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文摘 第011期 講真相專輯(五)



【正見網2002年01月20日】

目錄

正文

利用網際網路證實大法二三事


文/塞班島弟子

【明慧網】師父《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的經文發表後,我們大家都能清清楚楚地意識到正法進程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每一天的時間對大法弟子都是極其珍貴的,歷史上賦予我們每個大法粒子的神聖使命也就越來越顯得重要和迫切。我一直在使用電腦在向大陸的網友做講清真相和洪法的工作。從去年11月份開始至今差不多10個月的時間,我向許多的大陸網友講清真相,深深地體會到了這個工作的艱巨和重要。我曾多次被特務和一些受大陸政府的謊言蒙蔽得很深的網友的惡毒的言語所激怒,而準備放棄這樣的工作,然而在靜下心來學法後,我又一次次地受大法殊勝的境界和師尊洪大的慈悲感動而又心甘情願地回到這個崗位,通過網際網路更好地證實法,講清真相,洪法與救度世人。以下是我利用網際網路證實大法,弘揚大法,維護大法的一些具體事例,望能起到一個拋磚引玉的作用,使大家更好地儘自己所能做好大法工作,最大程度地起到「助師世間行」的作用。

一位瀋陽網友和我自從去年在網上相識至今時間也不短了,剛剛認識的時候,因為國內的那些不真實的負面報導,使他對大法有很深的誤解,隨著我在網上不斷地給他講清真相和寄發真相資料,他不僅對大法消除了誤解,而且還有了一些對大法法理的認識,前幾天他通過網上聊天軟體OICQ跟我說「我看了你信箱裡的正見網上的一篇文章,很受教育。我眼睛有近視,一直以為是用眼過度,現在明白了,原來是思想不純潔。看來法輪功對人類道德的回升還是有幫助的。」對此我感到非常的欣慰,又一個生命正確地擺放了自己將來的位置。

有一次和一廣西南寧的網友聊天,她告訴我說在她所有的網友中她最喜歡和我聊天,並且她說她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說我好像知道原因的,她請我說說看,我說請您好好回憶一下在我們這幾個月的交往中,我們的每次聊天中我基本上都奉行著這麼一個原則:真誠,友善,謙讓,她立刻回答道:是的,是的,的確是有這麼一個特點。我接著說:其實呢,這就是我們「真善忍」的具體內容,如果我沒有修煉法輪功的話我是絕對不會懂得按照這個原則和朋友相處的,也就是說您也不一定會最喜歡和我聊天,其實呢,您是喜歡法輪功的「真善忍」,單單從這點上來看就可以反映出「真善忍」的強大威力。她回答道:我相信。雖說只是簡單的「我相信」三個字,可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一個生命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隨著對「真善忍」大法在認識上的不斷加深,我在電腦上洪法和講清真相時,漸漸地養成了對所有網友都用「您」來稱呼的這麼樣的一個習慣以表示我真誠的善意,很多網友都非常愉快地接受了這樣的稱呼,但是也有一些網友對這樣的稱呼表示出這樣的意見「你太客氣了」或者「我可沒有那麼老」,於是我就順著他們的意見趁機向他們展示修煉大法的美好,我一般都是這樣回應道:其實我沒有其它意思,只是因為我們是修「真善忍」的,我們的李老師經常教導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應該對所有的人真誠,友善,謙讓,而我覺得「您」這個字就比「你」這個字多了以上的內涵。如果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能夠朝著這樣的方向發展,難道您不願意嗎?當然,如果您覺得用「你」會讓您更加舒服的話,我也一定會尊重你的選擇的。經過我這樣的一番回應,有些人立刻感慨道:看來法輪功不錯嘛,還有這樣的內涵。

經常在網上有網友喜歡不懷好意地問我:「你練功練到幾層啦?」往往我就他這句話趁機向他弘揚「真善忍」法理,我回答道:我們沒有這種說法。但是我們也是有層次之分的:法輪功強調心性修煉。修煉心性是長功的關鍵,心性多高功多高。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種白色物質)和業(業是一種黑色物質)的轉化;包括忍;包括悟;包括舍,捨去常人中的各種慾望、各種執著心;還得能吃苦中苦等,還包括許多方面要修的東西。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以上的說法也許您未必能夠完全聽明白,我們換句話說呢,我們是修「真善忍」的,在日常生活中如果哪個法輪功修煉者對別人越真誠,越友善,越謙讓,那麼也就代表著他的層次越高。不少網友對於我這樣的回答而表示願意進一步了解法輪大法,這表示他們正在為改變對大法的不好的觀念而邁出了可喜的第一步。

在10個月的電腦洪法中,我深深地體會到,只有「以法為師」,不斷學法精進,時時刻刻將自己置於神的狀態下,並以師尊的「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與救渡世人」為具體指導,才能將這項無比艱巨而又很重要的工作做好。

最後讓我們一起溫習一下師尊新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最後一段「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鍊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已經非常高的層次毀於一旦。弟子們,精進吧!最偉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們證實大法的進程中產生。你們的誓約將成為你們將來的見證。」(發表於2001年9月塞班法會)

網上正法小記


文/大陸大法弟子

【明慧網】兩個多月前,為了在網上正法,專門申請了一個QQ號,裡邊加的好友都是作為洪法對像的常人,人數很多。因為當時有怕心,常常是草草地發完信息就退出,就像把信息強塞到別人手裡就跑開一樣。一是怕被抓;二是怕被對方刁鑽的提問給問倒;三是怕因對方不理解帶來的無理謾罵。因此,上網時打開這個號碼的時候很少,以至於後來幾乎忘記了自己還有這樣一個號碼。
通過不斷地學法、洪法,悟到了那些怕心是不對的,應該堂堂正正地洪法,堂堂正正地向世人講清真相。於是上周的一天晚上上網的時候,首先打開了這個QQ號。令我吃驚的是:剛剛登錄成功,就收到了一條信息――「可等到你了。」我以為遇上了網絡特務,心裡略一緊張,隨即明白了沒什麼可怕的。於是我平靜地回信息――「有什麼事嗎?」於是我們交談起來。(下邊是我們當時的簡要對話。)


