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骨醫師的神奇修煉路

智誠

【正見網2018年03月26日】

做醫生,當大夫,是很多人嚮往的職業。但人們都知道無論誰想從事這個職業,都必須付出很艱辛的努力。而要想在此業中出人頭地,成名成家,那就必須有很大的付出。當然,其回報從精神到物質都是豐厚的,有大付出才有大回報,這是理嘛!

現代人要從醫,基本都是從考入大學開始,都近乎二十歲的人了,才剛剛開始學醫。而在中國東北廣袤的農村大地上,有一位二十歲即已成名的姑娘,她是工於跌打損傷的正骨醫生,只用幾個月就名聲大噪,享譽一方。

這個姑娘叫關麗華。她是五十年前的一九六八年從城裡到農村去的知識青年,她的外公、爸爸、媽媽都是城裡很有名望的骨科醫生。他們對關麗華的家教嚴謹,從幼年開始,爸爸、媽媽就叫她站在患者邊上看處置患者的過程。有時看到血淋淋的患者嚇得小麗華直哭,下意識的閉上眼睛,不敢看了。媽媽則嚴厲的責令她睜開眼,認真看,記牢實。童年時代就起步的教育,在中國,人們管這叫童子功。父母稱得上是明師了,自己的孩子能不能成為高徒,還有待歲月的驗證。

彈指間,關麗華初中畢業了,等待她的人生之路只有上山下鄉。

誰在幫我?

把中華民族拖入死劫的「文化大革命」,進行到第三個年頭,一九六八年的秋天,關麗華在那句臭名昭彰的「知識青年到農村去」的惡令催逼下,下鄉了。

她去的是國營農場。那年她二十歲。媽媽在臨行時千叮萬囑:千萬不要暴露自己是正骨名醫的後代,如讓人知道了,那你就不用想返城了!

母親對女兒的懸念,下鄉沒用多長時間就演變成現實。關麗華下鄉兩個多月,天剛一入冬,關麗華的同校同學,在夜間巡邏時絆倒摔傷,造成膝關節扭傷錯位。關麗華知道後,就遠遠的躲著這個同學,怕給同學治傷而暴露自己的家傳身世。同學不知道關麗華的隱憂,她就堅信關麗華能治她這個傷,她就忍痛等著麗華回來,送她到什麼醫院治,也堅決不去!整整一大天,小麗華等到日落西山不得不回宿舍的時候,那曾想人家在她的宿舍已恭候多時了。看著同學痛苦的神情,讓自己無動於衷,那不是小麗華的天性。沒辦法,只好退而求其次。她讓同學保證要替她保密,不要說出她是名醫之後。同學立即滿應滿許:決不食言!得到承諾後,小麗華端起同學的小腿,輕鬆一推,復位了。同學立即跳了起來,興奮的大喊:「我腿好了!好了!不疼了!」小麗華就使勁掐她的屁股,不讓她說。痛苦了一天的同學,突然間完好如初,她能不欣喜若狂嗎!

消息不脛而走。

第二天清晨,小麗華的早飯還沒吃完,連長的媳婦就進了她的宿舍。滿臉堆笑的把腱鞘囊腫多年的手臂送到麗華的眼前。小麗華撫摸那個鼓起來的囊腫包,同時努力回憶父親曾向她傳授的具體治療方法。倏忽間,父親的話語清晰的出現了重放:在腱鞘囊的附近,有一個穴位,是一個凹陷的窩,把腱鞘囊揉進穴位,就好了。小麗華憑手感,探知了這個「窩」的存在,兩拇指合攏用力,鼓出來的腱鞘不見了,歸位了!折磨連長媳婦多年的陳疴固疾,讓小麗華彈指一壓間,好了!不疼了!

