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法輪大法中昇華

遼寧大法弟子 艷蓮

【正見網2017年04月21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修煉大法十幾年了,大法使我脫胎換骨,整個人的身心發生了根本的變化。下面我就把我這些年來的修煉情況向師父匯報,和同修交流。

一、喜得大法

一九九八年十月,我在一個熟人那兒學的大法。剛開始,我就和他們一起煉功,一上來我就能雙盤,感覺很好。後來,我就請了一本《轉法輪》寶書,明白了人生的意義。那時,我才三十幾歲。當時我患有類風濕病,非常痛苦,手、腳不敢沾涼水,冬天手背出血,不能洗衣服;後肩背疼得晚上吃飯時,都得躺一會兒。我的大腳趾還有脈管炎,累的時候,疼的睡不著覺。我還有神經衰弱等。多處求醫都沒治好,煉功不長時間,不知不覺中這些病都好了。

二、證實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鋪天蓋地,開始打壓法輪功。法輪大法使我受益,我必須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我就和同修進京證實大法。在北京曾被警察綁架,我就和他們講真相,講大法使我受益情況。

我學大法後,我們家人都同化大法。可是,迫害之後,我的老公公就害怕了,對我有看法。我們家哥三個,我和二哥住在一個院子。按理說老人應該大家都得照顧。因為我學大法了,處處事事都得對別人好。我就一個人承擔了照顧老人責任。不管公公對我怎樣,我都耐心地照顧他,他的起居生活都由我管。不管他把屋裡弄得怎麼髒,我都不嫌他髒,一點怨言沒有。他越對我不好,我越對他好。後來,公公終於被感化了,認同大法好。以後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直到去世時還念著呢!公公也曾經對我說過:“我做牛、做馬也要償還你。”我說:“你不能那樣,你已經知道大法好了,將來你還會得大法呢。”

我女兒上大學時,我去送她。在大學食堂吃飯時,發現了一個錢包。當時我想丟錢包的孩子肯定著急,我就到廣播室。我說:“我是學法輪大法的,我們處處考慮別人,做好人,告訴丟錢的孩子。”我著急走了。不一會兒,就聽到廣播了。

三、大法的神奇

我去北京證實大法,被警察綁架後關進鐵龍子裡。我們就開始絕食,三天後把我們分到各派出所,當時我精神十足,一點不餓,身體輕飄飄的。當把我們放在車後備箱裡時,我大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當時把警察嚇一跳。後來我們被拉出去體檢,當同修被體檢時,我就發正念,不讓邪惡得逞,體檢不合格。結果真是如此。然後輪到我,我就發出強大正念,不許迫害我,讓它檢查不合格。結果檢查身體哪項都不合格。醫生說:“怎麼把這樣人弄來了?”沒辦法,警察就把我們送到車站,讓我們走了。

有一次,我去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人給抓住了。他手裡拿著手機,問我是幹啥的,不說就報警。我就發正念,不許報警。我就和他講真相,還說了人不是白白來在世上的,是為他人著想的。不會兒他就鬆手了,也明白大法真相了,他還說看過真相資料,然後說:“你該幹啥就幹啥去吧。”於是,我把剩下資料發完了。

前兩年,我公公去世了。正趕上連雨天,雨下個不停。在辦喪事的過程中,有幾種儀式都得需要人們在外面。可是,辦那幾種儀式的過程中,始終沒下雨。平時雨下的還挺大。還有,我們家有一個車庫的電子門,就在辦喪事的前幾天打不開了,找專業人修,修了兩次也沒修好,就把它放下了。可是公公去世要用車,我丈夫一下子就把電子門打開了。一直到現在還用著呢。

四、守心性

修煉大法這些年了,做什麼事情,我都先考慮別人。在家庭中,我對丈夫照顧很周到。可是,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丈夫有個外遇,而且保持了長達四、五年時間。開始我一點兒也不知道。當我發現時,心裡很生氣。後來一想,我是煉功人,不能和常人一樣,我對丈夫說:“人都有做錯事的時候,你能改了就行。”丈夫當時說,以後會慢慢斷。即使丈夫這樣,我也一直對他好,什麼事都替他著想。後來他們還有來往。那女人經常往家裡來電話騷擾。說一些嚇唬人的話。她罵我時,我說:“你不配和我說話。”她說要死時,我說:“我不是為一個人活著,是為了更多人活著。”因為我是學大法的,我相信一定能改變他們的不正當行為。

有一次,那個女人約我吃飯,我當時想,我得救她。於是,我就去了。我和她說我是學大法的,並且給她講了真相,她當時答應退出了邪黨組織。可是後來她說了一些過分的話,我也沒動心。我把飯錢給付了,有人給她打電話,她就走了。

還有一次晚上,在大街上我發現他們倆。我就拽丈夫和我走。結果,那女人回過頭來打我,把我打倒在地,當時臉和後背都出血了,衣服被撕壞了。我沒有碰她一下。起來以後,我對她說:“你再打我,我也不會動手的。我們倆是合法夫妻。你不應該這樣啊!”這回丈夫看到我被打成這樣,也沒有怨言,被感化了。丈夫就讓我先回家了,說他的事自己解決。第二天早上丈夫回來說,以後不再和她聯繫了。

五、講真相 救眾生

自從大法遭到打壓之後,世人被謊言毒害,我就開始講真相。剛開始時挨家挨戶送真相資料,貼粘貼和掛條幅等。師父發表經文《快講》:“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後,我就在我們家開的小店和世人講真相,幾乎沒落過幾個人。我還經常到農村發真相資料、《九評》、光碟等。我家還開了一朵小花,供我們那一片的同修用的資料。

“三退”開始以後,我就先和家人、親朋好友講三退。後來就面對面講真相,發真相資料、神韻光碟、檯曆等。在講真相過程中,遇到什麼人都有,有說“報警的”,有說“共產邪黨給你錢,你還反對它”,有說“吃飽撐的,沒事幹,閒的”,還有罵人的等等。他們說什麼我也不動心,在這過程中,修去了爭鬥心、怨恨心、歡喜心等許多人心。也有不明真相的人,講明白後,說一些感謝的話,我真為這樣的人感到欣慰。

大法被迫害十八年了,我一直堅持在講真相的路上,兌現自己的誓約,救度更多的世人。

修大法的時間真的不多了,我更應該精進,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以上是我修煉這麼多年的體會,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