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敲門

--記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九日深夜非法綁架到海淀的故事
大法弟子 曾慧

【正見網2017年08月22日】

老家 「610」的人幾次打電話呼我,約我去談話。二十天前我換了新呼機、沒有幾個朋友知道我的新呼機號,但「610」的人通過監聽我親戚和單位的電話,獲得我的新呼機號,我生活工作很不方便,被他們監控著。為了不被「610」的人綁架,我屢次被迫搬家,現在的公寓又不敢住了。

昨天晚上,我悄悄的去北大園公寓,準備搬家離開。我把被子和書等裝上車,正準備走掉。北大園公寓辦公室的管理員怕我飛了似的,雙手死死的抓住我說:警察找你很久了,你逃不了,你的事情很嚴重。

公寓裡的很多人圍上來看熱鬧。我心裡求師父幫我解圍,我把東西搬下車,不急不忙的,若無其事的微笑著看著公寓辦公室的人說:好,我跟你走!

公寓辦公室的人平時與我們很好。在眾目睽睽之下,相比我的友善和大方,他的魯莽言行顯得有點難堪。我見機請他幫我抱一個被子回辦公室,見我東西不少,他不好意思推脫,幫我抱著個棉被。於是我大方的走在前,他緊跟我身後,進他辦公室大門時,我閃開身子讓他先進一步,他沒有反應過來,兩腿跨進大門。

此時我腦中閃出一念:一定要跑掉,在他進公寓大門的瞬間,我心裡對他說:你不能幹錯事幫壞人抓我,修大法是我的信仰,我沒有犯法。你往前走,不能回頭……。我扔掉手裡的東西,轉身跑了。我飛快的衝進暮色籠罩的圓明園中。圓明園後邊平時有二米高的鐵護欄,今晚卻沒看見鐵護欄,躲過各種往來的行人和圓明園管理人員的盤問。翻過體育學院對面圓明園的鐵護欄,我成功的逃脫了,逃脫後搭車直奔回龍觀的天慧園。幾周前我在那租的房子,二室一廳,這新建的樓群入住的人很少。

前天我給了同修小曹一把鑰匙,希望他和流離失所的家人也搬來住,我找其他地方住。小曹和李天永早上六點開門進來,直接鑽進小房間睡覺去了,後來知道:他們前一天退掉以前的租房,昨晚忙一宿大法的事沒睡。

其實我昨晚上也沒敢合眼,以前在電影裡看人家逃跑,逃命,我昨晚也體會到那滋味。

 早上八點了我還在屋裡徘徊想:今天公司發工資我要不要去上班。這些天總有人鬼鬼祟祟的跟在背後,我回頭瞅,人卻躲起來。昨晚他們抓我那架勢使我心有餘悸,我決定今天在屋裡學一天法。傍晚時,我借出門買菜看看動靜,看見小區的門衛室不亮燈,黑暗中有幾個陌生的聲音在屋裡的竊竊私語,我感到陰森可怕。

下午小曹的呼叫機不停的響起,他5次跑到外邊去回電話。晚上七點後小李也不知從哪裡冒出來了,他說:今晚上不走,他睡沙發。

這房子平時沒人住,今天四個人都沒有地方可去,湊在一起了。吃完飯八點多,各自忙完自己的事,我們四人一起在大的房間學法。學法時,我的呼機響了,我還想:奇怪,這新號碼怎麼有人知道呢?我沒回電話。

我們想學到11點半,快學完法時。

有男士敲打著我的防盜門大喊:開門,開門,快開門……。     

他隨即用萬能鑰匙開我的防盜門,插在鎖眼裡的鑰匙迅速的轉動著,那鎖轉動的聲音攪著我的心,我心欲碎,萬分難受。

我多麼企望物業管水電的人或房東來敲門。心想半夜敲門,不會是「610」的人麼。

我心情沉重的穿過客廳來到防盜門前,強作鎮定向門外問話:「你是誰,開錯門了吧!」

一個中年男士聲音回答:「沒有,請你把門打開,有事找你……。」

緊張中,我腦子一片空白。

不知怎的門開了,幾個凶神惡煞的便衣衝進來,嚷著:「我們『610』的,不許動,執行公務……」

我有點站不穩,萬念俱灰的想:三個同修在我這被綁架,我怎麼向他們的家人交待。淚水在我眼眶打圈,我還是強作鎮定的問:有(搜查)證件嗎,拿來看看。

有個便衣從兜裡掏出一個方塊形的紙片,在我面前晃了晃說:還要看證件嗎?

隨後進來一些穿警服的警察,幾個警察和便衣控制著我們四人,說:把兜裡的東西掏出來。

一個便衣從小李口袋裡掏出一把零錢,扔到茶几上,他要趁押走我們時把錢揣進他們的口袋裡。

一些警察在屋裡翻箱倒櫃的抄家。屋裡的三台電腦、印表機等被抄走 。「610」開來了好幾輛車,屋外把我們包圍了。

我們四人被警察用手銬兩人拷在一起,推進了他們的車直接送到了海淀分局看守所。我和小曹銬在一起背靠背坐著,我感受到他那种放下生死的狀態,我一下子也放下了生死,不再內疚與懼怕。

一路上我們四人誰也不說話,表現很平靜。小曹已經是第五次被非法綁架,我們三個也多次被抓到派出所。

車到達海淀分局看守所時,市局「610」的一位官模樣的人站在海淀分局看守所門口急不可耐的等著我們一行的到來,他洋洋得意的對我們挑釁的說:怎麼樣,跑到哪裡去,躲到哪裡去,咱們見面了吧。可能為了綁架我們,他們預謀已久。

下車進到看守所登記處,登記處的警察強制我們每人購買一套黑芯被褥,裡面沒有白棉花,是廢品製造的黑色雜物, 每套被褥一百元。

他們三人押送往男區。我被送入女區一通,帶進一個獄警的值班室,獄警兇狠的對我嚷著:所有進來的,必須扒光衣服搜身。

她們強行把我衣褲子上的拉鏈和扣子全部扯掉,然後找一根小短繩來系褲腰。她們折騰一會兒後,把我關進101號裡。這監號只有十多平米,卻關著三十來人。她們都擁擠的斜躺著,睡在一個大木板上,木板那端連著一個小便池。有兩位關押人員在那值班。

我被非法關押在海淀分局看守所7天,「610」設在這裡的秘密辦公室每天晚上審問我,這7個晚上我沒說一句話,沒有睡覺。我想:我沒有做任何壞事,沒有犯法,任何強壓的邪惡的東西,我都不會認可與妥協。

這7天他們使用了各種手段,不讓睡覺,逼迫看毀謗師父和大法的錄象,讓打手打我,逼喝不明藥物……。

最後所長說:你到海淀分局扛住算什麼,我給你念念這單子上列出你參與的九起案件,每個案件夠判大刑,很嚇人,你很快被送去更嚴酷的地方。

我想:只要有口氣我就扛住,我要堅修大法。信仰給我巨大無比的力量,任何外來因素都無法改變及摧毀我。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