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靜靜去聆聽

悠然

【正見網2017年08月27日】

「看看,又來了。」
「人家等公交車,關你什麼事?」

兩個年輕人,二十多歲,站在辦公室窗前,這是他們幾乎每個工作日都要進行的對白。

高個子、面容清瘦的年輕人叫李偉,不知從哪一天起,原本粗心大意的他注意到公司樓下馬路對面的公交站點上總會出現一個身影,是一個矮胖的中年婦女。她站在那裡,站點上再有其他人來,就湊過去跟人聊上一陣。

李偉也不知哪來的興趣,會注意到這個在生活中與自己根本沒有交集的人,每天上班來他都會不自覺的先去窗前尋找一下那個身影,平時不忙的時候也條件反射般的向對面站點張望,有時連自己都覺的莫名其妙。

同一辦公室的張翰年紀跟李偉差不多,卻是個比李偉更粗心大意的傢伙,因為來公司晚幾天,經理讓李偉帶他熟悉業務。兩人私下裡相處的很好,成了朋友。李偉跟張翰提過他注意到的站點上的那個身影,張翰不以為意,覺的如果家住在附近,每天到同一站點等車很正常。

這一天,張翰生病請假了,李偉自己一個人忙了整個上午,中午來不及吃飯,還得到公證處去取材料。李偉來到公司樓下的公交站點,一邊等車一邊憤憤不平:張翰這小子,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趕到這麼忙的時候不來上班!

這時,有人走到他跟前,是一個胖胖的中年阿姨,紅光滿面,笑呵呵的。李偉感覺好像在哪見過她。

「小伙子,等幾路車啊?」

李偉笑笑,沒有搭話。

「工作忙吧?」
「嗯。」
「現在的年輕人也真夠辛苦啊!」

這一下李偉來勁了,反正車沒來,對著面前這位素不相識的阿姨一股腦的抱怨:這段時間本來就挺忙的,這又趕上同事請病假,工作全壓在他一個人身上,這都快下午了,還餓著肚子呢。下午得接著忙,弄不好晚上還得加班呢!

阿姨始終笑眯眯的看著他,等他抱怨完了,才說:「瞧我這一句話,弄得你心情都不好了。你的車還沒到,咱們還是談點兒輕鬆的吧。」

李偉心想:啥能讓我輕鬆起來啊?

「孩子,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吧?」
「沒有。」
「你們年輕人都上網,上網搜索『藏字石』就可以查到圖片,是貴州平塘縣的一塊巨石,有兩億七千萬年的歷史了,五百年前巨石崩裂,斷面上有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地質學家去考察……」

「我知道你說的是什麼了,」李偉突然拋過來一句,「你是法輪功吧?」

「孩子,這麼說你對我講的有些了解啊?」阿姨笑著問。

「不了解,」李偉一心想著手裡還有大堆工作沒弄完呢,哪有功夫聽這些。
「石頭上有字這可是天意啊!咱們加入中共黨團隊的時候不是都要舉手宣誓嗎?要把生命獻給它,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終生。那就是發了毒誓了!你看看現在哪還有『共產主義』呀?中共官員腐敗暴政,貪污遍地,迫害信仰……」

「你們法輪功的事我不清楚,」李偉打斷她,「也不想聽,公司這幾天忙的要命,您就別跟我說這些啦。」

這時,李偉等的公交車到了,他擺擺手,三兩步跨上車去。

第二天,張翰來上班了。李偉一如既往的站在窗前向下張望,忽然想起昨天就是在那個站點上,他去等車時碰到的那位阿姨,她不就是……

「嘿,你知道嗎?咱們每天看見的那個人,」李偉對張翰說,「就是那個每天都到站點來,也不坐車的那個,昨天我碰到她了,你猜她是干什麼的?」

「干什麼的?」張翰頭都沒抬。

「是法輪功!她還給我講什麼退黨呢。」

「哦。」

「哎,對了,」李偉笑嘻嘻的說,「這要是舉報了她,怎麼也能得點兒錢吧……」
「可不是嘛。」張翰拉長聲音,怪裡怪氣的回應。

兩個人也沒當回事,說笑幾句就又忙自己工作去了。

終於熬到周末,可以放鬆放鬆了。李偉下班回到住處,拿鑰匙開門的時候,發現門板上貼著一本小書,上面寫著「上天在救人,你看懂了嗎」,李偉撇撇嘴:好歹自己也是中文系畢業,這還看不懂?進到自己房間,他打開小書外面的塑料封袋,坐下讀了起來。

「可貴的中國同胞,茫茫人海,你我有緣,願我們都能珍惜這份緣。有句話說:危險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當巨大的險情來臨時卻不知道,這才是最讓人痛惜的……」

