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山夜話〗耳針(二)

李德孚

【正見網2002年12月13日】

點擊下載高精度圖片

在上篇文章中,我談到針灸能治療急症。其實,對大部份病人來說,都是因為急症才來求醫的,如急性腰扭傷、驚厥抽搐、中暑昏迷、三叉神經痛、偏頭痛、牙痛、面癱,等等。這些症狀都很嚴重,是等不得的,也不會自愈,病人感到十分痛苦,所以不得已前來投醫。在以後的文章,我會舉出大量類似的醫案。

上次我舉了一例,說的是用耳尖放血的療法使一位高燒不退病人的體溫在5分鐘內降到正常,令其家人稱奇。為什麼這一針下去就能立竿見影呢?這是因為此刻在耳尖放血,猶如打開了一扇天窗,立即換進新鮮空氣,從而將體內濕熱毒氣釋放出去。這不起眼的耳朵與身體內臟腑的關係可不一般。

出於職業的緣故,我對人的耳朵特別留意,有時會因為太注意別人的耳朵,竟忘了聽他說了什麼。人的這兩隻耳朵啊,真是絕了,猶如一所展覽館,把人的一切,心肝五臟、性命、歷史一一展示在外面,一眼望去,盡收眼底。真的不想再問什麼了。對我來說就看病人說不說實話了。

耳穴在耳廓上的分布似一個倒置的胎兒,頭部朝下,臀部朝上。身體各部位在耳朵上皆有相應的位置。因此,在耳朵上可以觀察到身體任何部位的病理變化也就不足為奇了。如:冠心病人可以看到耳垂斜皺紋;肝癌病人可以觀察到在耳廓肝區周圍的環形凹陷,梅花樣改變;精神分裂症病人的耳甲壓痕;就是掉一顆牙,在耳朵上都暴露無疑。

耳廓是一個獨特的能反應整體的全息的微觀世界。人體的十二經都直接或間接上達於耳,故《靈樞・口問》篇云:「耳者,宗脈之所聚也。」在《素問・金匱真言論篇》中有:南方赤色,入通於心,開竅於耳,藏精於心。」因此從耳的顏色、位置高低、厚薄、扁圓、硬軟可知其人先天的體質,從形態和長相可知後世的病理。

怎麼通過觀察耳朵的顏色、形態、厚薄來判斷內臟的虛實呢?《靈樞・本髒》篇中指出:(耳)黑色小者則腎小,粗者則腎大,耳高者腎高,耳後陷者腎下,耳堅者腎堅,耳薄者腎脆。腎小既安難傷。堅則腎不受病。腎大,大則虛,虛則腎虛,耳聾或鳴。

大家可能不知道,耳穴治療的一個最大特點是可以用來止痛,而且有明顯的療效。

有一天,一位患牙痛的病人來找我,他說:「醫生,我這幾年花在牙醫上的錢,足可以買一棟樓房了……」耳針一穴,立即止痛,他從此再也沒有牙痛過。

(待續)

(英文版: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1343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