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文摘 第033期 天警世人專輯(一)



【正見網2002年07月29日】

 

  • 善惡終有報 天象警世人
  •  

     

  • 沙塵暴昭示天理
  •  

     

  • 西暴雨中蝗蟲東赤潮 天災籠罩中華大地
  •  

     

  • 2000年至2002年中國沙塵天氣數據
  •  

     

  • 天怒昭示的三年:華南汛期年年大旱
  •  

     

  • 天怒昭示的三年:江淮年年枯梅空梅
  •  

     

  • 天怒昭示的三年:罕見高溫年年七月襲擊北京
  •  

     

  • 天怒昭示的三年:重大蝗災一年甚過一年
  •  


    善惡終有報 天象警世人

    一、前言

    2002年3月下旬中國大陸爆發了十餘年來最強烈且持續時間最長的沙塵暴,舉國驚惶。據中國環保總局的一項估算,僅在2002年3月20日當天,沙塵暴在北京地區就降下約3萬噸沙塵,北京居民人均收到2至3公斤“黃天厚土”。

    其實每個客觀存在的現象後面都有一個根本原因。

    “善惡有報是天理”這一古訓可以說是古今中外世界各民族文化的共同點之一。縱觀人類文明史,人類既有過順天理而行因而得福報的時候,也有過不斷向天理挑戰,逆天叛道而得惡報的例子。

    人類社會的重大變化往往伴隨著天象的變化,因此天象的變化會對人類社會提出警告。而天象變化的背後往往是善惡有報的天理在起作用。通常有兩種原因可以導致惡報:一是行惡政,混淆善惡,敗壞道德,糜爛社會等等;另一個是破壞自然,向大自然的掠奪性索取或破壞生態平衡。古今中外歷史記載中其例證俯拾皆是。

    造成沙塵暴的原因是“突然加強”的冬季風;而造成“突然加強”冬季風的原因是惡報的結果。按照中國氣象界人士說20世紀50年代以來,我們國家生態環境總體上呈惡化趨勢,但沙塵暴近些年卻在減少。那麼這個惡報就是行惡政造成的。

    二、歷史的證言

    現在就讓我們先來看看中國大陸五十餘年來的幾件大事吧。

    在十年文革期間出現的奇異天象也頗令人深思,茲舉兩例。第一例為現代中國半個世紀以來八次震級最高,破壞力最大的地震恰好發生於文革期間,並且其中第一次和最後一次恰好發生於十年文革的首尾兩年。這幾大地震分別為:

    (1)1966年3月,河北邢台,芮氏6.8至7.2級。
    (2)1970年1月,雲南通海,峨山,芮氏7.7級。
    (3)1973年2月,四川爐霍,芮氏7.9級。
    (4)1974年5月,雲南昭通,芮氏7.1級。
    (5)1975年2月,遼寧海城,營口,芮氏7.3級。
    (6)1976年5月,雲南龍陵,芮氏7.3至7.4級。
    (7)1976年7月,河北唐山,芮氏7.8級。
    (8)1976年8月,四川松潘, 芮氏7.2級。

    其中1976年唐山大地震為世界歷史上傷亡最慘重的地震。中國官方事後公布有24萬餘人死亡,16萬餘人受傷。海外有估計死亡人數更高達30萬至60萬人之間。

    另一例為在1976年3月8日下午,一次世界歷史上罕見的隕石雨降落在中國東北吉林省吉林市附近方圓五百平方公里的地域內。當時共收集到較大隕石一百三十八塊,總重二千六百一十六公斤。其中三塊大的重量都超過了100公斤,最大的一塊為1775公斤,是目前世界上最重的石隕石。吉林隕石雨降落時,鋪天蓋地,呼嘯之聲幾百里以外亦清晰可聞。落地的巨響和震波震碎了無數居民住宅的玻璃窗。場面之宏大,威力之猛烈,猶如同核爆炸一般。

    “善惡終有報,天象警世人”的事例在歷史上確是不絕於書。《史記 卷二十七天官書第五》講了天象和人類社會的對應關係,並有大量的例證記載,較為間接的例證,更是多不勝數。史記更明言沒有一件事不是先由天象表現出來,然後才在世間看到應驗。

    當權者行惡政時總會有天災出現,俗話說“天災人禍”,天災通常和人禍連在一起,天降災是對人禍的警示。史書記載,夏朝末年發生過3次大地震:“帝發七年陟,泰山震。”“簾癸十五年,夜,中星隕如雨;地震,伊、洛竭。”“帝癸三十年,瞿山崩。”帝發七年(約公元前1627─公元前1615)的那次地震,是中國、也是世界上最早有記錄的地震。在位七年的夏王發,也在這一年死去。接下來是夏王朝最後一個國王,中國古代有名的暴君。繼位以後,不惜以殘暴的手段來維持江河日下,眾叛親離的統治,直致星隕地震,河水斷流。以致後世談到夏末地震時說:“昔伊、洛竭而夏亡!”

    商朝時祖己對武丁帝說:“上天監察下民是著眼於他們的道義。上天賜給人的壽運有長短,並不是上天有意使人的壽運夭折,有人不遵循道德,不承認罪惡,等到上天降下命令糾正他的德行了,他才想起來說‘怎麼辦’。”武丁的子孫,武乙帝暴虐無道,侮辱天神,製作一個皮革的囊袋,裡面盛滿血,仰天射它,說是“射天”。作惡多端的武乙在一次打獵中終被雷擊斃。

    周幽王二年,都城和附近的涇水、渭水、洛水三條河的地區都發生了地震,水源被阻塞。此後,西周還出現了一些異常氣候和現象。《竹書紀年》載:“三年冬,大震電。四年夏六月,隕霜。”這裡所記述的實際上是一種冬暖夏寒的異常氣候。冬暖則害蟲多,夏寒則傷莊稼。這些暖冬夏雪的異象都是對亡國之君的警告。伯陽甫說:“周快要滅亡啦。從前,伊水、洛水乾涸夏朝就滅亡,黃河枯竭商朝滅亡了。”並預言不會超過十年西周將亡。結果幽王被犬戎所殺,西周果然滅亡。

    秦始皇的暴虐無道是有名的。公元前213年,也即他發動焚書坑儒的那一年,神州大地煙塵蔽日,火光沖天。據歷史記載,那個夏天也是秦朝有史以來最熱的。就在同年初冬,咸陽以東八百里的東郡飛來一塊黑色大隕石,上有大字“始皇帝死而地分”。可憐秦始皇東征西伐,不可一世,到頭來落得個暴卒征途,屍首運回國都時已臭氣薰天。秦始皇雖夸言其天下萬世不竭,哪曾想短命王朝卻轟然二世而亡。

    不僅中國歷史上昏庸無道的末朝亂世報應繁多,在外國歷史上亦復如此。例如羅馬帝國在歐洲歷史上曾強大無比,不可一世,也曾作惡多端,包括極其殘酷地迫害基督教徒,以及通過野蠻征戰奴役其它弱小民族等,終於在其末代遭到惡報。當時的天象巨變包括日月昏暗無光,大規模乾旱及酷寒,以及隨之而來的饑荒和瘟疫等等。

    所有的末朝亂世除了伴隨大量的天象巨變外,也無一例外地給人間社會帶來巨大災難,例如大規模的民眾逃亡,殺戮戰爭,毀滅掠奪等等,其慘狀無不令後人怵目驚心,筆墨難以形容。

