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見文摘 第050期 起訴首惡案專輯(三)



【正見網2003年08月05日】

  • 江xx被起訴到國際法庭

  • 控告起訴江XX案原告律師訪談錄

  • 配合起訴邪惡之首案 向政府議員講清真象

  • 天象 正念 審判

  • 邪惡已走向末路

  • 宇宙中正義對邪惡的大審判

  • 薩斯、謊言和正義審判

  • 寫給未來 寫給歷史

  • 終極的審判


  • 江xx被起訴到國際法庭

    楊琴

    2002年10月,法輪功學員以「群體滅絕罪」把江xx起訴到國際法庭。

    什麼是「群體滅絕罪」呢?在國際刑事法中是這樣定義的:「滅絕種族罪」是指蓄意全部或局部消滅某一民族、族裔、種族或宗教團體而實施的下列任何一種行為:

    1、殺害該團體的成員;
    2、致使該團體的成員在身體上或精神上遭受嚴重傷害;
    3、故意使該團體處於某種生活狀況下,毀滅其全部或局部的生命;
    4、強制實行辦法,意圖防止該團體內的生育;
    5、強迫轉移該團體的兒童至另一團體。

    江xx迫害法輪功實行的政策叫做:「名義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算自殺」。沒有比這個法案更確切的定義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群體的迫害了。四年中,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修煉者被非法拘留、轉化洗腦、勞教、判刑,被強行送入精神病院,轉化不了的就施以酷刑:綁在死人床上二十多天大小便也不放開,以至背部生蛆;雙手反綁雙腳離地,多人被弔死;三九天澆涼水凍,三伏天太陽底下暴曬,竹扦插指甲,電棍電陰道,竹筒削尖插食道野蠻灌食,多人被插死。鉗子夾乳頭,灌大糞、灌濃鹽水、辣椒水,燒紅鐵烙肉、用電針渾身亂刺、連續半月不讓睡覺,惡警自己或慫恿刑事犯罪份子強姦女大法弟子,把女大法弟子剝光衣服投入男牢房;灌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使多人致殘致死……。各種刑法之殘忍令人難以相信是發生在21世紀的今天。至今已有735人被打死,打傷打殘不計其數,幾十萬人妻離子散、流離失所,億萬法輪功學員的親屬、朋友、同事和單位受到株連,全國人民更被蒙蔽在謊言之中。

    它以個人意志凌駕於憲法之上,為了迫害法輪功,它耗費了國民經濟1/4的財力,在國際上和幾十個國家搞金錢交易,甚至把遼寧、吉林、黑龍江150多個地區相當110個台灣的領土無條件的送與鄰國,為了換取他國對迫害法輪功的沉默和逃避國際社會的譴責;「國內大量撥款給公安、政法、司法、外交、邪惡的610、安全特務。為了造假,在各種宣傳機器、電台、電視、報紙、文藝、文化、甚至封鎖電視、電台、電腦網路,投入大量的資金。」同時它強迫學生簽字反對法輪功,強迫人們腳踩法輪功創始人像,罵法輪功創始人,使迷中的人犯下滔天大罪。它還用鋪天蓋地的謊言欺騙、用名利地位引誘、用撤職下崗調離威逼、用保甲連坐脅迫眾多的人和它一起犯罪。江xx被審判是罪有應得。善惡有報本是天理,就是常人的法律,對被它脅迫犯罪的人,也必將象歷次政治運動結束時一樣,各自為自己的行為受到審判。所以江xx迫害的不僅僅是法輪功,它是真正的迫害了全國人民。為了讓人們知道真相,儘快從江xx的迫害中走出來,講清真象就成了法輪功修煉者的必然。

    人們嚮往著健康、安寧的生活,但這美好願望的前提是人人對基本道德的維護。如果做不到這一點,人們就不會有根本意義上的幸福。相反,疾病磨難與災難,也會應運而生。大規模瘟疫的爆發始於中國,是上天在告戒人們什麼呢?法輪功修煉的是「真善忍」,江xx把修煉「真善忍」的人抓進「轉化班」,轉化到哪裡去呢?只能是「假」、「惡」、「暴」。這也正是江xx和法輪功之間的一個打不開的死結。江xx從踩著六四學生未寒的屍骨爬上中南海的寶座那一天開始,搞的就是結黨營私、迫害異己、搞獨裁、玩權術,造謠誣陷、貪污腐化、生活墮落,真是用盡人類的語言也描繪不盡它的醜惡。這樣一個醜類它怎麼會容得了「真善忍」?

    為了維持它的假惡暴,更出於它的妒忌之心,它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迫害。99年7月20日前,僅中國就有一億多人修煉法輪功。江xx利用最可恥卑鄙的手段鎮壓法輪功,卻把法輪功修煉者由於被迫害而去信訪辦反映情況說成是圍攻中南海,在全國大造輿論。儘管這樣它也無法遏制法輪功在全世界的蓬勃發展。現在已有6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人在修煉法輪功,而且人數與日俱增,並在全世界得到了2000多項褒獎。在全世界禁止法輪功的唯有中國。這使江xxx又恨又怕。在國外,它指示駐各國使館、用巨額資金收買當地黑勢力,僱傭匪徒特務迫害修煉的華人;在國內它利用所有的媒體造謠誣陷法輪功,煽動國內外不明真相的華人對國內外修煉者的敵視。

    「但是這場迫害不只是局限在中國大陸,實質上這場迫害是全世界性的,謠言毒害了全世界的人。」( 《北美巡迴講法》 )為封鎖國外消息,它親自掌控全國媒體,並讓它的大兒子控制全國網絡,僱傭大量的網特監控和封網,電話監聽,並乘機在短短時間內成了中國電信大王、第一富豪。一部龐大的國家機器竟成了它個人的御用工具。中國的所有媒體已經毫無自由可言。它為自己順利連任軍委主席,以謊言欺騙和媒體控制的方式封鎖薩斯疫情5個月,導致了薩斯的蔓延,使人民的健康、生命,國家的經濟和中國的國際形像都受到了無可估量的損失。它還是中國貪污腐化的總後台、總代表。它把大兒子突擊提為中科院副院長,二兒子從技術員突擊提為少將、總政組織部長。親屬個個加官進爵。由於江xx對民主運動、各民主黨派、法輪功、政治異見者、上訪及言論自由的瘋狂鎮壓,已連續四年被國際人權組織評為人權惡棍。聯合國科教文署向聯合國報告說:「天安門自焚事件,根據調查和中國政府錄象的慢鏡頭分析,完全是中國政府組織的造假事件。『我們將進一步提供所有的文件和證據。」並因此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輪功、迫害人權責任人的國際組織,將對一切組織、個人的迫害行為最終追究責任。就在江xx被告上國際法庭的時候,大赦國際亞太區事務主管庫曼先生說:「大赦國際最近了解到江以滅絕種類罪被起訴,我們已經和原告取得了聯繫,在這件訴訟案上共同努力」。

