,叫兒媳三口過來吃飯,她不來就叫孫女帶去。是我的不對,不能怨她。

去年,兒子生日,同事、長輩接他吃飯,多喝了點酒,在洗腳店睡著了。兒媳找去吵架,並把兒子臉抓傷,還逼著兒子離婚。兒子無奈,同意離婚並辦理了手續。

我聽說後,跟兒媳語重心長的說:你來我們家快二十年了,伢都這麼大了,一口鍋裡吃飯這麼多年,總還有點感情吧。你從小沒媽有多苦你比誰都清楚,為伢著想也不能說離就離呀。她說已經離了,沒說的了,態度兇狠。我說你不聽勸那就隨你。

我又勸說兒子:你們是幾十年的夫妻,她再無理總有情在,藕斷還絲連吶,不能說斷就斷了。她娘家無安身之所,四處流浪你也於心不忍吧,為伢兒著想,她做的對不住你的,能帶過就帶過。伢兒正讀初中,你就是再成家也會給孩子心靈帶來傷害,媽要你三思而行。兒子跪在我面前說:媽,我實在受不了,她心太狠。我再成家還可生個孩子為祖上傳宗接代。我見兒子如此說,就開導教育他說:姻緣是神安排的,你遇到這樣的媳婦不是無緣無故的,有前因才有後果,說不定你哪輩子欠了她的,她才對你這樣。欠了債就得還,還了才有好日子過。

其實,兒子心地善良。那天辦完離婚證晚上,天黑了兒媳無處可去,見她在門口來回走動不敢進門,就說你想進來就進來吧。兒子聽從了我的勸告,沒有因離婚風波而另眼對待兒媳,工資銀行卡依然放在她手裡,家裡收入開支一切大小事務仍由她說了算。籠罩在他們之間的情感陰雲隨著柳梢的春風消逝的無影無蹤。

這件事情也使我找到了修煉中的大漏:一直沒敢堂堂正正給兒媳講大法真相。弟子知錯就改,有漏就補,細緻的工作沒有白費,兒媳明真相併作了三退,背後的邪靈被解體,心裡的堅冰在溶化,扭曲的性格逐步歸正。前不久兒媳為公公配了新手機,還給我買了條漂亮的花圍巾哩。

衷心祝願法輪佛法普照神州大地,願千千萬萬破碎的家庭花好月圓。

注 :
(1)李洪志師父著作: 《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 《澳大利亞法會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