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相中去掉執著心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5月18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在這次「吉林重點專案」撥打中,我發現自己去掉了頑固的爭鬥心和報復心,這種非常不好的心我早就發現了,只是一直去不掉。一直過不去的家庭關很大一部份也來自於我這種強烈的爭鬥心和報復心。

這次的專案撥打我跟往常一樣,抱著一顆救人的心,也能排除雜念用純淨心來撥打,遇到眾生罵人時我也能忍住,甚至會生出慈悲心為他們惋惜,可是針對別人的挑釁,爭鬥心、報復心一下就爆發出來了。這次撥打給一位派出所的員警,他一開始說:「你們不是說不再打過來了嗎?你們怎麼說話不算話!」我知道很多同修給他打過,就問:「我們為什麼打電話,您知道嗎?」他說:「都知道,別打了!」根據經驗我知道他在推脫,就繼續打給他,他每次都接,開始幾通不耐煩地說不要再打了,後來開始罵人,還說他有沒有參與迫害關我什麼事!我見他承認參與迫害就說:「你們一天不停止迫害我們就一天不停止打電話!」他聽到我這樣講就撂出狠話:「好!你再打,我現在就去抓你們法輪功。那個住在**區的老太太我現在就去把她抓來迫害……」我一聽又急又恨,心想你已經被國際關注,姓名電話都曝光了還敢如此,我一定要把你的猖狂言語錄下來給大陸同修,把錄音在當地大曝光。所以趕快打開嘴巴(專案撥打一般是關耳閉嘴的),一邊錄音一邊大聲重複他的名字,大聲重複他說的要去抓誰迫害誰的話,大聲地告誡他,迫害違法,國內國際很快就要清算他們了!他氣憤地掛斷了電話,我心裡五味雜陳。一方面,我痛恨他迫害同修;另一方面,我痛恨自己沒能勸善反而激怒他,竟說馬上要去抓同修的話。我多希望此刻平台有同修再打過去勸他、阻止他、拯救他啊!此時,美國的小A同修叫我:**,我們去902房間。

在902房間裡,小A確認我打電話的那位員警的名字,說之前好幾位同修打給過他,他已明白很多真相,也承諾不參與迫害。我懵了!他剛才不是清清楚楚地說他現在就要去抓同修嗎?小A很婉轉地說有些眾生是需要嚴厲的震懾的,有些可以比較委婉地告知真相勸善的。我一下子意識到是自己不善的爭鬥心激起了對方惡的因素!若對方真因為我的激怒而去迫害同修,那我該犯多大的罪呀!不僅害了同修也害了他!我惶恐又悔恨,馬上拜託小A幫我打給那位眾生。小A很貼心的說她還有很多事要忙,說我那麼說過就說過了,不要放在心裡,再打過去解釋一下就好了,有時放下身段沒關係,反正只要眾生能得救就好。我知道小A是要我自己去面對自己的問題,處理好提高上來。

我馬上靜下心來抓出爭鬥心、報復心、依賴心、做錯事讓別人去善後的不負責任的心、僥倖心等很多不好的心,發正念去掉它們,並對著師父的法像敬禮,求師父加持。電話撥通對方馬上不高興地說:「你怎麼還打?!」我馬上輕柔地說:「**大哥您好!剛才是我不對,我向您道歉!」我誠懇地說看到迫害法輪功很快就要被清算了,他們還在執行迫害命令是要做替罪羊的,很為他們著急和焦慮……他馬上換上柔和的聲音跟我溝通了起來,我們聊了10多分鐘。他講了他一直都有槍口抬高一吋,現在總在想辦法躲開迫害命令;他20年前看過《轉法輪》,他真的很希望法輪功趕快被平反……我叫他除了在國內不參與迫害,用智慧保護和釋放法輪功學員外,還要趕快三退,趕快向追查國際打電話。他早三退了,也明白為什麼要打給追查國際了,並且答應會告訴家人、朋友及同仁們法輪功的真相,並促其三退。一個善良的生命得救了!像從來沒有發生過揚言要去抓同修的事一樣!師父在《法輪大法北美首屆法會講法》中說:「當你找到自己真正的原因的時候,你要敢正視它、承認它的時候,你發現馬上那個事情就變了,矛盾也沒了,對方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間跟你象沒有發生事情一樣,象什麼矛盾也沒發生一樣。因為一個修煉的人,你沒有任何偶然的機會存在,也不允許你有任何偶然的東西來破壞你修煉的這條路。」

