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語音與文字:天降福布



【正見網2017年12月11日】

天降福布

MP3語音文件

WORD壓縮文件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朋友您好,俗話說,天上掉餡餅,不過咱們誰都知道,天上是不會掉餡餅的,這年頭要是天上掉下個什麼東西,多半是「高空拋物」,不知哪家從樓上扔下來的垃圾,咱們還是躲遠點兒好。不過,老張最近碰到個天上掉布的希奇事,咱們來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老張可是個老幹部了。資格老、級別高,人緣又好,可謂德高望重。雖退休多年,生性淡泊的他倒也落得個清閒自在,下下棋、釣釣魚、聊聊天,小日子過得優哉游哉。這麼多年,唯一讓他放心不下的是他的女兒修煉法輪功。

法輪功好不好?好,這一點他比誰都清楚。迫害法輪功前他特意了解過法輪功,看過大法的書。一開始打壓法輪功,他就站在了中共的立場上了。但是有一點,對外,他絕口不提法輪功的一個不字。對女兒,他也堅決不承認女兒給他講的所有有關法輪功的好處。就這樣僵持了許多年。

看到父親如此的頑固,做女兒的不知如何是好。給媽媽講法輪功的真相,想讓媽媽背地裡說說爸爸。做母親的怎能不理解女兒的心意,何況自己以前也煉過幾天法輪功。有時,老伴給他想扯扯這方面的事,還沒等說呢,老張就把話堵上了:「你沒想想,胳膊能擰過大腿嗎?你可不能站在小玉的立場上啊。」

也有幾次,老張給老伴說:「以前,我想著小玉和我一樣,是個擰頭。表面上看著挺好的,內心犟著呢!現在看,可不是這樣,這閨女對法輪功是真信啊!」

女兒把《九評》放到他的枕頭下,等段時間女兒和女婿一塊來找他嘮家常。還沒說幾句,老張話里話外聽出不對勁兒,這不是明擺著來做我的思想工作的嗎?女婿剛說了一句「中共現在貪污腐敗……」他眼睛一瞪女婿:「忘了小玉關拘留所的事啦?在家和和美美的過日子不好?」女婿說了半截的話給噎了回來。結果還是不歡而散。

走後,老張有點感慨的給老伴說:「看到沒?華偉這孩子也給小玉爭取過去了。這些年輕人啊,真讓人不放心。」

有一天女兒推過來一輛自行車,說是車子上長著優曇婆羅花。之前,女兒給他拿來過有關優曇婆羅花的資料,他還特意查過辭海、詞源,也讓小孫子在電腦上給他搜索過有關優曇婆羅花的資料。他拿著放大鏡看了半天,心裡知道這花的神奇,可是話一出口卻說成:「優曇婆羅花不是這樣的,佛經中不是這樣記載的。」

女兒剛要和他爭辯,他放下放大鏡,站起來走了。

事後,老張給老伴說:「我不是不知道法輪功好。你不順著她說,她勁還那麼大呢。你要是順著她,保不住她哪一天又上天安門了。」停了一會兒,老張又安排老伴說:「你可千萬不要把我的態度讓小玉知道。這是咱有可能控制她的唯一的一個底線了。」

這天天氣好,幾個老夥計相約去釣魚。老張坐在馬紮上,氣定神閒。雖沒釣上幾條魚,但老張垂釣的境界卻是很高的,不以收穫論英雄,要的就是這種心曠神怡的意境。涼風吹來,老張沒有在意,猛然間看到滿天的黑雲由西北方向襲來:「不好,夥計們,有大雨,快走!」

老張收的快一點,剛把馬扎放在車簍里,狂風、暴雨夾雜著冰雹就劈頭蓋臉的襲來。老張驚的有點呆了,但頭腦里一下子想起了女兒常安排他的一句話,「遇到危險一定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這樣一想,竟憑空落下一塊塑料布來,一下子把他給車子全部罩住了。

老張心裡這個激動啊,不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念「佛光普照,天降福布」。當然這後一句是老張自己加上的。那幾個老夥計,東西還沒收完,暴風雨就來了。看到老張有一塊大塑料布護著,想過去,可是風太大,站不起來,只好抱著頭蹲在地上,聽任狂風和冰雹的蹂躪。

暴風雨雖只有十幾分鐘,但對於在狂風、冰雹中煎熬的老人們來說卻是極其漫長的。風過後,那幾個老夥計個個哭喪著臉往家趕,連彼此打招呼的力氣都沒了。老張雖心疼幾個夥計,可是說什麼呢?自己被塑料布罩著了,一點損傷沒有。不好說就不說了吧,他知道這幾個夥計回到家,不在床上躺幾天是根本就緩不過勁兒來的。

儘管如此,老張還是高興的。真是有神佛保佑啊,女兒說的一點都不假啊。回到家,見小玉站在門口,看到他,就喊:「媽,我說我爸沒事吧,你看,是不是一點事沒有?」

老張見到女兒,想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話一出口卻是「佛光普照,天降福布」。坐到沙發上直說:「奇了奇了,真有神佛保佑啊!」女兒讓他說說剛才是怎樣避雨的。老張就講他剛才的經過,講到想起女兒常教他的那句話時,看看女兒卻不說了,只說自己念「佛光普照,天降福布」,結果塑料布就來了。

說完,老張就走進臥室,見外孫進來,拉著外孫的手說:「寶啊,多虧你媽煉法輪功啦,法輪功可真好啊!」一抬頭見女兒過來,還有點不好意思。女兒說:「爸,我給你起個化名,把黨退了吧!」老張直說:「好、好,退了吧!」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見證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