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維護大法的基點上談改字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2月07日】

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宇宙中是令宇宙眾神都羨慕的稱號。師父賦予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師父對大法弟子無限的慈悲和珍惜,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威德是不封頂的。師父在講法中多次說過大法弟子偉大,了不起。

在二零零五年師父發表了經文《改字原則》,又賦予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神聖的使命,給大法書改字。師父在正宇宙的法,師父不計眾生歷史上的罪過,給一切生命機會,度所有的生命,由生命對正法的態度來決定留還是不留。在師父這樣的佛恩浩蕩下,有些生命包括很高層次的神都對正法犯了罪,一部分生命就不能留了;也有很多生命在舊勢力的安排中是起負面作用的,可是一些生命反正了,在正法中起正面作用了。在正法中,生命有上升的,有下降的,也有被淘汰的。整個宇宙中所有的生命從最高到最低都包容在大法中,大法書中涵蓋了所有層次的法理。師父慈悲給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無限的法力和榮耀,師父把一切能力都壓進了這部法中,而師父讓大法弟子來給大法書改字,也是給了大法弟子歸正一切不正的權利與機會,包括歸正自己以前犯的錯誤,也包括無意中亂法的錯誤。

改字已經十七年了,師父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出版發行的大法書總共才二十來本,加上七·二零之後在明慧網上早期發表的,大陸同修自己列印的大法書,我們自己手裡需要改字的大法書,改字量不大。改字這麼偉大的一件事情,我們重視的程度怎樣,改的質量如何。能不能保證每本書改的全部正確,沒有一個字貼歪歪的,沒有一個字寫錯的,沒多改一個字一個標點,沒有少改一個字一個標點?如果我們改字不認真,大法書中有改錯的字和標點,有落下的字沒改過來,或者貼的字,或寫的字斜歪的,是不是沒有做到尊師敬法,在更高層次看是不是亂法,沒有維護好大法?自己改字的大法書能不能留給後人,能不能達到師父要求的標準。

最近我看到一些同修手裡的大法書,有的改的很好,有一些改的很亂。有改錯的,字貼歪的,有刮出洞的,有的膠水粘的不牢掉字的;還有的同修為了方便找到要改的字,用筆在要改的字上或在這一行字上畫圈畫線畫勾做標記。大法書都是金光閃閃的,都有師父的法身,自己這一筆畫上黑乎乎的,怎麼能畫呢。還有的同修在改字時,把早期版本的大法書全都改成了新版本,把原書的封面撕下來了,改成了現在明慧網發表的大法書封面,早期版本的頁數少的,又私自列印了新版本的書頁一起裝訂在了原大法書裡,這已經改動了大法書的版權,這樣錯誤的改字方法,最後不就都成了一個版本了嗎?師父的原版大法書就是原版大法書,我們改的是字,不是改動書的版權,師父公開發表的每個版本的大法書,都是應該保留的。

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發表了新《論語》,師父讓我們把舊論語割下來,換上新的。很多同修沒有看新《論語》裡的說明,有的同修看了,沒認真看,就只列印了七·二零以後師父在明慧網發表的在大陸資料點製作的《轉法輪》、《精進要旨》這個版本的《論語》,也沒分是《轉法輪》上的,還是《精進要旨》上的,只列印了一種,大本2合1的論語就貼到大本書上了,小本4合1的論語就貼到小本書上了。

現在一些同修知道自己貼錯了《論語》,還說: 「錯了就錯了吧,反正內容沒變。」修煉是嚴肅的,正法是嚴肅的,師父已經公開發表,指定哪個版本的大法書使用哪個版本的《論語》,平時我們總是說助師正法,師父要的我們只能無條件圓容。我想雖然每個版本的《論語》內容都是一樣的,但是師父要求我們不同版本的大法書使用對應的新《論語》。《論語》貼錯了也是侵犯了大法書的版權,沒有做到尊師敬法,是不是在亂法?站在維護大法的基點上,讓我們以法為師,歸正自己。

讓我們一起重溫師父的講法:「眾生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慈悲眾生。大法不變不動,生生不息,長存於世,天地永固。」 [1]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定論〉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