    為挽救我中華民族,為了真誠善良的中國人民,讓我們把這民族的罪人送上歷史的審判台。


    控告起訴江XX案原告律師訪談錄

    江xx在美國聯邦法庭被起訴後,一直不敢回應法庭的傳票,而是竭力通過外交等途徑試圖通過美國政府出面終止這起訴訟。這一行為反而使江陷入更大的困境,因為每一次提出這個要求都等於在承認這個案子的存在,都等於承認江××清楚自己已成為被告。

    本月14日,原告律師向法庭遞交了被告江澤民及610辦公室的罪證材料以及訴案的法律程序證據。此後,美國有關方面將準備並向法庭提交支持他們觀點的材料,法官確定的遞交材料截止日期為5月8日左右。再隨後的四至六周時間裡,法官將根據原告律師和美國官員雙方提供的材料,判斷案件是否可以進入審判被告階段的司法程序。

    以下是明慧記者4月14日在芝加哥對原告律師泰瑞.馬什的採訪紀錄。

    (記-記者,泰-泰瑞.馬什)

    記:我們知道你們已控告江澤民,請問是什麼時候遞交的狀子,具體有哪些罪狀?
    泰:我們於2002年10月18日正式在法院起訴江澤民及610辦公室,罪狀有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還有一些其它的罪行。

    記:你今天來主要是為什麼呢?
    泰:今天主要是來遞交一份備忘錄,回答在1月13日與法官會談時提出的一些問題。

    記:備忘錄里主要有些什麼內容?
    泰:有一系列的有關問題,第一、遞交傳票的充分性問題;第二、能否按法院許可通過保安給被告人遞傳票的問題。第三,(被告)是否享有國家元首豁免權的問題。

    記:能不能多給我們談一些細節,您是怎樣遞傳票的,為什麼他不能享有豁免權?
    泰:他不能享有國家元首豁免權,因為他已經不是國家元首了,在美國聯邦法院有幾個這樣的先例,前國家元首試圖用豁免權辯護,但沒有成功,比如馬克斯(Marcos)。在國際法院也有審判前國家元首的幾個先例,豁免權辯護也沒成功,比如匹諾切特(Pinochet)。所以江澤民無法享用國家元首豁免權。

    記:那麼關於遞傳票的問題呢?
    泰:我們送傳票是非常充分的,原告多次用了不同的方式將傳票遞給了被告。比如,在江澤民訪問芝加哥時,我們按法院的指示將好幾份傳票遞給了江的警衛人員。我們將傳票遞給了警官局長約瑟夫・格瑞芬,還有幾份傳票給了特工人員。按法院規定,一旦將傳票遞給保安人員,遞傳票這一手續就完全了。

    不僅如此,我們還做了更多的努力。我們用國際快件將法律文件寄到中南海,包括控訴狀和法院傳訊單。已經有工作人員代江澤民簽收了。後來還寄了更多的法律文件到中南海,也都簽收了,文件里包括缺席審判的申請。我們寄了每一步的文件,讓他們知道我們告了江。媒體也是一種讓他注意到這個案子的渠道。

    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江澤民是知道這個起訴的。因為中國政府試圖通過外交途徑要求美國國務院駁回這個起訴,如果他們不知道這個起訴,怎麼可能要求美國政府去駁回呢?

    記:江是否對這個起訴做了回應?
    泰:沒有,被告至今還沒有通過法律渠道對起訴作回應,而是試圖用外交手段來駁回。他沒有到法庭來沒有回應起訴,他不想讓法律來作出公正的裁決。他們為什麼那麼害怕法律呢?


    * * * * *

    [後記]在美國,行政與司法是獨立的,政府對一個法律程序的意見與一個公民對法律程序的意見一樣,只能做為參考,而無法左右法官的裁決。任何犯了群體滅絕和反人類罪的人都不能享有豁免權,即使是國家元首,何況現在江已不再冠有國家元首的頭銜,就更不可能享有豁免權了。事實上,江××作為發動和系統性實施滅絕迫害的元兇,冠以任何國家的元首頭銜都是對那個國家、民族和人民的侮辱。
    美國政府對江迫害法輪功的諸多事實是有深刻了解的。在不久前,國務院的人權年度報告中,就有80次提到中國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國對美國公民李祥春的無理判決,更使美國政府了解了迫害的嚴峻性。江××應該知道在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不知道它的惡行。

    允許犯了滅絕人類罪的國家官員被起訴,這本身就反映了美國的價值觀。對美國來說,維護美國的立國之本,維護美國人權價值觀念,維護美國在世界人權方面領導國的地位是美國的長久利益所在。放棄這些原則,美國就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美國,就會失去其在世界舞台上應有的角色和地位。也就是說,美國之所以是美國,是其人權價值和主持正義的領導地位使然。

    在未來兩個月的時間內,世界各地(包括中國大陸)將有更多的法輪功學員在參與每日和每周末的全球同步發正念活動時,有針對性地就此案從另外空間清除邪惡干擾,讓人間的真理和善良得到應有的公平呵護,讓世上的邪惡之徒得到應有的懲罰。


    配合起訴邪惡之首案 向政府議員講清真象

    伊利諾依州學員向政府講真象小組

    全球公審邪惡之首在芝加哥拉開序幕,使得芝加哥又一次成為正邪交鋒的一個主戰場。邪惡勢力聚集起殘兵敗將拚命阻止這一訴訟案的順利進行。他們一方面向美國政府施加壓力,使得美國司法部以「法庭之友」的身份介入這一案件;另一方面試圖在芝加哥及附近地區營造邪惡之場,企圖影響法官的裁決。然而,這一切卻為伊利諾依州學員提供了進一步向各界講清真象的好機會。伊州學員組織了以起訴邪惡之首為切入點,向各級政府,議會,及社會各界深入講清真象的活動。下面是伊利諾依州向政府講真象小組在向州議員講清真象中的一點體會。