對方:你兩個月前給我發過信息,對嗎?
我:是的,你看了嗎?
對方:看了,是XX功的。(他利用諧音歪曲大法的名字)
我:看來你對我們有偏見。
對方:有偏見我就不會等你這麼長時間了。
我:你對我們修煉者有了解嗎?
對方:每天早晨象做操一樣,看不出是壞人。
我:我們本來就是好人,我們是被冤枉的。
對方:能說說你自己嗎?為什麼練法輪功?(他開始把大法的稱呼改正過來,只是「練」字用的還不對。)
我:當然可以,我沒什麼隱私。我受過高等教育,現在是國家幹部,黨員,受過黨的多年培養,知道什麼是迷信,也知道什麼是無神論。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看到了《轉法輪》,覺得說得好,說得對,教人做好人,並且能健康身體,就學了起來。我們既不反動,也不愚昧。
對方:我沒說你們愚昧。
我:那「天安門自焚」為什麼說我們「愚昧點火」?
對方:那不愚昧嗎?
我:如果是真的,當然愚昧。可那是假的,是當權者利用媒體誣陷我們。
對方:為什麼這樣說?
我:我們尊重別人的生命,也同樣珍惜自己的生命。我們的師父告訴我們:殺人和自殺都是有罪的。另外如果自殺能成佛,我們何必等到現在?又何必非要去天安門呢?
對方:哦,說的也對,你能給我說說「自焚」的詳細情況嗎?
我:這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的,請你到這個網址去看看吧。(我給了他一個在大陸可以直接看到的洪法網站。)這裡有很多事情的真相。
對方:好的,我去看看,可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我:我沒強迫你相信,誰也沒有資格強迫你相信什麼,看過後你憑著自己的良心判斷是非自然會明白真假。
對方:你從哪裡得來的資料?你憑什麼相信?
我:這些故事有些就發生在我自己身上或我周圍的修煉者身上,而且真正的修煉者就是為說真話可以捨命的人。如果不相信這些人,還有誰可以相信?
對方:好的,我一定好好看看這些資料。對了,你知道嗎?我最初是想大罵你一頓的,可不知怎麼,總覺得你不是壞人,所以一直在等你。你希望我也練功嗎?希望我加入你們嗎?
我:真誠地感謝你的信任,而且你真的罵我我也不會生氣的。我當然希望你煉功,但沒人能強迫你。看過資料和《轉法輪》後你自然會做出選擇。
對方:我感覺你很真誠,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再見。

就這樣,又一個生命被救度了。我深深地感到:有很多生命在渴望著大法。作為正法弟子,「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是多麼偉大、神聖、艱巨而迫在眉睫的使命。正法已經是最後的最後了,我們再不可懶惰,再不可「求安逸」了。我們只有不斷地做得更好,最大限度地向世人講清真相,才無愧於「正法弟子」的稱號。

另註:幾乎在上述故事發生的同時,我還遇到了另外一個口口聲聲「黨給了我們幸福生活」者,很健談,問的問題很刁鑽,而且不相信我告訴他的一切真相,言辭中還曾帶有侮辱的成份。我憑著自己掌握的真相及親身體會,用大法賦予我的慈悲與智慧,在談話中有問必答,不卑不亢而且中肯,無懈可擊。而自稱「語文水平很高」的對方在談話中卻顯得捉襟見肘,最後不但向我道了歉,(我曾正告他罵人不好。)而且主動向我說:「我們交個朋友好嗎?」

網上洪法:星點聊天


文/馬來西亞大法弟子

【明慧網】我是一名學生,沒什麼經濟基礎,往往都是別的同修製作資料,我利用雙休日去旅遊點發或去居民區洪法。前段時間考試,比較忙,就不能常常往外跑,我看到網上教別人怎麼收集電子郵件的方法很好,不需要用錢,只要有台電腦就行。於是我開始留意一些牙膏盒或食品包裝,發現很多是MADE IN CHINA(中國出產)的,有的有網址,我就趁方便寄電子郵件。

後來開始考試了,收集的工作就沒有繼續,又換一種形式洪法,不一定要跑到外面去,就是網絡聊天,我利用星點時間,5分鐘,10分鐘,別人用來娛樂的聊天方法成了洪法的好方法,於是直到考完試,現在放假,可以全天作大法的工作,我每天都還堅持,因為簡單易掌握,每天哪怕抽個20分鐘的時間也好。此法適用於許多居住偏遠,不常或不方便出門,經濟條件差的同修洪法,講清真相,其實,在哪裡,不管怎麼忙,各種環境,都有辦法洪法。

下面我將和大家分享網上聊天的心得。

1,在線聊天──中國有幾百萬個在線聊天室,許多是國外可以進入的,如心動,凱利等等,全國每個城市都有當地的聊天室,其中以北京,上海最多。

2,MIRC──聊天軟體是我最常用的,只要搜索到中國MIRC聊天室的頻道,就可以去,我經常去幾百人的大聊天室,事先我會把簡短的真相或標語寫在文字處理軟體裡,如NOTEPAD等,然後進去雙擊每個人的名字,再把對話內容拷貝和粘貼進私人對話框。一般一秒鐘貼一個,一會聊天室就都貼滿了,接著有的人沒反應,有的人就有反應了,他們會來問,會來了解,而且有些聊天室設有虛擬IP位址,別人查不到你是從哪裡上網的。(註:MIRC的虛擬地址,對於國外的學員當然絕對沒問題,但國內的學員請勿隨意進入,應當諮詢網絡專業人士,以確保安全。)

3,其他的還有許多,如YAHOO MESSENGER(在那裡的公共聊天室是不會踢人的),如MSN,如ICQ等等,都是比較方便的聊天軟體。可以在許多地方下載。

4,不一定每天要花大量時間蹲在網上和人對點聊天,有時比較開明的網站,有些從來不敢來答理我也不反對我的聊天客,我定期的收集一些明慧網的簡短新聞,一點學員詩歌或惡有惡報小故事,點點滴滴的每天貼一點給他們,久了,偶爾沒貼,他們還問,怎麼不告訴我們海外消息了?那幾個西人弟子回國了嗎?後來怎麼樣了?

