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神話故事(四則)

如一 整理

【正見網2018年05月08日】

 會算命的喇嘛

喇嘛會算命,並不稀奇,自古以來,修行的人都有點預知過去未來的本領,可是這位喇嘛卻說了一些很奇特的事情,讓老才印象深刻。

老才是法輪功學員,經常在外面出差做生意。一次偶然的機會,在火車上碰到了一位喇嘛。這位喇嘛很熱情,喜歡跟人聊天,人家問點事情,他都會耐心解答。有時候還會給人算一算,所以坐在那裡,不一會就聚集了很多人。喇嘛算命不像那些江湖術士,要那個萬年曆什麼的計算,往往都是信口說來,而且說的還很準。老才就有意的跟喇嘛套近乎,希望跟喇嘛聊聊天。

因為老才學法輪功,所以也希望問點法輪功的事情,周圍的人又那麼多,正好也可以藉機會讓人明白真相。就問喇嘛:你怎麼看2001年天安門自焚事件啊?喇嘛聽到這,居然聲音還大了起來:當時有很多有功能的人都預見到法輪功要有這個劫難,要被陷害。所以很多人都想阻止這件事情。可是我們發現還有更高的因素在控制著這件事情,抑制這些有功能的人,所以這件事還是發生了。至於這個更高的因素,我們也不知道是誰?老才又問:那天安門這把火是誰點的?喇嘛說:可能是更高層因素安排的,但是在人間,我們看這把火是江澤民點的。喇嘛又說:法輪功現在就像在撈人,誰能明白法輪功真相誰就能得救。喇嘛說這話時,說的聲音特別大,車廂裡很多人都在默默的聽,無人認同,也無人反對。老才心裡很高興,今天喇嘛幫忙講真相啦!

偷看天上書,陰間不收

村裡的一個老太太死了,按習俗,死後陰陽先生要開光,開光就是把死人放到棺材裡,把臉上蒙著的布掀開,陰陽先生念叨著:「開眼光、開嘴光……」兒子一邊重複著陰陽先生的話,一邊用棉球沾水在死人臉上的部位擦一下,周圍一圈人看著,這個儀式完了後就可下葬。可是,陰陽先生和兒子正開著光,突然老太太眼睛睜開了,驚異的看著他們。

陰陽先生和一圈人嚇得頓時跑到遠處,驚恐的看著棺材裡的老太太,大家以為炸屍了,嚇得誰也不敢靠前。只有老太太兒子沒跑,他看著老太太睜開了眼睛瞅著他,心裡也發毛。這時,就聽老太太說:「兒子,快給我扶起來,媽有話要說。」兒子膽膽突突把老娘扶起來,老太太說:「快把你二姨找來,我要看天書。」接著,講了事情的經過。

原來,老太太陽壽到了,被鬼魂抓到地獄後,閻王一看大驚,忙說:「快,趕緊把這人送回去,她偷看過幾頁天書,不歸咱們管。」於是,當差的鬼魂趕緊把老太太送了回來。老太太想:「我偷看什麼天書了呢?地獄都不敢收呢?」她突然想起來了,原來,老太太的二妹妹是煉法輪功的,幾次妹妹讓她也學煉法輪功,她就是不肯,說自己忙,沒興趣。有一次,她去妹妹家串門,妹妹正在看《轉法輪》,見姐姐來了,就說這個法怎麼好,講自己不少受益的事情,讓姐姐也學,老太太不信。妹妹說:「我還能騙你嗎,看幾頁你就知道是什麼了。」說著,把《轉法輪》就遞到姐姐手裡,說:「你看著書,我給你做飯去。」老太太看了幾頁,覺得不錯,但也沒再往下看。

這次死後地獄不收她,老太太害怕了,也知道法輪功是什麼了?非要跟二妹學煉法輪功,知道《轉法輪》是一本天書。

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清楚:法輪大法是佛家高德大法,就是不修煉的人,看過《轉法輪》這本書,死後只能往上去,不能下地獄,因為地獄是不敢收佛法的,這是個天理。