    向伊州議員全面講真象始於2001年從芝加哥到春田市的緊急救援(SOS)步行活動。當時,十幾個學員向各個議員辦公室送了真象材料,並逐一辦公室告訴議員的秘書法輪功在中國受到迫害的真象。很多人是第一次聽到法輪功和法輪功受迫害的情況,他們了解到真象後許多人感到震驚。隨後,我們舉辦了介紹法輪功受迫害真象的圖片展,並順利的在州參眾兩院通過了譴責中國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決議案。我們還在議會大樓中庭舉辦了張翠英畫展,正法之路圖片展,並利用四年一次的新政府就職典禮之際,在議會大樓中庭舉辦了首場大法音樂演出,把大法的美好從另一個側面展現給了世人。學員們利用這一機會,親自向新任州長及其他政府要員當面遞交了真象材料。就這樣,法輪大法學員的身影一次次的出現在議會大樓,法輪大法的音樂一次次的迴蕩在議會大庭的上空,有力的清除了另外空間的邪惡,也為這次結合審判邪惡之首深入講清真象打下了基礎。

    在人間利用法律手段起訴邪惡之首,使邪惡之首在人間法庭,道義法庭和人心法庭受到公審,是對邪惡整體致命的一擊,也是當前正法進程中一個重要事件。邪惡對其罪惡行徑的暴光害怕至極,不惜一切代價阻撓案件的進行,甚至企圖把一個民主國家的政府拉下水。正如師父說過的,「師父要挽救一切眾生,而邪惡勢力卻在真正地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毀滅眾生。」(《大法堅不可摧》) 「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大法堅不可摧》)。正法中一切都在師尊的安排之中。無論邪惡勢力怎樣表演,作為大法弟子,我們要做的就是「全面講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大法堅不可摧》)。

    為了結合審判邪惡之首向州議員全面講清真象,我們準備了兩份真象材料,其中包括邪惡之首及610辦公室在伊利諾依州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及對婦女兒童迫害的真象。首先由香檳的學員向59位州參議員,118位州眾議員和州政府5個主要辦公室送了第一份材料,結合起訴邪惡之首講真象。稍後不久,我們又在議會大樓中庭申請了圖片展及大法音樂演出活動。來自芝加哥、香檳及臨近州的二十幾名學員參加了這一次活動並向各議員辦公室發送第二份真象材料。一部分學員重點選擇了十幾名議員,在他們繁忙的日程中爭取直接面談的機會;另一些學員走訪各議員辦公室,逐個地向議員秘書講真象;還有幾個學員表演大法音樂與歌曲。講真象的學員兩個一組,一個人講真象,另一個配合發正念。一天下來,面對面向議員講真象取得了成果。州眾議院一位多數黨領袖同意起草一份「致同僚書」支持起訴邪惡之首,並敦促美國政府及伊利諾依州聯邦議員支持這一訴訟案。向秘書講真象中,許多秘書都非常支持我們的行動,有幾個當時就表示要學法輪功。那天是州議會例會日,議會大樓里人來人往,許多遊客、議員、工作人員及職業政治說客都有機會領略了大法音樂的美好,觀看了迫害真象圖片。

    隨後的講真象集中在促成「致同僚書」及利用「致同僚書」結合起訴邪惡之首向更多的議員講真象。兩名學員於5月28日攜帶一份「致同僚書」草案又一次拜訪了那位多數黨領袖及一位支持大法的議員。兩位議員很快同意正式聯合簽發「致同僚書」。但是當時正是州議會全年最忙的時候,而且只有兩天時間州議會就要閉會。因而那位多數黨領袖告訴我們說,「如果有一個月的時間,我可以與我的同僚講這件事並請他們簽署這封信。但現在只剩下兩天的時間了,而且我非常忙,可能沒有時間與我的同僚談及此事。不知你們能簽到多少。你們能簽多少就算多少吧。「

    第二天(5月29日)中午,學員從那位多數黨領袖的秘書那裡拿到了正式簽發的「致同僚書」。這封「致同僚書」中寫到: 」 我們不能容忍任何外國政府肆意決定美國人如何行使憲法賦予他們的權利。如此放肆的行為必須堅決抵制。允許任何外國勢力這樣做都是用我們所有的權利做賭注。法輪功學員的起訴案不僅是維護他們在這個國家裡的權利,也是保護所有美國人擁有的權利。

    某些天大的罪行需要所有正義的人站出來說話。一位殘忍的暴君通過洗腦、酷刑、強姦和謀殺強迫數千萬該國和平的人民放棄他們信仰的企圖是令人作嘔的。我們自己的人性要求我們譴責這些反人類罪行。」

    那時距議會閉會只剩下一天半時間了。所有伊州眾議員都集中在議會大廳討論與表決各法案,非常繁忙,連吃飯都在會議廳里。為了找機會與議員見面,幾位學員等候在議會大廳門口,每人拿一本帶有議員頭像的小冊子,對照每一位進出會議廳的人,從中尋找議員。對於不熟悉西方人名字和相貌的中國學員來說,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學員弟子救度世人這顆純淨的心感動了世人。在師父的安排下, 兩位在會議廳門口的工作人員暗中幫助我們辨認每一位進出的議員。當一有議員進出時, 他們就馬上暗中示意並告訴我們議員的姓名。學員對每一位見到的議員簡短的介紹法輪功被迫害的真象及起訴邪惡之首的重要性,並請他簽署「致同僚書」以表示支持。一些正義感很強的議員當時就簽下他們的名字。一些表示要把「致同僚書」拿回去研究一下。學員還利用當天唯一的一次議會多數黨的休息時間,走訪了他們的辦公室,對一些回到辦公室休息的議員用較長的時間深入講真象,效果很好。到當天晚上近12點,學員就徵集到了47個簽名。

    次日(5月30日)又有10多名學員加入了為「致同僚書」徵集簽名的活動。 學員們一早趕到各議員辦公室,趁議員去開會之前找到他們,面對面講真象。大家分成小組,拿著印有議員頭像的小紙條到各辦公室找人。一個早上下來,又得以與十幾名議員坐下來講了真象。到了白天,幾位學員還是守在會議廳門口講真象。對一些不常出入的議員,我們就遞交一張名片召喚其出來。有的時候要等幾個小時才能等到要找的議員。就這樣我們在會議廳門口站到了晚上8點, 在議會閉會之前,一共徵集到了超過議員總數三分之二的80個簽名(州眾議員共118名)。

    通過這次向州議員全面講清真象的活動,我們有這樣幾點體會:

    1)整體配合是關鍵

    芝加哥學員自從去年邪惡之首訪問芝加哥前夕起,就加強了每周一次的大組集體學法交流活動,周邊的一些小城市的學員也經常參加大組學法交流,基本在全州範圍內形成了一個整體提高的修煉環境。向政府講真象小組也幾乎每周聚會或電話會議一至兩次,交流修煉體會,安排講真象的工作。有了在法上的共同認識, 在一些正法活動和項目中,大家都能配合的比較好。由於伊州議會大樓座落在伊州中部的春田市(Springfield),距芝加哥比較遠, 距其最近的香檳市學員也要開車一個多小時才能到達, 因而每次大型的講真象的活動都是在各地學員集體配合下完成的。臨近的密蘇里州,印度安那州,肯塔基州,甚至遠至香港的學員都曾參加過我們的活動。

