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 阮籍《詠懷詩》賞析

鄭重

【正見網2017年04月22日】

阮籍《詠懷詩》(其四)
昔年十四五,
志尚好詩書。
被褐懷珠玉,
顏閔相與期。
開軒臨四野,
登高望所思。
丘墓蔽山岡,
萬代同一時。
千秋萬歲後,
榮名安所之?
乃悟羨門子,
嗷嗷(哭聲)今自嗤(讀痴,笑)。(先哭後笑,已經悟道)

【今譯】
早在十四五,
立志讀詩書。
身穿麻衣懷才德,
要做顏閔那樣的人物 。 (以上寫早先的志向)

開窗看四野,
登高望遠方;
墳墓遍山岡,
萬代同歸土。
等到百年後,
榮名哪裡有? (以上寫所見、所想)

不如學羨門子去修仙, (最後覺得還是修煉好,)
於是破涕為笑,心喜歡! (破涕為笑,轉悲為喜!)

【賞析】

本篇是阮籍《詠懷詩》的第四首。主要是寫詩人少年時期,攻讀詩書,立志做一個像顏回、閔子騫(顏回和閔子騫,二人都是孔子的弟子中德行好的)那樣的人。但是,後來覺悟到榮名不能持久,轉而想學習羨門子(傳說中的神仙名),去修仙。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