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九洲月圓夜

一舟


【正見網2009年09月14日】

(上)

屋子裡很安靜,只聽見印表機有規律的輕微響聲,一張張精美的中秋賀卡歡快的吐了出來。李梅在桌前折著賀卡,將其和折好的真相資料搭配在一起,放入一個塑料自封袋裡,然後,將一疊這樣的自封袋裝進一個挎包里,挎包頃刻間就漲的鼓鼓的。她看了看時間,下午三點半,她必須在四點鐘前出門,先將資料給其他的法輪功學員送去,然後在四點半左右趕到打工的那戶人家裡做晚飯,今天是中秋節,要做的菜比較多,所以要提前去。她將其餘的賀卡和之前準備好的真相資料裝進一個大紙箱裡,關上電腦和印表機,匆匆的出了門。

李梅將紙箱捆在自行車的行李架上,將挎包放在車前面的框裡,然後,熟練的跨上車,朝事先約定的地方趕去。

到了那裡,約她的學員早就等著了,是一位年輕的小伙子。

「這一箱夠發了嗎?」李梅笑著問。

「今天中秋節,家家戶戶都聚在一起,是救人的好機會,大家都等著要資料呢,這箱資料拿回去很快就沒了。」小伙子笑著答道,幫李梅把紙箱從行李架上解下來,然後放在自己的摩托車行李架上。

「需要量這麼大啊,要不明天這個時候還是這兒見,再給你們送點來吧。」李梅說道。

「那太好了,就是要辛苦你了。」小伙子有點過意不去的說。

「不辛苦,我晚上回去加個晚班,明天中午和下午還有一點時間可以做。」李梅笑著和小伙子道別,然後朝著打工的那戶人家趕去。

李梅今年六十多歲了,但她的樣子看起來只有四十多歲,皮膚白皙、細膩,氣質高雅,給人的感覺是個一貫生活條件優越、很有教養的人。當初她去這戶人家面試做保姆的時候,女主人于慧以難以置信的眼光看著她。

「每天除了買菜做三餐飯,要打掃房間衛生,洗衣服,干一些雜活,你能行嗎?」

「行!」李梅爽快的答道。

「試用期三個月,包吃住每月工資四百元,試用期滿每月六百元。」于慧講了工資待遇。

「好吧。」李梅答應了,因為要列印資料,所以她提出不住在於慧家裡,于慧同意了。

于慧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望著李梅的背影,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她覺的李梅從事這些雜活和她本人氣質和素質很不相稱。于慧是個漂亮的年輕婦人,精明能幹,丈夫開了家公司,自己經營一家時裝店,家境很富裕。她的個性太強,太挑剔,家裡請的保姆一般干不滿試用期就不願幹了,前前後後換了不少人。這個肯定也干不長久,于慧心裡這樣想。

因為想到李梅干不長久,于慧精打細算的總是想方設法多找些活給她干,但李梅一聲不吭的默默做完份外的活,沒有任何抱怨,而且把事情做的井井有條。李梅做的飯菜很可口,不但于慧夫婦喜歡,她那愛挑食的女兒雪雪也愛吃。

于慧的丈夫閱劍生意上的應酬比較多,晚上常常很晚才回家。于慧心裡有點不放心了,丈夫長的高大帥氣,舉止瀟洒,而且事業有成,是那種容易讓女孩子動心的男子。而且,現在社會上,特別是生意場上那些不好的風氣,讓于慧放心不下。于慧常常偷偷的翻看丈夫的手機,打探他的行蹤,夫婦倆時不時為此鬧的不愉快。

終於,在「六一」兒童節這天火山爆發了。閱劍晚上回來後,于慧看到他襯衣的肩膀上有一個口紅印記,大吵大鬧,不依不饒,一定要他交代清楚。

「我們今天下午去了趟孤兒院,看望那裡面的孤兒,那些小朋友化了妝表演節目歡迎我們,我抱了一個孩子,可能是那個孩子給弄上的。」閱劍解釋道。

「你編的故事真動聽啊,我不信。一定是跟哪個狐狸精鬼混弄的,你必須給我老實交代。」于慧大吵大嚷。

「你別胡鬧了,好不好?這麼多年的感情,難道你還不信任我?」閱劍氣的臉色鐵青,大聲吼道。

「你要不老老實實把這事說清楚,這日子沒法過了,我們只有離婚。」于慧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樣子威脅道。

