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分析 正念闖關(一)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9月17日】

——被邪惡綁架後正念闖關的幾點體會

師父告訴我們:「我過去講過,一直到迫害最後邪惡都不會停止迫害,明天結束,今天那個邪惡還是照樣行惡。沒正完法之前的宇宙它就是那樣,它不會因為沒正法而自動變好,沒正法它怎麼能變好呢?那個毒藥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讓它毒了,它做不到。所以從這一點上看,我們對邪惡的勢力,包括常人那些迫害大法的惡人不要抱任何幻想。」(《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從大法中我們知道,邪惡只要存在一天,它們就不會停止迫害,所以我們對邪惡不要抱任何幻想。正法修煉已經到了最後階段,一旦遭到邪惡的綁架和迫害,切不可向邪惡作任何形式的妥協。如果把握不好,就會功虧一簣。師父說:「人修起來難,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關過不去,或太強的常人的執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歷史的教訓太多了,掉下來時才知道後悔,可是晚了。」(《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竊〉)所以,我們大法弟子在魔難中一定要保持清醒理智、做到正念闖關。

我修煉二十多年了,曾經被中共的警察非法抓捕過多次,最長的一次被判了四年徒刑。我進過看守所、蹲過監獄,也去過洗腦班。每次被抓,我都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堅定不移,正念正行,破除邪惡,闖過難關。

現將我闖關時對法的認識和一些體會與同修們交流一下。如果有不對的地方,敬請慈悲指正。

一、保持平和的心態

碰到這些事情首先不要害怕,因為在修煉的這條路上不會有任何偶然的事情插進來,師父說過:「任何事情都沒有孤立的。對一個修煉的人來講,從你修煉這一天開始,你的道路就已經改變了,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摻進來。」既然不是偶然的,我想也就不用害怕了,或者換一種說法,你害怕也沒有用。乾脆橫下心來認真對待。其實這種魔難也是去怕心的一個機會。要記住師父講的:「天塌下來修煉人的正念都不動,這才是修煉,這樣才是了不起的,(鼓掌)修煉人不執著世間所有的一切。」(《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同時要注意被抓以後不要被對方的氣勢所嚇到,這一點很重要。切忌情緒激動、吵鬧。你越象常人,他們越知道這人不咋地,好對付,也就越瞧不起你。尤其象公安局國保(一處)的那些警察,他們跟煉功人接觸的多了,一看就知道其修的好不好。你非常冷靜,坦然,堂堂正正的時候,他們也就囂張不起來,邪不勝正嘛!按照師父說的:「我們儘量的做的平和一點,比較好。」(《北美巡迴講法》)

二、如何應對警察的訊問

被抓後通常都要做筆錄,按規定訊問方至少得兩個人,並且應該主動向被訊問者告知自己的姓名,但是現在的警察都不會去告訴你。尤其是跟大法弟子打交道時,警察的心都很虛,怕曝光。那麼在作筆錄之前你可以直接問他們的姓名,他們如果不說,你就可以拒絕回答任何問題。如果說了,就記住他們的名字,這時你就比較主動了。當然了,要是覺得把握不好,那就乾脆零口供。

筆錄做完了會叫你簽字,這時一定要仔細看一看整個內容,有不合適的地方可叫他修改,否則就不簽字。

再有一個,也是很多學員覺得不好對付的問題,比如說我們發資料被抓了,往往心裡一定會想,他們要問我資料從哪兒來的,我怎麼說呢?你又不願意出賣同修,你就想,我編個什麼理由,既能矇混過去,又不至於出賣別人。這是很多人都遇到過的。

其實你在心裡犯嘀咕的時候就已經處在很被動的境地上了,為什麼呢?

師父說:「你要清清楚楚的知道你在干什麼,你在救度眾生,你做的是最正的事、最偉大的事!」(《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有一點咱們一定要明白,就是大法弟子所做的那些發資料、講真相、救人的事情都是最正最好的事,根本就不違反常人社會的任何法律法規的,這一點心裡要有底。當他們問資料哪來的時候,你不用回答,你可以反問一句:「我犯了什麼罪?」我有一次被抓後做筆錄時就是這樣很平靜的問他們的,弄得那個警察支支吾吾的:「沒有說你犯罪呀!」「那你們為什麼抓我?」警察說:「你有配合公安的義務。」既然他們都承認說我沒有犯罪,那麼往下的事情就好把握了。他們想嚇唬我,就說:「在你的電腦里有大量法輪功的資料。」我平靜的回答:「有資料怎麼了?有資料也不犯法呀!」對方問:「你資料哪來的?」我告訴他們:「網際網路上下載的,國家提供的網際網路上下的。在網際網路上可以找到任何你想要的資料。」警察問:「你是不是用的自由門?」我說:「你們知道自由門,說明你們知道法輪功的情況,你們明知道我們是好人,還要迫害法輪功?」警察一時語塞。

後來他們再問什麼時,我就對他們講:「你們要是不迫害法輪功的話,我什麼都可以跟你們講。你們要昧著良心幹壞事,我沒什麼可說的。」他們講:「你實在不想說,就算了。」

對於警察,我們一定要用善心對待(但不能有怕心),也可以跟他們講真相,至於具體做法,明慧網上有很多例子可以借鑑,這裡就不多說了。

另外,還可以平和的跟他們講,你們迫害法輪功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公安部網站上發布的「公通字[2005]39號文件」中認定的14個邪教組織中沒有法輪功。任何公開的法律文件上都沒有提到法輪功。包括最近兩高公布的司法解釋也沒有涉及法輪功。你們警察要依法行事,如果造成冤假錯案的話是要終身追責的。