    善惡為什麼有報?因為它符合因果關係這個理。有什麼因就有什麼果,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做了好事就會得福報,做了壞事就要遭惡報。福報不是能求得來的,惡報也不是老天對人的不公正,是在還自己欠下的罪業。有人說:我看有的壞人活得很好,而有的好人卻活得很遭罪啊?怎麼能證明善惡有報呢?善惡報應不只是這一世中思想和行為的體現,佛教中講“要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要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民間亦有雲“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不到,時候一到,一切全報。”古人說“善盈而後福,惡盈而後禍”。在惡未盈之前就是在給人一個幡然悔悟,棄惡揚善的機會。如果執迷不悟,繼續作惡,惡貫滿盈,那麼這一世也可能會遭惡報。

    許多人也許會認為人類的惡行所帶來的惡果是因為人類違反了自然規律或科學原理而招致的懲罰,卻沒有意識到所謂的自然規律或科學原理本身也是天理的一部分。不管人們是否承認有超越人類的高級生命佛、道、神的存在,人類既然生存於大自然中,並且只生存在地球這一宇宙中一粒小小塵埃上,人類就不可避免地受到宇宙力量的制約。同時宇宙力量或天理的制約還體現在人類道德心法和善惡觀念的約束上,這也正是人類不同於地球上其它生物的獨特之處。

    也有人說,“暴君做了壞事遭了惡報,與我有什麼關係呢?我只是一介老百姓而已。即便做了一些小壞事,也是受上面壓迫不得已而為之,災難為什麼要降臨到我頭上呢?”讓我們來聽聽在捷克共產黨獨裁政權結束後就任第一屆捷克民選總統的的一段評論吧。

    “我們全部已經習慣了,適應了這個極權制度,接受了這個制度是不可改變的事實,從而成全了它的運行。換言之,我們大家都多多少少對這部極權機器得以運行負有責任,我們當中沒有一個人僅僅是這部機器的受害者。要知道它之所以能運行,我們每一個人都曾出過一份力。”

    聽了這段肺腑之言,我們還認為自己真的那麼無辜嗎?即便我們沒有生活在極權制度之中,我們能保證在任何時候都能秉持道德良知,潔身自好嗎?

    三、迫害法輪大法,天理不容

    自近代以來,人類漸漸遠離了古老的道德觀念。越來越多的人不再相信善惡有報的法理。特別是無神論的大行其道,嚴重敗壞了人類道德,即使在一些存在宗教信仰的國家或地區也無法避免。如果善惡有報的天理果然存在,那麼什麼是真正的善惡?如何才能做到真正的行善和避惡?許多人在不停地思考和探索。直到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李洪志先生傳出法輪大法後,這些問題才從根本上得到了回答。

    法輪大法不僅第一次明確提出了基於“真善忍”永恆標準的宇宙特性,而且指出:“真善忍這種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標準。”從而完整地回答了人類有關善惡本性及其觀念的根本問題。

    法輪大法自1992年5月傳出之後,參加修煉的人數直線上升。至1999年初,據一些中國官方人士估計,其修煉人數已達上億之眾,並且在海外也有眾多修煉者。幾年的實踐充分表明:不僅有極為明顯的強身健體功效,而且大大有助於人們的道德昇華,從而帶來了極好的社會效果,為促進社會道德文明和安定團結起了積極作用(有關更多詳情請參閱法輪大法網站)。

    然而,法輪大法的快速洪傳也引起了中共政權內部一少部份人的不安。從1996年起,幾份官方大報開始發表文章攻擊法輪大法,各地一些地方報紙雜誌也開始登載一些污衊文章蒙蔽不明真象的群眾。儘管如此,法輪大法的修煉人數及其影響力仍然迅速上升。在極端個人權力慾望和妒忌心裡作用下,江澤民對修煉“真善忍”群眾日益增多視為“不穩定因素”而急欲消滅在“萌芽狀態”。在江的力促下,中共開始秘密下發文件,對全國範圍的法輪大法修煉活動進行嚴密監控,騷擾,直至公然禁止。1999年7月,中共當局在全國範圍內未經任何合法手續突然逮捕各地的法輪大法義務輔導員,拉開了迄今歷時近三年的對法輪大法及其修煉者血腥鎮壓的序幕。

    自從江澤民為一己之私,以權代法,用權力驅使中國政府在1999年7月20日發起一場對法輪大法鋪天蓋地的殘酷政治迫害以來,中國就籠罩在江氏國家恐怖主義氣氛中。中國天空惡浪滾滾,整個天象也發生了急劇的變化。在1999年7月20日接下來的幾天,北京氣溫快速上升,從20日的攝氏30度,上升到23日的攝氏38度多,24日溫度超過攝氏42度,是幾十年來的最高溫度。

    “人無德,天災人禍”。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大法令天地震怒。自1999年下半年以來,中國的天災人禍急劇增加,旱災、洪水、高溫、蝗災、沙塵暴等接連不斷,災情逐年加劇。重大火災、人為爆炸、車禍、煤礦瓦斯爆炸等等特大惡性事故頻頻發生。在法輪大法遭到瘋狂迫害的同時,國人道德急劇下滑。人們沒有了道德約束,導致社會大亂不治。貪官污吏當道,真、善、忍受壓制,假、暴、惡橫行,天災人禍在中華大地泛濫。

    從最近一些年中國政府公布的統計數據中,我們可清楚地看出1999年是個轉折點,這絕不是偶然。讓我們列出幾組具有代表性的數據,從這些統計數據中,我們可以看出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大法給整個國家帶來了巨大的災難,每個人都是這場政治迫害的受害者。

    有關統計數據表明,近五十年來,由於大氣環流等氣候變化的影響,大陸沙塵暴頻數總體呈波動下降,其中六十至七十年代略顯上升,八十至九十年代中期明顯下降,但是自從1999年秋季開始,這一趨勢突然發生了逆轉,隨後沙塵暴急劇增加。根據有關報導統計出,20世紀50年代中國大陸共發生沙塵暴5起,60年代8起,70年代13起,80年代14起,90年代23起(包括99年),2000年一年即發生了12起,2001年一年居然發生了32起沙塵暴。沙塵最肆虐的年份,也就是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大法瘋狂鎮壓的時候。

    近幾十年來,拉尼娜(赤道東太平洋低海溫)現象反覆出現,但確是沙塵暴相對低發期。相反,1965-70年是厄爾尼諾(赤道東太平洋高海溫) 現象盛行期,而沙塵暴是50年來的頻繁期,我們注意到1966年是“文革”災難開始年。而90年代,是法輪大法在全世界洪傳,道德回升的期間,西北及華北北部地區的沙塵暴頻數明顯減少,是沙塵最弱的年份。

    有人說,這與乾旱和洪澇與植被的大面積破壞有直接關係。有人認為,夏季的乾旱是因為春季大部份地區乾旱少雨;有人說和拉尼娜現象有關。1998年在熱帶太平洋上出現的厄爾尼諾現象已在一個月內轉變為一次拉尼娜現象。沒有人明白這“從未有過的”情況為何會發生。如果幹旱是造成沙塵暴的原因,那麼造成乾旱的原因又是什麼呢?

