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文摘 第012期 講真相專輯(六)



【正見網2002年01月27日】

目錄

正文

對「真、善、忍」的迫害真的與您無關嗎?--寫給有志於投資中國大陸的海外之士


邱楠楠 (新加坡)

我是做銷售工作的,幾天前,一個客戶非常氣憤地給我講了一個發生在她身上的真實故事。

她首先問我是從中國來的嗎?我回答是,她又問我是中國哪裡的,我回答說是山東的。她用試探的口吻又問到:「聽說去中國投資很好啊,中國哪麼大的市場。」我說:「其實很多人都不太了解中國的實際情況,只是看它的外表而已。」聽我這麼一說,她突然間象打開話匣子,向我訴起苦來。她說她和幾個朋友幾年前在中國的河南某地投資了很多錢開了一間3、4層樓高的餐館,那時當地的很多官員都參加了開業典禮,搞得非常熱鬧。而且那些當地的官員經常去她的飯店大吃大喝,從不付錢。她一邊說著一邊拿出當時在當地的報紙上做的大型廣告來給我看。由於她不能一直呆在中國,所以委託當地的一位股東負責代她們料理。但是,從她們離開一直到現在,一分錢都沒有收到,另一位股東曾經回去看過,那間餐館已經面目皆非,開業時她們買的一切設施,如鍋碗瓢盆等等,全然不知去向,問當地的代理人,他們就把公安叫來,反過來說她們還欠裝修飯店的錢和員工的薪水,把這位股東氣得只好回來,不敢再去了。以前簽過的白紙黑字的合同也變成了廢紙一張。她問我難道中國沒有法律嗎?我無言以對。

自然地,我向她講起了江XX政治流氓集團在中國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精神的殘酷迫害。而法輪大法正是教人真正地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真」就是說真話、做真事……。江XX政治流氓集團在兩年多來,為了打壓法輪大法,利用了所有的宣傳機器,肆無忌彈地製造了無數的謊言試圖欺騙全世界的人,甚至還導演了「天安門自焚案」和最近的「XXX謀殺案」來為它們的打壓塗脂抹粉。對法輪功學員的性命更是隨意踐踏,還宣揚「打死白打死,算自殺」。試想如果一個國家政府的最高領導人為了達到個人的私慾可以隨便殺人和肆意欺騙的話,在這樣的社會風氣與制度下,為了生存,誰還敢再講一句真話呢?外商投資的幾個錢在他們眼裡又算得了什麼呢?

但是,還有很多人對中國抱有很大的希望。我經常聽到有人從中國的大城市回來後都會感慨地說:「啊,中國發展得很快呀,象上海、北京等大城市的摩天大樓不亞於海外其他國家……」可是,有多少人知道這些大樓背後所隱藏的故事呢?又有多少人知道在中國因下崗而吃不上飯的大有人在呢?很多的海外人士都是被中國外表的假象所迷惑而不斷地投資,希望能大賺一筆,但是卻沒有想到那些錢很可能就像投進了無底洞一樣,不知去向。其實不管做大生意還是小生意,誠實是基本條件,也是做人應有的最基本道德。然而「信譽第一」在中國已經成為一句空話和欺騙的外衣了。

被騙的投資者都想挽回損失,避免類似事件再發生,就像我的那位顧客一樣。其實最根本的辦法就是:共同制止江XX政治流氓集團對「真、善、忍」的迫害,因為這與你我息息相關。

朋友,敬請三思吧。

在商業經濟界講真相


Christina (紐約)

2000年4月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大會上親眼目睹了江氏政權如何無恥地利用經濟援助收買第三世界國家,利用西方國家對中國市場的競爭挾制這些國家,逃脫對江氏人權罪行的譴責。當時就想:是誰在另外空間高層控制利用經濟壓製法輪功的聲音?太壞了。

隨著學員們在政府、媒體講清真相的工作的推進,越發覺得我們在商業經濟界講清真相不足所造成的障礙。受江氏政權宣傳的影響,頗有些商業界人士認為中國是個很大的市場,積極投資。又深信江氏政權宣傳的穩定壓倒一切,主動迎合江氏政權,阻礙其他政府對其人權劣行的譴責,壓制正義的聲音,包括在法輪功被鎮壓問題上的態度,覺得對官方的惡劣行為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對賺錢有好處。而商業界在西方又對國家經濟及對外政策起很大的影響。眾所周知,江氏政權外交使官利用經濟藉口,甚至拿著合同買走一些政府機構對法輪功的褒獎。可能許多學員講真相時遇到對方雖對受害學員同情,但由於商業經濟原因不願站出來表態,怕得罪了中國。國人也有把對法輪功的支持等同於破壞中國繁榮經濟。甚至學員自己都有時會想:他們與中國做生意,不大會支持我們,默認這種觀念的存在。

