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棄嬰到神童

小淨蓮的故事
大陸大法小弟子淨蓮和外婆口述,外婆和同修整理

【正見網2017年12月07日】

我是大法小弟子淨蓮,今年八歲了。我有兩個家:一個小家、一個大家。小家裡我有四位家人:外婆、爸爸、媽媽、妹妹;大家是由全世界法輪大法弟子組成的,家人無處不在,遍布全球,所有大法弟子都是我的親人!現在我想和有緣看到這篇文章的你們分享一下我的故事。

我在媽媽肚子裡還不到29周時,她要放棄我了,就到私人診所,用了一種名叫「利凡諾爾」的引產藥,於是就像瓜藤上的生瓜, 我被硬生生地掰下來了!據說離開媽媽,以這種方式出生的我,註定是死路一條。聽外婆說,我蹬了幾下小腿,卻哭不出聲來,隨後胎盤、血水、紗布等垃圾與我本人一同被塞入黑色垃圾袋,躺在手術室冰冷的水泥地上,醫生們離去吃飯、休息了。三個多小時後我能哭了,給我接生的醫生被我越來越大的哭聲吵醒,她不算是那種心狠的醫生,不想直接弄死我,就到輸液室給主任打電話,讓派人來「處理我」。輸液室的值班護士(我現在的外婆)隨醫生來到手術室,她想看一下我,在打開黑色垃圾袋的瞬間,四目相對的剎那,陰差陽錯,彼此的命運就此改變!

徵得診所主任同意後,外婆找了塊消毒用的包布(被她保留至今),裹住體重一公斤左右的我,放到紙箱裡,請了半小時假,把我送到出租屋。外婆問自己十九歲的未婚女兒(如今成了我的媽媽):「我做了件事,不知對不對?」媽媽說:「救一條命總是沒錯的。」 給我餵了幾口水後,外婆把我交給媽媽就去上班了。還是個大孩子的媽媽從未見過初生嬰兒,更沒見過像個小貓樣皺巴巴的小孩兒,但是儘管害怕,媽媽還是堅持了一個多小時,直到外婆下班。外婆看我各方面還好,就跑去買奶粉等我需要的東西了。

外婆因為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失去了家庭、工作、住房、金錢,媽媽還失去了學業,她倆被迫來南方打工。她們自己剛剛穩定下來,經濟困難,根本不具備養孩子的條件,做夢都想不到要養一個孩子。但她倆是修善的呀,最後決定,反正已經抱來了,養一天算一天吧,一遇到信得過的人就送出去。

我沒有被放在保溫箱裡保命。外婆說除了打過一次破傷風針外,沒給我用過任何藥物,可是我奇蹟般地活下來了!不知不覺中我滿月了,外婆給我量體重,剛好兩公斤,外婆抱我去診所,還買了水果,小小地慶祝了一番;轉眼間我三個月了,白嫩漂亮,人見人愛。第一個想要我的是一位煉法輪功的奶奶的親戚,是做生意的,她生了兩個兒子,想要個女孩,她很喜歡我,還答應給幾萬元的辛苦費,但外婆和媽媽最終沒捨得把我送她。她不甘心,還磨了幾個月呢;第二個想要我的是門診部主任;第三個;第四個……總之陸陸續續想要我的人超過十個了。

外婆和媽媽錯開上班時間照顧我,想實在養不起再把我送人,但白白送人也不甘心,養條狗時間久了還捨不得呢,何況她們說我小時候超級聰明可愛。知情人說啥的都有,但大部分不支持養我,說養大要花多少多少萬,有多辛苦多辛苦;不知道實情的人,說的就更多了。但無論面對多大的壓力和困境,外婆和媽媽始終把我當成她們的孩子。

