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我的一台電腦

雪潔

【正見網2018年03月01日】

多年前,同修把自己女兒用壞的電腦拿給我看,說總覺得這個電腦沒壞。這是一台戴爾筆記本電腦,型號有些老舊了,雖然開機關機還好用,但是螢幕已經不顯示了,廠家說修不上了。

我翻開電腦看了看,電源燈是亮著的,同修不懂,沒給電腦關機,就這樣二十多天,電腦竟然還有電,我都覺得不可思議。我想萬物為法來,雖然我有電腦,但如果你(指電腦)真想好那就只有一個辦法,眼前這些同修,敢做資料的就我一個,如果你是這樣選擇的,我將突破人的觀念,舍下面子跟同修高於市場價格買下你。我想好這些,鄭重的在心裡對著電腦說:「你能不能為大法所用啊?」奇蹟馬上出現,快得連半秒鐘都沒有,就在我這一念發出的時候,螢幕幾乎同時由小到大全屏顯現出作業系統的界面。

這時雖然我也很欣喜,但是我也略微猶豫了一下,這話怎麼和同修說呢,好像和人家要電腦似的。可是我還是突破了觀念,我對同修說:「這個電腦能不能給資料點用?」沒想到同修老痛快了:「行啊!」我把電腦轉向她,說了我對電腦溝通後的情況。於是我把電腦帶走了。

因為當時我沒有錢,我想以後錢夠了就給同修。可是同修捎信過來說想叫我把電腦拿回去,叫她孩子看看大法神奇,我把電腦拿回去了。結果同修拿到電腦後,電腦雖然顯示了,但是就停留在「切換用戶」這個界面就說啥也不動了。這使同修悟到她必須捐出電腦。可是我也有點動心,我想我還是不要這個電腦為好。我的設備都是齊全的,有沒有這台電腦都是無所謂的。可是同修非讓我把電腦拿走。我是說什麼也不想拿。到了發正念的時間,我們一起發正念。在場的另一位同修天目是開的,發完正念後說,有一個聲音很生氣,覺得是師父的聲音,說:「就因為兩句話,一個生命沒得救!」我們都知道這是指什麼。一個要給電腦,一個說什麼也不要了,電腦這個生命沒得救。後來開天目同修說起我把電腦送過來這段時間她看到的情況。這個電腦在另外空間是一個穿古代官服,戴古代官帽的文官形像。這個生命出現故障是假的,是他等待已久的要到我的資料點來做證實大法的事情的。所以我必須得把他拿走。

我拿走了電腦,在我手裡他是正常使用的。後來我按照舊電腦的市場價再高出幾百的價格,把錢給了同修,同修不要,我們就把錢送到了外地一個資料點。後來一個歲數大的同修說想要一台舊的筆記本電腦,我把這個電腦送給那個同修,我說了這個電腦的來歷和情況,希望她用正念維持這個電腦的使用。同修答應的很好,可是不幾天給我送回來了,什麼也不說,就是不想要了。我說是他不好使嗎?同修不說原因,我隨手就開機了,結果一切都正常,同修這才說她拿回去就是用不了。我心裡有些奇怪,對電腦說,你真的非得只跟我嗎?在我看來那位老同修做的比我好多了。可是我又拿給別人用,發現雖然我覺得拿去用的同修修的比我強,但是這個電腦就是在我面前好使。

後來電腦也不顯示了,是因為有一次我用他上了常人網站,一下子就把他廢了。後來我外接了一個螢幕,還能繼續使用。我用這個電腦做了許多事情,寫文章,做資料,發消息……半年前,電腦也許是太累了,年頭也太多了,外接螢幕也不好使了,拿到別人家的螢幕還能用。我沒有換螢幕,讓他休息了。我曾經答應他把他的故事發到正見網。今天我把他的神奇故事寫出來。證實萬物有靈,一切都是為大法而來。希望我們珍惜自己手裡的資源,他們是與我們有緣的為法而來的珍貴生命。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