真正的現實又是怎樣的呢?在鎮壓法輪功過程中使用的卑劣手段及道德的敗壞、體制的腐敗反映在當今中國的社會各個領域,已經把中國侵蝕得只剩下一個刻意裝扮出來行騙的外殼。民不聊生、危機四伏。然而藉助中國媒體、黨的喉舌的偷天換日、顛倒黑白、指鹿為馬的騙術(由污衊法輪功的手段可見一斑),製造了最大的一個經濟繁榮幻象。外國投資者紛紛入股,直到大筆資金不知去向,浪費在貪官身上,才恍然大悟。絕大多數進入中國市場的企業虧得一蹋糊塗,但仍有中國僱傭的外國公關人士遊說更多政府、企業、個人往中國扔錢,再搭上他們的人格。而有些國人只從自己利益出發,得了一點錢就選擇默認官方的暴行和不實報導。其實他們隨時都可成為經濟崩潰的犧牲品。

這都是變異的觀念。尤其當它們對正法起到反面作用時,作為大法粒子,我覺得應該利用一切機會、在一切接觸環境中主動糾正它、而不是被動地被牽制。在公司上班的學員,可以向老闆和同事講清真相;做生意的學員可以向供應商、顧客、同行講清真相;研究經濟商業學術問題的專家學者可以揭露中國經濟的幻象,從而達到講清真相的作用;每個學員都有親朋好友做生意的,可以向他們講清真相;每遇到大規模商業界集會,集體合作講清真相;等等等等。我們應該行動起來,從各個空間快速清除這一阻礙。

淺談舊勢力在迫害大法時的經濟輸血和經濟危機


天亮

在講清真相中,我們經常遇到這樣一種情況,有很多中國人認為是某某黨給他們帶來了幸福生活,人民的生活水平在不斷提高,日子越過越好。認為某某黨雖然腐敗,但畢竟給人民帶來了好日子;江澤民怎麼壞,宣傳媒體怎麼給別人造謠,對他們來說都不是什麼問題。也就是說,表面的經濟繁榮使很多人願意維持現狀,很怕自己失去現有的既得利益。社會的風氣也是一切向「錢」看,某某黨可以給他「錢」,所以某某黨搞運動迫害法輪功死了多少人他就可以視而不見,無動於衷,甚至推波助瀾。先不說同樣時間內非共產黨統治的台灣有多大的經濟成就,也不說建築在沙灘上的亭台樓閣能有多長久的美好,單說中國大陸這種社會意識形態背後的真相是什麼呢?

在改革開放前,中國是一貧如洗,國民經濟出於癱瘓的狀態,是從改革開放中國經濟才開始有了活力。其它大多數共產國家由於沒有經濟基礎的支持,在十多年前就垮掉了。連共產黨本身現在也不相信什麼共產主義了,而中共卻可以維持其專制獨裁,靠的是什麼?那就是表面經濟的繁榮,和所謂的世界最大市場。中國的經濟浮華「童話」是江澤民犯罪集團賴以維持的命脈,也正是這種浮華,才使得迫害大法的機器得以運行。不然,耗費巨資的鎮壓早就維持不下去了,因為現在中國的經濟其實早已是個空殼。

看看現在的國營企業,有幾個是盈利的?銀行裡有多少的呆帳和濫帳?整個國家有多少可盈利的資產?海外投資究竟能夠收回幾成?

中國的經濟就如一個病入膏肓的病人一樣,已經不能自己造血了,他是依靠輸血來維持生命。

那麼,江犯的「輸血管道」在哪裡呢?

這個「輸血管道」就是讓錢源源不斷流入江澤民犯罪集團之手的外資投資渠道。它可以借各種名目設立,誘惑急功近利的人們進去投資。一旦資金到帳,就由不得經營者的意願了。江澤民出於對權力的過度保護,在近三年的鎮壓法輪功中,耗費的巨資遠遠超出中國老百姓、特別是「老外」的想像――不惜工本地拿錢鎮壓中國人中最善良和平的人群,資金如何保證?只好殺雞取卵,把國家經濟建設和維護真正社會穩定的資金抽調挪用,收買特務、刺激暴徒、鼓勵告密、大建集中營,沒錢了再巧設項目,從海內外投資者的荷包裡大掏特掏。「設立項目-招引外商投資」被當成了江澤民犯罪集團的輸血管道,讓大批沒有足夠資訊來源的普通投資者誤認為中國的經濟前景很好,把世界上最大的「無底洞」當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投資市場」。這種人為的誤會,很大程度上是江澤民集團上層為了得到外商的大量投資而放煙幕造成的。靠這種「經濟輸血」,人間邪惡勢力從一定意義上來說的確取得了苟延殘喘需要的刺激。

那麼,為什麼又說舊勢力已經面臨經濟危機呢?