沒等到天黑,指導員的老婆一瘸一拐的來找小麗華。她的腳裸處長了一個大包,時間也相當長了。每天都一瘸一拐的在痛苦中煎熬。她看到連長的媳婦腱鞘囊腫讓女知青很容易的就治好了。她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來了。沒用多大功夫,小麗華便找到了窩穴,推包入穴,患者腳裸上的包兒不見了。病好了。

晚上,農場的文藝宣傳隊搞宣傳演出,一個男知青在台上表演的時候,一隻腳插入舞台上的一個洞中,當時嚴重扭傷。此情此景,幾乎全連的人都當了一次「主任醫師」,大家一起叫「關麗華!快給他看看!」

小麗華倒也不負眾望,她走上舞台,摸了摸男知青扭傷的腳腕,一手托腳裸,一手搬足趾,一聲輕微的骨響,男知青自己動了動腳,能動了!不疼了!男知青興奮的站起來,眉宇間傳遞出感激與謝意。演出照常進行。

三天四例、手到病除。

關麗華被全連職工推舉為赤腳醫生。

自然,這個信息很快就傳遍整個農場。

關麗華對自己人生舞台如此順暢的開場,在欣喜之餘,也陷入了深思。她想起了自己在小學五年級,十二歲的那年,學校的體育老師在打籃球的時候,手指戳傷,他不想跑遠道去麗華媽媽的診所治療,卻找到小麗華,執拗的讓小麗華給治治。小麗華怎麼推辭也不行,百般無奈之下,她用小手握住老師紅腫的拇指。也不知是怎麼弄的,體育老師就說,好了,好了,不疼了!

回家和媽媽說起這件事兒,媽媽高興了好長時間,那時雖然是人造大饑荒年,媽媽還特殊給她弄來好吃的獎勵她,弄得她也整不明白到底為的啥,她認為可能是自己做了好人好事吧。

這幾天來,處置的這四個患者,似乎有八年前的些許感覺,基本上沒認真思忖如何治療,也就是說,沒有技能上的壓力,只需雙手伸到患處,按照少年時學看爸爸、媽媽療病的手法,即使自己沒有親自實踐過,照葫蘆畫瓢,就能產生如此驕人的療效。這是怎麼回事兒呢?不明白 ?!

神奇相伴

貨真價實的白衣天使之旅啟動了。關麗華很快被調到總場醫院,做了一名企業認可的專職骨科醫生。

當了職業醫生,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關麗華看病不用藥,只用推拿,按摩的手法,就治癒了很多新傷舊病。由於治療效果好,口耳相傳來找關麗華解除病痛的人,從四面八方湧來。

來求診的人多了,各種神異症狀,時不時的就撞上門來。

有一年秋天,有一個男青年,說腰扭了,自己騎自行車來到場醫院。那天麗華休息。其他科的大夫,接治了這位患者。兩個醫生,一個摁頭,一個拽腿,折騰完了,患者不會動了,處於全身癱瘓狀態。那倆醫生,傻了。趕緊到麗華家,把麗華硬生生拽到醫院。麗華看患者坐在椅子上,頭耷拉著,全身不會動。患者低著頭對麗華說:你救救我吧,關大夫!我是走進這屋的,是他們倆把我給整壞了!麗華安慰患者,不要有埋怨和追查那兩個醫生責任的想法,他們絕不會有意傷害你的。麗華分析病情:患者全身不能動,一定是頸椎腰椎有問題。她讓患者俯臥,從患者頸部往下檢查。她手剛碰觸到頸部,就感覺一個有生命力的活物撞入她的掌握之中。麗華控制了它,麗華的手往下走,象是推著,也象握著,它也往前走。走到腰部第十二肋緣,這個活物,突然從麗華的手中消失,握物的感覺沒有了!麗華直覺意識到患者的病好了。她在患者背部拍了一下,說:好啦好啦,沒事兒了!小伙子一軲轆從床上跳到地下,高興的連喊帶叫:好啦!好了!我好了!

同事們看的瞠目結舌,追著問這內中訣竅。麗華知道,這是一個靈體。可在當時的邪惡社會環境下,她不敢把真情泄露。

病致絕境,治人所不治。

有一個患者,抱著因機械傷害、轉了兩個大醫院治不了,決定第二天就去截肢的手,來到關麗華面前。

一隻被掛麵機擠壓的手,撞擊著關麗華的雙瞳和心靈。這是她出道以來所經歷的傷情最重的患者:開放性手割裂傷,被壓的一條條的,僅大拇指還有一點形狀,其餘的四指粉碎性骨折,這隻手整體上是爛乎乎的,只剩手背上的一點點皮連接著,完全打開創口一看,一個大血餅子與殘指分離,手已經泡白了、發脹了。手指骨的毛茬清晰的裸露出來,骨頭是扁的、碎裂的。關麗華讓患者手指動一動,手還微微能動!這就證明,筋還沒完全斷。

關麗華以慈善之心托起這隻悽慘的手,開始清洗,消毒、滅菌。她用自己特異的手感給一個一個粉碎的指骨復位,把塗著藥的藥布,纏繞在渴望恢復生命力的一個一個手指上。來時以完全麻木無感覺的手,經關麗華精心處置後,臨走時,一絲隱隱的疼痛感又回到他的手上,他興奮的不知用什麼形式感謝關麗華才好!

