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覺醒

一舟


【正見網2009年04月23日】

又到中午下班時間了,我邊整理辦公桌上的東西邊想著到哪家餐館解決午飯的問題。公司附近不知道什麼時候開了家餃子館,生意紅火得不得了,常常爆滿,甚至有的顧客不惜在門外排著隊,等裡面的顧客吃好了走了才進去吃東西。我決定今天的午餐就到那家小餐館去吃餃子,順便看看那家餐館有什麼魔力,吸引這麼多人光顧。

踏入餃子館,裡面已經有不少顧客了,但我還比較走運,靠窗戶的地方還有空位。我坐下環顧了一下店內,窗明几淨的,地板也拖的乾乾淨淨,包括桌上放著的醬油、醋等調料瓶都很潔淨,是我喜歡的那種感覺。一位四十來歲圍著圍裙的婦女微笑的迎上來,親切的問:「姑娘,要吃餃子嗎?」我端詳著她,端莊的面容上舒展著善意,皮膚白裡透紅,特別是那雙眼睛,沉靜而閃著柔柔的光,給人的感覺很舒服。「哦!是的!我想來碗餃子。」

我邊打量著她邊應道。「請稍等片刻,一會兒就好。」她微笑著轉身朝店堂後面走去。望著她的背影,我還在回味她留給我的印象,是的,就像這個小店一樣,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大姐姐,您的餃子來了。」一個年輕的聲音傳來。我把視線從窗外收回,轉到聲音的來處,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子將一碗餃子放在我面前的桌上,她的模樣酷似剛才那位女老闆。「剛才那位老闆是你什麼人?」我不禁好奇問道。「她是我媽媽!」女孩嬌羞的回答我,然後朝著她媽媽那兒去了。餃子的味道特別好,我邊吃邊在心裡讚不絕口,難怪會有那麼多人光顧呢。

「老闆,收錢!」我沖後堂喊了一聲。女老闆趕忙從後堂跑了出來,一手接過我遞過去的零錢,一手遞給我一包用透明塑料拉鏈袋裝著的東西,說:「姑娘!送你一樣好東西,拿回去好好看,看明白了就是有福之人。」「謝謝!謝謝!」我連忙道謝,將她給的那包東西放進自己的手提包。其他的顧客有要結帳的,她趕忙過去應付,我看到她也給了對方一包和我一樣的東西。

接下來的幾天工作特別忙,我不得不犧牲中午外出吃飯的時間趕工,午飯都是叫的快餐店送的盒飯。不知道怎的,我倒有點懷念那家餃子館和它的主人,我想忙過這幾天再去那兒。那位女老闆送的那包東西我還沒時間看,靜靜的躺在辦公桌的抽屜里。

今天中午好不容易忙完了手頭的工作,我長長的舒了口氣,今天可以去小店吃餃子了。走在路上,我腦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現出女老闆的形像來,想到待會兒就能看到她,心中有種愉悅的感覺。

踏入小店,一切是那麼的熟悉,裡面有三三兩兩的顧客在吃東西。我依然選擇的靠窗戶的位置,「老闆,給我煮碗餃子!」我沖後堂喊了聲。「啊!請您稍等一下!」是那位女孩的聲音。我望著窗外的行人穿梭來去,大腦愜意的陷入一種閒適的狀態。