    伴隨著1999年、2000年、2001年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大法的大規模惡毒鎮壓,氣候連續異常:高溫乾旱,洪澇災害不斷。1999年,全國大部份地區遭受到百年不遇的旱災,乾旱導致蝗蟲害大面積發生。而安徽、浙江、湖北、湖南、江西等省發生了較為嚴重的洪澇災害。2000年,旱災的受災、成災、絕收面積均為中共大陸建政以來最高的。西南、西北、東南沿海等地暴雨集中,引發了大量崩塌、滑坡等地質災害,直接經濟損失達894億元。2001年,特大旱災持續5個月,受旱面積逾3.5億畝歷史最高。蝗災面積為1500多萬畝。陝西、四川、福建、廣西、湖北等省均遭遇特大洪水襲擊,而香港的降雨量竟然打破了香港天文台有史以來每年1-8月的最高降雨記錄。就在本文行文至此時,自由亞洲電台3月29日報導,“中國的吉林和山東最近發生嚴重春旱,大片農田乾裂,人們的飲用水也受到影響。中國東北的吉林省遭到20年以來最大的春旱,有200萬公頃的農田受到影響,玉米地的乾裂程度深達一到兩米。路透社發自北京的消息說,山東省今年的春旱也特別嚴重,有200萬人不能得到充足的飲用水,180萬公頃的農田受到乾旱影響,50萬頭牲畜缺水。”而我們知道,在吉林和山東兩省對法輪大法以及大法弟子的迫害是極為殘酷的……

    4月8日,中國中央氣象台發布的沙塵暴預報稱,西北地區東部、華北中北部,包括北京和天津的部分地區,東北地區中南部將有沙塵天氣,其中內蒙古中部和東部偏南地區、河北北部、遼寧、吉林西部和黑龍江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區有沙塵暴或強沙塵暴,華北南部和黃淮的大部地區將有浮塵或揚沙天氣。上述大部地區並伴有5到7級大風,氣溫下降6到12攝氏度,局部地區降溫幅度將超過14攝氏度。強沙塵暴襲擊的地區,能見度很低並且風力大……專家預計,此次沙塵天氣過境後,將會出現一個呼吸道感染以及咽喉腫痛等“沙塵暴”疾病的高發期。另有報導,2002年以來強度最大的沙塵天氣4月8日上午幾乎橫掃吉林省全境,長春市天空昏暗,能見度非常低,長春機場所有航班被延誤。同日上午,沙塵罩城的哈爾濱市突然降起鵝毛雪,形成“沙塵雪”奇觀。

    自1978年起,中國的糧食總產量幾乎逐年增長,到1998年達到最高峰,但是在1999年出現轉折,糧食總產量開始下降。伴隨著江澤民集團迫害“真善忍”法輪大法,全國大面積乾旱、高溫、洪水和蝗災使得2000年和2001年糧食總產量和糧食單位面積產量急劇下降,

    1996年至1999年上半年,是法輪大法深入人心,廣泛傳播,導致道德回升的期間。糧食產量也是中國歷史上最高的4年。而1999年秋季糧食減產,和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大法瘋狂鎮壓的時間(7月20日起)完全吻合。1999年,夏糧和早稻合計增產570萬噸,秋糧減產970萬噸。2000年,糧食產量降幅達9.3%。2001年,糧食產量更在2000年大幅下降後又進一步下降。

     

    年份 糧食產量(萬噸) 糧食單位面積產量(公斤/公頃)
    1994 44510.1 4500
    1995 46661.8 4659
    1996 50453.5 4894
    1997 49417.1 4823
    1998 51229.5 4953
    1999 50838.6 4945
    2000 46251 4271
    2001 45262 4270

    在“真善忍”受打擊、好人受嚴重迫害的情況下,人們沒有了正信,失去了道德的約束。道德水平急速下滑著,越來越多的人無所顧忌地作惡,兇殺等惡性案件急劇增多。各種毒品到處泛濫,在中國大陸十幾個省或直轄市的商品市場上發現了大量的毒茶、毒瓜子、毒軟糖、毒餅乾、毒豬肉、毒米、毒油、毒米粉、毒豆奶、毒麵粉、毒奶粉、毒鹽、毒蜂蜜、毒酒、毒鹹魚、毒鴨、毒辣椒、毒月餅、毒腐竹、毒粉絲,等等,每年有20-40萬人食物中毒。天災人禍不斷,重大、特大事故更是多不勝數,每年非正常死亡人數超過10萬人。

    下表列出從1997年到2001年全國各地發生的火災情況。1997和1998情況比較穩定,從1999年起,火災次數開始快速增長。

     

    年份 發生數(起)
    1997 140280
    1998 141305
    1999 179955
    2000 188600
    2001 215863

    下表列出了從1995年到2001年的交通事故統計情況。從表中可看出,從1999年以來,中國交通事故呈爆炸式增長,死傷人數激增,經濟損失巨大。

     

    年份 受傷人數(人) 發生數(起) 死亡人數(人)
    1995 159308 271843 71494
    1996 174447 287685 73655
    1997 190128 304217 73861
    1998 222721 346129 78067
    1999 286080 412860 83529
    2000 418271 616971 93853
    2001 552000(前11個月) 755000 106000

    中國煤礦安全生產每況愈下,煤礦傷亡事故和死亡人數,長期一直居高不下,每年因煤礦事故死亡達一萬人。僅2001年一到十一月份,全國工礦企業共發生傷亡事故九千六百五十起,死亡一萬一千零四十七人,尤其一次死亡三十人以上的特大惡性煤礦事故時有發生。

    江澤民集團強迫中國政府尤其是公安政法系統動用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犯下的罪行罄竹難書。許多公安和警察在無知和利益的帶動下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造下了還不盡的罪業。“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待到報時,一切全報”。現在每天都有許多迫害法輪功的惡人遭惡報,但是江澤民集團不敢公布惡報的實際情況,繼續矇騙公安和警察為其賣命。我們從一些零星報導中,也可以看出來一些情況。經初步統計,從2001年5月1日到2002年3月7日不到一年的時間中,法輪大法明慧網(www.minghui.org) 報導了至少850個善惡有報的例子,姓名住址及工作單位俱全,其中迫害法輪功最兇殘的東北三省,以及河北、山東等省份惡報的情況最多。以下茲舉數例,以警世人。

    原湖南省委副書記、湖南省副省長、省人大副主任、中共湖南省委黨校校長鄭培民,是江澤民集團在湖南迫害法輪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急先鋒,於2002年3月11日在大陸全國人大會議期間暴死在北京城。

    另據一位人大代表在小組發言中透露,平均每天有1.3名警察死於非命,大部分都是由於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大法而造成的。

    遼寧省鐵嶺縣橫道鄉派出所張惡警,經常污衊大法,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後突然身患絕症,痛苦而死。死亡時屍身其它部位尚完好,只有嘴部潰爛,慘不忍睹。他經常嘴裡污衊大法,結果報應到嘴上。

    黑龍江省寶清縣公安局政保科科長韓廣慶,兩年來在迫害大法弟子中,曾遭車禍致骨折,仍不知改悔,繼續迫害大法弟子,結果在2002年春節前突然暴病而亡。

    北京惡人劉柏祥,自1999年至2001年長期被江澤民集團利用來監視、打擊、迫害大法弟子,充當邪惡勢力的工具。大法弟子多次對劉講明真相,勸其不要相信邪惡的誣陷宣傳,不要憤恨大法,劉仍然執迷不悟,2002年1月7日突患腦癱身亡。

    山東省棲霞市蘇家店鎮衛生院院長孫玉軍,自1999年7月以來,密切配合江澤民集團瘋狂鎮壓大法。於2001年10月9日晚在回家途中遇車禍當場喪命,死相慘不忍睹。

    遼寧省營口市熊岳鎮許文濤,專門暗中跟蹤監視大法弟子,舉報大法弟子的講真相活動,在2002年2月7日向派出所告密回家途中遇車禍當場死亡。許文濤的惡報之死使許多人警醒。

    青海省格爾木市安全局局長曹棟,惡毒迫害大法弟子,凡發現格爾木市有真相材料就操縱惡警們將他們知道的所有法輪功學員全部關押一個月。後曹暴病身亡,死前被診斷為肝癌、胃癌、肺癌,其痛苦程度可想而知。