過世兒子托語父親 河北官員大受震動

原河北贊皇縣紀檢委常委滑海英坐鎮城關鎮賣力迫害法輪功。大法弟子丁剛子生前在城關鎮修自行車,為人正直深受讚譽,只因不放棄修煉「真善忍」,被綁架進縣看守所,經受了戴背銬、上腳鐐、電棍電等酷刑折磨,還不讓吃飽飯。丁剛子絕食抗議,獄卒指使犯人狠毒地打他。丁剛子於2001年6月11日被迫害致死。當天中午狂風席捲贊皇縣大地,劊子手們心驚膽戰,買鞭炮放了一中午,藉此壯膽。

善惡有報,迫害善良殃及家人。2002年2月10日(黃曆除夕),滑海英的長子滑恆騎摩托車外出因車禍暴死,死後靈魂附於其三姑身上,借其三姑之口當眾痛斥其父迫害法輪功,正告其父懸崖勒馬,棄惡行善。當時滑海英沉默不語,被附體的滑恆三姑見其父未吱聲又拽住其脖領拚命地搖晃著,反覆大聲呼喊:「爸爸,你以後不要干涉法輪功!」滑海英不得已,點頭應允。滑恆這才離體而去。

滑海英之子借體留遺言,正告其父善待法輪功,此事目擊者甚眾,消息不脛而走,轟動四方,在該縣引起了強烈震撼。事後滑海英果真放下屠刀,不再參與迫害法輪功之事,而贊皇縣一些明智的官員也有所醒悟,以各種方式應付上面。此事被法輪功明慧網披露後,河北省高官又驚又怕,派專人前去調查,揚言非要弄個水落石出。當事人滑海英頂著巨大壓力,將事實一一合盤托出,最後還提出要辭職轉行。派去調查的省內高官半信半疑,又到當地百姓中明查暗訪,結果都與明慧網報導的相一致。前來調查的官員被真真切切的實情所震驚,回去後如實向上匯報,河北省內凡了解此事的官員大受震動,不願配合「610」繼續鎮壓法輪功。

特從地獄來人間報信的法官

新疆農八師石河子市中級法院的蘇倩,經手過好多迫害法輪功的案子。在辦案中,抵擋不了金錢的誘惑,貪污了很多昧良心的錢。她的母親、好友都勸她別貪了,會有報應的。她根本不信,反而說:「我就願意做壞人,當好人累、苦、被人欺負。我有錢花多好,想買什麼就買什麼,你們買樓房、旅遊的錢都包在我身上了。當好人有嗎?我知道這樣做不好,可抵擋不了錢,我把好人送進去,把壞人放出來或判輕一點,也是為了錢!」

2007年6月初,蘇倩剛從外地出差回來,就發現經常流鼻血,刷牙也出血,去醫院一查是血癌晚期,要立即住院。在醫院裡,同事、好友經常看她,勸她退黨。她不退,說中共給她這麼多錢,每月工薪近三千元,不退!死了一了百了。

人們常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這蘇倩死前還真的良心發現,她把自己貪污所剩下的三十萬元摺子交給好友,說以前做了一些壞事,沒幹一件好事,把錢捐出來做些好事,捐給上不起學,或受洪災的人吧,以減輕自己的罪過。她還囑咐同事把自己以前辦過的案子翻出來,把壞人再送進去!後來她的好友和同事在她死亡後,幫蘇倩完成了心願,將這筆贓款捐給了災區。

6月12日早上9點,醫院診斷蘇倩死亡。當時已無任何生命體徵,瞳孔放大,醫院的三個醫生都在死亡單子上籤了字。隨後把屍體推進太平間,因為冷庫滿了,暫停一天。

 也許是她臨死前的善心使上蒼又給她一次機會,在6月13日半夜兩點左右,蘇倩在太平間裡突然活了過來,並拉住值班人說:「你怎麼不救我呀?」當天值班的是個小伙子,嚇得直說:「你是人是鬼?」蘇倩說:「我是人,要不怎麼跟你說話呀!」

雖然這樣,小伙子還是被嚇得躥了出去,再也不敢進太平間了。幾個小時後才緩過神來,六點鐘,小伙子打電話叫醫生來看一下。當時把醫生也嚇壞了,過來一看瞳孔正常,深感奇怪。醫生雖說是奇蹟,但還是說要觀察,不能送進病房,怕嚇著別的病人。好友、同事和市法院的人也都叫來了,法院的人還說追悼會都準備好了,死而復生,這樣的事只有電影電視上才會出現,居然發生在自己身邊了。

蘇倩醒來後,說她在地獄裡見到閻王了,真有,還見到了出車禍死去的丈夫柳勇和法官高番。柳勇也在市法院工作,曾接手非法判決法輪功的案子,在一次車禍中喪生。而高番在接手迫害法輪功的案子後,於2007年黃曆新年後暴死,也是死於癌症。那時,對於蘇倩來說,就包括她丈夫的死,她也根本不相信什麼報應不報應。活過來後的蘇倩繼續說:都在底下受刑呢!血到處都是,慘叫不已,好嚇人!

