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為何短命夭亡?(二文)

文益民


【正見網2018年05月23日】

一、奸臣猖狂,秦朝速亡!

紀元前210年,秦始皇到東南巡遊,在平原津(地名)病倒了,七月里,他到了沙丘,病勢越來越嚴重。秦始皇知道自己不行了,囑咐丞相李斯和宦官趙高:「快寫信給太子扶蘇,叫他把兵權交給蒙恬,自己立刻動身回到咸陽去。萬一我好不了,就叫他舉辦喪事。」並叮囑李斯和趙高,叫他們忠心輔佐太子扶蘇。送信的使者,尚未出發,秦始皇就駕崩了。
    
秦始皇去世後,陰謀家趙高,脅迫李斯,一起偽造遺囑,立秦始皇的小兒子胡亥,為太子。另外又寫了一封信,給扶蘇,說他在外怨恨父皇,為子不孝;蒙恬和他同黨,為臣不忠;不忠不孝,都該自盡。兵權交給副將王離,不得違令。等等。立即派心腹,把信送出去。
    
使者持信,逼死扶蘇、關押蒙恬後,趕緊回到咸陽。趙高和李斯,這才傳出秦始皇去世的消息。一面給秦始皇出喪,一面立胡亥為二世皇帝。朝廷上,別的大臣都以為這是秦始皇的命令,誰也不敢反對。丞相以下的大臣,一律照舊,只有趙高,被提升為郎中令,特別得到二世的信任。趙高為了讓天下人都知道胡亥是個孝子,是個了不起的皇帝,勸二世(胡亥)不惜人力物力財力,安葬秦始皇。
    
二世聽了趙高的話,就從各地徵調了幾十萬囚犯、奴隸和民夫,修理秦始皇的陵墓。秦始皇在世的時候,已經在驪山下,開了一塊很大的平地,作為墳地,這墳地不但開得大,而且挖得深,從土層挖到沙層,從沙層挖到石層,然後把銅溶化灌下去,鑄成了一大塊很結實的地基。在這上面修蓋了石室、墓道和安放棺材的墓穴。二世又叫工匠在大墳里挖出江河大海的樣子,灌上水銀。還有別的花樣,說也說不完。就這樣把許多建築物合成了一座大墳,將秦始皇葬在這裡。大墳里不但埋著無數的珍珠、玉石、黃金,還埋了不少後宮美女。為了防備將來有人偷墳,墓穴里還安葬了好些殺人的機關,不讓別人知道。一切安葬工作完了以後,二世便把所有做墳的人,全都封死在墓道里,沒有一個人跑出來。最後在大墳上種上花草樹木。這座大墳就變成了一座山。這座山不但把秦始皇一生的事業葬在裡面,而且還壓著千千萬萬人的怨氣和仇恨。
    
二世胡亥埋葬了秦始皇后,又在趙高的唆使下,殺害了大將蒙毅和蒙恬兄弟。扶蘇、蒙恬兄弟,被害的消息一傳出,別說是秦人,就連六國的後人,也都有替他們叫冤的。
    
俗話說:「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二世胡亥篡奪皇位的事,還是露出了音信。於是,二世的十幾個哥哥和一些大臣們,暗地裡抱怨二世和趙高。二世和趙高商量對策。趙高說:「小公子做了皇帝,別的公子們自然不能甘心,朝廷的大臣又都是歷代的功臣,見皇上重用我這麼一個微賤的臣下,不但瞧不起我,連皇上您,也不在他們的眼裡了。只有另外用一批新人,皇上才可以高枕無憂。」二世連連點頭,叫趙高去干(即另外用一批新人)。
    
二世和趙高布置爪牙,雞蛋裡挑骨頭,捏造事據,誣告忠良,把十幾個公子和十多個公主,以及一些比較難於對付的大臣,一起定了死罪,殺個精光。這麼一來,二世的位置,雖然沒有人去搶了,但是趙高的權力卻越來越大,誰也不敢反對他了,連丞相李斯,也不敢得罪他。
    