請看下面這個例證。

「2001年3月1日,我收到一封朋友轉發的法輪功信徒家屬(署名悟空)的求救信,信的全文如下:『我急需法律援助 我的家人因修煉法輪功,去年去了北京,到現在一直在北京呆了五個月了,近日被警方抓獲,昨天派出所所長把我叫了過去,把這個消息告訴我,一兩天後把他們押回濟南,讓我為他們準備交點錢,一人五千,三人共計一萬五千元,據說是警方偵破此案的費用,以及我的家人去上轉化班的費用。我想問一下專家的意見:
1.這樣做合理嗎?
2.這樣做在法律上有依據嗎?
3.我怎樣保護我的權利呢?
簡單介紹一下我自己,……我從來就不煉法輪功,我也一直在說服我的家人,讓他們別出去洪什麼法,更別去北京。一九九八年七月間,他們去省委靜坐,結果引來抄家,我自己的計算機也被抄走了,至今不給,這我可以不要了!但這一萬五千元,我是真不打算給!我想堅決不給!單位也來過,若不是我業務、技術好,工作早沒了。現在,我不想謾罵,因為我還算理智;我也不想失去什麼,因為那是辛苦勞動所得;畢竟我沒有作過什麼,這一切難道是我的錯?朋友們,有誰能幫我一下呢,我需要一篇有理有據的東西,告訴他們這錢我不該交。法律在這個時候能幫到我嗎?……」(摘自博訊1/24/02)

以下是對此案件的兩點分析:

(1)經濟在鎮壓中早就被利用來扮演重要角色

這是一起當事人為了信仰失去自己的財產,家裡其他人的財產也遭到搶劫並面臨失業危險的案件。在這起案件中,這位署名悟空的求救者簡單清晰地敘述了發生在他家裡的悲劇,根據敘述,他家有三個人信仰法輪功,三人在1998年7月份就曾經因為去山東省委靜坐而被抄家,抄家時「我自己的計算機也被抄走了」,也就是說,抄家的時候就是連坐的,對於那些當值的警察而言,法輪功學員的家可以隨便抄,而且那時還只是1998年,也就是中共大規模鎮壓法輪功的前一年,1999年7月22日以後是什麼狀態那就更加可想而知了,簡單說為了信仰他們首先失去了賴以生存的財產,與他們有親緣關係的人雖然不信仰法輪功也在連帶受迫害之列,他們的財產權也不受基本保護,「悟空」若不是技術好也早被辭退了。

從此可見,經濟在鎮壓中早就被利用來扮演重要角色。――邪惡一方面早就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實行「經濟上截斷」的惡毒政策,另一方面,也早就對開始了在鎮壓中對參與者的經濟刺激。

(2)政府經濟來源難以支撐鎮壓規模和強度

在上述案件中,可以說是政府通過搶劫被迫害者、敲詐其家人的財產來迫害財產的主人:濟南警方要將「悟空」的家人三個法輪功信徒押回濟南,這又成為警察敲詐的藉口,他們所謂的破案費、轉化班學費(這都是中共特產)從法理上說就是警方非法獲得的財產。假設警方執行的法是正義的法,那麼他們的執行費用來自國庫,即來自納稅人的腰包,薪俸是從財政撥款中得到,也是從納稅人的口袋裡獲得,是他們應得的報酬。然而,鎮壓、迫害自己的同胞作為一個有基本良知的人是不屑於做的,因此,哪怕沒有任何報酬甚至自己倒貼去迫害無辜的人,這也是犯罪行為;再稍進一步講,如果他們僅僅按照上級的命令從國庫中開支迫害法輪功信徒,那也是拿著納稅人的錢,冠冕堂皇的犯罪;再進一步講,現在他們搶劫了被害人不算,還要受害人自己出錢害自己,不但如此還要受害人的家屬掏錢請政府迫害自己的親屬!這不但不是「免費害人」,也不是「奉黨害人」,而是最無恥、最猥瑣的「穿制服打家劫舍」,其卑劣程度遠遠高於被判刑甚至槍斃的劫匪。(引自博訊同文)

不難想像,如果資金充足,江犯是捨得在他最怕失敗的這件事上花大錢的,但是現在參與迫害的走卒們不得不自謀財源、滿足貪慾。可見,江澤民犯罪集團因為堅持鎮壓法輪功身處經費緊缺的窘境。不僅如此,他們給眾多家庭和個人都造成了很大的經濟壓力,給社會也製造了無數經濟犯罪案件。這樣的獨裁暴政情況能維持多久?何以為繼?人間舊勢力還是投的吸引海外投資這個藥方。

*****在修煉人圈裡有人談到,有學員發正念剷除舊勢力對經濟的安排時,看到另外空間一個很龐大的「金」色網狀的東西。很多大法學員現在很貧困,幾乎沒錢做大法工作,就是因為邪惡的舊勢力在這個網和學員之間沒有建個「橋」,而把橋建造給了迫害大法的人(以及其它邪惡的安排),金錢就沒法往學員那裡流去做大法的工作。當然,這只是說個意思,因為個人看到的只是個人在有限的狀態中所能認識到的。我們的確不執著於金錢,但問題在於舊勢力利用金錢來迫害大法,使我們沒錢做正法進程需要我們做的工作,那不是對正法很大的迫害和干擾嗎?不是對帶著錢來的那些生命最大的不公和迫害嗎?不是把他們往助紂為虐的路上推嗎?