三、調整自己的思想

我們很多人都有切身體會,人一旦被抓,心理上受到的打擊會感覺很重的,精神挫折,灰心喪氣,尤其是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的學員似乎更難接受這個現實。此時如果不能站在法上去思考去分析,理性的對待所發生的一切,那麼常人思想(就是學員們所說的人念)就很容易占上風。這裡以我前些年那次被抓後關進洗腦班為例,談談自己調整思想的過程。

剛被關進去的時候已經是晚上,那時心情非常不好,儘管以前曾經有過大風大浪的魔煉,但畢竟過去那麼多年了,很長時間都沒有遇到這樣的事情了,現在突然被關了進來,思想上好像還是覺得難以適應。

開始反思自己,前段時間確實很忙,很少學法,總認為自己對法已經很熟悉,一般的法理都知道,只要多救眾生就行了,因而對自己的行為有所放鬆,偶爾還在電腦里看點不好的東西。這樣一來就被邪惡鑽了空子,現在落到它們手上還能有好結果嗎?完了,師父也不管我了。師父保護的是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像我這樣不能嚴格要求自己的弟子舊勢力就會插手的。我好後悔呀!真是後悔呀!

下一步他們會怎麼對付我?心裡沒有底。會遭受毒打折磨嗎?會送去勞教嗎?會判刑嗎?落到這些惡人手裡還能好過嗎?腦子裡胡思亂想,沮喪、後悔、傷哀、擔心、害怕、渴望出去等等各種情緒全都湧上來了,七上八下的,心裡感覺很不是滋味,這是我切身體會到的。往往被抓的學員可能都會產生這種不良情緒,如果讓它在思想中不知不覺的延續下去那就糟了。

第二天,我情緒稍稍穩定了一些,畢竟修了這麼多年,風風雨雨也經歷的多了,我得認真思考一下這些事情。

我想起師父說的:「只要你去學,你去修,我就會管你。」(《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我當然要修啊!我精神振作起來,開始整頓思想,我還記得師父說過:「一個修煉者所能遇到的一切都會與你們的修煉、圓滿有關,否則絕不會有。」(《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圓容的〉)這時我若有所悟,是呀!從表現形式上看,我是被他們抓來的,其實也不是偶然的,因為修煉中不會有任何偶然的事情發生。當我們遇到魔難時,如果不能站在法上去認識,把這些事情都看成是偶然的,看成是人對人的迫害,那就錯了。那就會被常人中的假象所迷惑而難以自拔。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個別學員在揭露迫害的文章中,有時過於把對方說的如何如何厲害,用的什麼什麼酷刑,各種手段怎麼嚇人等等,好像那些東西真的是無法無天一樣,好像它們就可以任意所為似的(這裡指的是本地區個別向邪惡轉化的學員,似乎說重點也好為自己的行為開脫)。通過實踐我看還不一定是那麼回事!是咱們有時看問題的方法不正確。師父告訴我們:「因為人類社會的一切都是為大法而存在,是為大法弟子修煉而存在。無論是正的還是邪的,它們只能根據大法的需要而動。」(《精進要旨三》〈對學員文章評語〉)師父還講過:「當然啦,很多事情啊,也不象常人想的那麼簡單。真的想為所欲為,對邪惡來講也不行。」(《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斯頓法會講法〉)我們有的學員可能沒有真正認識到這些法理。大家想一想,揭露迫害、曝光邪惡本來就是我們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而且還得把它做好。但是如果過於把它們說得怎麼厲害的同時,不恰恰反襯出我們的無能嗎?多年來,我聽到過很多次有學員提到洗腦班等地時講這樣的話:「那邪得狠哪?」而大家也都沒有認真去想,它們為什麼能夠邪得起來呢?那不是由於正的因素不足造成的嗎?你進去一個「轉化」了,再進去一個又「轉化」了,那不是在助長邪惡嗎?我們想一想師父講的:「環境是人心造成的,環境不好那是你們讓它這樣的。」(《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咱們有學員只要被抓就妥協,出來又寫文章說它們邪惡,怎麼就不看一看自己做的咋樣呢?

我們在面對邪惡時為什麼會怕成那樣呢?其實就是被這個空間的假象給迷住了,加上平時不注重實修,沒去掉的常人心這時候就起作用了,弄不好就會掉下去。

我的思想冷靜下來了,我「觀察」了一下這裡被關押的幾個法輪功學員,似乎情緒都很低落,有一種無可奈何的、被動的承受迫害的意思。雖然不讓接觸,可是從洗腦班的整個氣氛來看也能感覺到他們的大體狀況。而且從那些洗腦班人員以及所謂的陪教人員的談話中可以了解到部分情況。那些常人的話很多,他們在大廳里誇誇其談時,會透露一些消息。

通常情況下,咱們學員一旦被抓以後,很難保持一種清醒理智的狀態,就像我剛進去時的那種思想情況一樣。現在回想起來,其實作為一個修煉的人,被邪惡抓住這個事本身並不可怕,關鍵在於我們能不能用正念來看待這些事情。就像師父講過的:「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往往是人的精神先垮了,先不行了,負擔很重,就使病情急劇的變化,往往都是這樣的。」(《轉法輪》)我看咱們有些學員就是這種情況。

(未完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