二世非常得意,他對趙高說:「人生在世,一轉眼就過去了,到底為著什麼?我做了皇帝還稀罕什麼?我想照我的心意,儘量地享樂一番,讓我的耳朵、眼睛舒坦舒坦。你看怎麼樣?」趙高眉開眼笑地伸著大拇指說:「這才是賢明君王的作派呀!那些昏亂的君王,就不敢這麼辦。君王在上面專門享樂,下面萬民才能夠太平,賢明就在這裡。君王老出去打仗,或者管人家的閒事,那還不把天下弄得雞犬不寧嗎?昏亂就在這裡。」
    
二世只知道享樂,不知道享樂還有這一說!更加高興了。他說:「宮裡當然要有很多的美人,可……」趙高說:「對呀,比如說,宮裡總得有個很大的花園,把天下最好看的花草樹木,都栽在這裡。各色各樣的鳥、狗、馬、鹿,還有說也說不上來的野獸,都很好玩的,得替它們另外圈個樹林子。」
    
二世扳著手指頭數一數,哈!有美人、有狗、有馬、還有男女僕人,文武百官,這許多人總不能擠在一起。他就說:「先帝曾經說過,咸陽宮殿太小,不夠用。可是他老人家只蓋了個阿房前殿,就停了工。我既然繼承先帝的皇位,就該在這種地方,很象樣地繼承他生前未完成的事業。」趙高拍著胸脯,說:「這建造阿房宮的事,由我來辦吧,用不著您操心。包您滿意。」二世就下了命令,決定大規模的建造阿房宮。
    
上次修驪山大墳,徵調了幾十萬囚犯、奴隸和民夫,已經搞得天下怨聲載道。這次修建阿房官,規模比上次更大,從各郡縣押到咸陽來做苦役的人更多,人民的怨恨,更不必說了。
    
為了建造阿房宮,各地得運材料和糧食。馳道上來來往往的全是車馬,成陽一帶更加熱鬧。二世恐怕人頭太雜,出岔子,就從各地選拔五萬名武士,專門保衛咸陽。這些武士除了在街道上巡邏以外,平時還練習騎馬、射箭。這麼一來,咸陽的人口更多了。武士、工匠、民夫和原來在咸陽的文武百官、軍民人等,每天都得吃飯,武士們騎的馬和運輸用的馬,都需要飼料。因此,咸陽的糧食、蔬菜、肉類和草料,都空前緊張,引起人們的驚恐不安。
    
二世下了一道命令,叫天下各郡縣輸送糧食,不斷地供應咸陽。可是運糧隊和運送建築材料的車隊一到,又得消耗當地的糧食。二世又下了一道命令:任何車隊,來回人馬吃的糧食和草料,必須自備,外來的人在咸陽三百里內,不得購買吃食和草料!秦朝的法令非常嚴厲,誰也不敢反對。為了建造阿房官,逼得各郡縣的老百姓困苦不堪,有的不能生活,有的被官府拉去,有的喪了性命。真是遍地怨恨,叫苦連天。
    
紀元前209年,陳勝、吳廣,首先揭竿而起,反對秦朝統治。各地紛紛響應。當項羽的義軍,攻破武關時,竊據丞相高位的趙高,夥同他的兩個親信——咸陽令、女婿閻樂,郎中令、兄弟趙成,領兵包圍望夷宮,逼迫二世自殺了。胡亥做了三年皇帝,年僅二十三歲,就喪了命。隨即,秦王子嬰用計,將趙高亂刀砍死,滿門抄斬。隨後,秦王朝即刻飛灰煙滅。
 
(附言)
邪惡始猖狂,只道頗順暢。魔性大發違天良,腳踏火山崗。萬眾覺醒時,雷霆千鈞強,飛灰煙滅頃刻亡!萬古臭,悔斷腸。

二、楚平王被掘墓鞭屍

春秋時期,楚平王一見本國的人民安居樂業,歸附他的諸侯沒有不感激的,就想在這個「太平盛世」快樂快樂。這一來,他就荒唐起來了,歷來荒唐的君主,都最喜歡人家奉承他。因為有了這種人,他想怎麼樂,就可以怎麼樂。那些奉承他的人,還會給他出新鮮花樣,叫他心滿意足。這時候,楚平王的朝廷里,正好有個頂會拍馬屁的專家,名叫費無極,他的馬屁,拍得楚平王特別高興,可是太子建,不喜歡這種小人,常常在父親面前數落費無極,費無極當然免不了在楚平王跟前,說太子建的壞話。於是,倆人便成了冤家對頭。
    