邪惡勢力利用人們的賺錢心理,把海外的錢收集起來,然後把這些錢通過這個網絡運到邪惡在中國的病身,來維持邪惡的生命。當我們在另外空間把這些邪惡的管道全部清理並使運輸方向發生逆轉時,邪惡幹壞事就沒有「血」來維持其生命了,帶著錢來在世間的那些人才能有機會正確地擺放他們的位置,我們大法弟子也就能使用這些錢去救度更多的世人,並為法正世間奠定所需要的良好基礎。

舊勢力的安排是把對下來度人的覺者進行迫害當作理所應當的事情,但師父是不承認這一切的。正法就是要打破舊勢力的所有安排,經濟領域的事不能再拖延了,天象變化也已為我們做這件事帶來了方便。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應該及時認識到這一點。大法弟子從法理上認識到經濟問題的實質,在講清真相中救度經濟領域裡的可貴生命。

轉載自明慧網 http://www.minghui.ca/

假若我有十個億


海倫(新加坡)

假若我有十個億,我將用來做我認為有價值的事。一個念頭突然冒出來,我會不會拿它去中國投資?

我生在中國,長在中國。那裡是我魂縈夢牽的土地,我從內心深處希望她富強,人民安居樂業。然而,我的投資對此有幫助嗎?首先,我可能回去投資嗎?在那裡,我有一些昔日的同窗好友。他們大多是從學校出來的老實的老百姓。我還有為數不多的遠親,他們中沒有官職顯赫的大人物。看來我得「公事公辦「,層層蓋章,不可稍有疏忽。有一種做一筆必輸的生意的感覺,這讓我想起新加坡投資興建的蘇州工業園。

1994年5月,蘇州工業園區正式啟動,中新兩國領導人在敲鑼打鼓的熱鬧場面下參觀過園區。我因工作關係去過蘇州。第一次去蘇州時工業區已是初具規模。從上海到蘇州途經工業園,接我的司機載我繞進去看了看。為此配套興建的公路象極了新加坡本地的,整個園區具有新加坡的特點:整潔,嶄新,有條理。看得出基礎建設投資不少。新加坡從資政到普通國民對此期望甚高。新加坡與中國兩國間關係良好,資政與中國領導人的私人關係甚佳,看來園區理所當然有非常好的發展。

本地報章報導過資政在北京見到了中國副總理,還見到了江XX,江XX當時已經代表中國人民給了資政一個明確的態度。江XX認為中新兩國共同搞發展的這個園區是中國的「重中之重」項目,而且一定要把它發展好下去。

當然,這些和我的工作本身並無直接關係。和我工作有業務往來的公司位於蘇州政府投資的蘇州工業新區。由於經濟利益上的衝突,新區和園區的矛盾很大。

儘管中國方面的領導人一直信誓旦旦表示對外資投資的鼓勵,蘇州工業園區開發公司提前進行股比調整,交由中方管理。也就是新加坡對園區的管理無法繼續,提前結束營業。這過程,虧損的數目不是一般投資者所能承受得了的。這筆資金,餵了不少與此相關的大小官吏吧。

這兩年,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我就不方便到中國公幹了。聽說我去過的公司也不能自由上網際網路了,儘管它屬於中外合資企業。說到上明慧網看一看,那裡的同事半開玩笑地說:「這可不敢,恐怕網站沒聯上,樓下警車就開到了。」

中國推行了改革開放政策以後,商機很多,中國人好像都富起來了。一黨專制下的媒體盡力渲染歌舞昇平的景象。實事求是的說,是少數人富起來了,而且貧富懸殊。下崗(即失業)職工,每月只能領取生活費的工人,勞作一年也換不來溫飽的農民,占了人口的大多數。由於道德下滑,社會風氣敗壞,引來了數不清的社會問題。記得到中國公幹的時候,由於住宿的飯店屬於當地數一數二的,晚飯後的景觀讓我瞠目結舌。非常多的打扮妖艷的女子聚集在大門及前廳,她們在天暗下來以後被陸續領走。那裡是一個一切向錢看的社會,人們說笑貧不笑娼。計程車司機也因夜裡載很多這類主要在黑夜出動的乘客顯得生意興隆。

那些次到中國公幹的經歷使我對自己的國家產生了很深的失望。人心變壞,希望在哪裡?直到修煉了法輪功,我才在修煉者人群中看到了道德回升、人心向上,並看到了整個社會道德大面積回升的跡象。然而,這個時候中國展開了全國範圍內的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以江XX為代表的中央政府裡一小撮人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用最殘忍的手段打壓法輪功。舉國上下的警察放著壞人不抓,而專去抓一心向善的法輪功,甚至把他們打殘打死。還向被非法關押學員的家屬索要錢財。公職、住房、工資、子女上學等成為學員保證不煉的籌碼。法輪功學員堅持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絕不會以此作為交換條件,結果所受到的折磨令人髮指。

於是,縱觀全中國,敗壞體系下的每方面都體現敗壞標準。古時的「秀才遇到兵,有口說不清」。實際情況比這更糟,哪裡有道理可講?如果見識過去府右街的路上需要罵人方可放行,以及天安門前眾目睽睽之下公安便衣對法輪功學員的拳打腳踢,連西方學員也無倖免,就明白我所言不虛。1999年江XX的一句話演變成一條國家法律,說明平時根本無法可循。

這樣想來,假若我有十個億,暫時還是不要到中國去投資為好。一個政府如果對真善忍精神進行鎮壓,這個政府會把國家引向道德、社會和經濟的全面崩潰。這不危險嗎?