她說,丈夫柳勇問她,你怎麼來了?高法官也這樣問她,並告訴她:他們是接了迫害法輪功的案子才落到如今這個地步。自作孽不可活。悔不該不聽同事好友的勸告,後悔死了,底下太苦了,太可怕了,綁得跟粽子似的,慘啊!進了地獄的蘇倩這才真正相信了他們的真正死因:原來這都是報應啊。

在地獄,蘇倩跪在閻王面前。閻王把她貪污的事一五一十地念了出來,連年月日都有。蘇倩還說,閻王連她好友和身邊同事的名字,以及她乾的所有壞事都清清楚楚。甚至連好友勸她退黨的事都說出來了,並告訴她迫害過好人和對法輪功犯過罪的人死後全都到這裡報到。

蘇倩跪在那哪敢回話!閻王剛開始訓斥她,後來態度好多了,和藹地告訴她:你怎麼不退黨啊?她無言以對。她後來問閻王,你每天辦這麼多案子不累嗎?閻王說和你們不一樣,不累!就是操心你們,別再幹壞事了,退黨吧!凡是迫害過法輪功的人以及沒有三退(退黨、退團、退隊)的,全部下地獄!一個都跑不了!你先回去做些好事吧。

後來就發生了前面的那一幕,她活過來了。重新活過來的蘇倩第一件事就說要退黨,並告訴法院的人讓大家也退黨,並且說真有地獄和閻王,別再接迫害法輪功的案子了!誰接誰死!蘇倩還給好友、同事描述閻王的形像,說閻王穿的是古代的官服,紅色的,戴黑烏紗帽,有點像電視裡包公那個年代的衣服,一米七幾的個子,還留著鬍子,旁邊的書記官她都見過了。市法院的人都說蘇倩給他們上了一課。

過了一天多,6月14日下午5點左右,蘇倩在太平間的床上睡過去了,再也沒醒來,這回真的死了。追悼會如期舉行。

蘇倩死後,好友給她燒紙,夜裡她託夢給好友,說她收到寄給她的錢了,來謝謝好友,因為想念好友,所以來看一看,以後不會再來纏他了。

看來閻王讓蘇倩再活回來是有用意的,那就是讓她把保命的信息捎到世間。蘇倩這樣做,對她來講是有莫大好處的,她可以藉此機會將功贖罪。當然閻王選擇她也是因為她還有一顆向善的心,只是因為被邪黨蒙蔽了。

其實這樣的事,儘管實實在在地發生了,可有的人就是不信,包括和蘇倩熟悉的人。蘇倩有個同事叫吳軍。同年同月,也就是2007年6月,他接受了迫害法輪功的案子。他的好友同事都勸他別干,蘇倩不是剛用自身的經歷說過有報應、幹了要下地獄的話嗎?可是吳軍一直到死都不聽勸。吳軍死的前一天還對同事說:「晚上睡覺,蘇倩在夢中勸告他,別幹壞事。她的丈夫和高番法官就是例子。」就是這樣,吳軍還是聽不進去。第二天早上在辦公室一頭栽倒,送到醫院搶救,於次日暴死。他死的時間是2007年6月24日,與蘇倩僅相差十天。後來他的妻子夢到過吳軍,說是求妻子救他,他太痛苦了。

在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中,這樣的故事屢見不鮮,這樣的故事強化著人的善念與良知。中共黨文化否定神佛與善惡有報的天理,把神話故事當作迷信批判、醜化,目的是摧毀人的善念與良知,叫人在惡念的支配下做盡壞事遭惡報。

善惡有報,古今一理,從來沒有消失過。筆者從明慧網與正見網整理出這幾則神話故事,希望讀者能從中得到啟示。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