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十四):神傳預言聖人出世時間和大災難因果

壬靜思

【正見網2017年05月03日】

(二)“聖人出世”的時間

關於聖人出世的時間,在相關的中國預言中,這一時間所對應的幹支紀年比較一致:劉伯溫《透天玄機》中有“寅卯起,辰巳行”的描述。 “起”的字意是開始,“行”的字意是實際地做。這可能是指聖人從某個寅卯二年開始出世,至辰巳二年完成拯救世界。 《五公經》中也有聖人“定在寅卯辰巳年”(出世拯救世界)和“但逢寅卯明王出”等類似說法。 《推背圖》第四十八圖的讖文說到:“卯午之間,厥象維離”,是指聖人於辰巳二年(卯午之間)拯救世界的情形。

《五公經》中還有“辰年辰月聖人出,五龍托起上天台”的描述,是描述聖人拯救世界時顯現於天空的神跡,也就是人們通常認為的“聖人出世”。這一神跡發生的時間是一個辰龍年的辰月,即農曆三月。

然而,聖人出世時間所對應的西元紀年卻仍然成謎。這現象的一個原因可能是因為“聖人出世”是這場歷史大戲的最高潮,在不同的層次似乎對此有過不同的安排。

比如,著名的瑪雅預言認為1992年至2012年是這期人類文明的最後二十年,這期人類文明將終結於2012年12月21日冬至,而後地球將完全達到淨化,進入一個全新的文明。瑪雅預言隱含了聖人於2012年(壬辰年,即辰龍年)前後出世拯救世界。當然,這一預言也同時隱含了的大災難於2012年之前已經開始發生。這可能曾經是歷史上的一種安排。

在現實情況下,歷史上的另外一種安排可能是聖人於“大災難時期”剩下的兩個辰龍年前後出世拯救世界:即最早於2024年(甲辰)前後,或最晚於2036年(丙辰)前後。

前文解析了《聖經.啟示錄》和《步虛大師預言》中關於“聖人出世”及其後續事件的描述:聖人一旦在人間展現顯現於天空的神跡,所有的生命將在隨後的“大審判”中按照其所行被最終定位,不會再有任何彌補的機會;而且天地即將完全更新,即大災難將進入尾聲。

其實,無論聖人出世的時間如何,《聖經.啟示錄》對於聖人拯救世人的實質有如下描述:(羔羊)“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而那些“從大患難中(被拯救)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一個合乎情理的猜想是最終的聖人出世時間可能與聖人要拯救的生命的情況相關。

(三)“大災難”發生的原因和後果

“大災難”的發生有不同層面的原因。儘管一般預言都是描述“大災難”在人類世界中的表現,但其本質的原因卻遠遠超越了人類世界。

劉伯溫在《金陵塔碑文》中描述了一場宇宙劫難:

盈虛原有數,盛衰也有無
靈山遭浩劫,烈火倒浮濤
劫劫劫,仙凡逃不脫
解:“盈”為滿,“虛”為空。
滿之後就有空,盛之後就有衰,有之後就有無。 “成、住、壞、滅”是宇宙運動的規律‭ ‬——‭ ‬包括其中所有的物質和生命,也包括宇宙其本身,都無法逃脫這一規律。
“靈山”是傳說中眾神仙聚會的地方,這裡喻指包含所有生命的宇宙。 ‭ ‬
當今宇宙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劫難,所有宇宙中的生命,包括神仙和凡人,都無法逃脫。

前文曾經分析過《五公經》、《太上洞淵神咒經》,以及《聖經.啟示錄》三部預言對於大災難之後情形的描述:這一期歷史之後,整個天宇將要完全更新,歷史將開啟嶄新篇章。

結合《金陵塔碑文》對於這場宇宙劫難的描述,一個比較符合邏輯的推論是,歷史預言中或者宗教中所指的“末劫”或“末世”,其實是指整個宇宙的更新期‭ ‬ ——‭ ‬也就是說,整個宇宙在“成、住、壞、滅”的過程中已經走到了盡頭,處於正在走向“滅”,然後將再形成“成”(即新生)的過程。

現代天文學所能夠觀測到的遙遠天體或星系的爆炸、重組及新生,其實是這個宇宙局部更新(新陳代謝)時的現象。但是上述幾部預言所描述的卻是整個宇宙的完全更新。

物質更新似乎是件好事。可是,如同任何生命的新陳代謝一樣,在整個宇宙的更新中,這一期歷史(即舊宇宙)中所有的生命都將會被自然淘汰。也就是說,如同現代天文學所能觀測到的一樣,宇宙在以往更新時就是爆炸、重組及新生,淘汰其中所有的生命。