有一天,楚平王打發費無極,上秦國去給太子建,迎接新娘子孟贏。費無極把孟贏迎接回來,因為她長得十分漂亮,這位小眼睛的費無極就生了壞主意。他先跑回來,對楚平王說:「新娘子離這裡只有幾十里路了,明天就能給太子成親了。」接著,他聳了聳肩膀,笑嘻嘻地說:「我見過了很多美人,但沒有一個比得上這位新娘子的,說她是美人,都有點不大合適,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仙女,大王后官裡頭頂漂亮的妃子,給她當丫頭都不配。不說別的,她那兩個酒窩,就夠叫大王銷魂的了。」楚平王嘆了口氣說:「我枉當了國王,怎麼沒有福氣碰到這麼招人疼的美人呢?」

費無極眯縫著眼,噘起下巴,挺得意地說:「我早就替大王想了個『美人調包』的主意,新娘子的丫頭裡,有一個還長得不錯,我已經跟她商量好,叫她冒充孟贏,嫁給太子,把真正的孟贏留給大王,您瞧好不好?」楚平王一聽,咽了口唾沫,眉開眼笑地對費無極說:  「真有你的!好!好!你去辦吧。」
    
楚平王偷偷地娶了太子建的媳婦,雖然滿朝文武和太子都不知道,但是外面風言風語,閒話不少。費無極怕給太子發覺,對他不利,就請楚平王派太子建,到城父(地名)去把守邊疆。楚平王也覺得叫他離得遠點好,同意這樣做,又叫伍奢和奮揚去輔佐,叫他們「好好地伺候太子!」

他們走後,楚平王把孟贏立為夫人,把原來的夫人、太子建的母親蔡姬,送回蔡國去。
    
轉過年來,孟贏生了個兒子叫公子珍,楚平王覺得自己上了年紀,又加上孟贏,天天皺著眉頭,就想方設法從旁處去討她的喜歡,答應立公子珍為太子。這麼一來,太子建的命,就難保了。

費無極早看出了楚平王的心思,他聳了聳肩膀,對楚平王說:「聽說太子和伍奢,在城父操練兵馬,暗中結交齊國和晉國。他們這麼下去,不僅對公子珍不利,只怕連大王也……」大王說「不至於…」

費無極說:「大王說『不至於』,想必是不至於的,可是我不願意住在這裡,那樣會叫我的腦袋搬家!請您開恩,讓我躲到別國去吧!」

楚平王就說:「辦法總是有的。我先把太子廢了,好不好?」費無極說:「太子有的是兵馬,還有伍奢輔佐他。大王要是把他廢了,他准得發兵打來。我想不如先把伍奢叫回來,再打發人去弄死太子,這是頂省事的了。」楚平王依了費無極的話,叫伍奢回來。
    
伍奢見了楚平王,還沒開口,楚平王就問他:「太子建打算造反,你知道嗎?」伍奢是個心直口快的人,一聽說這話,先發了火,他說:「大王奪了他的妻子,已經不對了,怎麼又聽了小人的壞話,胡亂猜疑起來了呢?一個人總得有點天良,你怎麼能這樣對待自己的骨肉呢?」

費無極連忙陰險地插嘴說:「伍奢罵大王娶了兒媳婦,這已經證明他和太子擰成一股繩,都恨上大王了!要是大王不把他先殺了,他們准得來謀害大王。」伍奢正想開口罵費無極,費無極的武士們,就把伍奢抓到監獄裡去了。
    
楚平王說:「叫誰去懲治太子呢?」費無極說:「奮揚還在城父,這件事就交給他辦吧。」

楚平王打發人去對奮揚說:「你殺了太子建,就有重賞。要是你走漏消息,把他放跑,就有死罪!」一面又叫押在監里的伍奢,親筆寫信給他的兩個兒子,將伍尚和伍員(即伍子胥)騙來。
    