「大姐,您要的餃子!」女孩的聲音將我從狀態中喚醒。「哦!好!」我微笑著應道。女孩將碗放在我面前的桌上,但並沒有走開,而是在對面的桌前坐了下來。「怎麼沒看見你媽媽?」我信口問道。「我媽媽……讓警察給抓走了。」女孩說。我望著她年輕的臉,曾經無憂無慮的面容上寫著憂傷。「怎麼回事啊?」我大吃一驚。「昨天來了一幫警察,說我媽媽在這兒宣傳法輪功,把店給抄了,家裡也給抄了,家裡的現金、存摺、電腦、電視機……所有值錢的東西都給抄走了。」女孩緩緩的說著,眼裡噙著淚水。「法輪功?!」我滿懷疑問的望著她。「嗯!我和媽媽都煉法輪功!」女孩點頭說,「大姐,法輪功並不象電視和報紙上說的那樣,那些都是污衊和造謠……我媽媽那天給您的就是法輪功真相光碟和資料,是從我們的生活費裡邊省吃儉用的錢做的,為了讓老百姓明白真相,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女孩娓娓的講述著,完全把我當作了一個認識了很久的老朋友一樣。這時,有顧客結帳,女孩結束了談話,起身過去了。這一碗餃子我吃的很不是味兒,我的心情因這家小店主人的不幸遭遇而變的沉重。

等女孩忙完了,再次坐在桌前,我關切的問:「你們家裡的人去公安局要人了嗎?」「我昨天請假去了公安局,裡面的警察很兇很惡,要趕我走,我死活不走,要見媽媽。後來,那個警察頭子打了我兩耳光,揪著我胸前的衣服,一把把我搡到走廊上,還說我再鬧的話把我也抓起來。」女孩邊說邊掉眼淚。「你在上學啊?」我問道。「嗯!上高三。」女孩說。「那你爸爸呢?有沒有想法子把你媽媽弄出來?」我問道。「爸爸,爸爸在十年前得肝癌去世了。爸爸在家是獨子,爺爺和奶奶沒人照顧,所以,媽媽一直沒再結婚,一個人把我拉扯大。」女孩幽幽的訴說著。要到上班時間了,我匆匆的結了帳趕回公司去。

整個下午,我的心情都十分糟糕,餃子館老闆的不幸感染了我,我的心為她的安危而懸而不定。雖然,我並不是很了解法輪功,但至少女老闆和她的女兒是很不錯的人。我打開抽屜,拿出女老闆曾經贈給我的那個塑料拉鏈包打開,裡面是一張《風雨天地行》的光碟和一本巴掌大小的彩色小冊子。我將光碟放入電腦的光碟機里,隨著悠遠的音樂響起,「亘古以來。人們仰望星空,問著自己那個關於永恆的問題……」解說員那深沉的聲音伴隨著優美的畫面,一下子就攫住了我的心,我認真的看著……

看完光碟,我終於明白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了,原來「天安門自焚」事件是政府導演的一出騙局,那些參與自焚的人都是被收買來扮演法輪功學員的,當局想以此欺騙全世界的人,為自己不得人心的鎮壓製造藉口;所謂的自焚參與者劉春玲是被精心安排的特務從腦後一棒敲死的,而不是被火燒死的,為了製造所謂的悲劇效果……在明白真相的同時,我感到很恐懼,這個政府太可怕了,這樣的彌天大謊都敢撒,從九九年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的這些年,拙劣的謊言一個接著一個,不斷的向老百姓挑撥、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同時,也感到自己和所有的世人是那麼的可悲,漏洞百出的謊言居然把大家都騙了,只要稍有一點生活常識或醫學常識的人都應該知道的,嚴重燒傷的病人燒傷部位應該裸露,自焚偽案的參與者個個卻都包裹得嚴嚴實實的,象骨折病人打的石膏;小女孩劉思影氣管被切開了還能聲音清晰的唱歌……

我翻開彩色的小冊子,看到鎮壓法輪功的九年多時間,已被核實的遭酷刑虐殺的法輪功學員就有三千多人,各種酷刑手段令人髮指:三萬伏高壓電棍長時間電擊面部或生殖器官;硬質塑料管直接從鼻孔插入胃中折磨性灌食,甚至灌整袋食鹽將人致死;對女學員實施強姦、輪姦;將十幾名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秘密集中營將非法關押的成千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在活著時摘除其腎臟、肝臟、眼角膜等器官高價出售牟取暴利……

