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肖大娘退黨記

緣林


【正見網2011年04月25日】

肖大娘是生在“舊社會”的人,年輕的時候不識字,就成了文盲。四七年,她十九歲那年,村裡的團支部書記趙萬找到她,叫她加入黨組織,大娘說:“我不識字,能為組織幹啥哩?”

大娘在家排行老二,趙萬就說:“二嫚啊,這個不用識字,放哨,送信什麼的,開會表決舉個手,這個不用文化。”

二十七歲那年,肖大娘結婚嫁到夫家,黨組織的關係也隨之來到夫家。隨著社會的發展,大娘也經歷了農村翻天覆地的變化。原先都是大娘自己去大隊部參加會議舉手表決,現在不用出門了,在書記送來的表格上打個勾,就算發表意見了。

前些天,肖大娘與二大爺、柱子娘一幫人在胡同口曬太陽,村支書劉栓送來一份表格,是發展新黨員的表決書,讓大娘在表決書上打了勾,算是表了態。

見劉栓走遠後,柱子娘壓低了嗓子說:“前幾天,柱子去南方聯繫業務,在酒桌上聽人說了一件奇事,說老天要滅共產黨,是天上落下的一塊大石頭上這樣寫的。”

“你們說神不神哪?”柱子娘看著眾人疑惑的臉又補充了一句。

二大爺說:“真有這樣的事?”

肖大娘當時雖沒有說話,可回到家裡,心裡卻是七上八下,一個晚上沒有睡安穩覺。她想,這個天滅共產黨可不是個小事呢,明天我得去柱子家問個明白。

第二天,肖大娘起了個大早,看到天剛蒙蒙亮,這時候去柱子家不合適,她就坐在炕上想著柱子娘說的事。等到太陽升起一桿子高了,她就朝柱子家走去。

肖大娘顛著小腳走在村裡剛修好水泥路上,明晃晃的太陽照得身上暖洋洋的。眼下是秋收季節,路邊曬滿了剛從地里收割回來的豆子,豆秸散發著淡淡的草香。

柱子是從村裡考學出去的,大學畢業後,在城裡的一家工廠上班,後來廠子倒閉就下了海,現在生意做的紅火,還買上了小汽車。肖大娘走進柱子家的胡同口,遠遠的就看到了柱子的小汽車。

肖大娘見到柱子就說,“柱子,你給大娘說說,這個老天要滅共產黨是咋回事哩?”柱子剛從城裡回來,聽了肖大娘的話,就從包里拿出一本《九評共產黨》的書讓大娘看,說這是他在南方聯繫業務時一位老幹部給的,這本書真是曠世之作,句句經典,看了之後,如醍醐灌頂,茅塞頓開。書上說共產黨自建政以來歷次運動害死八千萬多人,光大躍進,大煉鋼鐵就餓死四千萬人。這些年它又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是人神共怒了。

柱子說:“大娘,你看這張照片的石頭上寫著:中國共產黨亡。這可是二億多年前的石頭,是零二年在貴州省平塘縣發現的,中科院的十幾位專家去考察過,說是天然的。”

肖大娘接過照片仔細看著,照片上的字清清楚楚。她對柱子說,五七年大煉鋼鐵的事,她還清楚記得,她們家的鐵鍋也被揭去煉鋼了,全村人都到大隊部領吃的,有一次,她領到一罐玉米黏粥,剛到家罐系斷了潑了一地,被公公大罵一頓。想想那時的日子真是慘吶。

“所以說,共產黨作惡多端,人不治天治,是老天要滅它。”柱子繼續說道:“那天在南方,給我講這話的是一位退職的廳級老幹部,他親眼所見,說共產黨的幹部如今無官不貪,官匪一家,已經民怨沸騰了。自古以來 ‘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現在,共產黨把人心都丟光了,誰提誰罵,它倒台只是早晚的事。共產黨一旦倒台,必然要遭到清算,只有退出加入的共產黨組織,才能保平安。將來老天滅它的時侯,才不會跟著遭殃。聽了老幹部的一席話,我心裡真是豁然開朗,我當即就表示退出了我加入的團組織。”

聽了柱子的這番話,肖大娘七上八下的心,一下子落了地,心裡輕鬆透亮,她說:“柱子呀,俺小時候,常聽俺娘說的一句話就是,要敬重天地神明,有老天照應著,身體爽利日子平安。如今共產黨壞事做絕,老天不容它,誰還跟它走呀。”她挺了挺腰板又說道:“柱子,大娘相信你說的,你給大娘把這個黨組織退了”。

說著,肖大娘在柱子拿出一張三退聲明卡上鄭重的打了一個勾。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