三天後,患者來換藥了。關麗華看到有鮮血滲出,浸紅了繃帶。她決定,不拆除繃帶,直接在繃帶上清洗、消毒。然後隔著洗淨的紗布把家傳密藥厚厚的敷上。六天以後再診,繃帶乾巴了,手指回血趨於正常。廿天后,患者整體肌肉組織恢復的平平整整,功能完全恢復,連傷疤都沒留下。

在從醫這條路上,醫他人所不能醫,治他人不敢治的病,是每個從醫者矻矻以求的境界,且須假以時日。面對自己超常的醫術,小麗華想起了外公曾和自己說過的話,自己是「有師父的人」。從幼年開始,向她傳授神傳文化最多的人就是外公。耳濡目染的家庭薰陶,使幼年的小麗華就篤信神佛的存在,自己也曾向家中供奉的神佛敬香、膜拜。在家學醫的時候,外公就說她根基好。根基好,只證明自己有懸壺濟世的潛質,並不代表自己有多高的能力,而能力是業精於勤的產物。自己自做醫生以來,有一種常常撞擊自己心靈的感受卻是:見病知方!技在心中!有些技能看父母做過,而自己並沒有實踐過。為什麼會這樣呢?一定是自己有神一樣的師父在幫自己!而在自己族裔中,其他從此道者,則絕無此感受和心靈的喜悅。自己比他們可榮幸多了!自己能感受到師父存在,但卻看不到,摸不著。自己現今所成就的一切,決不敢居功自恃。可是——

師父呀!您在哪裡!?

師父來了

關麗華的口碑越來越好,人們普遍都認可她。經她手治癒的病患,尤其是那些每天辛勞耕作的農民們,都懷著愉悅的心情,融入了新的奔波繁忙之中。

令人遺憾的是,關麗華本身與那些經她手治療後康復的患者相反,她自己倒成了藥罐子,藥簍子。打從結婚以後,三十多歲開始,各種病痛紛至沓來: 腦血管栓塞、心肌缺血性壞死;因糖尿病致使她兩眼昏花,曾經失明;靜脈炎讓她的血管萎縮,血管硬的像繩子;腳腫的三十五號腳要穿四十號的鞋;還有類風濕,後背就像背個冰山,睡覺不能翻身。經省中醫學院教授診斷為,脊柱型類風濕。並對關麗華說,你的風濕都入絡了,晚年就得在床上生活了,大小便失禁是避免不了的了。後來,發展到兩個膝關節根本就不能彎曲,一蹲就疼的鑽心。因高血壓導致的瀰漫性栓塞,走路時震的頭痛、噁心。最讓關麗華痛苦的是,她的手得了末梢神經炎,骨折都摸不出來,摸什麼都沒感覺,工作也幹不了啥了,她似乎看到了世界的末日!她著手做自己離開人世的安排,連自己死後兩個女兒的撫養人都已安排好了。

這時,關麗華想起了外公仙逝前,對自己敘說的「預言」:自己吃外公家的藥必吐血,而吐血的時候,自己的師父就來救自己了。為了見師父,她不管是人世見,還是仙逝見;她也不在意自己羸弱的肢體能否承受的了。她要吃姥姥家的藥了!