5,我有時臨時有事或實在太忙,沒時間,也會去網站呆幾秒鐘貼一句「法輪大法好!」再走,用不了幾秒鐘時間,我要保證每天至少有一個中國的網站上有大法的標語,每天至少有一群中國人看到這句話。這跟有些離機場近的海外弟子拿「真、善、忍」「法輪大法好」的牌子去機場等中國人下機入境處的做法一樣,至少讓被蒙蔽的中國人知道,大法並沒有象中國報導的那樣在中國消失,他們也不知道海外有人煉法輪功。

網路聊天,每天利用星點時間向中國的人民講清真相。一開始沒什麼人回應我,還有人高喊把賣國賊踢出去,有人漠不關心。我發正念,看到它背後有一個魔,叫氣餒魔,不管那邊到底怎麼樣,它就是一開始表現出來,就是要讓你氣餒的,讓你灰心的。於是我鍥而不捨,我想到一定會有有緣人的,當我堅持下去,不一會就出現了,有的人直接說「你說的對!法輪功一定會平反!」「我支持你!我相信法輪功是好的!」「我終於明白這一切都是騙局了,的確就像文化大革命一樣,劉少奇怎麼死的許多現在的人都不知道了。」還有許多人給我地址,讓我寄自焚等真相的VCD給他們,給他們廠的領導。我都一一答應。而這些人是當初開始聊天時非常反對大法的。

資料統計,中國每年有7千萬人出國旅遊,所以我們要抓緊時機,既然這些人有緣份來到國外,就儘量向他們講清真相,但另一資料統計,僅中國每天就有幾千萬的人上網。這些網民也是眾生,大家都生活在被外星人變異的信息社會裡,為什麼不反過來好好利用它呢。如果每一個大法弟子每天用網絡向一個人講清真相,那大法的洪傳真的是成幾何式增長,謠言也會自滅。

網絡聊天不需要特殊的電腦專業知識,不需要停下來花時間收集郵件地址,可以有空就去一下,哪怕不會打字的人,只要會用滑鼠器拷貝和粘貼就行了,一般的人一分鐘就可以學會。

我看到報紙,說歐洲人人均一台電腦以上,也就是說其實這個方法適用於所有同修,包括西人弟子,如果有這個條件,好好利用並持之以恆,一定會有效果的。

由於本人對電腦不是很精深,有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人心在私聊中改變


芳林

這幾天網上聊天被突破了許多,每天我們幾個人都輪流花很長時間上網講請真相。

網上公開聊天的地方污言穢語很多,很少有人公開支持。我不管他們,耐心地給他們一字一句的講。讓他們看到我本人,我的智慧、我的教養、我的善。或者講真相文章一句一句的貼上去。

公開的地方雖然好話不多,(也漸漸地有了),但很多人開始願意與我私聊了解法輪功的真相。私聊可以針對每個人的具體特殊問題,去解他具體特殊的思想的誤解,非常有效,只要是善意的與我私聊的人,一般半小時內就會改變看法。可一旦私聊,就照顧不了太多的人,不能讓公開的每個人聽到我的聲音了。

當我終於向一個人講清了真相時,忽然發現又有一個私聊窗口開在了我的螢幕。他的話如下:

你好。
請繼續下去。
請講下去。
別理他們。
有人在聽
在看你敲的字
我們辦公室好多人在看。

我回復給他們一句:謝謝。

我打電話到大陸去講清真相的一些心得


【明慧網】前些日子看到了一些載有中共當局在中國大陸境內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件,及加害者之姓名電話的報導。

看到大陸學員被以種種殘酷的方式迫害,心中常感悲痛,常為他們的處境感到擔憂,但更為許多大陸功友在遭受如此喪盡天良的對待時,仍能堅定正念,不為所動,以至真、至善、至忍的方式來回應這些對待,感到由衷地敬佩與振奮。

前陣子當有些功友們提到,或許可以依著文件上所提供的迫害事實及加害者姓名電話,打電話到大陸去講清真相時,我心中便動了想打電話的念頭,但後來怕心使然暗暗怕自己學法不深,講不清楚反而誤了事;怕對方反問一些問題時,向來拙於言辭自己不知如何回應;怕中共會不會循線追來,也弄得自己家破人亡。結果這個想打電話的念頭就暫時打消了。

那時也聽說有些學員已經開始打電話了,心中就想,那麼就讓這些學法比較深、比較會講的學員去打好了,我還是可以在其他大法工作中盡一分力;在自己國內以其他方式來講清真相。

而最近看到了師父的新經文《建議》上,再次提到「作為大法弟子,在目前的情況下就是要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從而維護大法。」「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惡而不是大法弟子」時,我感到萬分慚愧:向世人講清真相是當前每一位大法弟子重大的責任,而我卻因為自己的種種怕心而逃避了這項責任,還心想:「反正有其他學員去做,自己就不用去做了」;「反正自己手上還有其他大法工作,比較不那麼敏感的」,就可以給自己藉口不管這件事了。我這不快成了師父在經文上所寫的「然而當大法要圓滿你時卻不能從人中走出來,在邪惡迫害大法時你卻不能站出來證實大法」的那種人嗎?

