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老人說到江鬼反對現政權…

【正見網2017年05月17日】

我市有一位老幹部,級別很高,他向最高人民檢察院起訴江鬼迫害法輪功,在當地震動很大。特別是政府部門的相關人員,知道他起訴江鬼後,有的說:看來江鬼是快玩完了,連他這級別的高級幹部都起訴江鬼,這迫害還能持續幾天?有的說:這老頭待遇那麼高,他都起訴江鬼了,迫害法輪功的那些人還不掂量掂量?還不收手?當然也有的議論紛紛:等著看吧,好戲在後頭呢?他這級別的幹部,咱這市裡根本沒有動他的權力,要動他得上頭來人。可是上頭來人,這麻煩不就大了?是你地方工作沒有做好,還是這老頭本來就反對迫害法輪功,地方領導上哪說清楚去?說不定上頭還嫌你地方上多事呢。 

中共對起訴江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稍微明白事理的遇到這事都找藉口給推了。象對待他這級別的幹部,誰願意惹麻煩?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還真有幾個不識趣的,想來探探老人的態度。一幫子七八個人,有街道的,有派出所的,有六一零的,相約在一起都去了。老人把他們讓進屋。寒暄了幾句後,領頭的就問:老書記,您是不是起訴江xx了?老人說:是,我起訴他了。我給大家講講我為什麼起訴江××。一幫子人不大敢說話,規規矩矩的坐那聽著。

老人就說:第一,法輪功是好的;江××迫害法輪功是非常錯誤的。這在迫害前許多媒體都正面報導過法輪功。中央領導喬石親自組織人對法輪功進行過調查,還寫過一份調查報告。江××是出於他狹隘的心胸,自己無德都能,又見不得人好,見不得人高明。法輪功學員對李洪志老師是發自內心的尊崇,包括中央各部委修煉法輪功的高級幹部。江××就受不了了,迫害是因他的妒嫉而起,脅迫全黨迫害法輪功,給國家造成很大的損失。第二,起訴江××是我個人的權力。我修煉法輪功有二十年了,法輪功是什麼我最清楚。江××一天沒有練過法輪功,卻動用全部的社會資源迫害法輪功。這將近二十年的迫害給國家造成多大的損失,比打幾場大的戰場耗費的經費都多。成立個法外機構六一零,嚴重的破壞著國家的政治生態,破壞著法治,破壞著社會穩定,敗壞著道德。我是出於對國家和社會的責任起訴他的。第三,江××反對現政權。胡錦濤任期一滿就把權力全部移交給習近平,可江××下台時為什麼要賴在軍委主席位置上兩年不走?他被迫交了軍權後,還在中央軍委留有他的辦公室。他下台前還特意設置九個常委,讓他們各管一攤,遇到重大問題還得請示他,找他表態。媒體上都說以前的九龍治水治不了水,不就是在說他嗎?他把能幹事的人架空起來,讓胡溫“政令不出中南海”。習近平上台後,他又想故伎重演。現在這些被拉下馬來的大老虎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李東生,都是誰的人?習近平講依法治國,為什麼推行不下去,不就是江家幫在擋著嗎?江××迫害法輪功的事得不到解決,國家咋發展!

老人雖然八十多歲了,可頭腦清醒,認識水平也高,不緊不慢的講著。這幫人聽著,有的在點頭,有的在深思,有的驚恐的張大了嘴巴,心想:這老頭真不簡單,對政局認識的這樣深。誰敢動他?他說江××反對習近平,這話說得對啊,這還咋往上報?報上去,將來抓了江××,怎麼解釋?這多一事還真不如少一事,還在這幹嗎?今天真不應該來。就見這幾個人,招呼都沒來得及打,一個接一個的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