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16大」代表打電話講真相的一些感受

北美學員 慕天

【正見網2002年11月14日】

一開始,聽說給「16大」代表打電話盤問甚嚴,心理就有個障礙,覺得一定要讓接線員感到我是代表的朋友、熟人等才可能給轉,如果說找代表反映情況是肯定不會轉的。結果按這個框框去做,總覺得心裡膽膽突突的,由於無法回答更詳細的盤問,對方很容易不給轉。後來,我便誠懇地向接線員講我是找代表反映情況的,找哪位都行。當問我反映什麼情況時,則說由於涉及個人隱私,不便透露,只想和代表本人講。說這話時,我心態很好,覺得很理直氣壯。結果接線員態度很友好,告訴了我另一個電話號碼(0118610-51879199―1420),說是16大信訪的電話,讓我打過去。我後來又悟到,即使接線員再不給轉,就直接和她說是反映法輪功受迫害的情況也未嘗不可,而且即使接不到代表,就向接線員講真相也是一樣的。師父在《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告訴我們「哪裡出現了問題,哪裡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當看到給我們帶來了損失,看到我們證實法有障礙時,不要繞開走,要面對它去講清真相、去救度生命。」

當打通信訪的電話時,接電話的先生告訴我說他們只收信,不接電話。我就用開玩笑的口氣說,我要是發信的話,也許過一個月你才能收到,因為我是從國外給你打的。他一下警覺起來,小聲與旁邊的人說著什麼。為了緩和氣氛,我就用很輕鬆的語氣說,你放心,我不會占用你太長時間的,只幾分鐘就夠,你知道現在國際長途電話很貴,如果沒有特別重要的事,我也不會花這個錢的。對方安靜下來,我就將大法的許多真相,包括國外褒獎、國內迫害、自焚是騙局等內容都用我自己的語言及一種友好的方式敘述起來。講的時候,隨時關注對方的反應。有時感到對方想打斷我的話,就趕緊說,其實我理解您所處的地位,您不方便發表評論就可以不表態,您聽我講就行;說到有些話題時,感到對方站在他的立場上象要說什麼否定的話了,我就說其實不管您是什麼職業,我是什麼職業,我們都首先是普通的有血有肉的人,我今天只是在對一個朋友推心置腹地講話,若是您的家人遭受迫害的話,您心裡會是什麼感受呢?我們不都一樣嗎?談話中感到幾次他快要打斷我的話了,最後又因為我的這些話而重新安靜下來聽我講。最後,我都講完時,他說,對不起,這些不屬於我們信訪所接納的範疇。我說,沒關係,我其實並不需要您做什麼,只希望您能了解情況,我們法輪功學員把真相告訴給大家是希望更多人能知道,如果人人都知道這些事實,迫害自然就不能再存在了。非常感謝您能耐心聽我講這麼長時間,再見。

這次共用了40分鐘打電話,由於有的不給接,有的打不通,真正與代表講真相的時間只有五分鐘,但感到收穫很大。我感到,對於自己平時常採用的講真相的方式,往往越做越愛做,因為已經輕車熟路了,也沒什麼障礙。但對於平時自己很少採用的方法(比如我很少打電話),一做起來,剛開始就很發怵,怕心、擔心等什麼心都往出翻。但堅持咬牙做下去,過程中不忘發正念清除自己的怕心及外界的邪惡因素,做完後就真的收穫很大。我有一段時間以來,自己在講真相方面好像一直被什麼東西抑制住了,感到自己不能投入去做,而且對於自己平時不熟悉的方法尤其如此,都不願意去嘗試。現在正在努力突破這種抑制,我感到其實努力去做的過程,就是突破這種障礙的過程。

其他同修打電話的小技巧、方法等都僅供參考。而每個同修講自己最想講的話,按自己悟到的去做才是最重要的。我個人理解,因這時是在動真念,所以是有力量的。

一點小感受,寫下來與大家分享,歡迎交流和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