就在此時,我接獲自己撥接帳號服務中心寄來的國際網路電話優惠卡專案特報,所以又萌生了想打電話之心。只是,「這所謂的網路電話優惠卡到底要怎麼用呀?會不會很麻煩呀?上面寫著一定要用信用卡在網上購買,在網上購物會不會有風險呀?」我的心中產生了這些奇奇怪怪的常人念頭,而原先覺得大陸被迫害學員們的狀況很危急,這些電話要趕快打的心,就漸漸被弄得愈來愈模糊不清了。我想:還是緩一緩好了。

然而,過了一兩天,與功友一同出外弘法時,一位我同修媽媽突然問我:「你要不要打電話到大陸去講清真相?我這兒有申請了國際網路電話,如果你要打的話,我就把密碼也給你。」結果這位好心的媽媽就當場給我密碼,教我如何打網路電話,還分享打電話到大陸去講清真相的經驗給我聽,教我不要害怕。這下子,我再也沒有藉口來逃避、拖延這項任務了。

我把師父的新經文《建議》再看了好幾遍,也把載有大陸官員不法迫害大法弟子事實的資料及電話再看了好些遍(看的時候內心激動、氣憤不已),作了些筆記,擬了大概要如何講的草稿,然後就著手打電話了。

那天是星期天,一開始,打了好幾通電話都打不通,不過我知道監所人員在星期天一定會有人留守,所以就繼續試下去。幾十分鐘過後,終於撥通了。是一個男的接的。電話接通了,我反而有點措手不及,我心裡想,無論如何一定要如師父新經文中所說的「告訴他們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

「喂,您好,請問XX教導員在嗎?」我說。
「哦,他不在耶,請問哪裡找?」對方說。
「我是海外華人。能不能請您轉告他一件事?就是告訴他,請他不要再用殘酷的方式迫害法輪功學員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這個宇宙的天理;你們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作為,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這些加害者的姓名也被全世界的人知道了;請你們不要再迫害法輪功學員了。謝謝。」我說,因為心裡不知怎地覺得十分緊張,所以講完就掛了。

過了半晌,又繼續打下去。接下來幾個電話,我也都是用這樣的方式去跟他們講,首先要求他們不要再迫害法輪功學員,然後再告訴他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心裡想,師父說,「告訴他們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所以我一定要把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幾句話帶到。

結果,接下來的電話就沒那麼順利了。總是在我表明我是海外華人,要他們不要再迫害法輪功學員,告訴他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後,對方就把電話掛斷了。我心裡想,這些人真是不悟呀,大概是他們自己心裡怕,所以聽不進去。不過也因為電話老是被掛,所以我好像有點打不下去了,心裡想,就緩個幾天再說吧。

就在此時,我看到明慧網上「用大法賦予的智慧與慈悲呼喚眾生心中的善念」一文中,大陸學員以正念弘法的故事。那位學員寫到:「那麼我悟到,自己在做洪法的事情時,必須真正從心裡意識到自己對於眾生的責任。如果有時常人對自己不夠善,那一定是因為自己對他們的善與慈悲還不夠純正。這不是口頭上說出來就可以了,是要用我們真正的善念打動他生命的微觀。」

接著又看到師父在新加坡講法中提到:「其實我告訴大家,維護法不等於是暴力。善惡兩面在人的本身同時存在,我們排除惡的一面,只用善的一面來維護法……跟他講道理,完全用善的一面。」「這個善的力量是相當的大,只是常人社會的人往往告訴別人好事的時候也帶著自己的觀念,甚至於有怕自己受損失,維護自己的那個心裡。有許許多多方面的東西摻在裡面,所以講出的話,聽起來就不是味了,就不純了,往往還帶有情緒。如果你真的發自善心,沒有任何個人的觀念摻在裡面,你講出的話真的會感動人。」

我忽然明白到,自己講的話之所以會讓人聽不下去,自己之所以被掛電話,其實是因為自己心念和不夠正,不夠純,不夠慈悲,是在用惡的那一面維護法,加之以自己的種種怕心,所以無法打進別人生命的微觀。

在打電話時,我心中只覺得這些人的行為不應該,希望他們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了,但對這些正走向自毀之路的人本身,卻沒有一點慈悲與善念。雖然我的語調一如平常講話時的溫和,但是我很明白自己對他們說話時的心態是不太善良的。我心中對他們的感覺是「這些人實在可惡」,而非「我實為你的生命感到擔憂;你不太善良的行為,除了讓其他人遭受到痛苦,其實更會為你自己帶來不好的後果啊!」

我忽而悟到,師父要我們「告訴他們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但並沒有要我們用一種惡意的方式去告訴他們呀?!我人的那一面、魔性的那一面怎麼那麼無知地錯誤理解了師父的話呢?我心中實為自己的不悟及讓別人錯失機緣,而對師父和大法感到無比歉疚。

繼而想到自己這幾年來監所中給受刑人上課與他們互動的經驗。根據經驗,罪行愈大的人(如殺人犯),其實內在的恐懼愈深。當我們用帶著責怪情緒的批判方式,直接去指正他做的不對,不該如此時,往往會激起他自我防衛的心態;而當我們願意去看到他心中猶存的善念,鼓勵那善念,並無條件地去關懷他,愛他,從他所處的境地去同理他,全然為他的生命設想時,那個人的心門,終然會開啟;而他心中原有的惡念,會自然地被善的力量給轉化,愈來愈少。

根據這幾年的經驗,100個受刑人中,100個人都是如此。不管他犯的是什麼案,無一例外。只是,恐懼愈深的人,與自己善良本性隔絕愈遠的人,使其醒覺所需的時間愈久,所需的慈悲、善念愈大。

正如同舊日執迷在紅塵迷障中,與「真、善、忍」愈行愈遠的我們,不也是在師尊洪大慈悲的潤澤下,方能幡然醒悟?在大法的引領下,走上修煉心性、返本歸真的大道?

那麼對於這些其實在讓自己的生命一步步自向毀滅的人來說,與其如我先前一樣,覺得他們「可惡」,把他們當作敵人一樣去對待,想用重話說服他們「不要再可惡下去」,是不是其實應該先設身處地去關切他們生命的未來,用善意而非惡念去在向他們表達關懷的同時,跟他們講清真相呢?師父在<理性>一文中不是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嗎?

而我又該如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呢?

