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十三): 神傳預言「大災難」的時間

壬靜思

【正見網2017年05月02日】

八. “大災難”的時間、原因、後果及可能變數

(一)“大災難”發生的具體時間

中國歷史預言幾乎都預言到“大災難”將於中共滅亡後發生。然而,真正描述“大災難”發生具體時間的預言卻寥寥無幾。有的預言即使描述了發生時間,但是使用的卻是中國傳統的干支生肖紀年方法,也是很難同西元年曆的時間明確對應。

本節將結合《五公經》,《太上洞淵神咒經》和《聖經》中的描述,來分析“大災難”發生所對應的西元年曆的具體時間。

能夠將“大災難”發生時間同西元年曆明確對應的預言之一是佛家預言《五公經》。

在《五公經》流傳最為廣泛的版本之一中,其開文描述了明朝年間,一位於天台山修煉多年的僧人,“知道五百年未來末劫”,講述此經,由一位名為“虛空”之人記述下來,並於清朝康熙年間開始流傳。

明朝自1368年朱元璋金陵稱帝為始,至1644年清兵入關為止,再加上“五百年”,勾畫出“未來末劫”發生的的大時間輪廓:即1868年至2144年之間。

該版《五公經》經文記述了唐朝末年,五公菩薩於天台山說法,講述到大唐國土於“三元甲子限滿”之時,“下元甲子輪迴末劫”所發生的大災難情形。

“三元”是中國古人劃分時間的方法。三元總共是180年,其中又分成上元,中元,下元。每一元是60年,正好一個甲子,即干支紀年的一個循環。所以“三元”又稱“三元甲子”。

所以《五公經》其實是講述了在“三元甲子限滿”(即這期歷史的最後一個三元甲子)之時,其中的“下元甲子”六十年中發生的“末劫”大災難情形。

在上文所述的“末劫”大時間輪廓中,即1868年至2144年中,包含了唯一一個‭ ‬“下元甲子”的六十年,即1984年至2043年。其前後的兩個“下元甲子”分別是1804年至1863年,及2164年至2223年,都與“末劫”大時間輪廓的1868年至2144年沒有任何交集。所以,1984年至2043年這六十年是唯一滿足《五公經》中關於大災難發生時間限制的“下元甲子”。

因此,《五公經》所述“下元甲子輪迴末劫”的大災難是發生於1984年至2043年之間。 ‭ ‬

因為傳統干支紀年的一個六十年循環為一“甲子”,“下元甲子”所對應的西元年代一旦確定‭ ‬——‭ ‬即1984年至2043年,中國歷史預言中關於大災難時間所使用的干支紀年所對應的西元紀年也就隨之可以確定了。

在《五公經》中,被描述的第一個“末劫”時期事件是“甲戌乙亥年頭落,東南天上出慧星”。 《五公經》將這一“天下萬民皆知道”的事件作為“末劫”時期到來的標誌性事件。這可能是指1994年(甲戌年)蘇梅克-列維九號彗星與木星相撞的著名事件。

而在《太上洞淵神咒經》中,被描述的第一個“末劫”時期事件是壬午、癸未年的瘟疫(即2002至2003年的“薩斯”瘟疫),以及甲申年(2004年)的大水。

然而,一般而言,歷史預言中的“大災難”是指“下元甲子”中的一個特別時期,其間發生的大型災難最為慘烈、最為集中、最為持續。

那麼預言中的“大災難”發生的具體時間到底是什麼呢?

本文上一節分析了《聖經》中關於歷史“末期”的預言:按照比較為人接受的解釋,大災難可能將於2018年年底之前開始發生。

其實,《五公經》有“戌亥之年刀兵起”的說法,可能指大災難從戌、亥兩年的戰亂開始。 《太上洞淵神咒經》也有戊戌之年“男子被兵牽,亦有歸門哭;妻子見分張,各自相追逐”的說法。

而2018年正好是戊戌年。

結合三部預言的以上描述,一個可能的推論是這些歷史預言中的“大災難”,即發生大型災難最為慘烈、最為集中、最為持續的特別時期,將於2018年間開始發生,其初始表現是世界上會有較多或較大的戰亂開始發生。

這同其它中國歷史預言所預言的大災難將發生於中共政權末後正好吻合:比如,根據《金陵塔碑文》和《推背圖》的預言,中共將滅亡於2017年。

本文這裡將2018年至2043年(末劫“下元甲子”的最後一年)的這一時期稱為“大災難時期”。

從《五公經》的描述來看,大災難從“戌亥年”開始後來勢兇猛:“戌亥子丑寅卯年(2018年-2023年),與同辰巳年(2024年-2025年),白骨滿荒田,更慮他時人絕種,死骨堆丘壟。”

在《五公經》、《太上洞淵神咒經》,以及《聖經.啟示錄》中,對於這場大災難表現的描述都非常相似:大災難持續多年,其諸多表現包括戰亂、大旱、大水、天火、猛獸,以及大瘟疫等。而在所有的表現中,對於人類生命毀滅程度最為慘烈的則是大瘟疫。

《五公經》中說到:“世上寅卯辰巳年,天差魔王在前,立不待死時將一延,早時得病暮時亡”,似乎指大瘟疫的高峰期將出現於“大災難時期”的兩個“寅、卯、辰、巳”年之前後,即壬寅(2022)年至乙巳(2025)年前後,以及甲寅(2034)年至丁巳(2037)年前後。

《太上洞淵神咒經》對於大瘟疫的描述最為詳細。其中關於大瘟疫發生時間的描述包括:
“甲辰(2024)、甲寅(2034)年,有三十六萬疫鬼,來殺惡人,惡人多故。”
“甲午旬年(2014年-2023年),有三十六萬氏羌胡撩之鬼,來殺人民。……”
“甲辰之旬年(2024年-2033年),天下九十種病。人多暴死,六畜災癘,為人不信大道。……”
“甲寅旬年(2034年-2043年),有六十種病,死十分遺一也。……”
等等。古文中“旬年”常指十年。

《五公經》還有版本說到:“壬子(2032)癸丑(2033)兩年,但八九月,朝病暮死,又遭兵火之災,十分死九分。”

在描述大災難的同時,《五公經》也有“得見卯年春,太平清淨好時光”等類似說法,似乎指大災難(包括大瘟疫)從一個卯年開始逐漸得以平息。

如果滿足以上《五公經》和《太上洞淵神咒經》中關於大瘟疫發生時間的各種說法,一個可能的推論是“大災難時期”的大瘟疫將持續十多年的時間,並出現兩次高峰期,其發生時間分別為甲辰(2024)旬年和甲寅(2034)旬年的交接之年:其中2022年(壬寅年)至2025年(乙巳年)前後‭ ‬ ──‭ ‬即甲辰旬年交接年,為第一次高峰期;2032年(壬子年)至2035年(乙卯年)前後‭ ‬──‭ ‬即甲寅旬年交接年,為第二次高峰期。第二次高峰時“十分死九分”。大瘟疫從2035年(乙卯年)開始逐漸消退。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