我一歲時,媽媽和爸爸結婚去了外地,差不多一年的時間,外婆每天上班七小時,把我放在嬰兒床裡,把奶瓶、水瓶掛在嬰兒床上,再把大法光碟放出來給我看和聽,她就去上班了。外婆講很奇怪,在這一年裡外婆出門前,我沒有一次哭著喊著要跟外婆去,每次都揮小手兒笑著跟外婆再見。在每天我必須獨自面對的七小時裡,我是怎麼過的?我當然沒有一點記憶,但外婆說我每天都吃了、喝了、睡了,卻沒有一次拉便便,更沒有哭過——因為周圍沒有人聽過我的哭聲。因為如果我哭鬧,被鄰居聽到告訴外婆,那只有兩種結果:一種是外婆辭工照顧我,那我倆就都沒飯吃;一種是我倆各奔東西、各尋生路。這兩種結果我都不要,所以我能做到不哭不鬧。我怎能這麼「超常」啊?外婆說其實她求了師父幫忙,其實是師父在照顧我呢!誰都知道照顧一兩歲的嬰兒有多操心,如果沒有師父管我,我怎麼可能不哭不鬧呢?

兩歲時,媽媽要生妹妹,外婆才辭工,我才能得到外婆更多的照顧。那時爸爸還在黑窩,媽媽又做刨腹產手術,外婆要照顧我們大、中、小三個孩子,那段時間是我們家幾方面最艱難的日子。

這幾年家人為了我的戶口問題到處奔波,該找的辦事機構都找了,但至今沒解決。有次縣公安局戶籍警竟說外婆非法收養我,要把我送到福利機構統一撫養,真是嚇到我了。在中國大陸沒戶口寸步難行,別說上學,乘車都不行,現在的政策是消滅黑戶,不知我這個「黑戶」哪天能消掉?我想這一天不會太久了。

沒戶口我上不了學,只能自學。知道我是如何識字的嗎?我的啟蒙教育來自法輪大法,其實從一歲多我獨自在家聽和看大法影音就開始了,這讓我開智開慧,因此三歲開始外婆教我念寶書《轉法輪》,很快我就能認字了。我認字特別快,四歲時就能讀《轉法輪》了,而且是正版字體的。嚴格地說,我來到外婆家的第一天,外婆她們學法,我就跟著聽師父講法、聽大法音樂,聽外婆和媽媽讀法。

學法:三歲開始我就會讀、會背正體字的《洪吟》,到2017年秋天我能背誦《洪吟》、《洪吟二》、《洪吟三》(歌詞部分除外),《洪吟四》能背誦四十來頁。師父的《各地講法》我讀了很多,但不是全部,因為還不能全部讀懂呢。我能保證的是每天學半講《轉法輪》,一次我兩天學了五講《轉法輪》。我都是雙盤,捧著《轉法輪》念,老同修們誇我讀法「字正腔圓」,誇我不會讀錯字,現在我開始背《轉法輪》,還差幾段就背完第一講了。

煉功:我沒能做到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這點我今後要努力哦!我打坐比較多,一般打坐一小時,能入靜一小會兒。集體學法我基本雙盤,沒事兒看書我也喜歡盤腿,早已突破腿痛的關,盤兩、三個小時不痛。我六歲的小妹妹也突破了盤腿關呢,有時能坐一小時。爸爸從黑窩回來後一度消沉,不願意煉功,一次看我打坐,他也默默地坐過來搬上腿雙盤。

發正念:我每天發兩次正念。一次我發正念時看到大魔頭,長著獅子頭,穿西裝,我打蓮花手印,看到一朵大蓮花裡面飛出去槍和劍,大魔頭一下就化成水了。

救人:這方面我做的不夠,有點怕。我一次跟外婆去樓裡發過資料,也出去發過資料。

八年來我沐浴在師父慈悲的佛光中,從未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預防針,消病業也能正念對待。家人很疼愛我,在我和妹妹之間,給我付出的要比妹妹多,給我的愛也比妹妹多,無論大事小事,好事第一個考慮我,因為我的家人都是修煉大法的!