    2)打破舊勢力的安排,力爭面對面的講清真象

    在過去向政府議員講真象的工作中,舊勢力給我們設置的一個障礙就是讓我們很難見到想見的人。常常是門口的接待員就擋了駕,想見到助手都不太容易。在這一次向州議員講真象的過程中,從一開始學員就明確了在向秘書講清真象的前提下,要力爭直接面對議員講清真象。在西方民主社會中,民選議員代表了他那一方的民眾。他對大法的態度也直接關係到那一方的民眾的未來。正因為如此,舊勢力死死的擋著我們與他們直接講清真象的路。儘管幾年來我們一次一次的拜訪各議員辦公室,送真象材料,向秘書講真象,但是很少能有機會見到議員本人。聯約見的機會都不多。在這一次公審邪惡之首的正邪較量中,我們意識到在講清真象時可能在觀念上要有一個突破。

    在一天半的徵集簽名過程中,我們與118名議員中的110名以上直接面對面的講了真象,並與其中的20幾名議員坐下來比較細緻的講了真象。這樣大面積的直接面對議員講真象打破了舊勢力的安排,使得我們能在議會最繁忙的一天半中得到了大多數議員對起訴邪惡之首支持。

    在面對面講真象中,我們更加深刻的認識到直接面向議員講真象的重要性。一些議員,儘管他曾在支持法輪功的決議案表決時投了贊成票,但對法輪功的了解實際還很少。一位曾支持過法輪功決議案的議員這次竟對我們學員說,他好像從未聽說過法輪功。另一位議員向我們學員講,法輪功的事是屬於聯邦議會的事,不在他管的事情範圍之內,因而不想簽名。我們學員就向他介紹了江氏集團和610辦公室如何將迫害法輪功的魔爪延伸到伊利諾依州,及芝加哥學員被打,汽車被燒,學員被騷擾, 及黑名單的事例。議員聽到後很震驚,他說過去我一直以為法輪功是屬於國際事務,因而對法輪功在當地做的一些事不想介入,從今以後我要支持你們的一切活動……。 一些議員,經學員講真象後告訴我們,我支持你們,我會給我所在選區的聯邦議員打電話或寫信。這些議員雖然沒有在信上簽名,但他們明白真象後也擺正了他們的位置。師父告訴我們,「我做事最注重過程,因為在這個過程中能叫人認識真象,在過程中能救度世人……」(《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在這次大面積講真象過程中,許多議員得以明白了真象。同時我們也了解到哪些議員對大法還有疑惑或牴觸。這些人是我們今後深入講清真象的對像。

    3)在講真象中進一步破除人的觀念

    這次伊州議會的「致同僚書」是由兩名多數黨的議員共同發起的。一般說來,這為徵集簽名帶來了一定的難度。少數黨的議員們對這封信多數都比較慎重,沒有多少人直接在我們的信上簽名,一些表示要拿回去看看,另一些看到那兩個發起議員的名字後表現出比較冷淡。在第一天簽名的47名議員中,只有十幾位少數黨的議員。一些徵簽的學員產生了一些為難傾向,當見到一名議員是屬於多數黨時,心裡就想可能希望比較大, 反之就覺得心裡沒底。後來學員認識到這也是一種制約我們的觀念。當我們沒有這一念的時候,它對我們根本就不會起什麼制約作用。結果第二天許多少數黨的議員也簽名支持了我們。

    在與議員見面中,我們感到許多人明白的一面其實一直在等待著了解真象。 一位看似玩世不恭的議員, 對我們幾次遞上的材料均採取敷衍了事的態度。後來在議會休息時, 一位學員辦公室見到了他. 就利用他吃飯的時間上前給他講真象。 剛開始這位議員還在哼哼哈哈的應付, 當學員逐葉翻著真象材料給他介紹到王麗萱母子被折磨致死的圖片時, 這位議員的身體一震, 他嗯了一聲之後把材料拉到他眼前看了一會, 然後告訴學員說, 「我簽!」

    就是這樣, 當我們用純淨的心, 不帶任何觀念的去講真象時, 師父就會為我們安排一切, 一切就好像是水到渠成一般。

    起訴邪惡之首的案子還在進行之中, 舊勢力還在拚命阻擋。講清真象、揭露邪惡還有許多事情等著我們去做。我們要利用好每一天的時間, 做好三件事, 不愧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天象 正念 審判

    行健

    是正法洪勢的推進,江XX被押上了審判台。這是天象變化到這一步的反映。作為大法弟就應順應這種天象在人間這一層次作好配合。我們怎樣才能做到位做好呢?師父說:「當然惡人在為邪惡表現時,只要大法弟子無漏的正念表現一強,惡人就心虛,甚至被正念所治,就是這個狀態。」(《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無漏的正念表現在首先我們站在什麼基點認識這一事件。網上許多文章都寫的很好,比如,我們是在這一過程證實法,不求常人社會的結果。而是救度常人。我們是審判台上的真正法官; 我們是用常人社會法律這一手段正法。把真正的正義帶給人類社會,作為未來的參照等等。

    其次,在這個過程中,一步一步突破人的觀念,因為正法中的每一件事都是史無前例的,沒有模式,沒有依據。比如,按照法律的要求,除了我們的律師,原告在堂上可以面對法官闡述自己的觀點外,弟子以什麼方式向法官講真相啊。我認為首先我們在思想中就要否定它,因為我們不是做常人的事,我們就不能循著常人的觀念做。但是又不能不符合常人社會的某種形式、狀態走極端呀。所以,作為我們的律師,原告在庭上,一定要站在證實法的基點上講清真相,法官無論其職位如何,亦是救度的對像。從心態上講就是主動的位置了。同時,在面對面辯護的時候,自己明白的一面也應對著法官明白的一面講真相。告訴他,給他機會擺放生命的位置。這方面的體會,許多弟子都曾寫過文章,有的還談到對著元神告訴其真相的。

    再就是作為每一個大法弟子應該正念參與。在符合法的要求下,符合修煉人的狀態下,清除一切干擾。無執無漏講真相, 因為我們的純正一念已能突破人的空間距離與形體的的間隔。在《轉法輪》第九章師父已明確告訴大家:「對煉功人講,人的意念指揮著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為一個常人來講,意念指揮著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所以,只要我們真正不是求得常人的法庭給予我們什麼,突破人的一切觀念,純淨自己。法的機制就會帶動我們做好一切。其實,訴訟本身,就是使世人包括法官和律師知道真相的過程。訴訟期間,「迴避」只是形式,不能有外在形式影響法官判案。不能不符合常人社會狀態, 但是如果我們在意念中承認了就不對了,因為人類社會今天的一切都是為法而造就,為法所用,為我們證實法,救度眾生所用。我們可以通過各種合法程序給法官講真象,用慈悲和正念影響每一個參與的常人。不僅要影響他們,疏導他們,還要救度他們。我們的真念一動,足以改變人心,震動十方世界。因為法官與律師他們已不是一個單純的個體了,而是代表了一個很龐大,很具體的系統了,那裡面又有多少眾生。