那一刻,她放下了生死!再者說,服此藥者,難計其數,皆得善果。自己也應無虞。

一包散劑沖服下去,胃的熱度迅速升溫,最後關麗華感覺胸腹內是一盆火在燃燒、升騰,千軍萬馬湧向咽喉,奔涌而出!她真的吐血了,吐血的場面是駭人的,但關麗華的心情是愉悅的,外公的讖言應驗了,自己的師父就要來救自己了!吐血後的她,像一灘泥一樣癱倒在地。

唐代大詩人白居易在《白氏長慶集·遺懷》中說:「樂往必悲生,泰來猶否極。」孔老夫子也說:有德之人,必得其壽。關麗華在生命垂垂待斃,行將就木之時,師父真的來救她了。一聲「法輪大法好!」讓她的命運否極泰來,沉疴遠遁,福壽再臨。

那一年是一九九六年,她四十八歲。那是法輪大法如和煦的春風,吹遍神州大地的時候。

法輪功煉功點的輔導員教關麗華煉動功。動功入門第一式「彌勒抻腰」。關麗華舉起雙臂,用力一「抻」的時候,頓感全身十四條經絡七百廿個穴位,發生共震。「崩」的一震,她從頭到腳發生了脫胎換骨的巨變。睜眼一看,眼前的世界清晰、明亮,她的眼不花了!白內障眼底白銀花症消失了。腿能彎了,手也什麼活都能幹了。知覺完全恢復,又可以為人診治了。不知不覺中,腳上的老繭褪去了,和三十年前當姑娘時的腳一樣一樣的,關麗華實現了「時空穿越」。她說自己回到了十幾歲的心態,二十幾歲的體能。

人變了,心變了,一切都變了!人們的反饋是:這個關大夫越來越神了,待人也愈來愈親了。

關麗華在為百姓診治過程中,神奇狀況不斷湧現,自己以前懵懵懂懂,似是而非縈繞心頭近三十年那個「誰在幫我?師父在哪裡?」的疑問,在學法修煉中,在診療病患過程中,答案清晰展現。

追根溯源。關麗華和大法的緣,在一九七三年已初現端倪。

那年端午前後,耄耋之年的奶奶風塵僕僕的讓叔叔把她送到小麗華的家,急三火四的要見麗華的媽媽,有話要說。奶奶一輩子吃淨口素,篤信神佛。一看媽媽不在家,奶奶就催促小麗華把媽媽叫回家。她要告訴媽媽「三字真言」,一連說了好幾遍。遺憾的是,媽媽到市裡開會去了,來日方歸。到家後即傳來噩耗,奶奶於當日返回叔叔家後,寅時踏上黃泉之路。小麗華聞訊痛哭不已,嗚咽著向媽媽陳述著祖母的遺願。「三字真言」這個詞兒,她也說了數遍。媽媽反倒安慰女兒道,你奶奶要說什麼,媽知道!小麗華驚愕的止住了哭泣,凝望著媽媽,渴求答案!媽媽很堅定的說:「就是真、善、忍,這三個字!」一位要說沒說成,一位不用說就知道!這神奇的一幕,象每天都在運行的朝陽星月一樣,成了小麗華心中永恆的記憶。當然,「三字真言」的深邃內含,媽媽是否理解,小麗華不得而知。她自己真正得到、受益於「三字真言」,那是廿三年以後的事兒了。

能耐大了

作為大法弟子的關麗華,她的人生之路變了,她的醫術變得「出神入化」了。

七·二O後的一年,家住農村,一位叫永琴的女患者。這個患者五十歲左右,腦中長了一個瘤,已癱瘓。一週前她剛剛從醫大醫院被抬回家的。在醫大醫院,腦外科向她要九萬元的手術費。她賣房、賣地,賣了家中一切能賣的東西,湊了七萬塊錢。醫大的大夫還「挺好說話」,說七萬也行。她上了手術台,開顱一看,腦萎縮的只剩了一半。剩下的這一半,硬得像石膏,敲一敲,噹噹迴響,腦瘤已嚴重鈣化。醫生從CT片中看沒看出她的腦不行了,只有醫生自己知道。開顱手術成了無效勞動,那是人人都知道。他們所能做的,只能是原封不動,縫合了事。患者的預後,和他們無關。二十天後,永琴被推出了醫大的門。入院什麼樣,出院依舊是什麼樣,但七萬元錢一分沒退。

出院的永琴,陷入絕境。一位探望她的親戚和她說起了關麗華的「能耐」如何大,他的手上還有關麗華的電話。一石激起千層浪,關麗華的「能耐」,燃起了永琴與家人的希望之火!