我想到,對尚未了解法理的常人來說、特別是站在大法對立面的常人來說,或許「情」、「理」兼俱的方式,會讓其比較容易接受。

「喂,您好。請問XX副書記在嗎?」我說。
「他不在。」接電話的是一位女士。

「請問您是她的夫人嗎?」我問?
「對。」

「夫人您好,我是海外華人,我打的是國際電話。是這樣子的,我聽說有一些法輪功學員在xx勞教所被以一些不那麼人道的方式對待,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事?」這次我不先定罪,只用假設的口氣,和緩地讓對方知道我們知道有這樣的事。

看她沒急著反駁,我又接著說:「聽說在XX勞教所,也就是您先生xx先生擔任副書記的那個勞教所,現在有一個轉化大隊,專門用一些不太人道的方式來對待法輪功學員,他們…」我依著明慧網上的那個教養所的資訊,把那個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一一講給那個太太聽。

「在海外的我們,聽到這樣的事情,實在覺得非常非常痛心啊。」我長長一嘆,然後話鋒一轉:

「這幾年來,看到祖國的經貿發展如此昌盛,我們海外的華人都與有榮焉。」
「我相信,祖國的昌盛發展,一定是祖國各行各業的人齊心努力的結果,所以我們也很敬佩包括您先生在內的,所有一心為祖國好而在自己工作岡位上盡職、努力的公務人員。」

「據我所知,目前在全世界各地有三十多個國家、上億人在學煉法輪功,在每一個國家中、人人都說法輪功好,許多人都因為學煉了法輪功,而在身心方面起到很好的提升作用,許多國家的政府,都因為法輪功對他們國家的人民起到人心向善的作用、進而達到社會淨化的功效,因此大力褒獎法輪功。唯有在我們的祖國,這一兩年來,明明人人也都知道法輪功好,但官方人員卻因為莫名的因素,不斷地無理打壓法輪功學員,殘酷地迫害法輪功學員。」

「哎,你們在國內的訊息可能不是那麼流通」我嘆了口氣說:「據我們所知也是全世界各國都在注目、痛心著的是目前因學煉法輪功而被無故關押、在獄中受盡凌虐的已有五萬多個人,而被凌虐致死的已有二百多人。」

「世界各國的人得知祖國勞教所、轉化班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殘酷事實,都感到十分的震驚、也很痛心。這件事在國際間已經成為一件人盡皆知的『醜聞』。只有祖國的人,因為消息一向被重重封鎖,還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聽她沒作聲,我又繼續說下去:「還有一件事,我想或許也可以跟您說,因為你們的消息真的被封鎖了,所以很可能不知道。」
「據我所知,祖國駐美大使李肇星先生前段時間內曾致電給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先生,說他參與造謠的工作,其實是受到重重壓力,不得已而為的;還說他手上握有法輪功是被造謠誣陷了的證據,說將來法輪功被平反後,他會如何如何。」

我接著又說:「又還有一件事,我想你們也不太會能知道這些,因為我們在國外消息比較通達,所以就順便告訴您。」
「據我所聞,其實現在祖國高層人士對於法輪功的政策已有很大的分歧,許多高幹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也都再也看不下去官方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了,唯有江澤民還在一意孤行地執意要打壓法輪功。」

接下來我說到他先生:「我其實不曉得xx副書記是不是真的如我所聞的,參與了不人道對待法輪功學員的工作?但無論如何,我其實是真的很替他擔心呀。」
「我相信xx副書記應該如您一樣,是位善良的人。只是現在因為國家不正確的政策,高層強迫的指示、及重重重重的壓力下,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才參與了這樣的事情。」

「但是呀,就如我剛才所說的,『法輪功的真相』已被廣大的國際間人士所悉,而『法輪功終要平反』了的風聲,也已經在祖國高層及國際間流傳開來了。如果有一天,法輪功真的平反了,那時,那些下指令的高幹們不一定有事--因為他們只是藏鏡人,只在幕後操作,名字不一定有留下。但如您先生這樣奉公守法,一心以為這樣是為國家好才昧著良心去做的人,是不是會首當其衝,最先成為舉世共憤的罪人呢?包括您先生在內的這些執法人員的所做的每一件不人道的事情,可是已被白紙黑字記在紙上,舉世皆知了!所以素昧謀面的我,也才能知道關於您先生的那麼多事,千裡迢迢地打電話想提醒他呀!」

「還有,我們中國人常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如果xx副書記真的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參與了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工作,那麼他往後不是將會承受巨大的果報嗎?不是在把他自己的生命推向絕境嗎?』

「我之所以打這個長途電話來,不只是為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性命安危而擔憂,也為您先生xx副書記未來的命運、處境而深深擔憂呀!」

「煩請您把我剛才所說的話轉告給XX副書記,請他無論以前有沒有真如我所聞的,參與這件不人道的事情,都希望他日後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能儘量善待法輪功學員。這也是在為他自己往後的生命處境,定下一個決定性的位置啊!」

我終於把一大串話講完了;國際電話,總是嗡嗡的,其實我也不確定她是不是還在線上。

空氣凝結了幾秒。

我想她可能早掛了吧?我會不會對著空氣講了太久??

正當我這麼想時,電話那頭傳來了那位夫人出乎我意料的回應:「小姐,謝謝你的好意。」

她的語調是溫和的、感激的;感覺得出來,這麼一大串話,她是真的聽進去了。

這反倒讓我吃了一驚,連說了兩次,「夫人,謝謝你,夫人,謝謝你」(謝謝她願意聽,謝謝她願作善意的回應,謝謝她願意把這些話轉告給她先生。相信她一定會),然後,才感動地掛上了電話(想到兩個生命要得救了!)。

後來又打了幾次電話,也是用這樣子的方式,竟再也沒有被掛斷電話了,幾乎每通電話,都講了好些時間,而電話那端的人,大多都靜靜地聽著。儘管有時在講到某些事的時候,他們仍會辯解一兩句。

例如,某個星期六,當我打電話找一位迫害大法弟子的某大隊長時,接電話的年輕人說,那隊長不在。本來我想等工作天再打,因為看到那隊長的「惡行」真的是人神共憤,真的恐會受到形神全滅的果報了。