講清真相 幫助世人分清善惡、樹立正念


夢醒

我們廣大法輪大法弟子以和平的方式,堅決地反對這場無理的迫害,本是按照「真、善、忍」的原則所作出的大善大忍之舉,然而在這已沒有心法約束的末法時期,被邪惡長期以來灌輸了無數敗壞觀念又聽信了謊言構陷的中國人,卻並不是那麼容易理解我們所做的這一切。有一些人在知道了一些真相後,不願意相信,而是繼續用他們敗壞的觀念衡量這一切。很多同修都感到向中國人講真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是親人和相熟的朋友,本是對我們的為人相當了解,然而遇到這件事,就糊塗起來了,往往花了我們好長時間,進展也只是慢慢的,一點兒一點兒的,我自己就是這種情況,當在網上看到同修成功地對某人講清真相,使他(他)明白過來的例子,都是深深佩服,在不斷地向內找、學法、閱讀同修的相關文章、把自己的所悟寫成文章、在講真相時檢驗所悟是否正確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正在逐漸接近那條最正的路。

例如我丈夫和身邊的朋友都是有高學歷的人,但只相信他們已認識到已接觸到的科學範圍內的事,觀念很重。讀書人,如果不能從根本上把道理給他們講清楚,真是不行。最初向他們講真相時,我告訴他們一些事實,如4.25北京大上訪、我自己修煉後身心的變化、甚至自己的一點特異功能的體驗,但後來發現他們仍用他們的舊觀念衡量這一切,並不怎麼相信我講的,後來我認識到我一直在迴避講法輪功所涉及的有神論的問題,覺得一個人只要看到事實,就可以分清善惡,而他們就偏偏因為由於對有神論的偏見,在強烈的干擾他們,再加上其他的觀念,使他們認識真相困難重重。後來,我終於悟到,既然他們對有神論有偏見,那麼我們要做的,就是從正面給他們講有神論,用我們從大法中學到的、領悟到的道理去正他們所帶的不好的觀念,以後的人類就是相信神的。講真相時立足點要正。

在認識到這一點以後,我很快悟到,最根本的問題,是觀念的問題,人就是由觀念所控制的,我們不破他們的觀念,就很難讓他們認識到真相,而破他們的觀念,最好的方式就是告訴他們正的理念,把什麼是宇宙特性「真、善、忍」(與常人的理解是不同的);大法弟子的所作所為是如何地遵從著這個「真、善、忍」;而「真、善、忍」是法,這些內容首先以最有效的方式告訴常人。幫助他們認識真理,建立正念。所謂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使用簡潔的有說服力的語言,排除一切干擾,抓緊主題,把大法的修煉者反對迫害所遵從的大法在人這一層的法理,結合修煉者的實際行為,完整清楚地講給世人,使他們通過理論和實際相結合的闡述,真正地認識到「真、善、忍」的理念,認識到修煉人的偉大。

以前覺得講真相和使人們建立起正念是有先有後,並且需要一個長時間的事情,現在我認為;建立正念是首先要做的事。建立正的,就是在破除敗壞的。所有的事實、材料都圍繞著使世人認識真理、建立正念、加強正念而用。

要做到這一點,需要注意以下幾個方面的問題:

一、立足點要正,站在法上。如果我們把從大法中悟到的對宇宙的真理的認識當作立足點去講真相,那麼我們講出的就真正是每個弟子在他修煉的層次上的東西,他們對低層的東西,必定是有制約作用,這樣,才能做到用最正的去正他們那些不正的;

二、注意講清真相時的完整性。如果我們把「真、善、忍」的理念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清楚完整地講出去,就好比我們用我們層次上的東西,在常人的小宇宙中,組合成了一個肢體健全的大力神,那麼,這個大力神就可以自動地發揮巨大的作用,在他們的小宇宙中剷除邪惡,清理變異,然而如果我們沒有意識到首先需要使世人真正地完整地認識「真、善、忍」的理念的問題,把各種事實散亂無章地,或者完全隨著提問者的思路而用,就好像只是放在他們的小宇宙中一個神的一條胳膊,一條腿,或是身體的幾個部分,雖然也會起作用,但畢竟威力小,太被動。即便最後能組合銜接起來,也往往是費了很長的時間,事倍而功半。一個完整的理念又好比是一個首尾相接的不破的陣營,而不能銜接的有漏陣營,容易被衝破和侵蝕。