關麗華在電話中了解了永琴的病情和她的家境。永琴那哀傷的語調,求救的迫切及巨大的期望,也深深的震撼著關麗華。

關麗華在聽到永琴說腦瘤鈣化並已癱瘓在床時,她的第一念是自己根本治不了這個病,她想拒絕這個瀕亡前的最後一聲吶喊!但她作為修煉人的慈善之心,讓她難以啟齒。但她在聽永琴的語言所反映出的敏銳和智慧的綜合能力時,她意識到永琴的臨床表現和醫大醫院的診斷結論是相悖的,這應是誤診的結果。

關麗華提出,讓永琴到她的診所來一趟。永琴哭了,她哽咽著說,她的財力、物力都不具備往省城跑一趟了。但她堅信麗華外公的秘方,能治好她這要死的病!雖然著急,但也要等她女兒從北京回鄉探親時,才能前來買藥,她方能吃上這救命的藥。她是沒有錢買藥的。

臨近年關,永琴的女兒來到關麗華的診所,取走三十包藥,付了一百五十元錢。關麗華又給把《九評共產黨》和三本大法弟子談修煉心得的真相小冊子,也一起包在藥包子裡,拿給永琴。她在電話裡給永琴退了團、隊。

十幾天過去了,在元宵節的前兩天,永琴的哥哥滿面春風的進了關麗華的診所。進門後,一躬到地,說:「我妹妹的病全好了,把傭人辭退了,自己能做飯了!」更讓關麗華欣喜的是,永琴所住村的大法弟子,天天都到她家去,和永琴一同學法煉功,和她一起發正念。現在好的利利索索的了!永琴打算過了年,再找點活干,還得還債呀!

對這個希望之中,意料之外的結果,關麗華的眼圈湧出感恩的熱淚。她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什麼是佛恩浩蕩!什麼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師父啊!自己一定讓每個患者都知道,什麼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得法後的關麗華,感到自己的「能耐」越來越大了,顧慮和擔憂越來越少。

前年春天,一個二十八歲的小伙子,是一名建築工程師。和老闆簽了合同後,突然得了腰間盤突出症,痛的彎不了腰,不能蹲、起,活是肯定幹不了了。但帶來兩個惡性後果:失去了工作,同時還違約,而違約是要被罰違約金的;他是家中的經濟支柱,他要不能保證家庭的資金供給,一家人老老小小的生存問題將陷入危機。急如星火的小伙子,用盡了世界上最懇切的語言,求關麗華用最快的辦法幫他把腰治好。

治小伙子這種病,關麗華可以說是穩操勝券,但是得需要一定的時間吶!常言說,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嘛。關麗華給小伙子制定了一個醫療方案:先開一個禮拜的藥,拔火罐,按摩,一天一次,第一週就這樣安排。小伙子嫌慢,問:「阿姨,還有沒有比這再快的了?」關麗華說:那就只有煉法輪功了!小伙子說:行!我煉法輪功!你能教我嗎?我現在就學!

關麗華立即就教小伙子法輪功的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關麗華一邊教動作一邊講功理功法,很快就教了小伙三遍。小伙子同時用真名退團、退隊。第四遍是小伙子自己完成的,動作很標準。這時,奇蹟發生了。小伙子蹲起自如了,他激動的喊:我的腰不疼了!我好了!小伙子近乎要磕頭謝恩。關麗華強拉起了他,告訴他,你要謝就謝大法師父吧!

小伙子一分錢沒花,在關麗華的診所呆了一個小時,就可以正常工作了。小伙子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謝謝大法師父!歡天喜地的走了。

禍福一念間

中華傳統醫學,講究辯證施治和標本兼治。這個道理,從醫者都知道,關麗華也深知只有工於治本者,方為業內高手。但尋源正本,絕非易事。但以真、善、忍的法理和救度眾生的理念指導自己的醫生,要進入這一境界就事半功倍了。最根本的原因是自己有師父了,而師父是無所不能的。

兩年前的嚴冬季節,一個在木器廠工作的小媳婦,因違章作業被圓盤鋸傷了手。工友們都說,指定是殘廢了。來到關麗華這兒,小媳婦的左手食指被傷的只剩一點皮相連。傷口流出的血是淡粉色的,血液很稀薄。這是嚴重的貧血症狀。關麗華把小媳婦的傷口仔細的處理好,敷上家傳密藥。關麗華給小媳婦拿了四天的口服藥,並叮囑她:「你什麼時候感到疼痛,就立即到我這兒來,我給你處理。你不要吃止痛片,容易造成神經組織壞死,同時還隱瞞病情。小媳婦滿應滿許的回家了。

小媳婦回家後,由於食指痛的鑽心,她就定時定量的每二小時吃一次止痛片,吃了整整四天!