這也就是“大災難”發生的最本質的原因。

然而,這次宇宙更新似乎與以往完全不同:從所有相關中外預言來看,人類預言中的“聖人”,也就是《聖經.啟示錄》中的“創世主神”,賜予了這一期歷史(即舊宇宙)中的所有生命一個能夠進入嶄新歷史(即新宇宙)的機緣‭ ‬——‭ ‬如《聖經.啟示錄》所述,他“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並且親自拯救了掌握住這個萬古不遇的機緣的世人。

這或許也就是在《聖經.啟示錄》第二十章中,為何以前那期歷史中“其餘的死人”能夠在“一千年”後的這一期歷史中“復活”的一個原因吧:以前那期歷史只是為這期歷史安排的一次預演,而這期歷史才是真正的大結局。在這期歷史中,所有的生命‭ ‬──‭ ‬包括以前那期歷史中“其餘的死人”,即不信者和惡人,都被主神用自己的血換來了他們能夠進入嶄新歷史的機緣。

劉伯溫在其後來被公布於世的《燒餅歌》秘傳段中,對此萬古不遇的機緣作出了如下描述:
“上末後時年,萬祖下界,千​​佛臨凡。普天星鬥,阿漢群真,滿天菩薩,難脫此劫。乃是未來佛,下方傳道。天上天下諸佛諸祖,不遇金線之路,難躲此劫,削了果位。末後敕封八十一劫。”
大意是在最後的時期,千千萬萬的神佛下世轉生為凡人(即當今世人大多都非真正凡人),目地是為了得到“未來佛”在這時下世到人間所傳之道法,歷劫後重返天台。否則,他們都將難逃此劫。

“未來佛”是釋迦牟尼佛所說在末法時期下世傳法度人之佛,又稱“彌勒”。

當代中國語言學家季羨林與學者錢文忠在其發表的研究中表明:基督教的救世主“彌賽亞”(Messiah)與佛家的“彌勒”(梵文:‭ ‬Maitreya;巴利文:Metteyya)是同一位神。

然而,令人悔憾的是,從多個中外預言來看,以《聖經.啟示錄》中“撒旦”為代表的舊宇宙中的邪惡勢力卻安排了一場所謂考驗,迷惑世人,使得人類失去道德信仰而作惡,致使那些不信“神之道”者和惡人失去了這一萬古不遇的機緣,在大災難中被淘汰殆盡。只有信者和善良之人在大災難中得到了聖人的拯救,從而進入了歷史的嶄新紀元。

從所有的相關歷史預言來看,其實,在這些預言者所能夠認識到的歷史安排中,大災難對於人類生命的毀滅程度都是“十不剩一”,慘烈無比。比如,佛家預言《五公經》描述“不論貧富,天下人民十分滅九分”;道家預言《太上洞淵神咒經》亦描述“死十分遺一也”;《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預言“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格庵遺錄》預言“朝生暮死,十戶餘一”;《聖經.啟示錄》也是預言人類因受“撒旦”迷惑而遭滅頂之災,死亡無數,等等。

北宋著名預言《梅花詩》作者邵雍在其第一首預言詩中為此悽慘的歷史結局發出了這樣的喟嘆:“蕩蕩天門萬古開,幾人歸去幾人來。”

在眾多的中外歷史預言中,對於末劫大災難淘汰不信者和惡人予以最多描述的是道家《太上洞淵神咒經》。其多卷經文中說明了大災難所產生的這一後果,例如:

(1)(卷二)世間人惡,不信至言,今有三洞經出,不知受之。疫鬼刀兵,殺害眾生,眾生死盡‭ ......‬
註解:“至”意思為聖人,“不信至言”指不信聖人之言。 “今”意思是如果。 “三洞經”在《太上洞淵神咒經》中指聖人在末劫時期傳出的度人之法。

在經文的同一卷中有對“三洞經”的描述:“時有一道士,建三洞之法,天人悉來護之”,即(末劫)時有一位修煉得道之人(指聖人),創立了“三洞之法”,天人都來護法。

這段的意思是:世人多有惡念,不信聖人之言,如果有聖人傳出度人之法,也不知道接受。這樣的人們將被“疫鬼刀兵”淘汰殆盡。

(2)(卷三)惡人不信大法,故令死耳。 ……‭ ‬世人多不信道,有一人受經,眾共笑之。 ……‭ ‬不知此人天上生來,見世間濁惡,自求仙道,度一切人。人不識真,反更笑之。奈何,奈何。如此人等,後有重罪,罪入赤連地獄水火之中,三千億劫,無有出期。

註解:惡人不信聖人所傳之法(太上道君稱聖人之法為“大法”),因此使其被淘汰。

世人大多不信正法,有一人(指聖人)傳授度人之法,卻遭眾人共同嘲笑。
但不知此人是從天上來到凡間,見世間污濁險惡,自修圓滿成功,能夠度化所有世人。世人卻不知聖人真相,反而嘲笑他。這等人因此而有重罪,將遭受萬劫不復之災。