三、緊貼主題。因為旨在在人們頭腦中建立理念,因此需要注意不要滯留在某個具體問題上,展開去談,而要緊貼主題,邏輯清晰,環環相扣。對於可能插進來的問題和干擾迅速解決,回到主題,待人們對大法有了正面的認識,他所要提的一部分問題,已經解決了。另一些問題再具體講,人們也很容易接受了,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四、切入點很多。我們既可以從回答「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兒啊?」這些概括性的問題入手,又可以從「法輪功是不是搞政治?」「自焚真相」等具體的問題入手。大法是圓融的,任何問題的產生都是由於不明真相和觀念的變異造成的,都要歸結到對「真、善、忍」的理念和真相的認識。

五、修煉人的層次與正念是講清真相的決定性因素。

以下,我試以回答「法輪功為什麼不是搞政治」這個問題,進一步闡述我對幫助世人建立完整的「真善忍」的理念的認識。

首先,我們可以用簡練的語言指出邪惡構陷法輪功的宣傳中邏輯上的漏洞和荒謬之處,使受蒙蔽的人們驚覺到他們在邪惡的洗腦下,根本沒想到的問題,打開突破口。例如正如同修指出的:

政府又說法輪功的人追求圓滿,又說他們搞政治,這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回事都扣到法輪功修煉者的頭上,豈不是很荒謬嗎?煉法輪功的人老人和小孩都很多,你說他們是為了治病健身,修身養性有人相信,你說他們搞政治,有人相信嗎?

以前,我覺得讓人們認識到了政府宣傳中的荒謬,邪惡就揭露了,問題就解決了。現在認識到,當人們被這些顯而易見,只是他們自己沒有想到的政府宣傳中的荒謬之處觸動,只是打開了一個突破口。這時,他們開始懷疑,但是還沒有明白,一部分觀念少主意識強的人可能會覺得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一部分人會想聽我們的解釋,還有一部分人就用他們頭腦中的敗壞觀念去做進一步的解釋。這時,他們頭腦中還不知道宇宙根本特性的「真、善、忍」,他們明白的一面還在那裡等著,等著我們告訴他們。那麼這時,才剛是我們用慈悲心,給各種人講真相的開始。那麼我們這時應該告訴他們:我們不是搞政治,是干什麼呢?

法輪功是一種高層次的佛家修煉的法門,是修佛的。把世間的名、利、情都看做很低的,要放棄的東西。人生短暫而無常,一個人再怎麼有錢、有權,再怎麼榮耀,或有親朋好友的牽絆,也擺脫不了生老病死的束縛,世事浮華過眼煙雲,不過是一場夢幻,來時一身空,走時一身空,什麼也帶不走,有什麼值得追求的?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真正明了生命的意義,找出隱藏在這一切虛幻後面的真實,在真正的理的指導下去做人。人的生命並不是象無神論者所說的那樣來自於猴子的演變,並不可避免地走向永恆的黑暗,而是有高貴的起源和非常真實而重大的意義。在歷史上,釋加牟尼為了堪透生命的意義,超越生死,放棄了必定會繼承的整個王國,忍飢挨惡,歷盡艱辛,終於在菩提樹下開悟,並傳給人綿延兩千多年的佛教修煉文化。中國歷史上順治皇帝,在康熙還未長大成人時,就把皇位託付給他,自己出家,修煉佛法。修佛也不是迷信,也不是唯心的,神佛存在的空間,也是由物質構成的,只不過比人間的物質微觀,能量大。

至於說什麼法輪功搞政治,甚至被一些人利用來搞政治,只是說明他對法輪功不了解,把自己所追求的,自己認為好的,就以為別人都跟他一樣,豈不知人各有志,一般常人認為好的名利地位、金錢,權利,在修煉的人眼裡其實是骯髒的。

以上的這一段直接引導人們從生命意義的視角看問題,不理會邪惡的栽贓陷害,既使他們的物質場不能發生作用,又把它們的低級和狹隘暴露出來。不是解釋,而是說明,又是勸善,跳出邪惡所設置的框框,傳達的都是正的信息,直指人心。引起人心靈的共振和進一部的思考,接下來,我們要明確的告訴他們,我們大法對政治的問題具體是怎麼看的,怎麼對待的,使他們對法輪功有更清晰的認識,最好是引用師父的原話,因為當我們引用原話,並說明師父是這麼說的,書上是這麼寫的,就帶有大法的力量了:

老師講法所講的都是修煉的道理,在有人出於各種目的,把法輪功和政治聯繫在一起時,老師曾特別撰文,闡明修煉人應對政治採取什麼態度,提醒學員切不可把任何一點政治的東西帶到修煉中來。在《精進要旨》「修煉不是政治」一文中指出:

「修煉的人無須管人間的閒事,更不要參與政治鬥爭。」

「我們大法修煉的形式就是這樣的,也不投靠任何國內國外的政治勢力。那些有勢力的人不是修煉的人,就絕不能擔任我們大法的任何名譽的和實質的負責人。」

「 弟子們,你們要記住我們是真修的!是放下常人的名、利、情的,社會的制度怎麼樣與你們修煉有什麼關係?修得執著無一漏才能圓滿哪!一個修煉者,除干好本職工作外,不會對政治、政權感興趣,否則絕不是我的弟子。」