小媳婦再次來到關麗華的診所,房間裡立即充滿了令人作嘔的腐屍惡臭味。她手上的繃帶是灰黑色,根本看不到血色。關麗華打開小媳婦手上的繃帶,惡臭味撲鼻而來,幾乎令關麗華窒息。那隻受傷的手,只有黃中透黑的膿,所有組織都已壞死!神經組織的彈性消失,手骨全部裸露,指骨的顏色和煮過的骨頭一樣,是灰色的,最讓關麗華絕望的是,骨髓竟也是灰色的!關麗華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個手徹底廢了!自己這些年在社會上的信譽,要毀在她這隻手上了! 這時的關麗華,大腦形成真空,沒有任何思維活動了。一種無形的巨大壓力包圍著她,她全身不由自主的在抖動,強烈的顫動!小媳婦的丈夫看著這麼大名氣,這麼大「能耐」的關大夫都緊張成這樣子了,他的精神防線也遽然崩塌,竟當場休克,「噗通」一聲癱在地。

還是那天賦異稟的惡臭味,讓關麗華回歸現實,鎮定下來。她打開診所的全部門窗,雖然是三九寒冬,也顧不了那許多了。她開始給小媳婦清理處置創面。同時她用心語和師父溝通。她說:師父啊!我惹事兒了,我攤上事兒了。這個患者怎麼這麼不聽話啊!師父哇,我真心實意對她,不該有這樣的結局呀?!我自己有啥損失倒沒什麼,她的手可就真殘廢了!師父呀! 寰宇之中只有您能幫弟子了!師父幫幫我吧!

關麗華的這一念一出,她的思維則發生嬗變。沮喪和絕望的思緒很快消失了。從消沉的意識中開始升騰希望和信心。她對那隻自己已判死刑的手,轉變為有生機的手,不再質疑!她仔細的調整創面:清潔、消炎、上藥,每一環節都一絲不苟。臨纏大繃帶之前,關麗華下意識的捏了一下傷指的指甲,竟然回血了!手指肚竟然又恢復彈性了!整個傷指出現了淡淡的紅色!那傷殘的手,活了! 進入新一輪的恢復狀態了!關麗華那感念師恩的淚奪眶而出!瞬間,關麗華的一切感知恢復常態。但淚水真的止不住,這是師父不辭勞苦的親自出手在做,在幫徒兒呀!

屋內所有人,雖處在寒氣不斷從開放的門窗中侵入的冰冷中,但胸中奔涌的激情,都同時綻放!小夫妻感謝關麗華,她倆不明白這關大夫為什麼淚流不止。關麗華想的是師恩浩蕩,沒有師父幫,絕對不會有今天這個皆大歡喜的結局。

關上門窗,一切都進入了祥和平靜的氛圍中。關麗華問小媳婦,為啥不按醫囑做呢?小媳婦很實在:我怕麻煩您。剛才的那個慘狀,即使我這個手殘了,截肢了,我也不怪你。隨後,小媳婦向關麗華傾訴了她手致傷深層次的因由·······

不知為什麼,從嫁過門來,小媳婦就極度懼怕她的婆婆。她結婚十年了,孩子也快十歲了,婆婆沒給過她一分錢,雖然離的不太遠的娘家,她一次都沒回去過,也沒給娘家媽花過一分錢。婆家的經濟支配權,牢牢的控制在婆婆手裡。每天的飯她來做,吃飯時,她從不上桌。天天、頓頓都是吃殘羹剩飯。婆婆一說話,她就從心靈深處感到害怕、恐懼。婆婆每天像防賊一樣,看著她。她的逆反心理,怨恨情緒也越來越強,這個世界上,她最怕最恨的人就是她婆婆。