「這話說的真好!」李偉點頭讚許。

接著他看到「藏字石」……「法輪功!」李偉趕忙合上書,「原來這是法輪功弄的!」

電視報紙上鋪天蓋地宣傳法輪功如何如何不好的時候李偉才上小學,什麼也不懂,只知道要離法輪功的遠一點。如今上班工作,平時口頭上說說也就說了,現在法輪功的材料拿到手裡了……然而,已經看了開頭的他怎麼也忍不住接著看下去的想法,「管他什麼呢,先看了再說!」他還安慰自己:「看完我就扔出去!」

讀完這本小書,李偉的心卻再也平靜不下來。雖然年紀輕輕,粗心大意,雖然表現清高,跟熟人才願意開開玩笑……然而學中文的他骨子裡還是有著非常傳統的士大夫氣質。原來中國人這幾十年來被中共迫害的這麼慘!江澤民這個賣國賊不僅出賣中國國土,還直接迫害了無數中國同胞!製造了栽贓陷害法輪功學員的「天安門自焚偽案」不說,甚至發展到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牟取暴利!

「退出中共就是拒絕邪教」,李偉想到自己中學時入過團,「前段時間那個法輪功阿姨勸我退了的,那時還聽不進去呢!」後悔之餘,李偉想到了那個每天都在公交站點出現的阿姨,「我可以去找她!」

第二天,李偉沒睡懶覺,雖然周末休息,他也是正常時間洗漱後出門。來到公司對面的公交站點,等待著那個熟悉的身影出現。

已經快九點了,那個阿姨還沒有來,李偉有點餓了,於是走到路邊的小吃店進去吃點早餐。吃完後回到站點,又等了好一會兒,阿姨還是沒有來。

「也許周末家裡有什麼事吧,」李偉想,「沒關係,反正平時上班也能見到她。」

幾天過去了,忙碌之餘,李偉還想著有件事沒做。

「那個法輪功阿姨上哪去了?」他心裡納悶,「從那天起就再也沒看見她到這裡來。」

「哎,樓下站點那個人好幾天沒出現了。」

「誰?」這回張翰從電腦螢幕上抬起頭。

「就那個,每天都來的那個……」

「樓下……啊,你說那個法輪功啊?」張翰反應過來,「不說舉報能得錢嘛!這回不用等你,有人得了吧?」
「隨便開開玩笑的,你小子怎麼幹那缺德事兒!」李偉又氣又悔,沒想到自己那時的一句玩笑話,竟然……

「你說什麼呢?這哪跟哪啊?!」張翰被他罵的莫名其妙。

「是你舉報的?人家坑你害你了?你……」李偉覺得自己脖子都紅了。

「我……我……」張翰可算是明白過來了,一下從座位上竄起來,急的口不擇言,「我可沒幹那缺德事!我……對得起天地良心!」

兩個人不快的對視了一會兒。李偉知道剛才不該那麼失態,於是回到座位上坐下。張翰說的對,也許真有人幹壞事,把那位阿姨給舉報了。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就像自己的親人遇到了危險一樣,李偉心裡非常不安。

張翰見他對著螢幕發獃,也不敢打斷,午休時默默地出去了,留下李偉一個人在辦公室。

時間飛快,轉眼幾個星期過去了。李偉每天的工作還是那麼緊張忙碌,漸漸的也淡忘了想要找那位法輪功阿姨的事。那天和張翰吵過之後,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好在都是同事,私下裡又是朋友,兩人很快就和好了。

這天,李偉到公司樓下的站點等車,不遠處的一個身影讓他感到十分親切,十分熟悉……

「阿姨!」興奮的不行的李偉趕忙迎上去,「您來啦?」

那位阿姨依然紅光滿面,笑呵呵的望著眼前這個瘦高的年輕人。

「您不記得我啦?」李偉有些急了,壓低聲音在阿姨耳邊說,「您給我講過貴州『藏字石』的,我一直等您到這來呢!」

不等阿姨答話,李偉又接著問,「這些天您到哪去了?我擔心您出事了……」

望著年輕人眼裡透出的真誠,阿姨知道他一定已經了解到一些真相了。

「阿姨這段時間去外地孩子家了……」

 「我一直想找您,」李偉覺得內心在不住翻騰,「阿姨,您幫我三退吧!我要退出共青團和少先隊!」

 「好啊,孩子,你貴姓?」

「我姓李。」

「哎呀,這姓可好!我們師父就姓李,孩子,你可真幸運啊!」

李偉心裡美滋滋的,仿佛被授予了至高無上的榮譽。

「阿姨幫你取個化名,李新宇,就用這個名字退出一切中共相關組織,好嗎?」

「好!」

「將來如果遇到什麼天災人禍、不順利的事,別忘了在心中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便會逢凶化吉。」

「嗯,我記住了!」

心裡似乎有塊石頭終於落地了,李偉像個小孩子一樣挽著這位阿姨的胳膊,「阿姨,等有空的時候,您再給我講講你們法輪功的故事,我願意聽!」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