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 清廉的稅官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6月04日】

阿良是官,在稅務部門工作,修煉法輪大法之前,在中共的官場大染缸中也曾追名逐利,隨波逐流,縱情聲色,以權謀私。修煉後,嚴格用真、善、忍的標準來指導自己的一言一行,心性昇華,身體康健,成為這濁世中的一朵清蓮。

阿良在單位是業務骨幹,修煉人的身份也是公開的,多年來對從事房地產、建築安裝的納稅人進行管理與檢查。這是「肥差」,經常接觸大老闆、開發商,納稅規模大,在管理方面以往存在著吃拿卡要等不正之風。因領導對其平時人品的信任,被安排到這一令人嚮往的崗位。

修煉後,阿良就給自己定了個廉潔清正的目標:高標準要求自己,不給自己以後的人生留下任何污點,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仰不愧於天,俯不愧於地。

要對納稅人提供高效、優質的服務,審批中不拖拿卡要,受到納稅人的一致好評。為表示感謝或拉近關係,企業經常會送紅包、購物卡、代金券和一些特產禮品,對於這些非勞動所得的不義之財,阿良都會善意的推辭,一物不取。這樣,企業既節省了行賄之錢,又享受了良好服務。

有一次,一企業過年前給所在部門每人送了一張20斤牛羊肉票,當時不方便推脫就先收下了,下班後阿良命司機開車來到該企業財務處退回,並對他們的盛情表示謝意,道:「我不能以權謀私,不能因為我是官就卡要你的錢。」

信仰使阿良對自身細微之事、獨處之時更加注重。一言一行中證實了大法的純正、純善與美好,贏得了領導與同事們的認可。他們議論紛紛:「他是咱單位唯一不收禮的人!」局長也私下對阿良道:「我從來不說一句法輪功不好。」

阿良不但不貪污,學大法後還將曾經貪污的錢退回。當年,某企業會計繳稅時多點了五百元卻不知情,而阿良由於貪心,沒有出聲悄悄留下。修煉大法後不久,中共就開始迫害打壓法輪功。

再次回到單位上班時,因種種原因過去好多年,在家庭經濟緊張的情況下,阿良想辦法找到了已在外地打工的當年那位會計的電話,向她說明了原委,誠懇認錯,另外多寄了兩百元錢算作是歉意和補償。

阿良還對人特孝,岳母患風濕性關節炎癱瘓多年,平時依靠坐著帶萬向輪的凳子挪動,兩年前又得了食道癌,不能進食,喝水也會在腮底下鼓出包來。市醫院專家覺的她體質弱,怕下不了手術台,而且手術部位有風險,就不給治療。最後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醫生給岳母胃部插了一根管,叫回家後用注射器推食維持生命。岳母曾多次因病住院,這次家人也不抱什麼希望,良妻開始準備後事。

常言道:久病床前無孝子。時間長了,兒女們對母親頗不耐煩,經常有些嘮叨、呵斥。看著老人可憐又無奈的眼神,作為女婿的阿良時常開導、鼓勵她,承擔起了悉心照顧她的責任。

岳母每天起床後,先幫她疊好被子,穿上襪子,把毛巾放在水溫合適的臉盆裡讓她洗漱後,再擰乾毛巾,倒水;吃飯時給岳母端過飯碗,及時加菜,再洗碗筷;去衛生間時要從凳子上抱起來坐在馬桶上,等方便後再抱起坐到凳子上;晚上鋪好被褥,放好便桶,關燈;偶爾也抱岳母下樓,推著輪椅陪她到街上轉一圈,散散心。

老人因為骨質增生和風濕,手掌關節變形,尤其是指甲向肉裡長,所以剪指甲就是件讓人頭疼的事,剪一次要很長時間,還可能剪到肉,誰都不願給她剪。

這活自然也是落到了阿良身上,忙裡偷閒的幫她洗腳、搓腳後,再認真、耐心、小心翼翼的剪著摳進肉裡的手指甲、腳趾甲……老人以前因聽信中共謊言,對阿良修煉大法也不是完全支持,對法輪功也有誤解,這次從醫院回家的一個月時間,從阿良身上實實在在的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感受到了修煉人的善良、無私、忍讓、做事為別人著想的純正心境。