但聽到那接電話的年輕人溫厚的聲音,我心中就想,能讓單位中其中一個人認清真相,也會起到某種程度的作用呀,這年輕人會接到電話,也是他的緣份。所以我在掛了電話後,又撥了過去,開始一段不短的對話(略)。

待我差不多說完了,並請年輕人把我的話轉告給某大隊長時,那年輕人終於發言了,他用微弱的聲音對我說:「我們這兒沒有這樣的事。」

我等他說完,然後,用溫和而堅定的聲音告訴他:「如果沒有這樣的事,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了。但是,我們中國人有一句話說:「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相信您們也都知道,法輪功的學員都是很善良人,他們並沒有作什麼違法的事,不應該被關押在獄中,更不應該受到不合理的殘酷對待。」

「還是希望如果真有這樣的事的話,或是您知道哪兒有發生這樣的事的話,希望您能盡力去勸勸那些正在扮演迫害者角色的人:「善惡真的有報」呀!請告訴他們,至少,為了他們自己生命的處境著想,希望他們能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善待這些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我強烈地感覺他聽進去了,即便他口裡否認有這樣的事。

我悟到,其實他本性中善的那一面,接近真、善、忍的那一面,是知道對與錯,知道孰是孰非的;那真相,其實他心裡是明白的。只是在大陸官方的打壓、威脅利誘以及種種殘酷連坐法的威逼下,他的心暫時被蒙蔽了、肉耳暫時被關閉了,「不敢」看到、說出、或用行動去承認自己心中所知道的真相、真理。

而大法弟子的電話,則再度提醒了它,真相何在、善與惡的尺度何在,以及「他們在做,全世界都在看」。

即便他最表皮、蒙了最多塵埃的那一面,一時無法去承認,但我相信,他的生命處境,已有了往正的那一方轉變的可能性,而那樣的轉變─如果他真的轉變了─又會從正面影響到他周圍的其他人。

我悟到,我們懷著慈悲與善心去做的每一件事,都像灑了一粒正的種子,在宇宙的花園中。它開花所需的時間或長、或短不一定,但那些種子,或許都會在適當的時機開出善果(就如那年輕人,現在雖然口裡不承認,但或許哪回,他又遇到哪位大法弟子、聽了一些話,或看了一些大法傳單。那時,他要在「意識層面」也接受大法,相信就容易多了)。

而我們所有大法弟子的工作,或許就是不斷地幫忙師父播種、在宇宙中用我們的「正念」撒下正的種子,讓這個宇宙中充盈著愈來愈盛大的正的力量。

以上為個人在低層次的一點體悟,望同修們不吝指正。

向國內打電話的幾點體會


【明慧網】從幾次給國內惡警和有關人員打電話中,體悟到,給他們打電話,直接揭露邪惡,點出他們即將必然面臨的可悲後果,告訴他們善惡有報的天理,有極大的威懾力,可瓦解邪惡,減輕大陸弟子的壓力。另外從修煉人的角度看,我們向邪惡之徒講話的時候,就是修好的一面運用正念清除邪惡的時候,只要對方一旦聽進去,哪怕是一句話,也足以使他背後的邪惡勢力從上到下,整個的崩潰。從對話中我每每可以感受到那種清除邪惡的驚天動地的變化,和邪惡勢力崩潰前的恐慌。以下談幾點具體作法上的體會。

一.準備材料

打電話前預先準備一些有關的材料,如該地區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實,和惡報的事例。放在眼前,以便參考。

二.發正念,清除邪惡

我打電話前先發正念,往往發完正念,感到心更加平靜、堅定,意念更正、更有力,打起電話來效果很好。正如師父告訴我們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三.不拘一格講真相

一般打通後,我先說我是從美國打來的,我們許多華僑從網上看到國內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報導,都感到非常震驚,「文革」之後改革開放多年了,還發生這樣的事,我們很不理解,打電話核實一下。

對方反映大體有四種情況:

1、態度較好,但矢口否認迫害。這時我一般不去揭破他的謊言,說:「你們如果這樣做,那很好,你們在這樣的形勢下,能堅持正義,很不簡單,老百姓是明白的,不會忘記的。」然後給他們講真相。「可是據說有的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十分殘酷,例如某某警察。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今日迫害他們的人,來日必遭惡報,你想想那些警察現在聽上面的,為了個人眼前的一點名利,昧著良心幹這些傷天害理的事,打死打傷那麼好的人,一旦平反,首先拿他們開刀,誰都不會反對的,連他的家人、朋友都要罵他,因為他們害的是真正的好人!誰都保不了他,因為他的上級連江、羅都自身難保。當年的江青是一個最好的例子。所以如果你們能善待好人,將來是會有好報的。」

2、態度惡劣。遇到這種邪惡之徒,直接了當地講「我們打電話不光是為了法輪功學員,也是為了你們,江、羅已把你害死了,你們還不明白。他們用一點眼前的名、利誘惑你們,用權威逼你們犯罪。你們細想一下,這件事是千古奇冤,這樣的事一定會平反,而且很快就會平反。因為江澤民馬上要下台。到時候,首先拿你們開刀,以平民憤。到那時,你們找誰去?誰能為你們說話?連你們的家屬、小孩、親戚、朋友都要受牽連。他們都會罵你們的。而受難的法輪功學員將是人民英雄,歷史的功臣,你們將是千古罪人!」

3、連打三次,爭取留言。通話時有些惡人往往會中途放電話,如果他放了電話就再撥進去,繼續講,不管他怎麼講,我只管講我的,他卡斷了我再撥。這時對方往往會不再接電話。有一次我意外地發現當我第三次打通沒人接了,但自動留言機開了,我立即接著講事實真相和善惡必報等法理。留言時間到了,我又撥了兩次,接著留言,把我要講的簡明扼要地全留給了他們。打完之後,我很高興,這樣他可以慢慢地聽,也可能當時他走開,他的家人或同事會聽到。

