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前生亂佛法,今世饑寒苦

太平 整理

【正見網2003年05月09日】

齊君房,家住在吳地。他自幼家境貧苦,雖然勤奮讀書,但是能熟記的卻很少。成年以後,也寫一些文章,但沒有清新之處。他受凍餓所驅,在吳楚一帶找口飯吃。他經常拿一些自己創作的四五六七言詩句去謁見諸侯及貴族,但不被賞識。雖然偶爾也能換來幾文錢,但從來沒有積攢下銀兩。可是當他蓄滿一錢袋,就必然患病。等到把積蓄的錢花光了,病也就好了。

元和初年,他在錢塘江漫遊。正值災荒年,官府卻趁機搜刮錢財。因此,他投奔十人也遇不到一個接待他的,只好到天竺寺去討早飯吃。有一天,他剛走到孤山寺西面,飢餓難忍,無法繼續趕路,就坐在溪邊面對流水哭泣,悲傷地呻吟。

過了一會,有個西方僧人從西面走來,也面對著流水坐下。然後轉過頭對齊君房笑著說:「法師,嘗到秀才在外漂泊的滋味了吧?」齊君房答道:「漂泊的滋味已經嘗夠了,『法師』這個稱呼卻從何而來。」

僧人說:「你不記得在洛中同德寺講《法華經》的事情了嗎?」齊君房說:「我活了四十五歲,只往返於吳楚之間,從來沒有渡過長江,怎麼會到過洛中呢?」

僧人說:「你現在正被飢餓所折磨,無暇回憶從前之事。」說著便伸手去口袋中摸出一枚拳頭般大的紅棗來,對齊君房說:「這為我國所產,吃下去可知過去未來事。」齊君房餓極了,從僧人手中把棗拿過來就吃了下去。吃完後,覺得口中幹渴,就到溪邊捧起泉水喝起來。喝完水後,打呵欠,伸懶腰,感到非常睏倦,頭枕著石頭就睡著了。不一會兒,睡醒了。醒來後他忽然記起了在同德寺講《法華經》一事,並且就像發生在昨天一樣。

於是他流著眼淚向僧人施禮問道:「震和尚如今在哪裡?」僧人說:「修煉未成,再度到蜀地做和尚去了。現在已經斷了向上爬的塵緣了。」齊君房又問:「神上人現在何處?」僧人回答說:「以前的心願未能了結,聽說又做法師了。」「悟法師在哪裡?」回答說:「難道你不記得他在香山寺石像前,玩笑間許下的志願嗎?假若不能證悟到無上菩提的境界,就要成為有權勢的將相,前不久聽說他已經做了大將軍了。當時我們一起雲遊的五個僧人,唯獨我得以解脫,唯獨你還是個受凍挨餓的人。」

齊君房流著淚說:「我四十多年來,每天只吃一頓飯,三十多年只有一件粗布衣服。早就想了斷世俗之事。為什麼不能功德圓滿反而受難到現在呢」?僧人說:「你的過錯發生在你教弟子的講堂之上,你大講異端邪說,歪曲佛經真義,使弟子們產生疑惑。雖然你講經的聲音渾厚響亮,但始終不能修成正果。你身斜影歪,所以得到如今的報應。」

齊君房又問:「如今我應該怎麼辦呢?」僧人說:「事到如今,我也無計可施。前世之事,希望能夠對你有所警戒。」說著伸手到口袋中拿出一面鏡子,鏡子的背和面都晶瑩剔透。僧人對齊君房說:「要知道貧賤的差別,苦樂的短長,佛法的興替,佛門的盛衰,可從此鏡中一覽。」

齊君房拿過鏡子仔細觀看。過了很久道謝說:「報應之事,榮枯之理,我都知道了。」於是僧人將鏡子收入袋中,準備離去。剛走出十多步遠,便蹤跡全無。這天晚上,齊君房到靈隱寺,剪髮受戒,取法號為「鏡空」。

大和元年,李玫在龍門天竺寺修行,鏡空從香山敬善寺來看望他。於是,對李玫講了這段往事。

齊君房因前世為僧人時無意之中歪曲佛經真義,下世便受報饑寒交迫四十多年。今天中國大陸哪些歪曲宇宙大法的惡人,所面臨將是下無生之門在無邊之苦中永無終盡地償還其破壞大法的罪業。

(資料來源:《纂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