    ……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四、結束語

    現在如果我們再回到本文開篇提及的沙塵暴根本原因上來的話,我們的結論已是一目了然。過去三年來突發的沙塵暴只是中國大陸天象變化的一小小部分,其根本原因即是自1999年以來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大法及其修煉者而招致的惡報。由於法輪大法揭示了宇宙“真、善、忍”的根本特性,指明了人類賴以生存的根本法則,因此對法輪大法及其修煉者的迫害將帶來極為嚴重的後果。

    宇宙的真理是不可戰勝的。法輪大法及其修煉者為了國家,為喚起世人的良知,冒著生命危險在講真相。迫害法輪大法及其修煉者的邪惡勢力敗亡之日,也正是人類社會新紀元開創之時。在此期間,法輪大法必將把善惡有報的天理通過越來越大的天象變化而昭示人間。

    《漢書“卷五十六”董仲舒傳第二十六》雲,“國家將有失道之敗,而天乃先出災害以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異以警懼之,尚不知變,而傷敗乃至。以此見天心之仁愛人君而欲止其亂也。”面對天災人禍,只有深自懺悔錯誤,設法補救過失,才是唯一的出路。

    善惡有報,天理常在;巨變天象,滾滾而來。

    在此我們衷心告誡世人,江澤民集團唯有停止迫害法輪大法以及大法弟子,否則善惡有報的天理會很快將中共政權包括其主謀和幫凶們陷入滅頂之災。中國人民唯有在面對江澤民集團血腥迫害法輪大法時能及時喚醒自己的良知和善念,認清並且拒絕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大法的誣陷宣傳,否則更多更重大的災難即將接踵而來。

    最後讓我們以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寫於2002年1月22日的一首預言詩作為本文的結束語。

     


    黯黯陰雲幾日渾
    嚴寒盡逝已見春
    眾生醒見驚心事
    中原半壁覆沙塵

    參考資料來源

    http://www.falundafa.org/
    http://www.minghui.org/
    http://www.zhengjian.org/
    http://www.xinsheng.net/
    http://www.asiasociety.org/
    http://www.cnd.org/
    http://www.hup.harvard.edu/
    http://www.kanzhongguo.com/
    “史記”,“漢書”,“後漢書”,“隋本紀”,“元史”,“明史”
     


    沙塵暴昭示天理

    李易

    天理昭昭,人類發生大範圍惡行和暴行必然招致天遣。北京的沙塵暴直接是中國大陸罪惡政治運動的結果。55年到59年,從“三反”“五反”到反右鬥爭;65年到76年,十年文化大革;99年到今天,對法輪大法及幾千萬法輪大法修煉人的滅絕人性的迫害,這三個階段正是沙塵暴肆虐北京的時期。而2000、2001,以及2002連續三年更是年年達到歷史沙塵暴時間最長,是有詳細記錄以來50年間所沒有的。更為令人震驚的是,今年年初的沙塵暴的強度是空前的。昭示迫害法輪大法及法輪大法修煉人的罪惡遠遠超過文化大革命、超過“三反”“五反”與反右鬥爭。

     


    為了顯示強沙塵暴發生的多少,我們引用中國中央氣象台直接觀測的記錄數據。圖中給出了北京每年發生強沙塵暴的天數。觀測起自1954年,一直到2001年共48年。這份數據非常寶貴,是非常難得的連續而準確的觀測記錄。由於歷史記錄的一致性,從而保證了它所描述的歷史演變的可靠性。

    無須複雜的分析,我們就可以看出沙塵暴每年發生時間最長的年代集中在55年到59年,65年到75年,以及99年到今天。按48年平均,每年北京出現強沙塵暴為4天。而55年到59年五年間,平均為每年11天,文革十年平均為每年7天,而迫害法輪大法兩年間平均12天。在三大罪惡的政治運動期間,強沙塵暴多於平均年份的2到3倍。再考察48年中強沙塵暴發生天數最多的十年,每年達8天以上。這十年中有4年在三反五反與反右鬥爭期間,分別是1955,1956,1958,以及1959年;4年是在十年文革期間,分別為1965,1969,1973,以及1974年;還有兩年則就是迫害法輪大法期間的2000和2001年。強沙塵暴發生天數最多的十年沒有例外地發生在罪惡的政治運動期間!

    而包括今年在內的最近3年中,沙塵暴不只是出現多,而強度則是48年中最強的。尤其今年更是異常強。今年3月19─20 日,沙塵暴席捲我國北方 140 萬平方公里,影響 1.3 億人口的強沙塵。據中國環境監測總站的監測數據表明,這次沙塵暴給北京城留下的沙高達5.6萬噸,人均達3公斤之多。據氣象部門的觀測,沙塵暴期間北京能見度最低時不到 200 米。最嚴重的地區,如八達嶺一帶,能見度只有100米,最嚴重時候只有60米左右。在氣象學上,能見度不到1公里就叫沙塵暴。而小於100米時就叫特強沙暴。北京出現強到特強沙暴是48年中僅有的一次。

    為了解釋這三年來的異常沙塵暴,科學家們提出這兩個原因:一是由於在我國北方地區持續乾旱和沙漠化;二是由於強大的冷空氣南下伴隨引起的大風。這兩個原因似乎是產生沙暴的關鍵的直接原因。但圖中的沙塵暴的不同年代之間的變化本身同時說明了這兩個原因不能解釋為什麼三大罪惡政治運動期間沙塵暴會異常肆虐。我們看到,沙塵暴在80和90年代是最少發生期,而50和60年代卻是多發期,而我國沙漠化速度是平均每年高達2400平方公里。沙漠在80和90年代比50和60年有巨大擴大。而這三年的冷空氣南下相隨的大風並不異常多,年年在3、4月份一個星期左右就可以有一次冷空氣大風。今年3月20日的強沙暴期間的大風最大也就7級風左右,並不特別。三年來的異常沙塵暴實在不是自然現象。

    天理昭示給每一個人。沙塵暴昭示天下:對法輪大法及幾千萬法輪大法修煉人的滅絕人性的迫害是罪惡的,並且是共產黨掌權以來50年歷史上最罪惡的。“三反”“五反”,反右鬥爭,十年文化大革命,迄今還遺害無窮。而對法輪大法及幾千萬法輪大法修煉人的滅絕人性的迫害正在繼續,每天都有信仰“真、善、忍”法輪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數萬法輪大法弟子正在監獄遭受摧殘,生命正處於極度危險之中。願善良人能感悟上天慈悲與昭示。讓我們一起儘早結束這場罪惡。

    ( WORD文件格式 | PDF文件格式 )
     


    西暴雨中蝗蟲東赤潮 天災籠罩中華大地

    六月中旬本來應該是江淮地區綿綿不絕的梅雨。然而,該下雨的地方不下雨,而本應該沒雨的整個中國西部卻暴雨連襲,洪水成災。據大陸官方的統計數字,洪澇災害已造成中國西部新疆、陝西、四川、重慶、湖北和貴州等省市3000多萬人受災,因災死亡至少205人,農作物受災面積356萬公頃。

    6月8日至10日,陝西省出現一次大範圍強降水,全省30多個縣、510多萬人受災,其中成災人口360多萬,152人因災死亡,緊急轉移安置人口約11萬人,交通、通訊、水利、電力等基礎設施損毀嚴重,隴海鐵路灞河鐵路橋被洪水衝垮,是幾十年來最嚴重的洪水災害。

    6月7日至8日,四川南充、遂寧等地的大部分地區出現暴雨。暴雨引發洪澇、滑坡、泥石流等災害,造成死亡14人,房屋倒塌,耕地被毀,巴中、廣元等9個市52個縣(市、區)受災,緊急轉移安置21萬多人。

