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老年同修切磋修一思一念的重要

河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8月18日】

我是「七二零」前的一名老弟子,學習了同修《在魔難中千萬不能失去對師父的正信》一文後感悟頗深。曾經在一起許多年而因沒有修好一思一念被舊勢力鑽空子失去人身的同修的影子又浮現在眼前,促使我想寫出這篇文章,希望能對病業魔難中的同修有所幫助。

妻子同修與我同一天修煉大法,五年冤獄對她的身體損傷很大,回來後在講真相中又被非法綁架三次,最後身體出現嚴重病業狀態,突然在家中離世。料理完後事後,有同修和我說她生前曾經說過:「我就是死了也不去醫院!」我明白了是舊勢力以此抓住了把柄奪走了她的肉身。(當然還有其它自身修煉的因素)妻子的離世在當地同修和社會上影響很大,有些老年同修甚至因此而動搖了對師父和修煉的正信。

前幾天我遇見一位本地同修,她說我地因病業迫害而離世的幾位同修,(他們身體的狀態都表現為絕症)在離世前都曾經表示過「不想活了」的話,想通過離世的方式不再承受病痛的折磨和痛苦。他們一般都延續了大約一到三年的時間,我想這段時間即是給他們醒悟提高的過程,如果在這段時間內能夠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定的走師父安排的路,也許能夠闖的過去的。可惜他們沒有把握住,有的甚至最後也不知道表示「不想活了」這句話有多麼嚴肅,是一個修煉人絕對不能說的話,這是舊勢力奪走你肉身的最終藉口啊!

最近一同修和我講了他們學法小組一位老年女同修離世的情況。老同修的孫子要當警察了,怕奶奶煉法輪功影響他當警察,老同修知道後怕影響孫子的前途,就有了想死的念頭。在一次講真相時,老同修被部隊的七八個人圍住,後把她弄進部隊院內,部隊的人通知了派出所。派出所來人後就把老同修放走了。自那次回家後她就病倒了,同修們同她一起學法、發正念,向內找自己,到最後她才說出來這件事,過後不久老同修就離世了。

最近聽同修說我的表姐和姐夫也不煉了,他們都是九六年就得法修煉的,雖然不是很精進的狀態,可是一直堅持著。聽同修說表姐的兒媳婦是修基督的,老做他們的工作,讓他們去信基督,他們怕和兒媳傷了和氣,就說啥也不煉了。他們都快八十歲的人了,我曾經多次鼓勵他們好好修煉,千萬別失去機緣,準備再去和他們切磋切磋。

近幾年來身邊因病業狀態離世的同修比較多,他們大多數是六十以上的老年同修,四五十歲的也有,而且基本都是「七二零」前的老弟子,每當想起他們我的心情都特別沉重。

說起他們也想到我自己,近幾年病業狀態老是不斷,嚴重時甚至產生不好的想法。出現不好的想法的時候,我知道這不是我,是舊勢力邪魔爛鬼在往我腦子裡壓,目地是想讓我也說出「不想活了」的話,藉機把我拖走。此時我頭腦特別清醒,堅決不上它們的當,我就想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對於舊勢力的安排堅決不予承認,全盤否定!同時堅持多學法、背法,整點發正念,向內深挖自己的人心、執著和觀念,感覺狀態好多了。老年同修的魔難不僅表現在病業迫害方面,對情的執著,日常生活的拖累,三件事的鬆懈、求安逸等也特別突出。只有時刻警醒自己,保持精進不殆的狀態才行。

《西遊記》中有這樣一段話:「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我們三者全聚,而且有幸成為主佛的弟子,怎麼能不珍惜呢?我們的人身是師父賜給的,有多少高層空間的神想來得法沒有人皮,都轉生成了動物、植物,我們有什麼權力輕言放棄呢?而且我們肩負著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偉大歷史使命,未兌現了誓約怎麼能先走呢?同修們,我們可千萬要把握住啊!不能辜負了師父的慈悲救度!何況我們是師父的弟子,師父在《轉法輪》「心一定要正」一節中告訴我們:「什麼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當作煉功人。」 [1] 「所以我們有的人一旦他身體哪兒不舒服了,他就認為自己有病了。他老是不能把自己當作煉功人,」 [1]我個人所悟,我們遇到的一切麻煩都是自己心不正造成的,如果我們能夠堂堂正正做個修煉人,舊勢力它還敢迫害我們嗎?

我們這些老年同修,大多都是從「七二零」前走過來的,許多人都經歷過大風大浪的考驗,在最後的時刻,在病業的魔難形式中或其它任何形式的魔難中,都要始終記住一點:千萬不能失去對師父的正信,對大法的正信,對修煉的正信!一思一念都要悟正,一言一行都要走正,不給舊勢力迫害留下任何藉口和把柄。我們是師父的弟子,如果我們做好了,師父一定會為我們做主的!

個人現有層次所悟,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