經文的卷四中也有“世人不信大法,是以多有罪人,罪人入地獄”等類似說法。

這些描述類似於《五公經》中描述惡人“不肯向善”,“不信正法”,從而被大災難淘汰殆盡。

《太上洞淵神呪經》還對於世人大多不信正法的原因給予了描述:
(卷三)世人愚痴,見道士亦死、惡人亦死,不知分別有異,直見同死,無有異爾也。惡人死者,入三塗惡道。道士死者,生天上人間,或為大王,若便仙去,終不生惡處也。 ‭ ‬……‭ ‬若有奉三洞尊師受經,苦身行道,得升此仙,萬劫無有死矣。

註解:“愚痴”意沒有智慧,“直”意只是,僅僅,“終”意長久。

世人沒有智慧,看見修煉人也死,惡人也死,不知道他們之間的區別,僅僅認為同樣一死,沒有差異。惡人死去後進入無邊苦難的“三塗惡道”。而修煉人死去後成為不同層次的天人、神仙,如果成為神仙,將長久不會(輪迴)轉生於苦難之處。

“奉”的字典意思為尊重、接受或信仰。

如果有尊重、接受或信仰聖人所傳之法的人們,苦修得道,成為這等神仙,那麼他們將永遠不會再有輪迴之苦(“萬劫無有死矣”)。

這段描述似乎揭示了一個天機:歷史上的修煉人即使修成了神仙,也還是擺脫不了輪迴,只不過長久不會轉生於苦難之處而已。而信仰聖人所傳之法而修成神仙之人,將永遠不會再有輪迴之苦。

其實,《聖經.啟示錄》明示了新、舊宇宙其中的一個最大不同之處,即在第二次大審判之後:“死亡和陰間也被扔在火湖裡;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第二十章)。這可能是指“成、住、壞、滅”這一舊宇宙中任何物質和生命都無法逃脫的運動規律,也是“大災難”發生的最本質的原因,被聖人在他所創造的新宇宙中改變了:新宇宙從此再也沒有了“滅”(“死亡”)。

《聖經.啟示錄》在第二十一章中也描述:“(創世主)神要擦去他們(人)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

《太上洞淵神咒經》描述新宇宙“(天下大樂,一種九收,)人更益壽三千歲,乃復更易”:在新宇宙中,世人增壽三千歲,三千歲後才“復更易”‭ ‬——‭ ‬“復更易”可能是在描述新宇宙取代“滅”的宇宙運行機制在世人壽命上的一個表現,即“復更易”取代了人的“死亡”。

在描述大災難淘汰不信者和惡人的同時,《太上洞淵神咒經》在其多卷經文中也說明了在大災難中受到神的保護之人,例如:

(3)(卷三)(世人多有噁心之者,不信真言。天遣橫行伐殺將軍八千萬人,仍游天下,取此惡人。)今有奉三洞之人,魔王三千人護之也,隨逐覆救。
註解:(惡人將被神淘汰。)如果有尊重、接受或信仰聖人所傳之法的人們,眾多神將予以保護。

(4)(卷四)愚人不信道法,不受三洞,水來淹殺,刀兵交興。奈何,奈何。唯有受經道士,魔王護之,終不橫死。
(卷六)世間多惡人,故有此惡鬼等暴殺人耳。自今以去,男女有受三洞之人,鬼王敬奉,不敢犯之。
註解:不接受聖人所傳之法(“不受三洞”)的“愚人”和惡人遭到淘汰,而接受聖人所傳之法的人們(“受經道士”和“受三洞之人”)得到了神的保護而不受災難的侵擾。

這些描述類似於《五公經》中“善者清泰,惡者死絕”,“行善終須好,惡者赴黃泉”等描述。這也同《金陵塔碑文》中“能逢木兔方為壽”的描述類似,即能夠接受相信“木兔”聖人的人們才能夠平安度過這場大難。

在《聖經.啟示錄》的描述中,在大災難中被淘汰的不信者和惡人指“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 (第二十一章)。

這其中一類被淘汰的不信者和惡人則是受到撒旦迷惑,拜獸(即撒旦代表)和獸像,在額上或在右手上受了其印記的(第十四章)。這同劉伯溫《金陵塔碑文》中所描述的“人逢猛虎難迥避”異曲同工‭ ‬——‭ ‬即所有因為受“猛虎”(指一屬“虎”之人及其所代表的利益集團)迷惑而接受相信“猛虎”的人們,都將在這場大災難中在劫難逃。

《金陵塔碑文》中的“猛虎”似乎同《聖經.啟示錄》中的“撒旦”在人間的代表相對應。 (關於“猛虎”的詳細解析請見《劉伯溫“金陵塔碑文”之解析》一文。)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