    一切都是天象之使然,而順應天意, 以正法弟子的態度去做就能彌補不足。

    (英文版: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1703


    邪惡已走向末路

    沈江

    正當美國芝加哥聯邦地方法院的一位法官在審閱關於起訴江XX犯有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案的法律論據之時,法輪大法學員和人權活動家們在美國北加州的兩起相關訴訟案中取得了成功,劉淇和夏德仁因監督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而被判有罪。

    舊金山法官愛德華.陳拒絕授予前北京市長、現任北京市黨委書記劉淇和遼寧省副省長夏德仁外國元首豁免權。通過作出這個決定,他肯定了現任官員無論其職位大小如果犯下反人類罪仍可能受到法律制裁的原則。因為涉及問題的相似性,這兩個被分別提交的訴訟案現已被合二為一。在陳法官提交給法庭的報告中,這兩名中國官員都因監督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而被確認有罪。

    這位加州法官給美國地方法庭的建議發生在美國紐約州南區地方法庭裁決湖北省公安廳廳長兼610辦公室副頭目趙志飛有罪之後。在這個首例在美國起訴中國官員迫害法輪功罪行的案件中,法官對趙志飛進行了缺席審判(趙志飛沒有對這些指控進行辯護)並授予原告名義賠償金,這應包括原告要求的懲罰性和名譽性賠償金。

    這三名中國官員都是被依照《酷刑受害者保護法》和《外國民事侵權索賠法》條文起訴的,這兩個法律允許美國和外國公民在美國法庭訴諸法律以制止外國濫施酷刑或嚴重侵犯人權者繼續犯罪。人權律師泰瑞-馬什( Terri Marsh)認為這些近期的法庭裁決具有重要意義,她是訴江案原告的律師並提交了起訴趙志飛的最初訴訟文件。

    據馬什說,「除了將這些在迫害法輪功中犯罪的官員們繩之以法外,我們在促成成功審判江方面也在取得進展,江是發起並親自指揮酷刑折磨和迫害所有在中國接受法輪功道德準則的人。儘管一些具體問題仍有待解決,但是加州的訴訟案已經表明在位官員不能就他們犯下的反人類罪行要求免於起訴和懲罰。沒有任何人可以逾越法律。」

    起訴江的民事訴訟案還獲得了多位美國國會議員的支持。6月10日,38位國會議員聯名向美國聯邦地區法院伊利諾州北區分院提交了一份「法庭之友」辯論書。這份辯論書是由國會人權核心小組共同主席、加州民主黨議員湯姆.蘭托斯(Tom Lantos)發起的。辯論書說:「我們作為美國國會議員對此案有著重大和持久的關注。事實上,國際法明確的表明犯有大規模人權罪行的人,即使罪行發生在當事人任職國家元首期間,仍可能受到起訴。」

    天網恢恢,等待江XX的是無生之門。正義必然戰勝邪惡。


    宇宙中正義對邪惡的大審判

    英國大法弟子

    訴江案的重要意義,遠不止人間層面的審判,它是整個大穹的正義對邪惡的大審判。表現在人間,只從一點開始:伊州北區法院,芝加哥,美國,全世界…… 在整個大穹那就是對邪惡的全方位的大審判,使每一個眾生都參與的大審判:在每一個龐大的天體,天體中的層層宇宙,宇宙中的層層空間,空間中的無可計量的眾生都展開對邪惡的審判。

    在整個正法過程中,舊勢力安排了這場邪惡的迫害,使無可計量的眾生在無知中犯下了大罪而被毀滅,還有無可計量的眾生至今還被邪惡的謊言欺騙著,瀕臨被毀滅的邊緣。這場邪惡的迫害是對著所有眾生的,大穹中的所有眾生都是受害者,所以所有的眾生都是原告。宇宙眾生都是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的直接或間接的受害者,每個眾生都有權審判它。這場大審判將給眾生的機會更加全面了解邪惡,徹底剖析邪惡的伎倆以及謊言掩蓋下的真正嘴臉,這在大穹的歷史中也有無可取代的重要意義,這場審判也是留給未來的。

    在人間這一層面上,既然人間首惡犯的是「群體滅絕罪」等罪,那麼毫無疑問地,作為這個受迫害群體中的一員,我們每個人都是原告,只不過人間法庭上直接受迫害的弟子提供些具體的迫害事例。大法弟子就好比是一個身體,當這個身體被迫害了,有一些細胞直接承受了,而有的沒有直接承受,但只要是這個身體的一個細胞,我們就是被涉及而受到迫害了,也就是理所當然的原告,所以從這一點上講這場審判既不止是中國事件,也不止是美國事件,它是個世界性的事件,也是大法弟子所在國家地區的自己的事。當我們認清這一點從而全身心地參與時,常人也就不會再有「與我無關」的推辭了。如果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從自己的宇宙體系開始讓層層宇宙中無可計量的眾生都參與對邪惡的審判那麼表現在人間的把人間首惡押上法庭就是必然的結果。

    那麼,何為法律依據和誰是大審判真正的裁決者?是宇宙大法。宇宙大法造就著宇宙無量眾生,是眾生生存的標準。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真善忍這種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標準。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就是用他來衡量的。」「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

    在人這一層,師父在《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中說:「常人社會也是法給人類社會開創的一個層次,那麼在這個層次當中,我們利用法給常人開創的這個文化和它能夠存在的各種方式來證實法,我想,這都是沒有錯的。」我們在利用人中的法律起訴人間首惡,這是為未來宇宙留下鎮邪滅亂的歷史參照,同時也在正人這一層的法律。

    宇宙眾生都將在這史無前例的大審判中擺放其位置,大法徒此時的正念正行對於宇宙眾生的未來是至關重要的,這需要我們認真做好當前的三件事:學好法、發正念、講清真象,讓我們修好的那部分放射著更加純正的光焰。


    薩斯、謊言和正義審判

    青青

    因為薩斯瘟疫,最近形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中共政府一貫的謊言這一次好像是從來都沒有這麼大面積被識破和暴露過。這對我們是一次進一步向世人講清真相的機會。可是現在我們訴訟邪惡之首的案子好像遇到了障礙。這兩者之間必然是有聯繫的,邪惡希望藉此機會平衡它們被快速銷毀的下場。如果我們和世人都認清了中共謊言和訴訟案之間的深層聯繫,它們這種期望保持「平衡」的企圖就可以被打破,使我們救度世人的進程跨進一大步。