在聽眾對法輪功對政治的態度這部分內容有了比較明確的認識後,要接著告訴他們,既然不是搞政治,那法輪功學員前仆後繼的上訪,講真相是為了什麼,幫助他們理解這是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做的道理。

那麼,面對迫害,法輪大法的學員堅決護法是為了什麼?是因為修真的人,就是要做到在重大的壓力下還保持誠實,不違背自己的良心去說話做事;修善的人就是要做到在別人對你很不公正的時候,還能以善心對人,如果一個人通過修煉得到了生命的延續,健康的身體、家庭的和睦、師父為其承擔業力,在危難到來時,明明知道是造謠陷害,卻連站出來謄清事實,為大法和師父說一句真話的正義都做不到,那就不僅是不善,而是大惡了;而忍並不是懦弱、逆來順受,或對殺人放火的無視,而是為堅持真理的寬容,是意志堅強的表現。因此,真正修真善忍的人必定是不會在惡勢力的面前低頭的。一定會站出來,反對迫害,講清真相,但採用的都是和平的方式。

迄今為止,因為不放棄修煉,講法輪大法好的真相的國內弟子,單就已確證的,就有330多人被虐殺,關在監獄、老改營、精神病院的難以計數。如果是世界上任何一個其他的團體,面對這種慘烈的迫害,不是沉寂無聞,就是揭竿而起,以暴治暴。那麼法輪功有來自50多個國家的至少一億之眾,這些人來自廣泛的社會背景,既有平民百姓,又有高官顯貴,既有文盲,又有學者,既有老人孩子,又有青壯年男女,軍人、商人、各行各業,搞任何一種以惡制惡的行為都是輕而易舉的。然而,法輪功以兩年來讓世人所看到的不屈不撓的韌勁兒所做的,不管是國內弟子的靜坐、上訪、發資料、貼橫幅、到天安門喊法輪大法好;還是國外弟子的SOS步行,向社會各界的尋求援助,都是為了希望政府採取理智的方式解決問題、停止迫害、讓世人了解真相所採用的和平方式。師父和弟子們承受著來自被少數惡人控制的國家機器的誣陷和殘酷打壓,不明真相的世人的敵意,以為事不關己者的漠然,平靜祥和地去向所有接觸到的人講明真相,受到挫折,還要檢查自己哪裡做得不對,是不是心中有氣,善心不夠?還是自己對法理理解得不夠,沒能做到以理服人?…… 這需要多麼大的胸懷,堅忍和善意!世上有誰能做到?只有這些法輪大法的修煉人。

所有這些,都是在實踐和修煉「真、善、忍」,而不是任何常人的觀念所涵蓋的東西。

兩年多以來,除了「法輪大法好」,「還大法和師父清白」之外,從法輪功學員的嘴裡,從沒出現過一個政治主張,沒喊出過一句政治口號;相反,江XX在他的三講裡,第一條就是「講政治」。

事實不是最能說明問題嗎?從這些事實中,你會得出什麼結論呢?誰在搞政治?是這些大善大忍的修煉人、還是那些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政客?

那麼接下來,常人想問的問題,不外這樣幾個:講真相,最終要達到什麼目的?或者是,一個神需要人來理解、同情、聲援嗎?這樣做,有沒有效果?

事實上,世界各國很多古老而著名的預言都提到了法輪大法的出現、洪傳和遭受迫害的事,所有古老的預言也都終止到20世紀末,21世紀初的這段時間,世紀末日的預言比比皆是,然而,當有一件事發生時,災難將被化解,人類的命運將被改變,人類將通過一次淘汰的過程後,進入一個輝煌的新時代。那麼所發生的阻止人類毀滅的事,就是法輪大法的洪傳和世界上有一億人通過修煉,提高了他們的道德修養;老師在1999年3月的《美國東部講法》中說:「今天全世界有一億人在修煉,在改變著自己的思想,在做好人在向善,真正地做一個夠宇宙不同層次標準的人。那麼這個地球它能炸掉嗎?能毀掉嗎?那個預言家所說的那些個預言能實現嗎?它就不能再實現了。我就是說任何一個預言到今天為止,它的預言就再也不靈了,是因為人類社會有今天的大法在傳,人心在回升,在急速地回升。」

而這個淘汰的標準就是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認識。因為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轉法輪》)辨別好壞,要看人心,怎樣才能看到一個人的真心呢?

