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學校領導的一封信

【正見網2017年12月28日】

尊敬的領導您好:

我是學生家長。昨天孩子放學回家拿回一個單子,內容是通過微信平台讓家長簽名表態,支持所謂的「對邪教說不」活動。看後心情很沉痛,我知道這是我市開始在中小學中對法輪功進行新一輪的誣陷誹謗。

孩子是未來的希望,對未成年人灌輸邪惡的與人類普世價值「真、善、忍」相對立的理念,這不就是讓孩子奉行中共的「假、惡、鬥」嗎!我們作為法輪大法修煉者,出於對孩子未來的關心,出於對生命的珍視,更出於對您生命永遠的負責,在這裡鄭重的告訴您:法輪大法是佛法,對佛法不敬是生命永遠無法償還的大罪!

您可能說了:「我也知道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可我也沒有辦法。」不是沒有辦法,人中不是有句話嗎:「再殘破的手掌也要撫摸兒女,再脆弱的胸膛也要庇護家人」。您作為學校領導,人們對你的評價還是很高的。那我想學校的孩子您都應視若已出。當磨難來時你應為他們遮風擋雨,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正邪大戰,這是共產邪黨毀滅這些孩子以及您生命的溫柔一刀。在這生死存亡的時刻,請你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條生路。請看下面的故事,對你的自救會有幫助。

亨裡奇的故事你知道吧,在柏林圍牆倒塌的前兩年,東德一個叫亨裡奇的守牆衛兵,開槍射殺了攀爬柏林圍牆企圖逃向西德的青年克利斯。1992年2月,在統一後的柏林法庭上,衛兵亨裡奇受到審判,他的律師說,他僅僅是個執行命令的人,沒有選擇的權利,罪不在他。然而法官指出:作為警察,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準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此時此刻,你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權利,這是您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這個世界在法律之外還有良知。當法律和良知發生衝突時,良知是最高的準則。亨裡奇沒有逃脫法律的制裁。

您可能還不知道,在法輪功被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的十八年裡,一批中國律師表現出中國法律人秉持道義、不畏強權為民請命的高尚道德風骨。一位律師說我們的法律,不為這些人維護權利,我們還作什麼律師!這個民族還有什麼希望?

山東李仲偉律師在為法輪功學員文杰辯訴中說:「她曾因踐行憲法賦予人的信仰自由的權利和公民的言論自由的權利而被判刑。她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憲法權利捍衛者,也是一個真正的憲法踐行者。她信仰法輪功,追求真善忍,一心一意作一個好人,她真誠待人,與人為善。她的行為,是在真正地踐行憲法,比那些表面上向憲法宣誓、背地破壞法治的人強一千倍!

2016年9月15日,北京道衡律師事務所余文生等律師在天津東麗法院為天津工程師周向陽案的無罪辯護中,不但闡明了打壓法輪功信仰是完全非法的,而且當庭指證,以江澤民的個人意志來定罪法輪功是非法行為,應追究違法者的刑事責任。

余律師說:「每一位為法輪功做過辯護的律師都深深知道,他們是無辜的,本應該以他們的言行得到讚許尊敬的,可是唯一在我們國度裡,十七年來他們都因為真善忍的信仰被定了罪名送上這樣的法庭,這是荒唐的。這場不顧事實法律的政治迫害運動,源於前黨魁欲加之罪的非法意志,一人之令將懲惡揚善的法律用成了犯罪工具,把公檢法監獄變成了程序化的犯罪鏈條,導致整個法律體系淪為犯罪體系。許多公職人員麻木著自己,被捲入共同犯罪,甚至積極做惡,邀功請賞,殘害著數以千萬計的我們善良的同胞、兄弟姐妹,製造著我中華民族之千古奇冤!為法輪功的無罪辯護十年,今天站在這裡,我們感到巨大的恥辱與悲哀!古今中外,有哪個國家、哪個朝代,能夠對自己頒布實施的法律錯誤理解,錯誤應用到這種程度!其錯誤之明顯、嚴重、為禍之烈、範圍之廣、持續時間之長,牽涉善良無辜之多,恐怕空絕千古!

從1999年7月開始,被國際社會稱為「人權惡棍」的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發動了這場對法輪大法及修煉者的迫害,至今已持續十八年了。這場迫害表面上看好像是針對法輪功及其修煉者,其實是對包括您在內的所有國人的迫害,其手段是通過誣陷抹黑法輪功,煽動民眾仇視法輪功,婦孺老幼皆不放過,逼人表態簽字,只能說壞,不能說好。您今天遇到的這「微信簽名」活動就是這種手法的重演。所以為了您自己,孩子及家人的生命與未來,拿出您的勇氣,對邪惡說不!

跟您說這些,是希望您能明辨是非正邪,千萬不要為假相、為謊言所惑!善待法輪功,就是敬重佛法,就是善待自己!

嚴冬已經到了,春天還會遠嗎?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舊的宇宙即將解體,新的歷史紀元即將開啟,在這人生的十字路口上,選擇什麼你要慎重。別忘了「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請相信我的祝福。

謹此祝您早日得救,願你全家新年快樂!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