    目前的這場薩斯瘟疫,已經讓世人看清了中共一貫撒謊的面目。不過,一些人們還是被其謊言的表面給迷惑了。比如,有人透過它們草菅人命的欺瞞恐嚇,看出來了其人權論是偽人權論;其實它知道自己的「人權論」是決不會有幾個人信以為真的。有人因為它們在人民大批感染薩斯病並死亡的時候,還在拚命地高喊經濟建設,認為它們是只要錢不要人命;其實它真正想要我們相信的就是這種它們對經濟的「重視」。以所謂的「穩定」為藉口,通過打壓真相的傳播而不是通過公開事實來達到「穩定」,這一次,全世界都因為受到了其謊言的傷害而感到了切膚之痛。

    謊言無論如何都是謊言,撒謊的當權者再怎麼愚昧,都會明白謊言是早晚要穿幫的。它們應該是比任何聽到謊言的人都明白這一點,從那些謊言的粗糙、漏洞百出就可以看出。可是同時它們深知,講真話就會暴露它的邪惡,暴露其政權的非法性,導致它垮台。所以要撒謊。

    講真話就是否定它自己,讓人看到謊話後面的真話對它們來講一樣可怕,那不等於講真話了嗎?謊話後面還不是真話。它們真正的企圖是要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這些拙劣的謊言本身,以為謊言掩蓋的一定是真話,而忽略掉它們撒謊的真正目的――掩蓋謊言背後的謊言。

    中共當然沒有人權,其侵害人權的歷史罄竹難書。因為心虛,面對正義的指責,每次它們站出來「駁斥」的時候,都是虛張聲勢地發一通,而且是空洞無物。那麼它拋出其偽人權論,並不是要對人權本身去理論個究竟。真實目的卻是為了表明政權在它的手中,表明它擁有「合法政權」。簡而言之,在它的眼裡,能夠針對本國惡劣的人權討價還價也是一種資格,擁有權力的象徵。至於對人權的理念,從歷史上來看,主張暴力才是其最根本的理念。所以,中共為了自己的私慾,會不惜犧牲任何別人的生命的,不管你是中國人還是其他國家的人。只要它們需要、它們有機會,它們對誰都不會客氣,這從它們對去天安們請願的西人法輪功學員的暴力鎮壓就可見一斑。本次的薩斯瘟疫爆發,因為其對世人一貫的欺瞞,在把瘟疫蔓延到他國之後先悶不做聲後倒打一耙再企圖嫁禍於人,甚至當瘟疫已經不可收拾的時候,還要誘騙外國人前來旅遊投資。這一切無不表明,任何他人的生命它們都不會放在眼裡的。當然,現在它們破壞人權不完全像過去那樣,赤裸裸地說是為了政權,現在它們批上了一張「穩定」的畫皮,有的時候叫「國家安全」。

    中共有一個的大棒子叫「穩定」。要誰去「穩定」呢?自然是普通老百姓。可是,江XX為首的流氓政治集團,一舉一動都是在破壞著穩定、製造著混亂。所以為穩定當然是假的,為了維持它們的統治,它們不惜把整個國家拖入深淵。那麼對它們來說,害怕老百姓發現自己的邪惡和自私導致自己垮台才是真的。維持政權、維持穩定干什麼呢?用它們的話講是為了所謂的經濟建設。

    中共真的重視經濟建設嗎?如果真是這樣,它們為什麼會無視億萬的下崗職工和掙扎在貧困中的農民呢?把錢真的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真正用於經濟建設多好啊!可是事實上它們的腐敗把大中小國營企業一個個掏空整垮,拋棄無數的國營企業職工。假如中共真的重視經濟建設,它們就不會瘋狂揮霍、貪污一半以上的國庫了,它們就不會耗盡四分之一國力去瘋狂迫害法輪功了,就不會正事不做卻瘋狂打擊一切「不同聲音」以及其它任何形式的非共團體了。巨額貪污;盤剝農民、盤剝打工人員、盤剝各個行業的普通百姓;把侵吞的巨額國家資產外流;欺騙國外來投資;把人民的血汗錢用於揮霍,用於收買其它的國家為自己說好話,用於鎮壓無辜的老百姓。這些難道是真的重視經濟建設嗎?怎麼可能呢!如果搞垮經濟能滿足私慾和權力,它會毫不猶豫地把經濟砸爛的,文革不就是如此嗎?對法輪功的愚蠢鎮壓更不是如此嗎?中國經濟早已經給中共糟踏得千瘡百孔,還在拋灑著經濟「高速增長」的冥錢,高喊著重視經濟建設的鬼話。現在它們是在欺騙海外的投資來給其繼續輸血。可是這些煙幕彈讓大家以為真的在搞經濟,看似熱火朝天,其實其內虛空爛帳之多驚人。它們搞錢,用來揮霍貪污、鎮壓法輪功。四年來的事實已經清楚地擺在了人民的眼前,那就是熱衷鎮壓法輪功、企圖通過鎮壓法輪功而達到升官發財的,全部是貪官污吏、道德污穢之徒。

    在邪惡核心江XX操控的下,中共的流氓政權要拚命維持騙局,維持了騙局才能維持了權力,才能繼續欺詐獲取錢財、才能繼續欺騙利用世人,才能維持了對法輪功的邪惡鎮壓。為了維持對法輪功的邪惡鎮壓,中共還不惜向全世界人民灌輸其惡毒的謊言、惡毒攻擊迫害他國人民的信仰、毒害全世界人民、把迫害蔓延到全世界。為什麼要鎮壓法輪功?因為對它們的假惡暴來說,「真善忍」 使它們的醜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結論是,中共的一切口號都是假的。那麼自然而然地,為了維持越來越大的騙局,它所做的事情用的保證都是最蠢的辦法。無可避免地,最蠢的辦法都只能使事情更糟糕,這一點早已為無數的事實所確證。既然它們所做的一切都不是為了使事情真正好起來,也因此我們看到,中共對任何災禍都是沒有抵禦、緩解作用的;恰恰相反,面對天災,它們要麼欺瞞,要麼人為的加劇災害的程度;三年「自然」災害、唐山大地震、98大洪水、2003年瘟疫大爆發、乃至1999年以來愈演愈烈的災禍,哪一個沒有印證這一點?即使沒有天災,為了自己的邪惡私慾,它們也不時人為地製造災禍;三反五反、十年文革、六四屠殺、鎮壓法輪功、香港23條,全都可以說是鐵證。

