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悔

煙?


【正見網2009年04月07日】

曉緣舉著電話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下意識的瞪大了眼睛,聲音也高了兩度:「阿梅,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你確定沒有搞錯嗎?」

「曉緣,你冷靜一下,這人命關天的大事兒,我哪兒能胡說呢?」電話里阿梅仍是細聲細氣的,「這是太突然了點兒,可他確實真的走了!前天早晨上班的路上,在公共汽車裡突發心肌梗塞,倒在車廂里了,等送到醫院人已經就不行了,沒救過來。」

「天哪!怎麼會是這樣!」曉緣覺的心裡抽了一下。

「我也是今天早上剛得到的消息,一整天我都在琢磨怎麼和你說呢。我覺得挺對不住你的,你讓我約他,可我一直拖到現在也沒……,可誰想到他人就走了呢?!我真的很後悔。你,你會怪我嗎?」

曉緣冷靜了下來,輕輕搖了搖頭,放低了聲音說:「阿梅,怎麼會怪你呢?這都是命!誰又能料得到呢?咱們還算好,我在想他爸媽老年喪子可怎麼承受呢?她老婆中年喪夫也挺可憐的,唉!」說到這兒,曉緣覺得心裡很難受,不由得長嘆一聲。

阿梅好像受到了傳染,也深深的嘆了口氣說:「是啊!別說他家人了,我從早上聽到消息到現在,一天心裡都不好受。我也一直在想,你說你們倆到底是有緣還是無緣呢?說無緣吧,二十多年了他還惦記著你,說有緣吧,最終也沒見上一面,你想和他說的話,到了也沒說成。」

「是啊!天不隨人願,可能是緣盡了吧。」曉緣幽幽的說。

「嗯,也許。不過事已至此你也別想太多了。天不早了,咱們都先回家吧,有新消息再打電話。」

「好吧,那就再見了。」曉緣掛上了電話,發現天已經暗了下來。

同事早已下班走了,諾大的辦公室靜靜的只剩下曉緣一個人。她沒有馬上回家,而是仰身靠在椅背上,眯眼看著窗外天邊的流雲,只覺心裡沉甸甸的。

他們是高中同學。曉緣高二時才從外地轉學到他們班上,被安排在班裡最後一排的空坐位上,他的坐位在她前面。他們生活的那個年代,男女生之間授受不親基本上不說話。他們的緣分源於一節外語課。那時曉緣酷愛看書,上課時經常把課本擺在桌子上作樣子,而將小說放在下面偷偷看,不太聽講。那天外語老師忽然叫曉緣起來回答問題,她慌亂的站起來,根本不知道老師問的是什麼,在全班同學的注視下,臉都憋紅了。這時,坐在前面的他立起課本,用手指點著書上的一行字向她示意。她稀里糊塗的照著念了下來,總算矇混過了關,沒在同學面前出醜。由此對他心存感激,並開始注意他,後來他們有過一段青澀的戀情,再後來又分了手。此後二十多年間天各一方從未聯繫過。

新年前的一天下午,正在上班的曉緣忽然接到他的電話,這讓她很是意外和驚喜,倆人在電話里聊的很愉快。曉緣乘興約他見面好好聊聊,沒想到他客氣的拒絕了,說是只要知道她生活的好,聽聽她的聲音就行了。這讓曉緣很是納悶。

後來阿梅告訴她,在一次聚會上碰到他,他拉著阿梅十分關切的尋問曉緣的情況要曉緣的電話,阿梅也就如實稟報了。阿梅還說,他現在混的不太好,還在那個不景氣的工廠,而且很快就要下崗買斷了,他不想見你,大概是覺得自己混得不好,不如你,一個大男人覺得沒面子。他那個脾氣呀,一點兒沒改。

曉緣恍然大悟,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還是那樣的個性。於是說:「不行,他混得不好我更要見他。這麼多年了他還想到我,阿梅,你說這是不是緣分?為了這份緣分,我也要把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這個最緊迫的信息告訴他。現在混的不好沒關係,能有一個好的未來才是最重要的。」阿梅笑了笑說:「嗯,我還不知道你的心思嗎?你是希望所有的朋友都能遠離災禍,平平安安的啊。」

後來曉緣又給他打過兩個電話,他都找理由推託了。曉緣理解他,不想讓他感覺難堪,也沒太堅持,她知道他那個心理需要個過程,慢慢來,總有他不好意思拒絕的時候。

一個星期前,曉緣站在這個窗前,看著樓下泛青的草地,盛開的桃花,心裡還在琢磨,春天來了,萬物復甦了,忙過這幾天,一定想辦法約他聊聊,告訴他……

沒想到,現實竟是這麼殘酷,緣分就這樣忽然終結了,機會永遠不再有。想到這兒,曉緣心裡特別難受,非常非常後悔――當初為什麼不再堅持一下呢?真體會到「腸子都悔青了」的感覺。

天越來越暗了,西邊天空的火燒雲退去了艷紅的顏色,變成了粉灰,曉緣就這樣呆呆的靠在那兒任思緒紛飛著,懊悔著。忽然一隻白頭小鳥飛到外邊窗台上,唧唧鳴叫著蹦來蹦去,曉緣一個機靈直起了身子,定定的看著這隻鳥,覺得頭皮有些發麻――這鳥兒來的太突然太靈異了,莫不是他冥冥之中感受到她的心緒化身鳥兒來安慰她嗎?想到這兒,曉緣眼睛熱了,慢慢站了起來,對著窗外的小鳥喃喃的說:「對不起,真的對不起,這次不再錯過,無論如何你千萬記住法輪大法好啊!」說著淚流了下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