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錘定音

道靜

【正見網2017年08月14日】

師父與徒弟是不能相提並論的兩個層面的概念。師父是個修煉界的專用名詞。過去有個說法: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就說即使只做過一天「師」都要終生以「父」相待。可見「師」在過去是何等高的地位。對一日之師都要這樣何況每日相伴的給予無限幫助甚或再造的「師父」應當如何相待?!而「父」是一個子女必須敬畏的概念。可能看過古代篇,往往出現兒子不聽父親話或是違反父親意願等等,父親會以「家法」懲戒之。而兒子只能乖乖的承受來自「父」所施加的這種懲罰而決不反抗,也決不會想到反抗。這是幾千年神傳文化形成的「理」使人形成的觀念使然。這就是「理」,是必須更是必然遵守的「正理」。幾千年沒幾個人越規,特別在上流社會。

看到有人寫文章評論唐僧「肉眼凡胎」如何如何,說沒有孫悟空「火眼金睛」是不可能上西天怎樣怎樣。在我看來評論的觀點本身就是人類敗壞後變異觀念產生的敗壞思想使然。對「師父」與「徒弟」的角色不清的憤憤不平的心態的外在表現。不是說寫文章的人敗壞了,是人類思維變異了。都在其中。唐僧的西天取經是師父安排的,是必成的。因為那是師父的意願要成就的,就是要一個取經人來西天把經取回去,所以這是必成的。所選中的人也是配當這份使命的。即使沒有火眼金睛的孫悟空,師父也會安排其他生命保護唐僧順利到達西天取回真經。因為那是「如來的旨意」就是「天意」,是必成的。因為只有常人間的「肉眼凡胎」的常人才能修煉,才允許修煉。那就是只有在迷中修煉才算。至於說為什麼找到孫悟空還有另外三個徒弟為唐僧護法,是因為觀音想借唐僧取經這件事使那幾個唐僧的所謂「徒弟」因為為唐僧護法過程的付出消去它們過往的罪業而已,因為它們都是戴罪之身。

師父就是師父,徒弟就是徒弟。不能亂了身份。更不能相提並論。在修煉人中也出現了「敬師敬法」的提法。為什麼說人的觀念敗壞了?本來是天經地義的理,根本就不是話題的問題,在過去是為人弟子最起碼的境界,可見現在人類的思想滑到何種低下的水平。

再說一點,《西遊記》中取經人就一個,就是唐僧。另外三人包括白龍馬,都是為成就唐僧而被選中為唐僧效力的護法神。儘管它們都神通廣大隻因它們不是常人,其實小說中已經暗示了這點。怎麼暗示的?想過它們為什麼每一個是「人樣的」,就這原因。所以神通廣大不是取經的前提或是不要條件,恰恰「肉眼凡胎」才是必須條件之一。說白了,不是唐僧沾了「火眼金睛」們的「光」,恰恰是它們沾了唐僧西天取經這件事的光,沾了「師父」 的光。沒有師父取經這件事,說不定孫悟空現在還壓在五指山下呢。因為有緣為唐僧護法,非但消去過往的罪業,還得到境界提高的機會,說這意思。

今天,宇宙正法,乾坤再造。正法的只有師父。我們有幸被師父選中參與助師正法。不是趕上這樣的機緣,我們每個人也就是眾生中的普通一員,就因為參與助師正法,我們被師父親自授予「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一宇宙中「至高無上的榮耀」。做不好,配嗎?!

中共的滅亡是最高天意下的必然,是必成的。不是任何人在改變中國改變世界。每個人的所為只是在「宇宙正法」天象下的自己選擇,順之者昌逆之者亡。正法必成是天意,也是現在最大的天象。每個眾生的表現也都是正法過程中各層生命的選擇在人間的表像而以。大法弟子的參與也不過是在見證眾生的選擇。

選擇的時機一過,一切都將結束。

正法的只有師父。助師正法的都因此而有了大威德。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