    把江XX告上法庭,讓它接受正義的審判,就等於宣告了這一場騙局的結束,粉碎了其流氓政治集團的支柱。那麼正義就會在人間強大起來,一切流氓政權所製造的不公就會土崩瓦解。

    (英文版: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1637


    寫給未來 寫給歷史


    --- 談談大審判的過程與結果


    曠慈

    芝加哥訴江案原定6月20日確定立案與否, 後又說月底立案,月底又推遲了。

    一日讀法突然悟到, 如果芝加哥法庭目前已經立案了,那麼學員還會象立案前那幾天那樣去廣泛地抓緊時間快講嗎? 於是, 突然感到可能目前立案遙遙無期, 正是給足時間促使大法弟子快講。

    現將學員對此訴訟過程的交流和體悟整理如下:

    1. 無論哪個起訴案, 如果它的過程中只讓幾個涉案人員知道, 那麼就是常人告常人。我們大法弟子起訴邪惡之首或其它對大法犯罪的惡人, 其整個過程就是廣泛曝光,象芝加哥的訴江案司法程序還沒進行到立案這一環, 卻已發出了10萬傳單, 州議員80多名, 國會議員近40名均表態支持立案……這才是修煉人對邪惡的起訴, 符合了法, 廣泛救度眾生,讓那麼多眾生知道了江XX如何邪惡, 那麼多眾生都在這個過程中經歷了一場正義與良知的最基本道德考試: 當你讀到無辜的善良人,又是陌生人, 遭受那樣的殘酷迫害時,你的第一念怎麼動。道德表態大道無形, 內心怎麼動都是表態, 不表態本身都是表態。每個人都在無形地開卷考試, 或在無形的槓桿天平上自然真實地擺放著自己的本能一念。

    2. 師父慈悲, 看我們達不到新經文要求的標準, 一再推時間, 否則就我們現在的懈怠勁兒,真的不夠師尊給咱安排的那個新標準,新世界,新宇宙, 在這邊兒沒樹立威德, 到那邊兒也呆不住, 也不好意思向那邊兒講自己在這邊兒是怎麼以法為師,做到是修的,邪惡越少我們證實威德的機會也相應的少了。比如:過去你講得那個受蒙蔽很深的中國人認清邪惡的實質, 講了半個小時那也是你的威德講出來的,而現在你一發傳單,對方就接了,或對方還主動向你要真象資料, 那麼這可不是你講的, 那是師父把另外空間做完了,人自己明白的一面起作用了。

    3. 我們不妨看看四年來在起訴邪惡這件事上做得好的地區和案例都是廣泛使人知道邪惡之首的犯罪事實,廣泛曝光之, 符合了通過過程廣泛救度眾生的正法理。那裡的眾生被大法弟子主宰起來了, 那裡的層層層層都別跟真善忍擰著勁兒, 順應之,同化之, 那麼那個結果不求自得。而障礙干擾大的地區和案例, 都是進入法律細則的暗溝中去了。其特點就是: 周期長, 聽從常人的主宰, 跟著他們的預約和安排走。講真象也是幾個學員向幾個常人揭露邪惡, 那個城市的眾生都不知道這個起訴, 都沒有透過該起訴的這個好契機, 廣泛曝光邪惡打壓正義,打壓善良無辜的罪行。 你被常人的司法細則牽著走, 你要當常人, 那麼好,一切就按照常人「療程」來了。 三年,五年,八年讓你時間耗盡,等待。最後結果就是少數人知道, 不了了之, 鎮邪效應事倍功半。大多數弟子沒有參與,大多數眾生一無所知, 這樣的起訴是遠離師尊新經文要求的。既然這法早就有了, 法弟子在證實他的時候,卻陷入司法細則暗溝,那麼只能是修個人,沒修整體,整體沒有透過這個過程使認識得到法理上的昇華,勞民傷財,做繭自縛,最後等於零。既沒有鎮攝邪惡,也沒有喚起廣大善良人的善念。如果不在法上,那麼就不會有結果。

    4. 只要抓緊一切過程廣泛揭露邪惡,廣泛講真象,那個結果就自然有了。

    5. 沒有立案? 如果我們沒有什麼可考得住我們的了, 那東西也就沒有利用的價值了。還是我們有漏。

    6. 任何一個起訴邪惡的案子,如果在還沒有結果的的時候,已經沸沸揚揚牽動了中國邪惡集團,牽動了邪惡之首,牽動了西方社會的政府,國會,司法,牽動了由此派生的一切向各種可能性伸展盤根錯節的「脈絡」及常人框框,過程中我們講完真象之後,那個生命還能向別人去講,把握住這個關鍵,就足矣了。

    7. 於是我們的思路必然都朝這個走向,「聚之成形」時,我們可以搞各種眾弟子或眾常人全球公審江xx的集會。「化之為粒」時,每一個粒子在每個公園和沒學員的城市配以眾多標語都可以做,每天傍晚都可以做,正義法庭,道德法庭,人越少越感人,而且法律規則制約不著,一切都是隨意所用。任何審批部門都是告訴你, 一個人搞,多少橫幅展板我們都不管,也不用申請。長期建立這種道德法庭,細水流長,持之以恆,能加大福祉眾生之廣度和深度。於是想到衛星之所以能在那裡穩定,是因為沒有這個物質空間的制約牽扯力越來越少了……

    8. 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國際刑事法庭之所以今年三月在海牙開庭, 那是加拿大司法界促成的。其17宣誓律師中有7個是加拿大大法官,那麼萬古事,為法來, 大法弟子再促一促就能突破:100多個國家簽約, 中國不簽約,致使中國無義務遵守刑事法庭規則, 任何人起訴都不制約它。這是否在提醒我們,突破要點: 其一. 引導常人思考, 罪犯怎麼可能簽訂治理他的規章呢? 其二. 加拿大常人都能促成司法界成立國際刑事法庭,那麼為什麼不能僅就非締約國的獨裁者不締約照樣可以被法庭繩之以法--這一主題,制定相應法規呢?這可是大法弟子講足了真相才能主宰的一個大項目。

    9. 另外,歐洲可以聯盟,常人的歷史事件已經在告訴我們了: 智利總統皮諾切克被審判,是各國政府,外交,司法和國會大合作的結果。過程中利用的是西班牙的法律,比利時和法國的律師,他被戴上手銬卻是在英國機場…… 這個例子告訴我們,大法弟子只要想主宰大審判的過程,還有更加廣闊的空間和緊鑼密布的早已鋪墊好的建立威德的天地和「非常道」之形式。只要其過程能揭露邪惡,廣泛救度眾生,就做到位了。