    進入6月以來,新疆北部發生幾十年來少見的長時間降雨,造成多次洪水襲擊,造成數千萬財產損失和人員傷亡。從5日晚持續到6日凌晨的暴雨引發的特大山洪,已造新疆尼勒克縣加哈烏拉斯台鄉4人死亡。6月7至8日的洪水使吐魯番地區託克遜縣損失2200萬元以上;國彈道甘溝段被沖斷彈;7日,塔城地區裕民縣巴爾魯克山區察汗托海牧場遭受暴雨和冰雹襲擊彈,導致山洪爆發。

    暴雨成災的還包括湖北、貴州、甘肅、寧夏等省。此次降水量達到寧夏歷史同期最高值,寧夏在6月份出現這樣的暴雨是歷史上少見的。賀蘭山沿山地區還爆發了1949年以來最大的一次洪水。

    在西部遭受洪水的同時,中國山東、河北等 14 個省市區發生了大面積同乾旱相連的蝗災。

    山東全省 8 個有蝗地區夏蝗達到防治指標的面積已達 468.24 萬畝,飛蝗已進入發生危害的高峰期。在夏蝗密度最高的地區,每平方米約 6000 頭,其中無棣、東營的河口等蝗區,發現多個每平方米千頭以上的高密度蝗片。

    河南夏蝗發生面積已達三百一十萬畝。其中開封、中牟、封丘、蘭考等縣是蝗情重災區,開封縣夏蝗發生面積十六點五萬畝,中牟縣十三萬畝,有百分之八十以上超防治標準,平均密度每平方米達一點三頭。

    夏蝗也襲擊天津,重的地方每平方米蝗蟲密度達到 4000 至 5000 只,把蘆葦都壓彎了。

    內蒙古的呼侖貝爾市、興安盟、赤峰市、烏盟、呼和浩特市、通遼市、錫盟等盟市相繼發生蝗蟲災害,面積達到 3000 多萬畝。目前呼侖貝爾市農區蝗蝻平均蟲口密度為每平米 30-40 頭,最高為 200 頭左右;扎蘭屯市關門山鄉荒灘平均有蝗蝻每平米 600-700 頭,最高達 1000 頭;哈喇沁旗四十家子鄉農田周邊林帶蝗蝻蟲口密度更達到 1000-2000 頭。隨著夏秋蝗蟲的陸續發生,蝗災面積還會繼續擴大,危害將進一步加重。

    而在東南沿海則發生了大範圍的赤潮。赤潮又稱紅潮,通常是指海洋微藻、細菌和原生動物在海水中過度增殖或聚集致使海水變色的一種現象。 赤潮藻常能產生毒素,毒素在貝類和魚體內累積,人食用時中毒,嚴重的能導致死亡。有些赤潮藻雖對人類不構成威脅,但能產生毒素危害魚類等海洋生物,另外一些赤潮藻雖然無毒,但能對魚鰓造成堵塞或機械損傷,還可能由於死亡時大量耗氧而使魚窒息。浙江省沿海海域6月份多次發生赤潮污染,舟山、溫州、台州,寧波等地更是赤潮頻頻,一些地方出現了有毒藻類。令人恐懼的是已導致有毒海產品流入市場。廣東沿海進入6月份以來也多次發生赤潮,首先發生在內伶仃島以南、大鏟島,後赤潮主要又發生在南至珠海市桂山島南端,北至大嶼山北,面積有數百平方公里。
     
    自東向西,天災幾乎覆蓋整個中華大地。該雨無雨,該旱反而洪水連連。惡者作惡,上天示警。迫害法輪大法,迫害上千萬法輪大法修煉人天理不容呀。


    2000年至2002年中國沙塵天氣數據

    丹華

    自從1999年下半年起中國開始鎮壓法輪功以後,中國就天災連連,怪事不斷。人們都說"天災",那麼這天為什麼要降災呢?古人知道,天災是上天對人的警告。"一個國家要是做了不好的事情,上天會先降下天災來警告;如果人不知悔改的話,就會再顯出奇怪的事來;再不知道悔改,國家就要遭受大的災難了。"(原文見《漢書》第五十六卷)這裡將收集到的近年來中國發生沙塵暴的數據製成圖,以警世人。

     

    表1: 2000年出現的沙塵天氣
    編號 時間 風力 揚沙或沙塵暴出現地區
    1 3月2日 4~6級 內蒙古中部和西部出現揚沙天氣,局部地區出現沙塵暴。
    2 3月17~18日 5~7級 西北地區中部和東部、華北出現揚沙天氣,其中內蒙古中部的局部出現沙塵暴。
    3 3月21~23日 5~7級 西北地區大部、華北大部及遼寧西部出現揚沙天氣,其中青海西北部、寧夏北部、內蒙古中部、河北北部等地的局部地區出現沙塵暴天氣,陝西下了"泥雨"。
    4 3月26~28日 5~7級,陣風8~9級 西北地區中部和東部、華北大部、遼寧、黃淮北部出現揚沙天氣,其中甘肅中西部、寧夏、陝西、內蒙古中西部等地的局部地區出現沙塵暴,江淮出現浮塵天氣,上海、南京等地降了"泥雨"。
    5 4月3~4日 5~7級,陣風8~9級 華北地區大部、寧夏、甘肅東部出現揚沙天氣,其中內蒙古中西部局部出現了沙塵暴。
    6 4月5~7日 5~7級,陣風8~10級 西北中東部局部、華北、遼寧西部出現揚沙天氣,其中內蒙古中西部、河北中北部、遼寧西部等地的部分地區出現沙塵暴。6日,北京也出現了嚴重的揚沙天氣,通州和朝陽還出現了沙塵暴。
    7 4月8~9日 5~7級,陣風8~10級 西北、華北、黃淮、東北西部出現揚沙天氣,其中甘肅東部、寧夏北部、陝西北部、內蒙古中西部、河北南部、山東等地的部分地區出現了沙塵暴。
    8 4月12~13日 5~7級,陣風8~10級 西北大部及內蒙古西部、山西西部、河南北部出現揚沙天氣,其中新疆西部、青海中北部、甘肅中部和東部、寧夏等地的部分地區出現沙塵暴。甘肅的永昌、金昌、武威、民勤、古浪等地出現"黑風"。
    9 4月18~20日 5~7級,陣風8~10級 西北大部、華北西部出現揚沙天氣,其中南疆盆地南部、青海北部、甘肅中部、寧夏北部、陝西北部、山西西部、內蒙古中西部等地的部分地區出現沙塵暴,內蒙古西部出現強沙塵暴。
    10 4月21~22日 5~7級,陣風8~9級 西北東部、華北地區西部出現揚沙天氣,其中寧夏北部、陝西北部出現沙塵暴。
    11 4月24~26日 5~7級,陣風8~10級 西北大部、華北大部、黃淮出現揚沙天氣,其中甘肅西部、寧夏北部、內蒙古中西部、河北北部出現沙塵暴,內蒙古西部出現強沙塵暴。
    12 4月28~29日 5~7級,陣風8~10級 西北、華北西部和北部部分地區出現揚沙天氣,其中甘肅東部、寧夏、內蒙古中西部出現沙塵暴,內蒙古中西部的偏北地區出現了強沙塵暴。
    13 5月5~7日 5~7級,陣風7~9級 甘肅西部、青海西北部、寧夏北部、新疆的部分地區、內蒙古西部等地出現了揚沙或沙塵暴天氣,其中南疆盆地、青海西北部的局部出現了強沙塵暴。
    14 5月10~11日 5~7級,陣風8~9級 寧夏、青海西北部、甘肅東部、陝西北部、內蒙古中部出現了揚沙天氣,部分地區出現了沙塵暴。

     

