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不再貪污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3月24日】

雯雯長的又漂亮又有才幹,畢業後在一家效益不錯的大型國企里當財務科副科長,又嫁給個會賺錢的老公阿強,一切都是那麼的如意。

可是雯雯卻活的很苦悶,輸卵管不通、腎盂腎炎,還有肝炎,婚後多年不孕。在這馬列改造後的無德社會有孩子都隨時可能離婚,何況無孩,所以其婚姻如同冬天的雪人一樣脆弱。

這天下班後雯雯高興的說:「老公,今天有個好事,猜,什麼?」阿強興奮道:「一定又有好的偏方,我要有兒子啦!」雯雯心中一痛,拿出兩萬元錢道:「我們單位領導貪污了大錢,我們小嘍羅們逐層喝湯!」阿強很掃興無力的坐在沙發上嘆道:「我們窮的只剩錢了!」「將來我一定給你生個孩子。」二人垂頭喪氣。

幾天後二人又去醫院通輸卵管,回來後雯雯大哭道:「我不活了!我死了算了,太疼了。我死了你娶個新人生孩子吧!」說完欲跳樓,阿強拉住挽在懷中流淚道:「好了好了,我們再也不去醫院,我們不要孩子了,將來領養一個!」安慰著嬌妻。

時光一天天的過去。1997年,雯雯變的神采奕奕,皮膚白裡透紅,大家問其吃了什麼靈丹妙藥。雯雯道:「我學法輪功了,沒吃一粒藥,病都好了,藥瓶子都扔了。」哇!大家驚奇著。一些同事紛紛讚嘆著,有的說他親人練功身體好了,有的說親人學法後不打架不鬧離婚了,有的說戒菸酒了。

那時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面積流行,雯雯居住的小區很多人在學在公園裡晨練。原來醫藥費很貴的老幹部,煉功後身體好了醫保卡都不用,為單位解決了重大負擔。當時總理朱鎔基高度讚揚大法,人大委員長喬石給政治局上書: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因喬石是江澤民的政敵,喬支持的,江是一定要反對的。江的名言是——悶聲發大財是最好的。

這天雯雯來到領導辦公室,遞上個信封,書記道:「什麼?」「錢,二萬元,上次我分的。我現在學法輪大法了,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這錢我不要了。」書記大驚:「什麼!你小聲點,讓別人知道不得了。別人都要了,你為什麼不要?快拿回去!」「不應該我得的,我得了就損德造下罪業了。我不要了。」

「神經病,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世界上什麼能比錢好啊!快拿回去,這年頭哪有白給錢不要的!你們學法輪功的簡直不可思議。」硬把雯雯趕了出來。其他官也說學功學傻了,現在共產黨官員哪個不貪污受賄啊!最後雯雯硬讓財務將錢打到公司里,年終總結帳戶里平白多了兩萬元錢,許多人不知道怎麼回事。

1998年的一天,弟媳懷孕了吃啥都想吐,雯雯看後道:「我怎麼這幾天也是這樣。」到醫院檢查完簡直樂壞了,數月後雯雯生個兒子,阿強高興的不得了,連連的謝著師父謝著大法。

哪知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大法全力血腥打壓,江貪污集團預感到上億人學習的法輪大法是巨大威脅。單位書記舉行揭批會,裝腔作勢道:「法輪功是有神論我們是無神論,與法輪功的鬥爭就是意識形態的鬥爭,法輪功與黨爭奪群眾,我們優秀的黨員就是要與法輪功決裂……。」下邊一些人撇嘴,瞧不起這些「優秀」的腐敗份子們。

這天嗵嗵嗵門被敲開,進來一群警察,阿強問:「干什麼?」610小頭頭凶道:「干什麼,你老婆學法輪功反黨,跟我們走一趟!」阿強怒道:「什麼!我妻子過去滿身病不懷孕,學功後好了病還生了孩子。她做好人不再以權謀私為國保護大量財產,這樣的好功法不好,那什麼是正?」

 「少他媽廢話,跟我們走一趟再說。」「她走了我兒子怎麼辦,孩子正吃奶期。」「我管你怎麼辦。」阿強大怒,拿過菜刀道:「抓吧!誰抓我砍死他!你瞧瞧你們共產黨那損種樣,見到外國人像孫子,整天欺負百姓的能耐,你們吃喝嫖賭從江澤民到下邊,有沒有好東西,就你們這德性我更加支持法輪功……。」

610小頭頭被罵的短了氣勢,道:「看在孩子面上,過幾天讓她去自首。」說完走了。雯雯被迫流離失所。

年底單位領導東窗事發,不知被誰告了。當年集體貪污分錢的相關領導都被查被判刑。當初許多說雯雯傻的此時才知道雯雯最聰明。查到雯雯時,卻找不到她。雯雯只好給檢察院法院寫信澄清事實。相關辦案官員明白後對法輪功十分敬佩,說:「如果更多人學法輪功,社會一定更好。」此事在政法系統流傳開。

 註:本小說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