這種極為壓抑的生活環境,造成了她營養不良,貧血已有好幾年了。她拚命的想到外面工作,掙一點自己能支配的錢。沒想到,剛剛參加工作,就傷成這樣。

小媳婦那怨懟的情緒和話語,讓關麗華心中一震。她認識到,自己不僅要給她治表皮上的傷,更須要醫治她靈魂深處的痛。關麗華用師父教她的人的業力轉化,輪迴報應的法理,有理有據的開導小媳婦。她說:「小妹妹,你這樣想,這樣做,你的業力是不能轉化的,你得把這個心徹底放下。從今天開始,你真心的孝敬你的婆婆,你和你婆婆的關係就能從根本上轉變。若要從根上轉變和你婆婆的關係,你去學法輪功吧,只要你學了法輪功,你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你會真的不恨你婆婆了。」

小媳婦的臉上此時也泛起了粉紅色,很動情的說:「關姨呀,聽完你這樣一說,我的心裡敞亮了,我開始明白怎麼樣去做人了,我回家去就找學法點,我們村的大法弟子我全認識。」小夫妻滿心歡喜的回家了。

小媳婦把喜興的情緒帶回了家,婆婆聽後也很高興。婆婆說:我和你一塊去煉法輪功!婆婆還是個急脾氣,說去就去。當時,天已經黑了,黑燈瞎火的路還真是不太順溜。沒走多遠,婆媳倆就看見眼前不遠處有一個像法輪似的亮亮的、圓圓的放著光的球,在給她們娘倆帶路。

亮球進了村東頭一家的大門。婆媳倆也跟進了這家的大門。一看出來迎接她娘倆的人,正是一名大法弟子。屋裡的人正在誦讀《轉法輪》呢!婆婆聽後,說:這是佛的語言吶,是佛在說話。

臨走時,輔導員送給她婆媳倆大法師父的講法播放器,讓她倆回家去接著聽,接著學。世上的事兒沒有偶然的。也是婆媳倆的機緣已到,倆人回家後,就不停的聽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反覆的聽了三遍以後,婆婆對小媳婦說:「孩子啊,給你二佰塊錢,去看看你的父母吧!你丈夫這些年掙的所有的錢,我替你收著呢。現在,全都還給你,你自己管吧!現在我相信你是我家的接班人了!咱倆都學大法了,我對你就更放心了。」

小媳婦樂顛顛的向關麗華講述自己家庭的巨變。她的手恢復的更讓人高興,連個疤瘌都沒落下,功能一點也沒受影響。

法輪大法好

在成為大法徒的這二十多年裡,關麗華作為醫生,心中的感觸良多。最大的收穫,就是自己的治病能力因自己成為大法弟子而有了本質的提升,奇異的療效在自己的手上頻頻展現。對有些病症的療效,是以前根本就不敢想像的。

在醫療界,有一些公認的疑難病。如脊柱炎,被稱為是不死的第三癌症,還有頸椎病、脊柱風濕、增生、類風濕、腰間盤突出症,都是極難治癒的病。患者心存僥倖,勉力為之,家庭經濟幾近崩潰者俯拾皆是。

關麗華的外公臨終前曾叮囑過她,以後最好不要治這些病了,治不好還惹麻煩。但就咱家的藥對這些病還能管事兒。外公的話對關麗華接診此類患者開啟了治療的大門,但使患者痊癒這個結果,她完全放在了法輪大法的無邊法力上!

幾年的春天,有三位得骨髓炎的患者把慘不忍睹的傷口展示在她眼前的時候,她的防線崩潰了。那流膿、淌水、血肉模糊的創面,長期的骨不癒合,讓人看著心疼。又聽患者說,因治病已花了二十多萬元了,而大部分是借貸親友的錢。現家中已一貧如洗,他本人也失去了對人生的希望。

此情此景,關麗華無法說出與己無關的話語,無法表現出無動於衷的形態。在察視患者傷情的同時,關麗華已制定了醫治方案。她救眾生與護佑生命的善念占了主導。

關麗華對創口的處置方法讓人瞠目結舌。她隨手抄起一根她正在織毛衣的粗織針,纏上紗布,沾著慶大黴素水,從流著膿血的開口處插進去。倏忽間,一股膿水奔涌而出。換了數次紗布後,濃血不再流了。關麗華拿出家傳秘制的藥捻子,送入患者深深的創口內。患者臨行時,關麗華叮囑道:天天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病就會好的快!三天後來換藥時,不流膿水了。第二次換藥,有鮮血滲出。第三次換藥,新鮮的肌肉已基本平復了整個創面。痊癒了!全部的醫療費不到一千元錢。開了這個頭後,此類病患絡繹不絕。多數是到大醫院看不好了,看不起了,才到關麗華這兒來了。