    表2: 2001年出現的沙塵天氣
    編號 時間 風力 揚沙或沙塵暴出現地區
    1 3月2~3日 5~7級 南疆盆地、青海東北部、寧夏、甘肅中部、內蒙古中西部、陝西北部、山西大部、河北西北部、河南中北部、京津地區出現揚沙天氣。
    2 3月4~6日 5~7級 南疆盆地、青海東北部、寧夏、甘肅中西部、內蒙古中西部、陝西中北部、山西中北部、河北北部、河南中北部、京津地區、山東中北部出現揚沙。其中,青海東北部、內蒙古中西部的部分地區出現沙塵暴,內蒙古中西部的局部地區出現強沙塵暴。
    3 3月13~14日 5~7級 內蒙古中西部、寧夏中北部、陝西北部、河南、山東中西部、江蘇北部、安徽北部、遼寧西部出現揚沙,
    4 3月18~19日 5~7級 南疆盆地、甘肅中西部、寧夏、陝西北部、山西北部、河北北部、內蒙古西部出現揚沙。內蒙古中北部的部分地區出現沙塵暴。
    5 3月21~22日 5~7級 寧夏東部、陝西中北部、內蒙古中部和東南部、山西中北部、河北中北部、京津地區、遼寧西部和南部、山東中西部出現揚沙。內蒙古中部的部分地區、河北北部出現沙塵暴,內蒙古中部的局部地區還出現強沙塵暴。
    6 3月23~24日 5~7級 甘肅河西的東部、寧夏北部、陝西北部、內蒙古中西部、山西中北部、河北西北部出現揚沙。內蒙古中西部的部分地區出現沙塵暴,局部地區出現強沙塵暴。
    7 3月26日 5~7級 甘肅中西部、寧夏、內蒙古西部出現揚沙
    8 4月2~3日 5~7級 南疆盆地、青海北部出現揚沙和沙塵暴出現揚沙。南疆盆地的部分地區出現沙塵暴,局部地區出現強沙塵暴。
    9 4月5~8日 6~9級 南疆盆地、甘肅、青海北部、寧夏、陝西北部、內蒙古大部、遼寧西部、吉林西部、黑龍江西南部出現揚沙和沙塵暴。內蒙古中部的部分地區出現強沙塵暴。
    10 4月7~10日 6~8級 南疆和東疆、青海北部、甘肅中西部、寧夏、內蒙古中西部、陝西北部、山西西部和北部出現揚沙。南疆地區的東南部、青海北部、甘肅中東部、寧夏、內蒙古西部的部分地區出現強沙塵暴。
    11 4月11~12日 5~7級 甘肅西部的部分地區出現沙塵暴,局部地區出現強沙塵暴。
    12 4月17~19日 5~7級 內蒙古中西部、甘肅中西部、寧夏北部、遼寧西部、吉林西部、黑龍江西南部、山西、河北南部、山東北部出現揚沙。內蒙古中部的局部地區出現沙塵暴。
    13 4月22~23日 5~7級 南疆、甘肅大部、內蒙古大部、遼寧北部、吉林西部出現揚沙。內蒙古中西部出現沙塵暴。
    14 4月27日 5~7級 內蒙古中部揚沙,部分地區出現沙塵暴。
    15 4月28~30日 6~8級 南疆盆地、甘肅、寧夏、青海北部、內蒙古、山西北部、遼寧北部、吉林西部、黑龍江西南部出現揚沙。內蒙古西部、甘肅中西部出現沙塵暴和強沙塵暴。
    16 5月1日 5~7級 內蒙古大部、甘肅中西部出現揚沙,內蒙古中部出現沙塵暴。
    17 5月2~3日 5~7級,內蒙東8~12級 內蒙古大部、河北北部出現揚沙,內蒙古中部和河北北部出現沙塵暴和強沙塵暴。
    18 5月11~14日 5~7級 新疆西部、內蒙古大部、寧夏大部、河北西北部出現揚沙,部分地區出現沙塵暴。
    19 6月14日 未知 強沙塵暴襲擊了塞外青城呼和浩特。
    20 12月11日 未知 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全境出現沙塵暴。

     

    表3:2002 年出現的沙塵天氣(至2002年5月13日)
    編號 時間 風力或能見度 揚沙或沙塵暴出現地區
    1 2月9日 未知 內蒙古呼和浩特及西部地區已出現揚沙和沙塵暴天氣
    2 2月20日~22日 未知 甘肅河西走廊的酒泉、張掖、武威地區出現揚沙浮塵天氣。
    3 3月15日~17日 未知 北京出現沙塵暴
    4 3月18~22日 5 至 7 級間 8 級大風. < 500mi, < 50mi, =0mi 新疆西部和北部、內蒙古大部、甘肅中部、陝西北部、寧夏、河北北部、京津地區和東北南部等地出現了強沙塵暴天氣;其中,甘肅鼎新、金昌等地還出現了罕見的特強沙塵暴天氣。瀋陽市區內突降"黑雨"。長春市天空昏暗。席捲140萬平方公里,影響人口達1.3億.
    5 3月20 未知 四川東北部、湖北中部、河南、山東、京津地區以及東北地區南部出現沙塵天氣,黑龍江南部部分地區也出現了揚沙天氣。
    6 3月28日 未知 甘肅省出現沙塵暴
    7 3月29日 未知 青海
    8 4月2 日 能見度300-500米 瀋陽出現沙塵暴
    9 4月3日 能見度僅為300米 甘肅省民勤、白銀出現強沙塵暴天氣,河西五地市、蘭州等地區出現揚沙、浮塵天氣,河西、隴東、天水、臨夏出現降雨、降雪天氣,合作、臨洮、康樂出現冰雹。
    10 4月7~8日 未知 西北地區東部、華北中北部,包括北京和天津的部分地區,東北地區中南部將有沙塵天氣,其中內蒙古中部和東部偏南地區、河北北部、遼寧、吉林西部和黑龍江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區有沙塵暴或強沙塵暴,華北南部和黃淮的大部地區將有浮塵或揚沙天氣。( 內蒙古、陝西、山西、河北、北京、天津、遼寧、吉林、黑龍江、河南、山東等省)。南京沙塵天氣。上海泥漿雨。
    11 4月10 日 未知 內蒙古的中部,華北北部小範圍沙塵天氣
    12 4月14日~15日 未知 陝西省出現沙塵暴
    13 4月16日~26日 5 級大風 華北東部、東北大部出現沙塵天氣。內蒙古自治區的呼和浩特市和其他部分地區出現沙塵暴。南疆盆地、青海北部、甘肅、寧夏、內蒙古將出現揚沙或沙塵暴,局部地區將有強沙塵暴;陝西北部、山西北部、河北北部、京津、東北3省西部等地的部分地區將可能出現浮塵或揚沙天氣,我國東部海區將有6-7級大風。
    14 5月5日 沙塵暴核心區能見度為零 甘肅省敦煌市出現強沙塵暴

    我們根據以上的數據標出沙塵天氣出現的省市:

     


    附圖:

     





    天怒昭示的三年:華南汛期年年大旱

    李易

    “人無德,天災人禍。地無德,萬物凋落。天無道,地裂天崩,蒼穹盡空。法正,乾坤正,生機勃勃,天地固,法長存。 ” (《法輪佛法(精進要旨)》)。這是聖者給人的教誨,也是人應遵循的天理。在人心向善,崇尚德行的時代,季節循序而行,風調雨順。至少在五千年以前,古人就知道並開始使用節氣。節氣的變更,推動天氣氣候的演進,天氣氣候的循環往復,讓天地間萬事萬物,能生生不息。天氣氣候,農時物候,人的修養生息,一切都在圓融和諧之中。但反過來,當人心向惡,道德淪喪,逆天而行時,人就會作惡造業,從而天也無道,天必呈亂象,以警示懲戒世人。