外婆說,現在八歲的我,達到小學三年級認字水平沒問題了。我現在是上午學法煉功,下午學習常人文化。長這麼大,我特別慶幸能在大法的能量場中少受污染,少接觸變異文化,沒被「洗腦」。我從不看電視、不玩遊戲、不玩手機,相反大法網站的視頻、電子書、小冊子、能看到的我都看了、聽了,包括能從新唐人網上下載的《天庭小子小乾坤》和章天亮博士的《笑談風雲》。我最喜歡看書了,尤其是歷史故事。師父法中講到的歷史故事大部分我都看了。四大名著裡除了《紅樓夢》,其他三本書我都看了,《水滸傳》五天看完,《三國演義》七天看完。媽媽說很多我看過的書她都沒看過,儘管媽媽小時候就是遠近聞名的小神童呢。我認為自己的字寫得丑,但一位同修阿姨請我們吃飯,看我自己寫菜譜,誇我寫得還不錯。因為看正體字多了,我會寫的正體字也多些。一次一位讀高中的哥哥不相信我會的正體字比他多,非要比試比試,結果也服氣了。

說這些不是顯擺我能耐,其實我是在大法中開智開慧了,要不是幸遇大法救度,別說開智,我的小命兒早歸西了!外婆說我不只是家裡的孩子,更是師父的小弟子,倖存下來,就是為了修大法,一定要師父把我給帶回去!

我的夢想:我想學英語,夢想讀英文版的大法書;我夢想上明慧學校、上飛天大學;我特別羨慕神韻的姐姐們,每年我最盼望的就是看神韻全球華人新年晚會。

這幾年我隨外婆從南方到北方,再從北方到南方,得到很多同修的無私幫助,借明慧一角感謝所有給我幫助和溫暖的大法弟子!

作為一個可憐的棄嬰,我不但奇蹟般地倖存下來,還有了完整的家,有了疼愛我的家人。儘管我們家生活拮据,我和妹妹經常穿同修阿姨、奶奶拿來的家裡的舊衣服,但我們是健康的、內心快樂充實的;儘管我沒能上學,但我卻在大法中開智開慧,我認字、讀書的奇特經歷,我過早的知書達理和懂事、不任性(來自別人的評價),我的一切都拜法輪大法所賜,我的經歷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可貴的中國同胞,小淨蓮真心希望您能理性地了解一下法輪大法,如果您想更聰明、更健康,也請您去看看《轉法輪》這本奇書。也請您記住九字吉言「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真心希望您也能得到大法的恩澤和救度!

我的家人:
我外婆98年得法,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後,她堅定地信師信法,兩次去北京上訪,三次被抄家,七次被非法關押,短則幾天,長則近一年,她丈夫是軍人,怕受牽連無奈地離婚,好端端的家被拆散。

媽媽得法前是遠近聞名的小神童,五歲半上小學,六歲半跳級到三年級,八歲半報考初中被錄取,老師同學都很喜歡她。那時外婆的目標是讓媽媽報考少年科技大。媽媽上初中兩個月後得法。媽媽看《美國法會講法》中師父的法像對她笑,覺得好神奇,再翻到下一頁的法輪圖,看到四個太極在轉動,媽媽看了那麼多書,從沒見過這等神奇事,就一口氣兒看完了僅有的幾本大法書。《轉法輪》中講的功能媽媽親身體驗了:天目開了,宿命通功能也有了……從此大法書伴隨她成長。迫害開始後,媽媽也去北京上訪,從此失去正常生活、學業、家庭、父親、小小年紀就和外婆一起被惡人劫持到洗腦班,被一群人圍攻洗腦。媽媽的父親去接她,惡人逼迫媽媽寫不煉功的保證,媽媽說,那我就不出去了。氣得惡人攆她出去。無論多難,媽媽都堅強樂觀地挺過來了,當地派出所警察都佩服媽媽。

爸爸也是上初中得大法的。爸爸曾經是留守兒童,大法就是他的信念支撐,也讓他開智開慧。高考中爸爸憑六百多分的成績考上了重點院校,在大學時半夜起床煉功,學法也一直在堅持。因為堅持信仰,爸爸也被迫害過。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