「真是莫名其妙!」閱劍氣的摔門而去。

于慧沒想到一向好脾氣的丈夫會發這麼大的火,而且當著李梅和女兒雪雪的面讓自己這麼難堪,委屈的大哭。雪雪看到大人吵架,爸爸氣走了,媽媽哭了,也跟著哭起來。

「雪雪乖,不要哭了啊,李奶奶講故事給你聽,好嗎?」李梅牽著雪雪的手,往陽台上去了。

終於,于慧止住了哭,愣愣的坐在沙發上發獃。不知道李梅用什麼辦法哄的雪雪很開心,她「咯咯」的笑聲不時傳過來。

「你心情好點了嗎?」李梅坐到于慧旁邊的沙發上問。

「李阿姨,沒想到閱劍他是這種人。」于慧終於找到了一個人傾訴自己的委屈。

「小慧,這次是你的不是,在事情還沒弄清楚之前就大鬧一番,這樣容易傷感情,造成夫妻間的裂痕。」李梅輕言細語的說。

「現在證據都讓我逮著了,還不知道他平時瞞著我多少事。」于慧仍然陷在自己的思維里。

「我看未必是你猜想的那樣,通過這些日子的接觸,我看閱劍人品很不錯,對家庭很有責任感,應該不會做出那些不好的事來。說不定真是一場誤會,如果你要為這點小事跟他鬧離婚,將來恐怕會後悔的。」李梅勸她道。

「我哪裡捨得離婚,還不是嚇唬他的。」于慧說出了真心話。

「你和閱劍這麼般配,一家三口這麼甜蜜溫馨,真的很少見,一定要珍惜擁有的一切。」

「我就是太珍惜了,所以才害怕失去。」

「幸福的婚姻不是通過防、守來維持的,夫妻間的互相信任,真誠相待很重要。我國古人夫妻間講恩義,從結婚的那一刻起,丈夫會對妻子負起一輩子的責任來;妻子溫柔、賢淑,對丈夫體貼、溫存,夫妻間相敬如賓, 彼此忠誠,相守一生。現在變異的社會,人與人之間缺乏信任,哪怕夫妻之間都是互相防來防去,活的可真累。」李梅娓娓的談道。

「李阿姨,我一直覺的您不象做保姆的人,我就想不明白您為什麼要幹這麼一份卑微、辛勞的工作。」于慧說出了這個困惑她很久的問題。

「其實,我是一所大學的退休教授,我的丈夫和我是同事,我們夫婦倆以及兒子、媳婦都修煉法輪功。99年7.20以後,警察就不斷的到家裡來騷擾,強迫我們放棄信仰,我們一家人都曾先後被關進拘留所和看守所。去年的一個晚上,警察又闖到我們家裡來,將我和兒子、媳婦抓到派出所,我有幸走脫了,就一直漂泊在外,有家不能回。」

「原來您是大學教授啊?!原來您是煉法輪功的呀?!」于慧連聲驚叫道。

「嗯,你了解法輪功嗎?」李梅問。

「其實我的小姑在煉,她跟我說過『天安門自焚』事件是政府導演的騙局,還說這些年國內電視、報紙等媒體對法輪功的報導都是不實的,是栽贓陷害。還給了我一些真相光碟和資料。」

「你看過那些資料嗎?」

「草草的看了下,『天安門自焚』事件的分析光碟我認真看了。政府怎麼能對全國人民撒這種彌天大謊呢?就不怕老百姓明白了真相後唾棄它嗎?」于慧感到不解。

「中共從它產生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對人民撒謊,它的政權的攫取和維持都是靠的暴力和謊言,它自恃控制了全國的所有傳媒,擁有黨、政、軍一切大權和全國的財富,它以為把大法書籍強行收繳、銷毀了,把法輪功學員抓起來關進監獄或殺掉,人民就永遠不會知道法輪功真相了......」李梅給於慧講法輪功真相。