關麗華成為大法弟子的第二年,兩個畸形患者來到她的面前。

一個是面部畸形:患者因車禍肇事,嚴重毀容,面部神經損傷,眼斜嘴歪。他從關裡老家買膏藥貼治。貼了一年多,花了一萬多塊錢。容貌越來越恐怖、醜陋。面對這樣的患者,從以往的治療實踐來說,她是治不了的,應該婉言拒絕。但已成為大法弟子她,她的念頭是,我應該幫他、應該救他。關麗華信心滿滿的給患者使用了她的各種藝能:按摩、外敷、內服。同時告訴患者,誦念:法輪大法好!在很短的時間裡,那扭曲的嘴、眼,就整過來了。這在她的從醫史上,沒有先例。是誰幫了她?她逢人便說:是自己的師父!

另一個是臀部畸形: 這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婦人。因股骨頭壞死,腿疼的幾乎不能行走。她病的特徵是臀部是一個大坑。從外觀上看,這人「沒有屁股」。關麗華和患者說:我是治骨不治肉的。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要想你的肉,你的肉就能長出來。關麗華給患者吃自己家的秘方藥。三個療程後,老婦人臀部的肌肉就長出來了。腿也不疼了,行動自如了。老婦人逢人便說自己的病是法輪功治好的!

來到關麗華這裡,絕大多數的患者是認同關麗華的治療方案的,當然也有持反面意見的患者。對這樣的患者關麗華的態度是慈悲且威嚴的。

三年前有孫、劉兩位患風濕性關節炎的患者,前後腳來到關麗華的診所。倆人的病情、體能、年齡都很近似。關麗華制定的治療方案也是一樣的。

孫女士完全遵照關麗華的吩咐辦,積極配合治療,眾目睽睽之下她高聲說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全家一個不落,全部三退。關麗華為她處置過之後,拎著藥,念誦著九字真言走了。一週後孫女士拎著禮物來看關麗華,告訴她自己的病好了。

劉女士以自己有信仰為由,拒絕誦念九字真言和三退。她開了三次藥,病情依然沒有起色。第四次她又來開藥,關麗華拒絕給她開藥,讓她另請高明。劉女士沒想到這位柔和、溫文爾雅的關大夫竟如此莊重嚴肅。劉女士立即由先前的不屑一顧變為畢恭畢敬。她開始懇求關麗華給再開一次藥。

關麗華開言便直奔主題:「你如果能真心念法輪大法好!吃不吃藥都無所謂!孫姐的情況你看的明明白白的,一個人不能善惡不辯好壞不分吶!劉女士一臉愧悔之色。

關麗華慈善的注視著劉女士,意念中在幫助她解體惡腐的觀念,她相信劉女士一定會變。

果然,劉女士很快就表態了。她說:「我錯了!我現在就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全家八口辦三退!」

七天後,劉女士又來了。她對關麗華說:我今天來不是開藥來了,是向你報喜來了。我的病全好了,啥都能幹了!謝謝大法師父!謝謝關大夫啊!

關麗華從一九六八年開始從醫濟世救人,救了多少人,挽救了多少瀕臨解體的家庭,她自己也說不清的。以她為中心點的幾千平方公裡土地上的人們,信任她依賴她,她是人們治療骨病求醫問藥的不二人選。

但是,令那塊土地上的百姓們,不能理解和憤怒的是:一九九九年「七·二O」以後,關麗華兩次被當地610組織,綁架到農場總局的洗腦班,羈押時間長達三百二十天。受盡凌辱暴虐。但沒能改變她此生堅修法輪大法的信念。關麗華被迫害的出現糖尿病綜合症,是被背出牢房的。

在關麗華被非法拘押的漫長的日子裡,很多患者在苦苦期盼中,病情惡化、致殘。

二O一五年初夏,關麗華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實名控告江澤民,還大法的清白,還自己師父的清白!把江澤民禍國殃民的罪惡大白於天下。

眼下,關麗華已年屆古稀,但在人們的眼中,身體硬朗,精神頭不讓中年人!她給每一個來到她面前的人傳福音,送健康,告訴人們什麼時候都不要忘了: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這能捍動宇宙的時代最強音,每天都在關麗華的診所中轟鳴!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