    在華南地區,包括兩廣,湖南和福建一帶,春天來得早。經過一元復始,萬物更新的早春二、三月份,進入四、五月份,萬物就需要雨露滋潤。就在這個時候,綿綿柔柔雨帶自然就飄然而至。這個綿綿雨帶到來期間,在現代氣候學裡把它稱之為華南前汛期。稱為前汛期,是因為它同江淮梅雨密切相連,但出現在梅雨之前。華南進入汛期在四月上旬,到五月中結束。以前,華南前汛期幾乎年年會到,甚至到來的日期每年也只差三五天。只要華南前汛期異常,華南就是災年。

    然而,這三年來,不只是沒有華南前汛期的綿綿柔柔雨帶,反而沒有例外地年年出現大範圍的大旱。這在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

    在2000年四、五月間,華南地區出現了大範圍的春旱。在旱情嚴重的粵西地區。如茂名市達到50 年以來最嚴重的旱情,大部份水庫乾枯或降低至死庫容以下,全市小河流基本斷流,有相當部分主幹流也斷流。湛江境內,廣東三大水庫之一的鶴地水庫出現歷史同期最低水位,對湛江、茂名兩市五縣四區 120 多萬畝農田灌溉無力供應。湛江最大河流九洲江斷流。在廣東東部小部分地區四月中旬下了雨,但不是綿綿柔柔的雨帶,而是打擊性的狂風暴雨,導致深圳、珠海、東莞等地區經濟損失近數億元,並奪走14人生命。

    在2001年整個汛期,廣東降雨量約比正常年份少了百分之四十至五十左右。廣東省平均蓄水和江河水位也就比常年少了4 成,個別河流甚至斷流。由於江河水少,珠江三角洲部分地區海水倒灌,形成咸潮,影響工農業和城市生活用水。

    在2002年,旱災尤為嚴重。由於整個汛期幾乎沒雨,且連續高溫,致使八閩大地春旱嚴重,福建受旱面積達一百六十三萬畝,出現了五十年來所沒有的氣溫偏高、普遍少雨的反常現象,特別是廈門、漳州、泉州、莆田等沿海地區出現了嚴重乾旱,有十七座大型水庫蓄水量只有正常蓄水量的百分之四十七;中型水庫蓄水量只有正常蓄水量的百分之三十四;全省超過三百座小型水庫處於乾涸狀態。在廣東,自2001年入秋以來,一直是罕見的全省範圍的大旱,秋旱連冬旱,冬旱連春旱,直到整個汛期大旱。全省汛期期間大部分水文站點、雨量站點降雨均呈“0”記錄和“微量”記錄,眾多大江小河水位很低,大量山塘水庫出現死水位,甚至乾涸,溪澗斷流。粵東、粵西旱災危導致二至三成秧田無法插種,插下去的作物也枯萎。珠江三角洲的部份地區,象2001年一樣,由於乾旱發生了海水向江河倒灌引起的咸潮,而深圳市旱情極大地影響到了人們正常的生活、工作秩序。

    對這三年極其罕見的異常天象,善良人可能馬上能想到這正是法輪大法及幾千萬法輪大法修煉人被滅絕人性地迫害的三年。尤其今年以來,幾乎每天都有信仰“真、善、忍”法輪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迄今至少已有430人被迫害致死,而數萬法輪大法弟子今天還在監獄遭受摧殘,生命正處於極度危險之中。迫害佛法,殘害善良,天必遣之啊。願善良人能感悟上天善惡必報的慈悲與昭示。讓我們一起儘早結束這場罪惡。

    ( WORD文件格式 | PDF文件格式 )


    天怒昭示的三年:江淮年年枯梅空梅

    子警

    自從法輪大法以及數千萬法輪大法弟子被邪惡迫害以來的三年中,天怒人怨,天象紛紛呈現亂象。在2000,2001和2002三年間,天氣中最有規律性的梅雨年年異常。2000年是極端異常的短梅,2001年許多地區甚至出現了罕見的空梅,並造成幾十年罕見的大旱。在2002年的今年,江淮只有幾場局部性匆匆而過的激烈暴雨,綿綿不絕的梅雨卻陰陽顛倒地下到了北京。

    江淮流域是中國自然環境最好的平原地帶,可謂人傑地靈。梅雨是滋潤這片平原最主要的源泉。梅雨也稱霉雨。梅雨早為古人熟知。在古代常稱梅雨為黃梅雨。在漢代,就有關於黃梅雨的諺語;在晉代已有“夏至之雨,名曰黃梅雨”的記載;自唐宋以來,對梅雨更有許多妙趣橫生的描述。唐代文學家柳宗元曾寫過一首詠《梅雨》提到“梅實迎時雨”。宋代賀鑄曾被稱譽為“賀梅子”,據說就是因為他在《青玉案》一詞中寫下了這樣的名句:“一川菸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宋代陳岩肖在《庚溪詩話》中也有“江南五月梅熟時,霖雨連旬,謂之黃梅雨”的記述。明代徐應秘在《玉芝堂談薈》中寫道:“芒後逢壬立梅,至後逢壬斷梅”。

    在梅雨這一時段,正是江淮大部地區稻拔節孕穗關鍵時期,而偏北地區則是夏種作物在幼苗期,都需要大量用水。“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和風吹綠野,梅雨灑芳田”。梅雨,就這樣年年歲歲,歲歲年年,滋潤著廣袤的江南沃野,給萬物帶來了無限生機。

    準確講,梅雨是指每年6月中旬到7月上、中旬初夏,我國長江中下游的江淮流域連續性降雨天氣。梅雨期長約20-30天,剛好被“芒種”和“夏至”兩個節氣所涵蓋。

    梅雨正常年份,長江中下游地區約在6月10日開始,7月中旬結束。在氣象上,把梅雨開始和結束的時間,分別稱為“入梅”(或“立梅”)和“出梅”(或“斷梅”)。芒種以前開始的梅雨,稱為“早梅雨”,而芒種後期和以後開始,稱為遲梅雨。梅雨期總雨量在200-400毫米之間。梅雨正常年就是江淮的風調雨順年。在近來的50年間,至少一半年份是正常年份。在古代沒有詳細記錄,但黃梅雨不斷出現在古人的文獻,至少“立梅”期應多為正常。如果入梅晚而梅雨期短,稱為“短梅”和“空梅”,就會導致旱梅;如果入梅早而梅雨期長,就導致澇。歷史上,“短梅”十年難以出現一二次,而"空梅"則很罕見。

    就是如此具有規律的梅雨,在2000,2001和2002三年間年年異常。連續三年出現“短梅”和“空梅”,實在是歷史上絕無僅有的。

    在2000年梅雨季節,我國長江以北大部地區持續少雨,出現了50年少有的大範圍的夏旱,並同秋旱相連。同期,長江水位較正常年份偏低,是近幾十年罕見的枯水位。枯水程度甚至低於在十一月至來年二月冬季長江枯水期。在梅雨汛期出現這種程度的枯水位是近五十年來罕見的。在旱災嚴重的湖北,三百多座水庫乾涸,數百萬人發生飲水困難,上百萬頭大牲畜飲水也發生困難,有上千萬畝農田受旱,其中乾枯數百餘萬畝。安徽也遭大旱,淮河以南地區降水比常年同期減少 5─7 成,其中合肥以南地區減少 7─9 成,是近 50 年來最嚴重的旱災。據統計,受面積達三千萬畝,有三百多萬人、上百萬頭大牲畜飲用水發生困難。在江西,全省有五百多座中小水庫因久旱無雨而乾涸,八百多萬多畝農作物受旱,其中有近三百萬畝農作物嚴重受旱,近白萬畝農作物絕收。全省有一百多萬民眾和上百萬大牲畜因旱災而發生飲水困難,並且全省絕大部分地區均遭受到此次旱災的襲擊。