4、給領導幹部打電話,與他們借鑑歷史分析形勢,明大義,留後路。有幾次打電話遇到的是相當一級的領導,他們的口氣是,你們在海外不了解情況,事實不是那樣,他們是執行上級的指示,按章辦事。言下之意他們是例行公事。我就與他們講,「事實上不了解情況的是國內的人,因為國內消息封鎖,你只能了解本單位的事。當然,我們也理解你們,不得不例行公務。但是,真正你是例行公務,那群眾心裡是雪亮的,是不會忘記你們的。例如我一個朋友在文革期間是一個農場的領導,利用自己職務之便,例行公務保護許多老幹部,事後受到多方面讚揚和重用。可是有些單位的領導一時投機,大打出手,結果『四人幫』一倒,他們也跟著倒霉了,到頭來做了一個陪葬。到時候誰都不會為他們說話的。中國的事變化是很快的,一個領導人下台,一切都會跟著變。」

5、打他們家裡的電話,給太太、孩子們講真相,告訴他們及時提醒他們的丈夫或家長不要作惡,以免造業,將來全家人受害。

有一次,我撥通了一個惡警家裡電話,我聽對方是惡警的妻子,我就講他丈夫在外迫害大法弟子,她掛了電話,我就再撥,結果聽到撥通了,而且撥鈴聲消失了,但沒人說話,我一下意識到對方拿起了電話在聽但沒說話。我馬上很平和地給她講,她丈夫現在做的事,對她和全家多麼不好,多麼危險。希望她為自己、孩子著想,也為她丈夫著想,制止他迫害大法弟子,主張正義等。我講了約3~5分鐘,基本上最重要的講完了,對方才放下電話。我講的過程中,對方一聲未吭,但一直在聽,我想她今後一定會在制止邪惡中為她自己擺放一個較好的位置。

所以我們打電話時要心情平靜,不為對方所牽動,抓住每個細小的機會,講清真相,揭露邪惡。

6、遇有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時,立即打電話到當地各級政府,向領導投訴。打通後首先講,我有一個人命關天的事請XX領導過問一下。接著講,XX在XX拘留所被打死!這人如何好,作什麼工作,XX日被XX人抓去,好好的人被活活打死,現留下老人小孩無人照管,這僅僅是因為不願說假話,堅持「真、善、忍」。這樣先講一般情況,後洪法講真相,效果較好。有時,當講了一般情況,有的領導會要求寫信來,我就說那太慢,向他要電傳號,而後把這位受害弟子的情況和「天安門自焚」真相等材料傳過去。

我深深體會到,打電話是一個很有力、有效、而且人人都可以做的事,不管對方態度如何,只要我們大法弟子的聲音傳過去,就可以鎮邪除惡。

近期給國內宣傳部門打電話的經歷


【明慧網】在國內宣傳機構中多數是不明真相者,造謠之徒極少極少且見不得光。

明慧網報導:「邪惡勢力在拍攝誣衊大法的電視」
據(大河報)報導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電視節目製作中心與中共河南省委宣傳部、河南科技廳等部門正在製作誹謗電視片(在北京開機,明年年初結束)對大法進行誣衊。
參與人員有:
總導演:中央電視台導演 曲靜
總顧問:藏樹青
撰稿:河南省社會科學院科學雜誌副總編張志強
在此正告該片的參與人員,善惡有報,不要成為邪惡的幫凶,請為自己的未來著想……

根據上述明慧網報導,在同修的協助下,我給國內從地方,到省級,到國家最高級宣傳媒體,上下打通了16個電話。幾乎所有人都不知道此事。令人欣慰的是絕大部份接電話的人都認真聽我講真相,特別是海外大法的洪傳情況。只有少數人反映很害怕。

最後找到了電視撰稿人:河南省社會科學院科學雜誌副總編張志強。

以下是通話內容:



(2001年12月13日,打通張志強電話393-3724)

B:喂,你有什麼事啊?
A:噢,我聽說你在編法輪功的電視片,我這裡有一些真相片子想寄給你。
B:你寄給朱先生吧,他知道。我不知道這個事。
A:不是說你在管嗎?
B:沒有。他們登我的名字,我還有意見呢。第一,他們這麼做,沒通過我同意。第二,這事我還不清楚呢。他們就登了。
A:噢。我這裡有一些真相的片子。反映世界上五十多個國家的千百萬人來修煉法輪大法的,這五十多個國家的政府都支持法輪功學員的人權。特別在美國和加拿大,有500多個州和城市褒獎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受到很多國家人民、政府的尊重、信任,獲得了幾百項各國政府授予的榮譽稱號。很多外國人都在煉法輪功。煉了以後思想輕鬆,身體健康。這些都是真正錄像錄下來的。很多人都在煉,沒有一個國家說不好的。跟國內說的不一樣。我想寄給你們。還有關於4.25情況,自焚真相等。
B:你寄給朱先生吧。
A:地址是不是:鄭州市豐產路23號,河南省社會科學雜誌社,郵編450002?
B:是,你寄給他就可以。
A:朱什麼?
B:就朱先生,就行。
A:你有他的電話號碼嗎?
B:你給他打沒用,他也不清楚。你給北京打吧。他們清楚。
A:北京電話是10-62358234 和010-62047232嗎?
B:對,和我這裡的號碼一樣。你快打吧,片子很快要出來了。
A:好,謝謝
B:不客氣。


然後,從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到中央電視台找了一大圈,也只是發現了一些線索,沒找到禍根。它隱藏得很深。我感到自己在一台龐大的機器裡尋找壞了的小零件一樣。但我相信禍根早晚一定能挖出來的。同時我知道當人們都知道了真相,尤其是知道自己受騙了時,邪惡就沒有藏身之處了。

下面是一系列電話中的一個,(弟子講話部份省略一些):


(2001年12月16日,打通中央電視台)