    10. 著急結果,就沒有結果;注重廣泛講真象,反倒無求而自得。

    11. 只要過程中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 用自己本性的一面去做,儘量別摻進人的一面,執著的一面去做, 那個過程就怎麼做怎麼順。


    終極的審判

    行健

    芝加哥法會後,我一直在思考在把邪惡之首送上法庭這件事上自己存在的不足,並加強學法。一天清晨,頭腦中我自己一念閃過,快去讀《精進要旨》里的「道法」那篇經文。趕快翻開書,一連讀了幾遍,慢慢似乎有所悟。我問自己,在對待起訴這件事情,自己真的是用本性的一面去認識的嗎?自己本性的一面在正法嗎?在具體對待這件事時有過無可奈何消極依賴、等待某個小組的同修甚至常人嗎?這時我的一個聲音回答說:「我不在經常為這事發正念嗎?」「可是你常常是為清除干擾審判此案的邪惡而發正念,即你最終所關注的僅僅是『審判此案』,關注的是『此』,希望推進的是『此』,這難道不是在局限你的正念嗎?僅僅比西醫治病高明一點,但仍是中醫或氣那個層次。」--我的另一個聲音如是說。

    一、兩隻手的啟示(對邪惡的認識不能僅僅在表面)
      
    重溫師父《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及很多其它地區的講法,我們知道,低層空間的生命敢於對大法行惡,是因為高層空間敗壞的、干擾正法的舊勢力的指使和操縱,江XX在人間的「酷刑罪、反人類罪、滅絕群體罪」對應上面亦是逆天叛道、干擾、破壞正法、欲毀大穹生命於三界。今天,邪惡的舊勢力已基本被師父正法之勢銷毀,不正是對它們進行審判、清算的時候嗎?從法理中我們也早已明白,那個首惡除了一張後天的最表皮之外,裡面僅僅由爛鬼撐著,所以對這個首惡的審判就不僅僅是一個芝加哥的第十一地區聯邦法庭了,而是一切與之連帶的背後的所有邪惡生命、邪惡因素,不論層次多高,都將一併審判、清理!大法弟子來自不同的大穹、天體、宇宙,是那裡的代表,修成的一面已是同化了法的正神,一定要發出這一念審判它們,這也是在完全肅清邪惡因素,這就像在《轉法輪》第七章中講過的運用那個「攝魂大法」,兩隻手一合把那個東西抓住一樣,在人間表現是大法弟子講真象,同時不滿足於此,讓明白的一面不受抑制,發揮其應有作用,無所遺漏地審判一切對大法犯過罪的邪惡,肅清它們,救度眾生。既然我們發正念是清除另外空間的一切干擾正法的邪惡,那麼今天的審判當然不只是這個人間的首惡了。

    二、願望、意念、佛法神通
      
    我們從法理中知道,審判首惡的進程取決於我們的正念,如何做到純正無漏,不被舊勢力鑽空子亦取決於我們對法的正信與正悟。千百年來骨子裡形成的人的觀念卻在抵消著這一切。所以在起訴首惡的這個過程中,也是我們證實大法、步步破除人的那些根深蒂固的觀念的過程。比如一開始,我們有觀念的障礙,沒有主動去向國會講起訴這事,後來意識到了,就有了國會議員起草的「法庭之友」文件,再後來,更多的議員知道了真象,再一次擴大了給他們擺放位置的機會。再有,關於司法迴避問題,開始也是連想也不敢去想,因為有對結果的患得患失的障礙,現在不是也圓容地在解決這個問題嗎?講真象能救度更多的世人,破除邪惡的迫害。
      
    無邊的大法給予了我們取之不盡的法寶去突破一切障礙,法給予了我們無所不能的威力,我們修成的一面亦具有佛法神通的超常能力,關鍵是自己有沒有這種意識?有沒有這個願望?當處於被動時,是什麼在障礙我們?最多的還是觀念,那個「不行」,這樣「不能」,一念一出,假象、假現實就在觀念下形成了,再往下做,那一定是費盡人的九牛二虎之力用人的辦法了。願望被人的觀念擋住了,再做,理,已不順了,已不通了,這時發的正念管用嗎?再有就是走極端,執著自己所想,不是站在維護大法的形像、救度他人的基點,雖然表面上看似不是人的觀念,但其執著已是大漏,這時發正念能從本性上出來嗎?
      
    從芝加哥回來,讀到第九講,那一天,我用全部的精力,一筆一划地抄完了「意念」這一節。收穫極大,師父說:「其實有些氣功師,他自己有什麼功能他全不知道,也不清楚。他只知道他想要做什麼事情一想就好使。」

    「心想事成」是一些常人都知道的道理,但人的觀念都認為是一種碰運氣,問一問自己,做什麼事時「想」了沒有,如果不好使時,往深處再「想」了沒有?

    師父說:「一個煉功人具體做什麼事情的時候,是他的功能在起作用。 」問一問自己,圍繞起訴首惡這件事,我用「煉功人」的心性在要求自己嗎?我真的不為假象、假現實所迷,在符合法的狀態下如意地發揮了正念(運用佛法神通)的作用嗎?

    師父還說:「對煉功人講,人的意念指揮著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為一個常人來講,意念指揮著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許多時候,我們的思想一扭轉,事情馬上就變了,當能站在法上認識問題時,事情一下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時是「想」清楚了;理,對路了;功,過去了;所以人這邊只配合一下就成了。

    想一想很多時候是這樣的。但是在很多時候,陷進事情本身的時候,就是在用人的辦法,就像那個悟性差的學員,到醫院把針頭打彎了好幾個,才想起:哎喲,我是煉功人,怎麼能打針呢?或者是那個常人狀態:有病了,看西醫,西醫看不好了,看中醫,什麼偏方都治不好了,最後想起氣功了。有時候自己是不是走了一大圈,那種思維方式、辦事方式就走了那種常人的路徑啊?
      
    7.20即將到來,全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將雲集華盛頓DC,提議活動主題是:全世界聯合公審江XX,這是難得的盛大聚集,讓我們彌補不足、純正自己,破除觀念對神的一面的抑制,在我們所能想到的一切範圍,每個大穹、每個天體、層層宇宙、層層空間,完成對邪惡舊勢力的全方位大審判,對一切邪惡生命的審判,對一切邪惡爛鬼的審判,對舊勢力黑手的審判,對江XX的滔天大罪的審判。讓我們配合成強有力的整體。

    網上大家發表的許多文章,提出了很多建議,都非常重要,我們就是要在這種具體的過程與實踐中不斷加強這個全宇宙從上到下、各個層次、各層空間的審判的「場」,肅清最後的一切邪惡因素,結束舊勢力的參與,結束迫害。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