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童子軍和中國的少先隊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1月22日】

在勸人退出中國少先隊時,有人對早年參加的這一組織不當回事,認為那不過是小孩子們的「把戲」,好像也沒幹過什麼大事、壞事,不值一提。中國少先隊究竟是個什麼性質的組織?都干過哪些好事或者壞事?有人還真說不出一、二來。俗話說,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正好,美國有個童子軍,和中國的少先隊可堪一比。

這兩個組織都是各自國家的少兒組織,都有很大的規模,都有很大的影響力。但是由於其淵源不同,性質不同,目的不同,影響力及導向不同,當然其結局也會大不相同。現根據公信度頗高的網上大百科全書「維基百科」提供的大部分資料,對這兩個組織做一下對比,也就不難辨別其善惡、優劣了,再談「退隊」也就不會不以為然了。

一、淵源不同

童子軍也叫童軍運動,起源於英國,目的在通過一定方式的訓練,提升日漸衰落的青少年的身體素質和道德水平。1907年,英國將軍羅伯特.貝登堡於英格蘭創立了童軍運動。1909年,美國芝加哥出版人威廉.迪克森.柏易斯拜訪倫敦,在倫敦,他遇到一位後來被稱作無名童軍的男孩。柏易斯當時在濃霧瀰漫的街道上迷路,而這位無名童軍幫助了他,並為他帶路。這位男孩拒絕了柏易斯的酬勞,並解釋他是童軍,僅僅是在做他的日行一善而已。由於對於童軍計劃的興趣,柏易斯與貝登堡將軍見面,在當時貝登堡已經是童軍總領袖了。返美後,柏易斯於1910年2月8日創立了美國童軍。

中國少先隊起源於前蘇聯的共產主義兒童團。1922年5月19日,全俄共青團代表大會決定成立紅色少年先鋒隊組織,當時譯為「勞動童子軍」。會議建議中央根據少年兒童年齡的不同,分別建立少年組織和兒童組織。6月17日蘇共團中央通過《關於兒童運動決議案》。決議指出:在蘇維埃區域內,應組織統一的「共產主義兒童團」,工農出身的兒童皆可加入。中共在中華民國境內也建立了「蘇維埃區域「(簡稱「蘇區」,也就是所謂的「革命根據地」),對蘇共團中央的決議當然也不敢怠慢,於1922年起也相繼建立了勞動童子軍、共產兒童團、抗日兒童團、少先隊、少年兒童隊等兒童組織。1953年6月,正式定名為「中國少年先鋒隊」。

美國童子軍的創建,是由於出版人柏易斯受惠於一名英國童子軍成員的慈善行為,引發其對童軍運動的關注和興趣,轉而成為美國童子軍的創建人。童軍運動及其組織,自始至終都沒有脫離慈善的屬性。而中國少先隊前身的建立,則是作為蘇共下屬的中共在執行蘇共有關組織的決議,是在完成蘇共團中央布署的政治任務。所以,中國少先隊及其前身,都是不折不扣的政治組織而不是慈善組織。

二、目標不同

美國童子軍不隸屬於任何政黨、政府,是純粹的民間組織,目標是將青少年培養成具有優良品格的美國公民。美國童子軍的宗旨是幫助少年兒童增長知識,掌握技能,完善自我、家庭以及所在的社區,使少年兒童成為具有責任感、能夠自立的公民或未來的領導人。

美國童子軍的誓詞是:「以我的名譽,我願盡最大的努力對上帝和祖國服務,遵守童子軍守則,隨時準備幫助別人,保持身體健康,頭腦清醒,品德高尚。」美國童子軍的守則是:「誠實,忠誠,助人,友愛,禮貌,仁慈,服從,快樂,節儉,勇敢,清潔,虔誠。」由此可以看出,美國童子軍的辦軍目標、培訓內容、活動方式都是從塑造人格的角度出發的。