楚平王辦了這兩件事,天天等著消息。過了幾天,只見奮揚坐著囚車來見楚平王,對他說:「太子建和公子勝,已經跑到別國去了。」

楚平王一聽,火了,說:「我挺秘密地叫你去殺他,誰把他們放了?」奮揚說:「當然是我呀!」楚平王更加大怒,說:「你知不知道放跑了他,就是死罪?」奮揚說:「要不,我也不坐囚車回來了。當初大王囑咐我好好地伺候太子。我為了要好好地伺侯太子,才把他放了。再說,太子並沒有造反的行動,連造反的心思都沒有,大王哪能把他殺了呢?現在我救了大王的兒子,又救了大王的孫子,我就是死了,也甘心了。」楚平王聽了這話,心裡也有點感動,說:「算了吧!難為你這一份忠心,還是回去好好地守城父吧!」    
    
不久,那個替伍奢送信的人,帶著伍尚回來。費無極把伍尚和伍奢關在一起,伍奢瞧見伍尚一個人回來,心裡又是高興,又是難受。他說:「我知道員兒(伍子胥名叫伍員)不會回來的。可是,從此楚國莫想有太平的日子了。」

伍尚說:「我們早就料到那封信是大王逼著您寫的,可是我情願跟著爸爸一起死,兄弟(指伍子胥)說:他要留著這條命,給我們報仇。他已經跑了。」
    
楚平王叫費無極押著伍奢和伍尚,上了法場。伍尚罵費無極說:「你這個誘惑君王、殺害忠良、禍國殃民的奸賊,看你作威作福,能夠享受幾天富貴?你這個不如畜類的小人!」

伍奢攔住他說:「別這麼罵人!忠臣奸臣,自有公論!我們何必計較呢?我只擔心員兒,要是他回來報仇。不是要連累楚國的人民嗎?」說完就伸著脖子,等死,再不開口。費無極把他們爺兒倆,殺了,場外的老百姓都暗暗地流淚。    
    
費無極對楚平王說:「伍員這小子雖然跑了,一時還跑不了多遠,我們應當趕緊派人去追。伍奢臨死的時候,不是說怕他會回來報仇嗎?這小子准得回來報仇,非把他拿住不可。」於是,楚平王一面打發人去追伍員,一面下達一道命令:「有人拿住伍員,賞大米五萬石,還封他為大夫。要是收留他的,全家都有死罪。」楚平王還叫人畫了伍員的像,掛在各關口,囑咐各地方的官員,仔細盤問來往行人。    
    
伍員逃走後,經過千辛萬苦,輾轉流離,最後到了吳國,終於在吳王闔閭及其大將孫武等幫助下,打回到楚國的郢都。這時楚平王早已死了。奸臣費無極,也因陷害大將伯卻宛(人名)一家,被老百姓用長矛、短刀、鋤頭、鐵鍬等,亂砍死了。於是,伍員請求吳王闔閭,廢掉了楚昭王 (楚平王的兒子太子珍)。立公子建(已在流落鄭國時被殺死)的兒子公子勝,為楚王。
    
伍員一定要親自把楚平王殺了,才解心頭之恨,但是楚平王早就死了,他便找到埋葬楚平王的地方,掘開其墳墓,打開其棺材,怒氣衝天地將楚平王的屍首拖出來,抄起銅鞭,打了三百下,打得楚平王的骨頭都爛了,還不解氣;把銅鞭戳進楚平王的眼眶子裡,說:「你生前有眼無珠,認不清誰是忠臣,誰是奸賊。你聽信小人的話,殺了我的父兄。今天你終於再次死在我的手裡!」他越罵越有氣,就把楚平王的腦袋也砍了下來,使其身首分離。

(附言)

只須看真相,忠奸即分明。君王若果存私心,家族也分崩;殘忍污穢到極境,天良去,化微塵。且看身首分離處,舉世論公平!

(史實均據清代《淵鑒類函》)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歷史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