「我就覺的您這人很不錯,一點也不斤斤計較。我那小姑也是很好的人,我和她關係很不錯。我雖然沒有深入的去了解法輪功,但是從你們身上我感受到法輪功是很正的。作為中國人真可悲,整天生活在謊言中。」

「其實,修煉法輪功以前我可不是這樣,那時候對名利很執著,在單位上遇到評職稱,和同事之間爭啊鬥啊,如果沒評上,會耿耿於懷好久都放不下,整天吃不好睡不好的,弄的一身的病。修煉法輪功以後,我才明白一切要隨其自然,是自己的東西不會丟,否則,不是自己的東西也求不來,對名利和一切保持一顆淡然的心,身體也自然而然的健康了。」

......

那次長談以後,于慧和李梅成了忘年的知心朋友,于慧有什麼煩惱都愛跟李梅講,通過和李梅的一席交談,那些煩惱也就煙消雲散了。

「李阿姨,不能再委屈您繼續在我家裡做雜活了。我有一個朋友是一所中學的校長,我跟他聯繫一下,看能否在學校里給您找份輕閒點的工作。」一天,于慧對李梅說。

「一切隨其自然吧。」李梅笑著說。

「其實我心裡真捨不得您走,不過讓您這樣有學問的人來伺候我們,我這心裡真過意不去。」

李梅想到這樣也好,可以在學校里接觸更多的師生,可以更廣泛的向他們講真相。

(下)

李梅到了于慧家,沒想到于慧也提早回家了。

「李阿姨,我怕今天晚上要做的菜太多,您一個人忙不過來,就提前回來了。」于慧笑著說。

「這不,我也這麼想,所以今天提前來了。」李梅笑道,系上圍裙。

「我也正好乘這個機會跟您學兩招做菜。」于慧邊說邊系好圍裙,她們一起進到廚房裡去了。

一道道菜做好端上了桌子,雪雪開心的圍著桌子垂涎三尺,偷偷的拿了兩塊油炸食物,邊吃邊看著電視。

等閱劍回到家,就正式開飯了。

于慧將橙汁斟滿每個人的杯子,然後舉杯對李梅說:「李阿姨,我以橙汁代酒敬您一杯!感謝您這幾個月來為我們這個家所做的一切。」

李梅忙端起杯子說:「哎喲!別客氣。」

「李阿姨,我也敬您!多虧您開導于慧,她現在變的越來越溫柔了。」閱劍舉起杯子說。

「李奶奶,我也敬您!」雪雪頑皮的學大人的樣子也舉起杯子。

「要不是您,這個家說不定就沒有今天了。」于慧紅著眼圈說。

「夫妻之間貴在互相信任,真誠相待,彼此體諒、關心對方。你們這個小家真的很美滿、很溫馨,一定要珍惜啊。我也祝你們美滿幸福!」李梅笑著說。

「對了,我那個做校長的朋友跟我回話了,說可以安排您去他的學校里任代課老師,讓您過兩天就去上班。」于慧對李梅說。

「怎麼?李阿姨要走啊。」閱劍很吃驚。

「我不要李奶奶走!我不要李奶奶走!」雪雪撅著小嘴叫嚷道。

「雪雪別鬧了,李奶奶可是很有學問的人,怎麼能大材小用,委屈她在我們家做粗活。」于慧招呼女兒。

「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我想跟你們說,中共這些年壞事做盡,老天爺要滅它了,曾經加入過它的黨、團、隊組織的人都要退出來,才能在天滅中共的那一刻免做它的殉葬品。你們加入過它的什麼組織沒有?」李梅問。