這次經歷讓我看到修煉的嚴肅性和同修間互相幫助的重要性,也讓我體會到了「退一步海闊天空」的喜悅。修煉者的一言一行哪怕是一思一念都可能拯救或毀掉一個眾生!如果我一開始仔細傾聽對方的心聲,或對方雖然無禮,我也能平心靜氣地講而並不是一味地往前沖,我就不可能激怒眾生;如果同修小A看到我不在法上激起眾生惡的因素後沒有及時與我交流,沒有及時讓我去挽回自己所造成的損失,我可能真的將犯下難以彌補的大罪;如果我雖然做錯但自己意識不到或覺得無所謂,或錯了就錯了,也不想改正、不想彌補的話,我不僅沒有在師父安排我提高的這件事上得到提高,反而讓自己往下掉,那我還算是在修煉嗎?我不是在救眾生、在證實法嗎?我救了眾生了嗎?我是在證實法還是在破壞法?我發現了就是自己那個極度自私的自我,在修煉的路上一直羈絆著我。

我是在生活遇到瓶頸的時候得法的,先生是我一直過不去的關。他曾兩次摔壞我的電腦和手機,後來還摔了師父法像。我曾無助地求過師父幫幫我,也曾幻想過沒有先生的修煉和生活。我也知道先生其實對我很好。每次他發狂都是在我對他冷漠的時候,他會一次又一次地激怒我、誣衊我。我雖然修煉了之後不再像以前那樣尖刻地回應他了,但我也會偶爾解釋幾句想證實自己的清白,其實就是那個重視自我的私被觸動了,爭鬥心讓我做不到一笑了之,最後就是悲劇收場。我過不了關還以自己是新學員、自己能力好被舊勢力死死控制住為由來為自己開脫、為執著找藉口。所以,我的修煉環境一直沒有很好的開創出來,修煉狀態也一直不好,家庭的幹擾也一直不斷。

直到這次的專案撥打,我才發現:其實早就發現了自己有爭鬥心和報復心,這很不好的心一直去不掉,是因為沒有認識到自身私的物質,不想去,一直有那麼一點維護自身利益和感受的物質存在。也一直沒有把是家人的先生、孩子當作我應該要救度的眾生。師父在《洪吟二》<法正乾坤>中說:「慈悲能溶天地春」。我問自己:什麼是慈悲?他對我好我就慈悲他,他惹到我我就不慈悲他?這是慈悲嗎?這不是有選擇性的慈悲嗎?這只是小法小道中講的,根本就談不上慈悲,也沒有救人的力量,更談不上圓滿了!何況很多時候是因為我們自身的執著造成了眾生的不能被救度甚至走向反面!

我明白了師父為什麼安排我有這樣的家庭這樣的先生,這一切都是為了去掉我的執著而安排的,而我一次又一次地錯過了提高心性的機會!師父慈悲,再讓我通過救別人來認識到這為私所引發的執著心不去掉是多麼的危險!我再靜下心來認認真真地學法,發現師父在法中將一切道理,一切可能遇到的事情及解決辦法都講得清清楚楚的,只是我一直沒有悟到,也一直沒有重視到修煉中任何一顆心都是我們不能圓滿的關。

也許,只有在深深的痛悔中我才想要過去那些修煉中的本來可以過去的關。

之後先生又數次無理刁難我,我沒有像以前那樣懷著爭鬥心和報復心與他爭辯或不理他,我只是告訴他:「如果不是因為修煉了法輪功,我不可能與你生活到現在。如果說我在哪些方面不順你的心,那是因為我修得不好而不是大法的問題。法輪大法讓全世界一億多人受益。你要知道:中國大陸的很多法輪功學員在可能被活摘的危險下依然不放棄修煉。所以,你不要想改變我,也改變不了我。我是絕對不會放棄修煉的!」之後,我跟他說了釋迦牟尼出家修煉的故事,也說了一些感謝他的話,盼他支持大法。他居然說:「那你就修煉吧,我若有錢就把那棟大樓給你們法輪功用,免得你們到處借地方學法。」

通過這些事,我深深的認識到:其實,就算是家人,也是我要救度的對像,也是需要用心去講真相的。但是,沒有用純淨的心態去講,沒有以一個真修弟子的姿態去講真相,師父會給我加持嗎?我告誡自己:靜心學法,用心的講真相吧。既然修煉的目地是為了圓滿,那我還不趕快抓住這提高的機會去精進嗎?

因個人層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