老人跟來看望她的親友們經常道:「別人不在都行,有女婿就行了。」

所以老人需要幫助就常常喊阿良,即使女兒在家閒著看電視,也懶的叫她,免的其囉嗦一番。

阿良開始告訴岳母,讓其心裡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身體恢復有好處。

老人也相信了,她道:「親姑娘親兒子最關鍵時刻沒用,白廢我的奶水將他們養大,看她們那不耐煩樣我知道,是盼我早死。我現在最佩服的就是你們煉法輪功的了,我也儘量天天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又過了半個月,一天,家裡蒸饅頭,阿良對岳母溫聲道:「媽,今天不注射推食了,您試試吃點饅頭看看嗓子還疼嗎?」老人半信半疑答應了。吃了幾口沒問題,再吃還沒問題,和以前一樣正常,全家人的笑容、驚喜、感嘆在房間裡久久不散。

此後良妻再也不需要用豆漿機打磨特殊飯食了,家裡做什麼,老人就跟著吃什麼,但還是不放心,不敢把插管拔下來。又過了兩個月,快過年了,家人才決定送老人去醫院取管。

面對當初病的奄奄一息現在卻聲音洪亮、胖胖的老人,醫生覺的太不可思議了!阿良小舅子悄悄問醫生:「大夫,是不是誤診了?」醫生道:「我們的儀器設備都檢查太多人了,不會是誤診的。」拔管回家後,一顆心終於放下,沒有吃藥、化療,食道癌確實是好了,老人又一次躲過了一次大難。

良妻也道:「別人像她這樣的,早都去世了。」現在老人回到了自己的家裡,與兒子一起生活,自己也可以上衛生間了。從其身上見證了法輪大法真、善、忍給人類帶來的福祉,見證了師父對世人的慈悲付出。

老人家有兩大兩小几間平房,原來的小房有些破舊,前幾年幾乎都是在良妻的張羅下買料、僱人又重新翻修並裝修起來的,阿良也出了不少力。

去年房子被拆遷,補償金給了三十多萬。良妻就一個弟弟,他離過幾次婚,出過幾次車禍,不過還有工作。年初弟弟又找了個對像,準備結婚,岳母就把拆遷款全部都給了兒子。良妻很是不滿,甚怒道:「房子是我蓋起來的,他平時幾乎連自己親媽都不管,拆遷款都給了他!氣死我了。」

這天良妻過去,談起拆遷款,老娘不但一分不給,還要求女兒將弟弟的舊電動車按原價頂帳。良妻大怒與母親鬧僵,很長時間不去看望。親朋也說良妻應該至少分得三分之一的錢。

阿良則心如止水,坦然自若,對利益看得很開,沒有任何的不平,妻道:「你修煉修傻了!」阿良勸道:「咱家相對來說還有樓,有存款,孩子讀大學也夠用,你弟弟結婚需要樓房,共產黨簡直就是土匪搶劫,給那點拆遷費還不夠房款的,就是給你分點,他錢不夠用是不是還會跟你借?你不幫嗎?我這當姐夫的都不想往家裡撈錢,都同意幫,你這當姐的更應該想得開些,再說,媽畢竟還是媽,還得不時去看看,她也是幫助兒子心切。」

妻子見阿良如此寬容大度,投其懷撒嬌道:「老公真好噢!」也就放下了恩怨,一家人又和睦相處了。

三年前深秋的一個下午,阿良騎著電動車行在大街上,看見有人躺在路邊,一輛舊摩托車壓在一人身上,行人與兩旁擺攤的、開商鋪的都遠遠的站著看,沒一人過去幫助,可能都怕被訛詐,自己成了第二彭宇,再碰上中共的法官包黑天。現實社會見死不救的事情太多,見義勇為被人反咬一口的也有。

阿良想:我是大法弟子,是超越常人的人,是引領人類道德回升、正氣回歸的人。他沒有考慮任何自己的後果,只是想先救人。馬上把車子停在旁邊,搬開摩托車,那是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穿著舊軍棉大衣,像是農村人。他慢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活動活動身子還都好,叫阿良幫他把摩托車推到路邊,訴說他是被後面開過來的一輛三輪車撞倒的,三輪車沒停就跑了。老人謝後,讓將車把手扭正,再幫他踩著火,說還有事,就騎著摩托車晃晃悠悠的走了。阿良騎車跟了一會兒,見其真沒事才回家。

註: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