    在2001年,梅雨期的乾旱比2000年更廣更嚴重,是歷史上罕見的旱梅,在武漢段長江水位創歷史上百年最低。在江蘇,每年的梅汛期是主要降水時段,梅雨量的豐歉直接影響夏收夏種。沿長江西部較常年同期降水偏少8-9成。南京、鎮江兩市的梅雨量之少為1954年以來的笫二位(僅次於1978年),而揚州市則為1954年以來梅雨量最少的一年。淮北地區最大的水源洪澤湖基本枯竭,相應庫容不到正常蓄水庫容的1/8,水位低於死水位 0.78 米,6 萬畝圍網養殖有 4.7 萬畝絕收。 湖北省有 20 座大中型水庫接近或低於死水位,44 萬口塘堰乾涸,1000 多條河溪斷流。安徽省幾乎全省空梅,全省受旱面積達三千多萬畝,其中重旱近一千五百萬畝,上百萬人、數十萬頭牲畜飲用水困難。

    進入2002年六月中旬,全國頻頻發生暴雨成災,迄今為止甚至奪走上千人生命。然而,暴雨沒有發生在該下雨的地方。在梅雨期,梅雨地區以外的地區在正常年份一般是相對少雨期。 華南地區的汛期是在四五月份,西部地區的汛期應該是七月底到八月。但今年六月中旬以後的暴雨主要集中發生在陝西到四川一線的西部地區,以及廣東廣西到福建的華南地區。江淮梅雨區倒反而是相對少雨。更值得指出,六月底在北京出現了長達兩個星期的連陰雨,很象江淮梅雨。這樣異常的梅雨歷史上比空梅更罕見。今年把梅雨的歷史完全顛倒了。

    “人無德,天災人禍。地無德,萬物凋落。天無道,地裂天崩,蒼穹盡空。法正,乾坤正,生機勃勃,天地固,法長存。” (《法輪佛法(精進要旨)》。這是聖者給人的教誨,也是人應遵循的天理。在人心向善,崇尚德行的時代,季節循序而行,風調雨順。至少在五千年以前,古人就知道並開始使用節氣。節氣的變更,推動天氣氣候的演進,天氣氣候的循環往復,讓天地間萬事萬物,能生生不息。天氣氣候,農時物候,人的修養生息,一切都在圓融和諧之中。但反過來,當人心向惡,道德淪喪,逆天而行時,人就會作惡造業,從而天也無道,天必呈亂象,以警示懲戒世人。

     

    ( WORD文件格式 | PDF文件格式 )

     


    天怒昭示的三年:罕見高溫年年七月襲擊北京

    李易

    近一個星期以來,北京一直籠罩在50年來的同期最酷熱的持續高溫之中。氣象觀測到的最高溫度超過了40oC,是40年來北京7月中旬的最高觀測溫度。並且酷熱正在繼續之中。

    從歷史記錄看,在北京7月常可以出現一年的最高溫度。北京城區大部分地區的一年中的最高氣溫可以達38─39oC,城區最高溫度有時可以出現到40oC。然而在7月份出現這樣大範圍的持續多日40oC以上的高溫酷熱歷史上是罕見的。

    遭受酷熱煎熬的北京人大概會記起1999年7月。在7月20日前後,出現了歷史上罕見的持續高溫酷熱天氣。尤其7月20日以後,溫度立即飆升到40oC以上,24日至25日出現了難以置信的42.2oC。從1743年(清乾隆八年)由居京的法國傳教土開始了中國氣象史上用溫度表記錄溫度以來,北京的溫度一直有詳細記錄。42.2oC是這100多年中歷史記錄中的最高溫度!

    實際上包括1999年在內的四年中,年年沒有例外地在7月20日前後有持續的40oC以上的高溫酷熱襲擊北京。這在北京有記錄的100多年中是絕無僅有的一次。在2000年,僅7月中旬出現了近一個星期的40oC以上酷熱。而在2001年,也是在7月中旬出現了40oC以上的高溫。

    1999年7月20日是每一個善良人不會忘記的黑暗日子。控制中國政府的邪惡勢力,出於不可告人的目的,就在這一天公然置天理民心於不顧,開始了對法輪大法以及數千萬法輪大法弟子大規模的殘酷迫害,在全國範圍內開始了大肆抓捕法輪大法弟子。尤其今年以來,幾乎每天都有信仰“真、善、忍”法輪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迄今至少已有440人被迫害致死,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弟子中,有剛滿周歲的嬰兒,有年近70的善良老人。而數萬法輪大法弟子今天還在監獄遭受摧殘,生命正處於極度危險之中。迫害佛法,殘害善良,天必遣之啊。願善良人能感悟上天善惡必報的慈悲與昭示。用你的善心,與我們一起儘早結束這場罪惡。

    ( WORD文件格式 | PDF文件格式 )


    天怒昭示的三年:重大蝗災一年甚過一年

    李易 周同

    蝗災同洪災和旱災並稱為中國三大災害。歷史上,平均每2-3年可有一次地區性蝗災發生,每隔5-7年就可能有比較大的蝗災。而特大蝗災的發生,則沒有明顯的時間規律,但往往同暴政和野蠻的戰爭相連,甚至互為因果,文獻中有關的記載屢見不鮮。如公元222年七月,孫權歸順皇帝,皇帝卻派兵圍剿,以致冀州大蝗,人飢;公元274年六月,荀、賈在朝中當權,殘害忠臣,蝗災四起;公元310年5月,當權者都無度地殘害百姓,天下兵亂四起,出現特大蝗災,許多地方草木和牛馬的毛都被吃光了。東漢蔡邕說,“蝗者,在上貪苛之所致也”,蝗蟲是因為皇帝與官員們都貪婪、殘暴。

    蝗蟲,在黃淮部分地區也稱螞蚱。當蝗蟲在分散活動時,其實沒有什麼害處。然而,當蝗蟲的密度超過一定的臨界數目就會結群。科學家相信在副熱帶地區大約每畝超過130頭,蝗蟲就會自然結群。蝗蟲中最厲害的一種叫飛蝗,結群以後會遠距離遷飛。飛蝗飛行迅速,可不停斷地連續飛行幾十個小時,它一次能飛幾百里,高度可達二千米以上。飛蝗在天空中象烏雲一樣、黑壓壓的一大片鋪天蓋地而來。一落地後,轉眼工夫成片綠油油的莊稼就可被啃吃個精光。

    根據史料記載,最近一次特大蝗災發生在1944年,覆蓋河北、河南、山西三省的129個縣,受災面積5900萬畝。這一年處於從抗日戰爭逐步轉入國內戰爭的災難年代。

    XX黨統治中國大陸以後,對蝗蟲也發動了一場戰爭。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化學工業迅速發展,六六六和滴滴涕等絕毒殺蟲藥獲得大批量生產。XX黨統治下的政府就動用飛機大範圍地在蝗蟲可能發生區噴曬這些絕毒殺蟲藥,蝗蟲的確處於幾乎被殲滅的狀態。當然,蝗蟲的天敵黑卵蜂、寄生、鳥類、青蛙和蜘蛛等也被格殺,還有許許多多的生物直接或間接被害。以後一旦蝗災有苗頭,都會使用這種滅絕方式手段。所以除了1985年一次小範圍的蝗災外,XX黨統治下的50年間幾乎沒有成災的蝗害。

    然而,在1998年大範圍的蝗災又難以置信地突然出現了。1998年,山東、河南、河北、山西、天津和內蒙等省市累計發生蝗害面積近1500萬畝,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