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跡在人間 —記2018年神韻演出

今昭

【正見網2018年02月09日】

時常聽到有朋友問「神韻到底神在哪裡?怎麼個神法?」 筆者恰好於近日有幸觀看了新鮮出爐的2018年神韻演出,試就幾個方面討論一下神韻演出的神奇之處,掛一漏萬,權作拋磚引玉之用。

神韻之神,在服裝的配色明麗生動、大膽而不俗氣。不僅如此,仿佛構成顏色的每個粒子都比尋常質地更加細膩精湛。先不說漢服宮廷舞裡絳紫和嫣紅的端正,也不提手絹舞裡淡紫加水綠的清新,單是大清格格的旗裝:翠綠同黃櫨色並用,佩戴梅紅手絹。這樣反差鮮明的對比色一般絕不敢輕用,但放在神韻的舞台上卻出奇的別致,沉穩中仍帶生氣,倒叫人想起「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的古詩來。

還有「笑說書院」裡清一色的月白儒服,我幾乎是脫口而出「青青子衿」這四字。原本只活在古書故典中的人物,被這般鮮活的立體、還原出來。在你面前嬉鬧的,彷佛就是草長鶯飛的二月,散學歸來「忙趁東風放紙鳶」的孩童,又像是當年暮春沂水邊,在孔子面前坦言平生志向是「風乎舞雩,詠而歸」的曾皙。

神韻之神,在背景的動態天幕。開場的第一個節目,主佛光耀無際、開創寰宇。天幕綻開無限燦爛穹宇的星空,流光溢彩、殊勝無邊。更妙的是天幕的色彩亦與演員服飾的顏色相得益彰:女子的水袖舞,粉袖綠裙,與背景的綠柳荷花遙相呼應,好一幅「花燃柳臥」的姿態。右上角更旁逸斜出一枝燦若錦繡的粉紅花朵,不知是桃是杏。我本自琢磨:荷花與這桃杏一春一夏,怎的竟並存於一幀畫面中?想來天上宮闕,不分人間寒暑。更有民間舞的歡快,湛藍天空上一輪明月高懸映照九州。仕女們藍衣橘裳、手持團扇,映襯著天上的滿月,是中國人文化深處對團圓、圓滿的憧憬希求。

神韻之神,還在現場演奏的中西合璧的樂隊。整場演出中琵琶的運用可謂是先聲奪人。無論是展現閨閣女子的溫柔典雅,還是渲染沙場鏖戰的慘烈激盪,都離不開這古老華夏的金石玉音。二胡與鋼琴的合奏更是盪氣迴腸、催人淚下:僅憑著兩根弦,便展現出對故國古風無數深遠的懷想和憂思。

神韻之神,在乎她融合了眾多藝術門類的手法及表達方式。作為神韻「當行本色」的中國古典舞自是絕無話說:男女演員們各種旋轉、跳躍、翻騰可謂登峰造極:空翻、大跳、探海翻身、倒踢紫金冠......不時博得滿堂喝彩。以劇情為中心的舞劇中則經常糅合武打、戲劇的成分。譬如今年的節目「寒窯」,就直接來自薛仁貴和王寶釧的故事。「少年子弟江湖老,紅粉佳人兩鬢斑。三姐不信菱花照,不似當年彩樓前。」 而神韻取其精華,更加突出「忠貞」二字的內涵。京劇原作「武家坡」一折,更著重表現薛仁貴要試探妻子清白的忐忑和之後王寶釧略顯強勢的「請封」,而在「寒窯」的結尾裡,薛仁貴將貼身的披肩脫下,為等待自己十八年的妻子親手披上。僅這一個動作便將夫妻間的恩義深重展現得淋漓盡致。

而在反映當代社會現實的幾個節目中,觀眾又能看出西方話劇的表現手法。帶團參觀寺廟的導遊旗幟一揮,遊客們像被施了咒般魚貫湧入;現代化的大城市裡,片刻離不開手機的都市人連走路都要埋頭俯首,整齊劃一的姿態步伐活似監獄裡被強制勞動的犯人。誇張的動作,更加深了反諷的意味。

神韻之神,在她之於中國文化的重要意義。神韻所努力要復甦的,是一個於世界而言神秘美好,卻又失落已久的東方古國。創世主帶領一眾天神下凡,鋪墊了五千年燦爛的中國神傳文化。天宮仙子和大唐仕女們的舞蹈從上至下一脈貫穿,只是天界更加純淨輕盈,而人間則多了人的情味與韻律。大唐太宗的軍陣裡,李字旗迎風招展;更有燈光全滅後的鼓聲,彷佛暗夜裡即將噴薄而出的燦爛朝陽......

不只如此,神韻的許多節目都令人聯想到中國文化裡的具體意象。「異域學藝」中的現代人,掉入懸崖下的山洞,動態天幕隨之打出他走入山洞後的移步換景、光線變化:「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這一幕豈不是「桃花源」的現代穿越版?取材於《西遊記》的「除妖烏雞國」,則借真假國王之分影射了中共政權竄據神位的當今亂象。這個夜晚,觀眾們屏氣凝神,目睹傾聽了古老中國的色彩聲音。正如有觀眾在採訪裡講到的:「共產政權沒有了之後,中國會是好地方」、「中國文化如河水般源遠流長,我願逆流而上追溯其源頭」,那是在1949年之前,一個沒有馬恩斯列毛、文革和六四的中國;那是一個秉承著悠久歷史和文化的真正的神州大地。

神韻之神,更在於她精神信仰層面的內涵。仰賴神佛的庇護,人卻總於無知中造業沉淪。節目「覺醒」中,長年征戰的將軍心生惻隱。黑暗中,老和尚一盞明燈指引方向。「惟憐一燈影,萬裡眼中明」, 佛光普照如同溫泉澆灌,祛滅萬世寒涼。石窟中,金身塑就的菩薩從金色蓮花盤上翩然而下,啟迪業債滿身之人的善念。救贖之道,正在其中:遁入空門,不是結束,而是開始;不是萬念俱灰的逃避遁世,而是對生命真我的返本歸真。

同樣,當女高音那樣哀婉而深沉的唱出「人世是迷」一句時,那一刻,仿佛所有生命都在傾聽她悵惘的嘆息;整個宇宙,都在感慨這失落恆久的宿命。「試問禪關,參求無數;磨磚作鏡,積雪為糧」,豈不都被「人世是迷」這簡簡單單的四字道盡?天幕的背景是萬裡長城蒼綠,女歌唱家著深茜色禮服,如一枝老梅橫絕在萬裡晴空之上;又似長天一雁,於千丈冰崖處,俯瞰這紅塵滾滾、慾海無邊。

最後表現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的節目將整場演出推向最高潮。道德敗壞的亂世,洪水淹沒了大地。主佛的慈悲救下了善念仍存的眾生。金光照耀寰宇,法輪遍布天地。正如觀眾在採訪中講到的:「信仰與生命緊密相連,這是無法被打敗的。將來不會,現在也沒有」、「她比任何力量都強大,她終究會勝利。」

講起神韻的神奇之處,真是費盡筆墨也難以描摹其萬一。「宏大輝煌,又鉅細無遺」,讀者閱文至此,何不趕快買票,去親自見證一下這神跡在人間的展現呢?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