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功能」治病的背後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4月13日】

師父在《轉法輪》中明確要求,大法弟子不能給別人看病。「所以我在辦班的時候都講,法輪大法的弟子都不允許看病,你看病就不是我法輪大法的人。」

近期,本地出現了「天目開著修」的學員,聲稱能幫同修看病、解難。從表面看,確有人在這種「治療」下「康復」了。且不說是怎麼康復的、究竟是不是真的康復。但確實在本地區造成了人心浮動,有同修佩服、有同修誇讚,還有同修說這是功能。事實上,用大法去審視問題,就能知其中原因。在針對本地區這場風波發正念時,天目看到了一些景象,請那些讓「有功能」同修為自己「治病」、「消災」的人們警戒。

發正念時,眼前出現一家名叫「順心酒店」的店鋪。「順心」就是迎合執著、「酒」就是迷亂心志的意思。我走進去,裡面灰白的濃霧讓人伸手不見五指。往裡走,並沒有酒,而是又矮又密的台階通向高處天台。這時我才發現,原來自己是從地下往地上面走。迷霧和昏暗中,我看到陳舊又掛著污垢的台階,我很痛心,它說明曾有很多同修都走了(找人治病)這條路。抬頭發現台階高處有光亮,通著另一個世界。想必那些想治病的同修都期盼祛病後的「新生」,但我朝那光亮走去,發現那「曙光」很假很暗,並非真正的光明。

登上最後一階台階,我看到了「新世界」,豁然開朗、高樓林立。但恐怖的是,陰雲和霧霾籠罩著世界,團團包圍著大地上的一切。我明白了,同修們聽信了「功能治病」的說法,以為可以脫胎換骨遠離病魔,但實際上卻陷入了更糟的境地。這也是為什麼一些同修抱著「我做了手術再修煉」「我看XX誰誰做了手術都好了,我也試試」或「修煉也得把病治了」等想法,一味向外求,結果卻適得其反、被舊勢力干擾得更厲害的原因。

我知道,「順心酒店」也好、眼前昏暗世界也罷,都是舊勢力造出的假象,我想到師尊說大法弟子的真念「力可劈山」,我發起正念,想徹底解體這個世界。在一團團金光中,這世界轟然破碎。腳下出現一條昏暗的地下隧道。

朝前走,彎曲的隧道望不到頭。我停下,因為再往前走也是無果,於是我原地發正念解體它。眼前的一切又一次被解體了。顯露出來的真相讓我不寒而慄:半腳遠的距離就是萬丈深淵,朝下看,陰森恐怖的黑暗望不到底。山崖齊刷刷的,像被切開一樣。整個世界沒有光,山樹也只能看到輪廓而已,沒有一絲生機。

這才是舊勢力的真正目的,它要把執著於用功能治病的同修在迷中一步步拖向深淵。我的能力有限,天目只能看到這一步,而空間是一層層的,那麼這個世界解體掉之後,還有沒有更恐怖的境地呢?不敢想像。

以上我看到的是執著想讓別人給自己治病的同修的處境。可是為什麼在我們身邊會出現那些聲稱可以用「功能」給人治病的人呢?因為他們有這樣的市場。有執著於此的同修,才會有能給同修「治病」、「看一看」的人存在。有同修搖擺不定,分不清這類人的表現。其實,他們所體現出的超常,不等於就是神通和功能。師父在講法中說得明確:「法輪大法的真修弟子誰也不能給人治病,你只要一治病,你身上所有帶的法輪大法的東西,我的法身會全部給收回。為什麼把這個問題看的這麼嚴重?因為它是一種破壞大法的現象。」(《轉法輪》)所以它更不會是大法修出來的功能。

正告用「功能」給同修看病的修煉人,我們要聽師父的話,不能再這樣執迷不悟,上了舊勢力的當。是什麼給你的「功能」,是誰在背後操縱。你有沒有這種能力?你都不聽師父的話,哪裡來的大法的功能。無論以「給同修解除痛苦」、「消災解難」、「找回同修」、「帶新人」等藉口,都難掩蓋內心深處的名利和虛榮。

「你從此以後產生執著心了。執著心一出,你治不好病,你要著急。有的人為了保住自己的名,甚至於他看病的時候想什麼呢?這個病叫我得了吧,讓他的病好。那不是出於慈悲心,他那個名利心根本就沒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來。」 (《轉法輪》)

「你要是給人看病,你身體裡所下的一切修煉的東西,我的法身就全部收回來。不能叫你為了名利隨便毀壞了這麼珍貴的東西。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們法輪大法的人,你的身體還給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東西歸還給你,因為你要當常人。」 (《轉法輪》)

去掉人心的浮動,真正用正念看待自己遇到的一切。相由心生,不執著就不會存在。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深思。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