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梧桐引鳳凰

王昊天


【正見網2009年10月15日】

聽父母講,在我出生後不久,年邁的爺爺,拄著拐杖,顫顫微微的親手在自家的門口,栽下了兩棵梧桐樹,並期望著一天,等我長大的時候,這兩棵梧桐樹能夠為我引來鳳凰,蔭福家族。

家族世代行醫,留下了很多的故事。治病救人成了家族裡的傳統,無論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懂得「人命關天」的道理,也因為世代的祖訓:「救人行天理,不可逆而為;貧不更醫道,苦中濟世人。」小時侯,父親為我講故事講的最多的就是祖訓,宗旨就是一個:除了救人,就是救人。「人命關天,十萬火急,你將來救人,可千萬不能吊兒郎當的。」父親總是不厭其煩的提醒我,又提醒我。我總是不明白,父親為什麼總是把救人掛在嘴邊,我當時還那麼小,是不可能完全理解的。

小時侯,就經常看到父親很忙很忙,吃飯的時候,如果病人來,一定要給病人看完後才吃飯。三更半夜,如果有人敲門,父親一定會第一醒來,背著診箱夜裡出診。當時鄉村交通不便,有時步行,有時黑燈瞎火的騎著自行車到另一個村子給人看病。那時,不明白為什麼父親,就不能等一等,等到天亮?幹嘛那麼急,又不是和自己沾親帶故的人。那時,沒有一個開闊的心胸可以理解父親的所為,儘管祖訓銘記在心,但那對我只是很漂亮的警言格句。但我不得不敬佩父親,他對病人痛苦的關注,想法設法讓病人儘快的好起來,沒有錢醫病的人,父親也絕不會為了錢的事情,而耽誤病人的病情。反而,會額外的送給人家補品,替遠在北方辛苦打工的南方病人買肉食。有些事情是難以想像的,在世俗中,人還能保持清醒純淨的心,來面對物慾橫流的世界,時刻在金錢和救人面前作出選擇。

97年的時候,我夢到金彩色的鳳凰,頭帶著閃耀奪目的紫色金冠,雙翼很恭敬的捧著一本藍色的天書,送給我,說是這本書可以帶我回去。只覺的場面很莊嚴,含糊不得,我便恭敬的接下來。我從籠罩的莊嚴中醒來,好像剛才的場面就發生在眼前,儘管漆黑中,我依然能夠感受到夢中的神聖。那一夜我無眠。思考著讓我要回哪兒?

第二天,好友帶著一本《轉法輪》來,向我推薦。我一眼就認出了,這本書就是昨晚鳳凰帶給我的寶書。我驚訝著,夢中的奇蹟。興高采烈的回家告訴了父親。在我只是翻看了幾頁,父親一口氣當天就看完了。哪天也很奇,一個病人都沒有來打擾。平常這是不可能的。我家因為父親職業的緣故,從小到大,我還沒有看到父親有過真正意義上的休假。

隔天,父親帶我到爺爺的墳前上香,父親給爺爺斟上酒說道:「父親,您栽下的梧桐樹,真的把鳳凰引來了,並送來了寶書《轉法輪》。教人修煉向善,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返回到人的先天本性。咱家以後有大德了。」

就這樣我們開始了修煉,過程挺傳奇的,但這是現實生活中的寫照。

一次到市區發光碟資料,回來時,意想不到的,突然天氣大變,傍晚猶如黑夜,到處渾暗一片。突然又雷聲大作,狂風陡起。司機們開車都是小心翼翼的。因為風雨交加,司機不能很好的看清路況,我要下車的地方,竟然已經開過了,我不得不往回走。綿延崎嶇漆黑的山路,還要經過多次發生搶劫的路段,心裡很是緊張。想到大法弟子是由師父在管,我大聲背著經文,越背膽子越大。實在太黑了看不到前路。就在這時,左右兩邊各出現了一團一團融融的紅光,一閃一閃的帶著我,很安全的把我帶回到家。

父親換了地方行醫。當市里知道我們家是修煉大法的,610辦公室的人直接把鏟車開到了我們家,藉口診所影響市容,妄想剷除拆掉。我們一起發正念,父親和幾個同修向當場所有的人講述大法的美好,如何教人向善,如何在治病救人時,面對利益問題,如何幫助更多的人解除病痛,大法在世界上洪傳的洪勢。並告訴在場的人,參與迫害的那些惡黨高官,不斷的在國際上受到起訴。接著,又很詳細的講著,近幾年來出現的器官移植熱,根據自己豐富的醫學臨床經驗,告訴人們移植器官中的罪惡,尤其人們聽到供體來自法輪功學員,而且是活體摘除時,幾乎人人都震驚的目瞪口呆。