中國的少先隊是中國共產黨的附屬組織。中國少先隊始終宣稱其理想與目標是實現共產主義,將自身視為代表最廣大中國少年的先鋒組織。《中國少年先鋒隊章程》指出中國少先隊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並將中國少先隊表述為:「是中國少年兒童的群眾組織,是少年兒童學習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學校,是建設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預備隊」。 中國少年先鋒隊入隊誓詞是:我是中國少年先鋒隊隊員。我在隊旗下宣誓:我熱愛中國共產黨,熱愛祖國,熱愛人民,好好學習,好好鍛鍊,準備著:為共產主義事業貢獻力量!由此也不難得出結論:中國少先隊是個徹頭徹尾的政治組織,是為中共所用的一個政治工具。它的一切活動都是從政治的角度出發的,目的是為共產主義培養接班人。少兒既無獨立思考能力,也無獨立執行能力,更無獨立的是非辨別能力,卻讓他們參與嚴肅而又複雜的只有成人才能從事的政治活動,看起來很是滑稽,實質卻是極其惡毒的。

一位家長針對其孩子所在學校強制讓她的孩子加入少先隊,在網上憤怒地質問道:「我很納悶一個8歲的孩子沒有經過我們監護人的同意就加入了一個組織是否合法?誓詞第一句熱愛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要強迫一個孩子熱愛一個組織?」「我用盡全力養育的孩子就這樣被悄無聲息的改造著,到底能改造成什麼樣子我不敢想像!」網友們跟帖也一針見血: 「我認為就是邪教組織毒害青少年!」「培育奴隸製造腦殘從娃娃抓起!」「毒害思想從小孩抓起,思想上的毒害,身體上的枷鎖,長大後還要被官一代二代欺壓!」, 「從娃娃抓起」更能體現出這個組織的邪惡,他們就是要把單純幼稚孩子們改造成乖乖地為其政治所用的「棍子」。

三、活動方式和內容不同

童子軍把一些美國人認為重要的價值觀傳授給少年兒童,諸如自尊、公民意識及野外生存技能等。這些價值觀的灌輸是通過參加一系列戶外活動而逐漸完成的,如野營、水上訓練及登山等。美國童子軍的活動一般由各地童子軍自行組織和操作,當地的軍隊、特種兵及空軍飛行員則作為志願者領導和組織有關活動。童子軍中的領導和教練員都是成年人,約是童子軍總數1/5。童子軍在全國各地都有自己的團體,名稱很多,如「幼虎隊」、「小兵團」、「兒童偵察隊」和「探險隊」等。

童子軍每年暑假期間都組織較長時間的夏令營活動,深受美國孩子的歡迎。平時童子軍還要進行一些軍事和技能訓練,目的是使童子軍隊員將來成為堅強的人,能夠適應激烈的社會競爭。童子軍主要的訓練科目是急救、發信號、騎自行車、游泳、露營、徒步行走、觀察自然環境、划船、手工藝、學習森林知識和河流知識、狩獵、釣魚、獲取食物以及製造各種器具。在訓練中成績優秀的童子軍隊員可以獲得童子軍的榮譽獎章,依次是初級、中級、高級、星級、生命級和鷹級。 「雄鷹獎章」是童子軍所能得到的最高獎勵級別,一旦獲此獎章,會被認為是至高無上的榮譽。美國前總統福特曾說過:「我生命中最值得驕傲的時刻是當我獲得雄鷹童子軍的時候。我現在還珍藏著它。童子軍提供了十分重要的原則——自律、團結、道德與愛國精神,這些是作為一位未來領導者的基石。」但是,一般來說,青少年達到鷹級水平是相當困難的。他們必須長期堅持參加當地童子軍的活動,掌握一項或幾項特殊技能,有一定的組織和領導能力,在童子軍中擔任職務,並有突出表現,這樣才有望獲得象徵最高榮譽的鷹章。

