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 煉法輪功的人心眼最好了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4月12日】

馨麗走在路邊,見一個賣梨的婦女,衣服並不出眾,一看就是農村的,用焦急乞求的眼神望著來來往往的行人,可無一人來買。

麗慈悲心起,感眾生之苦,這樣的能掙幾個錢,中共的城管看到她們還砸攤子罰款。

來到近前道:「大姐,辛苦了,怎麼好像沒賣出去啊!我給你開門大吉,稱十元的。」「謝謝你了,我今天竟走背字,批梨時多找給人家一百元。」「沒給你送回來嗎?」「怎麼可能,明天想問,人家能認帳了嗎?」

麗道:「有一種人,保證能給你送回來。」婦女低聲道:「是。我知道,就是煉法輪功的。」「你怎麼知道的。」「煉法輪功的心眼最好了!」

她見麗驚訝的表情,興奮的說:「有一天,我騎三輪車,把一個七十多歲老人掛倒在地。當時嚇的我差點尿了。那幫六七十歲的老『紅衛兵』到處訛人啊!現在別說中學生彭宇連小學生都訛,是不是瘋了。我心想完了,就算她不訛我,去醫院各種檢查也夠我賣半個月梨的。共產黨的醫院就是搶劫。」阿麗點點頭道:「內科外科照相拍片子CT各種檢查完,沒千八百元下不來。」

「你猜怎麼的?人家老人站起來後說,孩子你別怕,我不訛你,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我們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處處為他人著想。沒要我一分錢,你說人家心眼多好!」

麗道:「那你三退了沒有?」「退了退了。共產黨就是土匪,根本不是為民服務,你說我們擺攤的掙幾個錢,租他們攤那麼貴誰保准就掙啊!沒等做生意本錢先沒了,到處抓罰我們,讓不讓人活了!日本鬼子當年也沒這樣干啊!」

這天,朋友想看《轉法輪》,麗給送去,路上一三輪車停在面前,是位老人,麗想:別的國家這麼大歲數早養老了,中國人太苦了。本來可坐轎車又快又舒服,照顧照顧老人生意吧!

上車後連走邊聊,麗道:「大爺,知道法輪功真相嗎?」「知道知道,他們發的刊物我常看,好多話說到咱百姓心窩裡了。」「你可千萬別信中共給法輪功造的謠言,沒一句真的!」老人道:「電視我都不看,共產黨最壞了,我才不信他們那套!用重稅收把我們剝削的太窮,反過來刁買人心,給點低保還說共產黨養活你,真他媽不要臉!」「是啊!四年裡給非洲一千多億美元!輪到我們就是國家困難!」「共產黨該倒台了!」

單位裡新來個九零後小姑娘,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笑起來甜甜的,很討人喜歡。與麗很投緣。當天夜裡,麗作個夢,與其講大法美好真相……女孩子道:「阿姨,我等你已經一千年了!」

次日中午,二人共進午餐。女孩子道:「阿姨,你看起來很溫柔和氣,給我講講你的故事好嗎?」麗笑道:「想聽我的故事,你不怕嗎?我是學法輪功的。」女孩子睜大眼睛道:「你快給我講講怎麼回事。我早就想找個真法輪功問問,首先說說圍攻中南海怎麼回事兒?」

「那是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萬名法輪功修煉者依法去上訪不是圍攻,當時的政法委書記羅幹,想高升發財撈政跡,搞出大亂子他平定了,有了資本好繼續往上爬,與其連襟何祚庥天天在媒體上侮罵法輪大法,在北京電視台罵法輪功事件後,北京正義官員命令今後所有媒體不許報導何挑動百姓與政治對立事件。何就跑到天津教育學院發表文章說法輪功搞義和團,暗示將來亡黨亡國,大家一看這要不解釋清楚……。」

女孩道:「一定藉此消滅你們。」「對。於是大家去教育學院去講理,結果羅幹命天津當時公安局長武長順抓人打人。大家又去天津市政府請願,他們一反常態的讓進京上訪。

4月25日那天去了上萬人,因為信訪局與中南海緊挨著!」「噢!不然就不去那了。」對呀!當時總理朱鎔基送完外賓親切接見,並將天津被抓學員都放了,因總理與人大大委員長喬石都高度支持法輪大法。喬石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組織一批老幹部混在煉功群眾中邊學煉邊觀察得出了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女孩道:「聽說當年鄧小平要把江拿掉換上喬石,他說好倒壞了!江肯定不願聽!」

麗道:「對。各國媒體爭相報導四二五事件,中共從四九年霸占中國後,從來沒用嘴跟百姓說過話,都是用槍,外媒稱這次官民和平理性對話,開歷史之先河,民主進步的裡程碑。高度讚揚朱總理中國政府。可江澤民卻妒嫉的發狂偏要打壓。中共多年來不惜投入數萬億計資金收買各國與媒體政要,就想讓人家說它幾句好聽話,可是法輪功讓它一分錢沒花就得到這麼高的讚譽。江澤民天大的便宜不撿,卻樹上億人為敵。」

女孩道:「江大蛤蟆,太蠢了。天安門自焚也是它搞的吧?」「對,那是身穿防火衣擺拍的電影,遠鏡頭近鏡頭特寫鏡頭,若不是事先準備好,怎麼拍的那麼到位。」女孩眨眨美目道:「今天人這麼缺錢貪婪,給個十萬二十萬保證有人願乾的。」

麗道:「可憐十二歲小學生劉思影母女都被滅了口。思影氣管切開手術後,還能說話唱歌,那不就是假的嗎!人體大面積燒傷是絕不能包的,得光身放入無菌玻璃罩中。積水潭醫院中那些所謂自焚者全部包著厚厚的紗布;王進東身著大火還能盤腿不動穩如泰山;劉葆蓉老太在電視中說自焚前喝半雪碧瓶汽油還能不死不中毒,搖頭晃腦抹黑法輪功……。」女孩皺娥眉道:「她們太壞了!後來呢?」

麗道:「於是,廣大法輪功學員們繼續去上訪,或去天安門打橫幅抗議非法迫害。去的十個也許八個回不來了。成千上萬男女老少大批被關入秘密軍事基地,各大軍警醫院開始活摘他們器官掙大錢,薄熙來在大連請來的德商哈根斯屍體加工廠,一具屍體標本賣上百萬美元。江派一夥就因為怕血債被清算,薄熙來周永康才要謀反奪權幹掉習近平,結果被出逃美國領館的王立軍給捅了出來,引起中共十八大政壇大地震,習對江派血債幫鐵腕反腐大清洗……。」

女孩流淚了,道:「我說怎麼近幾年報紙網絡上全是器官移植與新聞廣告,我終於明白了!」

麗也流淚道:「黑獄中為逼迫他們放棄真善忍做好人,電擊毒打各種酷刑,放棄者還得罵師罵法毒打他人。不放棄,強姦輪姦。2000年10月瀋陽馬三家勞教所將18名女學員扒光投入男牢任犯人輪姦,造成五死七傷!……」

女孩流淚輕聲道:「夠了夠了!……阿姨從小到大,我們一直被共產黨所騙,提到法輪功在我們學生頭腦中就是血淋淋的場面……沒想到他們卻是好人,共產黨太壞了!阿姨我也退了那個黨團隊吧!我絕不與邪惡為伍!」

註:本小說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