--- 中央電視台是一個很大的單位。非常分散,有很多很多部門。你是不是找我們?
---都不是我們拍的(指法輪功的片子),都是地方拍的。
---他們拍了以後拿過來我們報導一下。拍都不是我們。
---我們也不知道那個地方都有些什麼事。我們怎麼可能直接去拍他呢?
---對,對,對(指播放原則)。那有,但那也不歸我們管,不歸我們這個部門管。歸新聞中心。
---這個情況非常複雜。所以你得問……你問我反正我們這兒都不太清楚這個事兒。
---新聞中心的號碼……我告訴你新聞中心的號碼,然後你再去問。因為新聞中心下面還有好多部門。具體是哪個部門,你還得問他。你等一下啊。
---喂,餵。你打658506764,是新聞中心的,它是中心的秘書的號碼。
---寄材料地址,中央電視台,北京中央電視台新聞中心,行了。
---郵編 100859。
---關於法輪功的材料?!
---不是,你是站在哪,哪個角度,是,是揭批法輪功啊?
弟子:噢。主要是我這兒有一些真相的片子。我在美國。我這裡有反映世界上五十多個國家的千百萬人來修煉法輪大法的,這五十多個國家的政府都支持法輪功學員的人權。特別在美國和加拿大,有500多個州和城市褒獎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受到很多國家人民、政府的尊重、信任,獲得了幾百項各國政府授予的榮譽稱號。很多外國人都在煉,沒有一個國家說不好的。跟國內說的不一樣。這裡有很多錄像。而且還有自……
---別,別,別跟我說,你如果要是揭批法輪功的材料啊,你就可以那個,如果你要是宣傳法輪功的這方面材料啊。你最好別,別,別散發。
弟子:那不叫散發,作為宣傳部門也應該客觀報導真實情況啊。
---不是客觀,我們就是要,要,……站在中央宣傳的立場上。就是宣傳揭批法輪功。

弟子:那也不能睜著眼說瞎話啊。你們錯誤的報導已經使無數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抓、被打、被打死。使許多人家破人亡……

---我現在事很多。告訴你了。你再怎麼聯繫,聯繫吧。我們這兒是……反正不辯論這個事情了。好吧,啊。

弟子:不過,你這個不要瞎編唉,文革中劉少奇都是大叛徒、大內奸。那個不對的呀。但是你具體做的人你要注意,做錯了對你自己不好啊。你得在你的範圍內做好了啊!對吧?啊?

---好。


同修幫我找到了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局長們的電話。
以下是其中一個:

(一)辦公廳(法規司) 督查、督辦總局決定的重要事項,綜合協調各司(局)及直屬單位的有關工作;負責重要文件的起草和組織對重大問題的調查研究;負責文秘、檔案、辦公自動化、信訪、保密以及機關財務工作;承辦廣播電影電視事業管理法律法規起草和智慧財產權的有關工作。
主 任:朱虹(兼司長)
以下是談話內容:
(註:為了省時間,一般只反饋對方的話。弟子的話儘量簡單)

A:朱主任在嗎?
B:我是啊。
A:我寄給您的VCD收到沒有啊?是反映法輪功在國外的情況……
B:沒有,你是哪裡啊?
A:美國,沒收到可能還在路上。
B: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電話?
A:這個都知道,誰幹了什麼我們都知道。誰支持法輪功,誰反對法輪功。象那些打死打傷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公安部門,有關責任部門。我們都知道。國外50多個國家都有煉法輪功的人,政府都支持……
B:你是哪個單位的?你是干什麼的?
A:我也是法輪功學員。我原來是癌前病變患者……(一共講了20多分鐘。他一直在聽)
B:我現在在開會。
A:好吧,下次再說吧。再見。

*****

一系列電話打下來,我對師尊《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講的一段法有了感性認識。師父說「……用現在的標準衡量,我看中國大陸那些造謠媒體是不行的。有個學員說:「朝中無人了。」我看是這樣的。誰能為邪惡的造謠、流氓式的誣陷那樣賣力呢?……」

我想,電話還要不斷打,從而救度更多的不明真相的新聞工作者,同時剷除國內宣傳機構中的邪惡因素。

給中國大陸警察打電話講清真相


文/日本大法弟子

【明慧網】當我給吉林省某市某鄉派出所打電話洪法講清真相時,對方聽說我是法輪功學員,還沒等我多說,對方便一五一十地告訴我他們鄉的法輪功學員在2001年12月31日晚把鄉裡的電線桿上全掛滿了大法橫幅,牆上、建築物上噴上大法的標語。我聽了真感動,國內大法弟子在這樣邪惡的環境下頂著壓力走出來證實大法,真的了不起。可電話裡大陸警察不理解地說:「你們這是擾亂治安。」我說:「我們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身體又好有什麼不好,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是錯的,不准煉功,不准上訪,一上訪就抓就打,這是剝奪人的最基本的權利,法輪功學員是迫於無奈是在頂著壓力甚至是冒著生命危險在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他們是在做一件最善最好的事!」

聽了電話的一位警察說:我按真、善、忍做人就行了。另一名警察卻大罵大法。我告訴他善惡是有報的。說完我就把電話給掛了。之後,我越想越覺得不應該掛上電話,國內外弟子是一個整體,國內弟子在這麼邪惡的環境下還堅定地走出來正法,國外弟子應該做得更好。於是我先發正念,然後拿起電話又撥了剛才的電話號碼,電話馬上接通了,我說告訴剛才罵大法罵人的那個警察請他不要這樣做惡,對自己不好,我真是為你們好才從日本打國際長途電話給你們的!對方不相信我是從國外打來的電話,於是我就把《普度》、《濟世》的音樂放在電話機旁,對方象是震住了,不出聲靜靜地聽了有5、6分鐘才把電話掛斷了。

通過打電話我體會到國內的宣傳很邪惡,都是採用騙人的手段,我打了好多電話了,國內的警察都不相信是從國外打去的,他們都不知道國外有法輪功。所以我建議我們國外的每個大法弟子在春節前後都往國內打電話洪法講真相、揭露邪惡,不拘一格地把真相展示給他們聽!

告訴人們生命需要真、善、忍!

以上是個人的體會,僅供參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