中國少先隊也組織各種活動。《中國少先隊隊章》列舉的活動有「舉行隊會,組織參觀、訪問、野營、旅行、故事會,開展文化科學、娛樂遊戲、軍事體育等活動,以及參加力所能及的公益勞動和社會實踐。」等等。這些活動從內容到形式都是泛泛的提倡,並沒有具體的規範或要求,活動起來往往走形式的多,務實的少。唯一務實的就是喋喋不休的官方意識形態的灌輸,也就是政治「洗腦」。在活動中,要毫無例外地體現愛黨、愛某個主義、仇恨某個國家、仇恨某個組織或某一部分人;提倡扼殺個性的集體主義,訓練無條件服從的奴才意識;宣揚鬥爭哲學,從小就養成「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的鬥爭意識和鬥爭精神;鼓吹不怕犧牲的個人英雄主義,讓孩子承擔成年人的責任和義務,甚至不惜犧牲他們幼小的生命,他們樹立的典型如劉胡蘭、劉文學、龍梅、玉榮、賴寧等所謂「少年英雄」,充分體現了這個組織漠視生命的邪教本質。

四、標誌及其意義不同

童子軍的制服是顯著的標誌之一。貝登堡在1937年世界童軍大露營中的演說當中提到:它「消弭了一個國家中社會階層的差異性,並達到平等的目的;但更重要的是,它也消弭了國家、種族和宗教之間的差異性,並達到一種『每個人都互為世界偉大兄弟的一分子』的全面性氣氛。」童子軍制服還有其它實用作用,如有著緊密接縫的襯衫,可以做為暫時性的理想擔架;皮革制的肩帶、軍帽上的繩釘或服務員的木章項圈,可以當成緊急時的止血帶;領巾可以很輕易地當成三角巾;襪帶可應用於被雷擊昏迷時的急救工具……。「領巾」也是童軍的重要標誌。一個童軍團體以領巾的顏色與造型來識別,所以領巾不但是童軍團的標誌,也是童軍組織的特色。

中國少先隊的主要標誌是紅領巾。其來源和意義的賦予仍來自前蘇聯。一說來自東歐的東正教,一說來自列寧夫人克魯普斯卡婭的提議,總之,沒有任何中國元素。《中國少年先鋒隊章程》規定:「我們的標誌:紅領巾。它代表紅旗的一角,是革命先烈的鮮血染成。」「紅旗象徵革命勝利」,「紅旗的一角」表示要繼承革命傳統。向幼兒灌輸這種以暴力為主要內容的所謂「革命」的傳統,是全人類正常幼兒教育的大忌,但在共產主義的教育體系中卻這麼理直氣壯並直言不諱,其赤裸裸的邪性勁兒可謂空前絕後。紅領巾的紅色代表烈士的鮮血。將「用鮮血染紅」的布條子掛在幼兒的脖子上說是代表繼承先烈的遺志,難道繼承先烈的遺志就是讓孩子們準備流血犧牲嗎!這是激勵還是詛咒?中國人一向把紅色作為喜慶的標誌,因此孩子們帶上紅領巾也會不由自主地產生一些新鮮、喜悅的感覺,可是在《中國少年先鋒隊章程》中卻絲毫沒有這個含義。細想《章程》中對紅領巾顏色的定義,還真讓人感到噁心和恐怖。把這個真相告訴孩子們,相信會有許多孩子從此討厭這個讓人晦氣的「勞什子」。

中國少先隊的另一標誌是各級「隊委」的等級標誌,那是佩戴在左肩下的一個小牌牌。大隊長及大隊委三道紅槓,中隊長及中隊委二道紅槓,小隊長及小隊委一道紅槓。森嚴的等級制是全世界各國共產黨的共同特點。作為共產黨的接班人——少先隊也理所當然地繼承了這一體制。這和美國童子軍的標誌代表平等、消彌差異正好形成對立。

五、導向不同

任何組織都有其導向性,也就是它想達到什麼目標,使人成為什麼樣的人。不同的導向性必然導致不同的結果。

童子軍是美國課外教育中的一個傳統項目,目的在培養學生的綜合素質,包括領導力、團隊精神、服務意識、獨立克服困難的能力和公德心。學生的年齡小至4、5歲,大到已經超過18歲。在不同的年齡段,孩子們會學到不同的生存本領和生活技能。

這項具有百年歷史的獨特教育模式為美國各界輸送了許多優秀人才,如現任美國總統川普和現任國務卿蒂勒森、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前美國總統甘迺迪等。可以說童子軍是美國領袖的搖籃。