難中見真性,難中見人心。

人類的空間是一個迷的空間,佛不會直接展現給你神奇的景象,也不會不允許針對他的磨難的發生,那確實會讓所有的人都相信,所有的人都順從,然而只有在層層的迷障中,以純真善良之心明辨是非的人,才是可貴的。佛只珍重這樣的人,只救度這樣的人。

「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層次的體現,絕不是人所認為的人的什麼思想與常人生活的準則。」(經文《忍無可忍》)說白了,某些人因為陰暗的心理和愚昧,不顧事實,不聽勸告,以一己私心,度量佛法,不顧佛法的洪傳,給社會和人民帶來的巨大的益處,造謠誹謗,連佛法都敢歪曲,連佛都敢迫害。無論什麼樣的大善大忍都不能讓他們良心發現,痛改前非,到善惡必報的那一天到來時,結局是不可想像的悲慘;那些受謊言蒙蔽而敵視大法的人也同樣危險。佛會設法讓受蒙蔽的人明白真相,並告訴他善惡有報的道理,讓他們自己選擇擺正自己的位置,而不會任憑他們因為被欺騙而站在惡的一邊,那對人是不公平的,也不會不告訴人善惡有報而任他們按照錯誤的標準去選擇,那對人是不負責任的,佛會承受詆毀、傷害,做該做的一切,不惜一切艱難困苦,為的是給你一個公正的平台,讓你在這個平台上選擇,這時,你動的一念才真正代表你自己,不是嗎?佛要看的是每一個人的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個心,每個人都要為自己負責。

佛比你自己更珍惜你,他知道你曾經有一個聖潔的高貴的靈魂,你來到人間也是為了一個高貴的目的。然而,只有找到並認識了宇宙的特性「真、善、忍」,並同化它,你才可能返回去。

謄清極少數憎恨真、惡人對法輪大法的構陷,使世人對法輪大法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消除對大法產生的不好的想法,停止對大法的迫害和敵視的心理和行為,是救度他們。這一切,將在不久之後得到證實。

佛早就告訴給人一句話,就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全報。」兩年多過去了,法輪功修煉者在迫害中始終堅守信仰的原則,大善大忍的作為和政府中的少數人所實行的暴力殘忍、強權霸道已形成鮮明的對比,如果一個人還不能對這明顯的不同,有一個發自你善良的天性和清醒的思考後的認識;中國大陸自迫害法輪功以來,各地各種天災人禍的驟增還不能使一個人感悟到什麼,警醒到什麼,等一切機會都失去了,到後悔時就已來不及了。

師父和大法弟子一直在承受著深重的無名的苦難,為的是喚醒世人的正義良知。

事實上,兩年半以來,儘管來自國內官方媒體不停地對法輪大法進行捏造事實的誹謗和誣衊,也曾一度使全世界人民信以為真。然而師父和大法弟子們的大善大忍的行為一直在感動著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真相,給大法以正義的支持。

「法輪功是沒有任何政治目的的、和平的、教人向善的功法。如果信仰真善忍的人我們都不支持,我們還支持什麼?」――澳大利亞雪梨Bankstown市政府議員克裡夫 泰勒

「法輪大法使難以計數的個人改變了自我傷害的想法和行為,比如毒品、酒精和菸草。法輪大法使人具有了對逆境和不公正懲罰不訴諸暴力的必要理解。他不參與政治,並是一種將人的健康和精神改善成為更好生命的普受歡迎的功法。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一直忠於李洪志先生的教導。李先生不知疲倦地將法輪大法從中國傳到世界其他地方,並接觸了許多國家難以計數的人,贏得了崇高的國際聲譽。」――加拿大布蘭特福德市市長 克裡斯・福利爾

「隨著我們逐漸了解法輪功所付出的努力,我們的敬意也隨之增長。我們發現中國這場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野蠻、殘忍和血腥的鎮壓是駭人聽聞的,無法接受的,並應受譴責的……」。――美國國會議員、國會人權小組聯席主席 托馬斯蘭托斯

迄今為止,鑒於師父和大法對人類身心健康做出的傑出貢獻,在世界範圍內已先後獲得各級政府部門、組織所頒發的褒獎600多個。(其中包括中國政府在鎮壓前對李洪志先生的兩次褒獎)。

更有不同國家、不同民族的人紛紛走進了大法的修煉行列,大法現已洪傳於世界五大洲六十多個國家和地區。

所有善良的人都應該知道真相,當歷史走過這一頁時,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在邪惡迫害下的所做所為,將作為一份寶貴的精神財富,留給後人,「真、善、忍」的法理將指導未來的人類走向美好,人類全面反省的時代就要到來。

寫這篇文章用了我很長時間,幾異其稿,在修改的過程中,不斷有新的體悟,最大的收穫是終於悟到,我們講真相的核心和重點應該放在轉變眾生的觀念上,一切材料的組織和運用都要圍繞這一主題。無論對任何人,先把最根本的道理清楚完整地講清楚!

讓我們更加精進地修煉,力求能夠用最強的正念,最正的立足點,最完善的方式,,徹底打碎敗壞的觀念,用「真、善、忍」在人類這一層的法理去代替它們,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地講清真相,把眾生從敗壞觀念的魔爪下,被毀滅的命運下解救出來,丟掉敵視,猜疑和漠視,用純真向善的心景仰真理,追隨真理。

在這篇文章的最後,讓我們重溫師父的詩:


新生

正法傳,
萬魔攔,
度眾生,
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

個人在一個修煉層次上的體悟,不妥之處敬請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