雛菊的淡泊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4月30日】

講完真相歸來,走在回家的山路上,滿載著眾生的三退名單,有種喜悅感。但是也有種惆悵與失落。惆悵來自於接觸到的眾生有的奚落,有的威脅,還有的是過得好穿的好的人對我們的蔑視,使自己有了一種自卑。失落來自於結伴的同修比自己修的好,講真相講得好。對自己來說,在常人生活中,沒有美貌,沒有金錢,沒有任何可以炫耀的東西。在修煉人中,沒有擔任很多項目的同修的能力,沒有始終不懼任何壓力堅定走在修煉路上的同修的風采。我修煉二十年,跌跌撞撞的時而精進,時而懈怠,讓師父操了不少心。

想到這裡,一陣沮喪湧上心頭。不知不覺坐在了一塊大石上,默默地看著眼前流過的小溪。突然,溪邊一朵雛菊映入眼帘。經常看到雛菊長在道邊,長在石旁。長在山尖。但是今天看到它卻有種心靈的契合。它的卑微,它的平凡,它的不爭,它的淡泊。它就那樣靜靜的不染一絲塵埃的站在那裡,與我的目光相對。我心裡有根相同的弦被撥動了。有種似曾相識卻說不出的感覺甦醒了。那是什麼?什麼使它在這群山中生活了這麼多年?而且如果它願意,可以隨時走到群山的每個角落。這大山裡有著傲人的松柏。有著鮮艷高貴的花朵。有著怪石嶙峋,雄偉灌木。這些對小小的雛菊來說都是遙不可及的龐然大物。甚至連小草都是連天碧野,家族成群。而它只是一朵或幾朵這麼零散地生長著。

為什麼在這英才輩出,美色如雲的山中,它可以活得這樣安詳、這樣的優雅、這樣的平和?這樣不憂不懼?無論在灌木叢裡,還是參天翠柏前,還是嬌艷欲滴的花朵旁,都可以看到小小的雛菊自尊地開放著。沒有因為自己的身材矮小而自卑。沒有因為自己的花朵的暗淡弱小而氣餒,沒有因為要攀附哪個權貴而諂媚。它甚至不需要保護。就那樣自強自立的開放著屬於自己的世界。好像每種植物都歡迎它。都喜歡和它為鄰。是什麼讓一朵小小的雛菊活得這樣自由?這樣美好?——品格。是的原來不只是人,連花草都是需要品格的。那種骨子裡的散發出來的獨立,那種骨子裡的散發的平和,那種骨子裡散發出來的善良,不是有了美麗的容顏,龐大的身體就可以擁有的。不爭,不鬥,不嫉,默默的襯托著別的生物的美貌與可愛或堅強。這樣的鄰居哪個不喜歡 ?正因為雛菊沒有驚人的美貌,沒有偉岸的身軀,所以它不炫耀,不顯示。而那些擁有了得天獨厚的才能和外表的生物卻有了炫耀的資本。也失去了自己原本純淨的本性。所以也有了攀比與排他性。也就有了脫離整體的煩惱。而雛菊卻保留了自己先天的純淨與淡泊。所以它能與所有生物和睦相處。怡然自得。

是呀,小小的雛菊,那樣婷婷的站在溪水旁,超凡脫俗的幾乎沒有顏色,也使人想不起來用什麼詩詞來歌頌他。甚至都沒有什麼特點,讓人轉瞬就忘。但是這也許就是造物主賜給它的獨有的特點吧。守著自己的本份,不驚擾任何人和事。平凡,普通,淡泊。也許是最好的形容它的詞吧。

我站了起來,準備下山了,那些人心煩惱不見了。腦子裡空空的。如果人擁有了淡泊的心境,那還有什麼可以牽動你的心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