現任美國總統川普在全國童子軍集會致辭中講到:童子軍「不僅塑造了年輕的生命,也正在塑造美國的未來。童子軍成員是美國最優秀的公民。你們在這裡學到的價值觀、傳統和技能將使你們受益終身,有助你們服務社區、城市及我們的國家。「我喜歡童子軍、喜歡這裡的原因是作為總統,我每天都依靠那些老童子軍成員,與我共同為這個國家服務。在我的政府團隊和白宮顧問團隊的高級成員中,至少有10位都是童子軍成員。

「他們當中包括國務卿蒂勒森,他曾是美國童子軍前主席;副總統彭斯,也是前印第安納州州長,他年輕時也曾在這裡接受過童子軍營地訓練;內政部長辛克,曾經是蒙大拿州飛鷹童子軍成員;能源部長佩裡,來自德州的童子軍老將;還有衛生部長普萊斯等。並且,我也曾是童子軍中的一員……

「這裡是通向美國成功者的道路。童子軍崇尚的價值觀也是美國的價值觀:忠誠、信任、友善、助人、勇敢、自律、堅持不懈和永不放棄……

「經過童子軍的訓練,你們學會了相信自己的潛能,對自己的行為和未來負責;學會面對挑戰,發展自己的能力,變得更加自信。」

川普總統的評價,充分展示了童子軍的價值、影響力和導向性。

中國的少先隊對其成員的影響力也不小,但不體現在這些方面。在中國,曾參加過少先隊的人不在少數,但很少有人在其取得一定成績和地位時懷著感激和崇敬的心情談到少先隊曾經給予的幫助和影響。這是因為少先隊的正面影響力實在乏善可陳。但是,其負面影響力卻不可低估。

突出的是「非黑即白「的簡單思維模式。中國少先隊不鼓勵真正的獨立思考,對一些影響較大的問題從來不提供對稱性信息,從而養成惟命是從、上級說什麼都是對的的思維習慣,聽見不同意見就立即跳起來極力反對。他們所謂的「獨立思考」,也是在片面信息中的思考,當然也不可能」獨立「。這種思維模式一旦建立,異常頑固,許多人直到年老也醒悟不過來。因為這種思維模式簡單、安全。這是極權專制體制下的慣常現象。

再一個是形式主義的行為方式。中國少先隊的活動不像美國童子軍「日行一善」那樣形式多樣並持之以恆,大多是應景式的集體活動。如參加節日慶典、學雷鋒做好事(每年3月5日只做一天)、主題宣傳、歌詠比賽等,大多為了照相、錄像以便上媒體做宣傳、造聲勢、顯政績。對個人素質的提升雖然沒有什麼幫助,但對成年後虛偽的行為習慣的養成卻有相當大的魔力。中國大陸黨政機關流行的走形式、造「櫥窗」、 「抓點代面」、「大幫哄」等形式主義的工作作風 ,都是從少先隊就開始養成的,表面上轟轟烈烈,實際上是「假大空」。

中國少先隊的宗旨就是培養共產主義的接班人。共產主義本身就是個虛無飄渺的東西,因此中國少先隊的現實意義就是為現任統治集團培訓聽話的工具,這和中國現實的教育體制是一脈相承的。從思維到行為,從內容到形式,貫穿始終的是「洗腦」。無限重複地「洗「,持之以恆地「洗」,造就了大部分國人的素質背離世界公認的普世價值,有些人甚至公開反對普世價值——也就是不想讓人做人了。

人類的任何組織都不是十全十美的,美國的童子軍也不例外,但它允許人質疑,允許人責問,允許人監督,這就能促使它不斷改進、完善;中共的任何組織都是絕對不允許質疑的,雖然在口頭上、書面上都歡迎批評,但你真要一針見血地批評,輕則被扣上「尋釁滋事」的帽子,重則會攤上「煽動顛覆」的牢獄之災。如此脆弱不堪,說明他們自己也知道自己不具有合法性,就像一個垂死的人最忌諱說「死」一樣。

這樣一個邪得不能再邪的邪教組織,還不趕緊遠離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