我流著淚看完了小冊子,短短的半天時間,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覺的過去的自己一直生活在一個精心包裝的虛假世界裡,在一片歌舞昇平、風花雪月的夢幻里陶醉,居然不知道在我們的身邊,在這片我們熱愛的國土的每一個角落裡,九年多的時間裡,血腥的罪惡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著,而且正在發生著。而那些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用超越人想像的堅韌和毅力,幾年如一日的承受著種種不公正的對待――非法抄家、關押、判刑、勞教、遭受酷刑折磨、甚至被虐殺、活摘器官,只為了將如我一般沉睡、麻木的國人喚醒。對於他們,我心裡只有深深的敬意。

第二天中午,我特意早早的趕到那家餃子館,我想知道女老闆的情況到底怎樣了,也想看看那位女孩。但店門鎖著,我的心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一連幾天,無論上下班,我都留意著那家小店,店門依然鎖著,好像停業了。

過了些日子,這天中午我閒閒的在街上逛著,想著到哪家餐館解決自己的腹飢問題。突然,我看見那家餃子館的門開著。我三步並作兩步,飛快的跑過去。

我一下閃進店門裡,喘著氣。「啊?大姐,是你呀。」女孩正將桌椅堆在一起,我的突然闖入讓她吃了一驚。「這些天小店怎麼沒開門?」我問道。一抹淒楚閃過她的臉龐,「媽媽被非法判勞教三年,遭綁架的第二天就被送到勞教所去了,警察一直不通知我們。我常常去公安局問,警察都不告訴我。一個多月後,是班主任老師告訴我的,她說很快就要高考了,問我將來怎麼辦。」女孩痛苦的講述著。「是啊!你怎麼辦?」我問道。「家裡準備給我上大學的錢讓警察抄去了,我和爺爺、奶奶的生活費都沒有,這幾個月的生活費還是借的。」女孩頓了頓,又說:「我跟班主任講了,過幾天參加完畢業考試,我就不上學了,我要去工作。」「你苦讀了這麼多年的書,放棄高考多划不來呀,要不,大姐借錢給你上學。」我急切的說。「謝謝您的好意!老師也這麼說的,替我惋惜,我的各科成績都很優異,老師很捨不得我。但爺爺和奶奶沒人照顧,我要等媽媽回來。我昨天去了一家公司應聘,我把真實情況跟老總講了。這位老總是從一無所有白手起家,靠辛勤奮鬥才有今天的地位和成就,他很欣賞我的勇氣,不在乎我沒有大學文憑,讓我參加完畢業考試就去他的公司上班,工資待遇還不錯,可以養活我和爺爺、奶奶。」女孩看著我說,怕我不放心,又說:「大姐別替我擔心,大學裡的課程我可以一邊上班一邊自學。」「那,你還會煉法輪功嗎?」我問道。「嗯!我永遠都不會放棄大法!」女孩點了點頭,堅決的說。「你媽媽給的光碟和小冊子我都看了。你們很了不起!」我由衷的說。

告別了女孩,我要去另外的餐館吃午飯,然後趕回公司上班。「大姐,那個光碟里有突破網絡封鎖的自由門軟體,您可以到大紀元網站上去退黨、團、隊!」女孩追到門口說。「謝謝!我試試看。」我應道。

回到辦公室,我拿出那張光碟插入光碟機,按光碟裡面介紹的方法雙擊鴿子圖標的自由門軟體,動態網一下呈現我的眼前,原來已經有五千三百萬大陸民眾在大紀元網站上發表退出中共黨、團、隊的嚴正聲明了呀。我點擊了一下網頁右上角「退黨保平安」的按鈕,在跳出的申請框裡鄭重的輸入自己的真實姓名,申請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與之徹底決裂。我感到自己仿佛獲得了新生。

再次經過街邊,那家餃子店已經改裝成了一家服裝店。我在心裡惦記著那位堅強的女孩,不知道她和爺爺、奶奶現在怎麼樣了,我想應該不錯吧,我祈禱著她能儘快的和母親團聚。我要把我知道的這一切真相告訴我認識的人……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