「我曾經入過團和隊,閱劍好像黨、團、隊都入過吧?雪雪是少先隊員。」于慧答道。

「是的,我都入過。這麼多年了,除了現在還在交黨費,團和隊早就自動退出了。」閱劍說。

「上天可不這麼認為,當初你舉起拳頭髮誓要為這個組織奮鬥終生的時候,就已經被打上了獸印,一生都帶著,現在必須公開聲明退出才能抹掉。我幫你們退掉,好嗎?」李梅徵求大家的意見。

于慧和閱劍點頭同意。

「閱劍,你平時很忙,很難有機會跟你談談,我給你準備了一些真相資料和光碟,你可以抽一個有空的時間好好看看。」李梅說著遞上資料。

「謝謝李阿姨!我會看的。」閱劍雙手恭敬的接過去。

「雪雪,李奶奶幫你把少先隊退了,好不好?」

「好!」雪雪爽快的答應了。

那頓飯在歡聲笑語、溫馨和美的氣氛中吃完了。李梅將空碗收拾好端進廚房,于慧跟著進到廚房幫忙洗涮碗盞,和李梅有說有笑的。閱劍打開影碟機,坐在沙發上看李梅給的光碟,雪雪賴在爸爸身邊坐著。

李梅從於慧家出來,想到要去把挎包里的賀卡和真相資料發掉。她選擇了一條街道,發現那些住宅的門上都粘著同樣的賀卡和真相資料,這片已經有其他的法輪功學員來發過了。她朝著另一個片區騎去,路過一幢大樓,看見有一個幾米長的黃色條幅從樓頂垂下來,上面用紅色的大字工工整整的寫著「法輪大法好」幾個大字,一些行人表情驚訝的邊看邊指指點點。這些法輪功學員真了不起,中秋節的晚上都沒歇著,時刻不忘救人,李梅心裡感嘆道。

李梅到了另一個片區,住宅區呈現往日少有的燈火通明的景象。她爬上一層層樓,隔著門,能聽到門內的歡笑聲、說話聲、杯盤碗盞的碰撞聲,她把挎包里的卡片和資料粘在住戶們的門上,心裡默默的祝福他們:願你們明白真相,永遠幸福美滿!

資料發完了,李梅騎著車回住的出租屋。街邊的電視裡傳來悠揚的歌聲:「花好月圓,花好月圓......」嚮往美好、幸福的生活,這是所有善良人們的心願;希望每一個今夜都能月圓人圓,是每一個家庭的期盼。自從99年7.20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的這十年時間,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因為堅持信仰、講清真相被投入監獄、秘密集中營,遭受著慘絕人寰的血腥迫害,他們的家庭被迫骨肉分離,生離死別。對於那些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親屬來說,中秋的圓月代表的不再是溫馨、喜慶,而是莫大的悲苦和諷刺。李梅從明慧網上看到,兒子被非法判刑入獄,媳婦被非法勞教,家中只有老伴和小孫子淒涼的度中秋。念及這些,李梅的眼裡閃動著晶瑩的淚花,她用手拭了拭,強忍住悲傷。我不能沉溺於悲情中,還有那麼多世人等著我們去救度,她在心裡這樣對自己說。

李梅回到住處,立即打開電腦和印表機,開始列印真相資料。

她忙忙碌碌一陣子之後,稍歇的那會兒功夫,突然發現客廳的地板上有一束亮亮的光,在漆黑的夜色中顯得那麼的耀眼。是不是哪家住戶的燈光照射過來的,她這樣猜想,於是好奇的走到客廳里想看個究竟。她站在窗口望了望,沒觀察到附近哪家的燈會照到這兒,有點納悶。她不經意的抬頭望向天空,一輪皎潔的圓月高懸,慷慨的將她的清輝灑向大地,灑向千家萬戶,無論高樓、茅屋,無論貧富貴賤,概不遺漏,那是蒼天對世間蒼生最珍貴的祝福,縱使歷經滄海桑田的變遷,這份祝願卻千古未變。李梅伸手掬起一捧月光,領受那份特別的中秋禮物。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