在場的人都很安靜很認真的聽著,衛生局的局長對610的人說:「你錢掙的再多,也不能保證你不生病。像他這樣的醫生,市里你能找到幾個。怎麼就那麼想不開,竟跟人家瞎折騰。再想想,被強摘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冤死的,把他們的器官安在自己身上,那就像身上天天背個冤魂一樣,到那裡冤魂都鎖定了你,向你討債。」他的話把610的人嚇了一大跳,不由自主的摸著自己的胸口。開鏟車的司機,聽完後,直接掉頭把鏟車開走了,臨走時高聲的喊著:「誰要敢拆你們的家,我就第一個先把他剷平!我也記住大法好,我也多點正氣!不跟邪的東西瞎摻和。」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中,我們不僅解體了邪惡,也保全了救人無數的診所。

現在的醫療費很昂貴,很多人生病了,不敢進醫院。診所對面的醫院,一些病人因為昂貴的藥費,傾家蕩產的治療也沒有好轉,不堪忍受精神的負重,而跳樓自殺的事件,就發生了好幾起。有時看到這樣的景象,心情也難免沉重。生命都是為了大法而來的,每一個生命的背後,都有著巨大的生命群體。一個生命消亡了,他的生命群體也就相應的解體了,想想也很悽慘,悽慘的無法形容。父親有時看到住不起醫院的病患,就請來自己治療。因為修煉的緣故,父親在收費上也是絕對的按照心性的標準來對待,如果多收一點,哪怕那麼一點點,都會心神不安,知道師父和眾神在看著。所以收費上,一定是很合理非常合理。因為這樣的合理,使診所的各項收費,比其他診所的收費標準低很多,比起醫院的收費標準那根本就不能相提並論。

我有時會動心的問:「父親,我們的收費那麼低,同行會很嫉恨的,我們的處境也很窄小。」父親說:「心正天地寬。修煉的人,錢用來干什麼的,還不是都為了用來救眾生的。我們的錢不是自己掙的,一分一分都是眾神管著給的。何況,我們合理收費,表面上看很低,賺不到,但是我們沒有因此虧過,也從來沒有因此缺少過錢。是吧?!」回頭想想,還真是,從來沒有少過,一點都沒有少過,總是足足的。可能在錢的問題上,我們能夠正確認識和利用,所以師父和眾神把很多的有緣人,源源不斷的推到診所來。

回想這些過程,救人真的十萬火急。為了讓我能夠有這樣的思想領會,在很久很長的時間裡,就讓我聽祖輩上如何給人治病的故事,看到父親怎麼治病忙到都沒有時間休息,從小就讓我記住祖訓,從小就讓我的眼睛時刻的看到父親為了救人,來去匆忙的身影。原來這一切都是有安排的。救人是每天的課題,每天做的好還是不好,都得自己來問自己,問自己的良知。

我想到同修,每天做著不同的工作,下班後還要繼續做救度眾生的工作。每一個人承擔著多種角色。有時我會想,大法弟子真是厲害,好像很會如意扮演角色,從主播、記者、醫生、科學家、經理、樸實可親的小店員,兢兢業業車間的工作人員,或者傳統的家庭主婦、樸實無華的農人,或者管理公司的總裁,或者洒脫時尚的現代人、白領。我想到這些,現實生活中,大法弟子真是如意的化身。如意的化身,為了救度不同的生命,同修善於化做不同的身份,及以適應配合。其中的無私無我,也只有其中的修煉者,才能體會到。

大千世界,芸芸的眾生,為了救度這些生命,我們每天在忙碌著,不停的救人。為了能夠使這些生命得救,慈悲的主佛在現實的生活中,為我們開啟了很多的奇遇,奇蹟,和傳奇般的故事,或者夢中點化,或者口耳相傳,或者你我的家族中祖輩上,一直在殷切期盼的事情,就是我們都能被大法救度,我們也都能夠去救別人。除了這些,一個生命走向結束的時候,還會期待什麼?

爺爺抱著善良的心願,栽下梧桐的時候,也許並不曉得家族真的會有了大福分。但是慈悲的主佛,洞曉著一切,把造就一切生命的最美好的大法傳給了世人,告訴世人生命的真諦:當人的目地,就是修煉返回去,返回到先天的生命位置,同時也給予了修煉的生命無比的榮耀和福份。

原來,是大法和師父在超越一切的救度著眾生,挽救著世人。想想昔日的夢境,看看周圍的現實,其實鳳凰無處不在啊,只是我們被世俗的心蒙上了認識真理的眼睛。迷中的世人啊,請您要了解好法輪功的真相,讓鳳凰也帶著您吉祥的飛。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